第291章:危险,保护夏晴天/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晴天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快到眼睛都似乎要出现什么错觉,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夏晴天第一反应绝对不会认为飞射出去的会是一条蛇,而是会觉得是某种暗器!

虽然夏晴天没有反应过来,但是事关自己的性命,一直绷着一根弦,不出一秒钟直接就做出了反应!

“小心啊!”

夏晴天刚刚受到如此的惊吓都没有喊出来,在这个时候却再也忍不住了!

“开枪啊!”

方毅虽然躲开了他的血盆大口,但是却没能完全闪躲开,而是被撞在了地上!此时此刻,这点疼根本算不了什么,方毅吼出这一句的同时,手中的枪就开始了连发的扫射!

同时,身子也没有丝毫的迟疑,跟着就在地上翻滚起来。看书阁Δksnhu

毕竟这样的巨蟒,不是几发子弹就能解决的。

像是被激怒一样,那条蟒蛇剧烈的甩动起它的身子,原本是盯着方毅一个人的攻击,直接就蔓延向四周!

它身子很长,所以即便夏晴天他们的距离很远,还是受到了波及!

特别是夏晴天,直接就觉得身子一痛,然后便飞了出去!

值得庆幸的是这里的草丛很厚,摔在地上倒是没有多痛。

纵然是保守估计一下,她也觉得自己飞出了一米远。而且即便身下不同,身子也是痛的难以忍受,捂着胸口就剧烈的喘息起来。

“唔……”

一边捂着刚刚被扫到的胸口,一边紧紧盯着眼前发疯一样的巨蟒!

太可怕了……

不过是几分钟的功夫,它周围已经被破怪的一片狼藉,原本高耸的粗树,也被硬生生的打断躺在地上。

g!

夏晴天此时才深刻的明白了原始丛林的危险!也难怪这个小岛没有被开发。

正想着,又是一阵疾风直对她扫过,幸亏她瘦小,缩了一下,侥幸躲了过去,不然再挨上一下之后,八成真的就站不起来了!

她的运气好,其他的运气就不一定了,几乎所有人都被扫到,瞬间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撞击!

夏晴天咳了两声,觉得整个鼻腔里都蔓延血腥的味道,眼角抽搐了一下,强撑自己的身子爬起来,眼前的画面都有些恍惚。

方毅他们手中枪支的子弹很充足,扫射过一轮之后就开始了第二轮扫射!

吃痛的巨蟒更加的狂躁,空气里的血腥混合着它发出让人胆颤的嘶吼,夏晴天有种在看恐怖diàn yǐng的感觉。

也不知道是不是叶以深的调侃影响,夏晴天的脑海里竟然冒出了拍下来肯定是一个大新闻的想法。

甩了甩脑袋把这个念头甩出去,夏晴天的眼神就继续盯着面前的画面紧张!

都说大蛇打七寸,七寸在哪里,蟒蛇算是蛇吗?

“七寸,七寸!”

这个想法刚刚出现,夏晴天还没有仔细的去想到底行不行得通,就下意识的喊了出来!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人家用枪去打它它都只是狂躁,夏晴天只是喊了这样一声,它竟然就调转了头,原本还是尾巴对着夏晴天,瞬间就长着血盆大口直扑眼前的夏晴天!

夏晴天只闻到了一阵腥臭,像是腐肉的味道,拼尽了浑身的力气,奋力跑向一旁,下一秒,刚刚她待着的身后就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

夏晴天刚想继续没命的向前跑,就觉得腿一软,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直接就栽倒了在了地上。

摔在地上的疼痛还没蔓延开,夏晴天就察觉到身后一阵腥臭的热浪……

完了!

最后一声救命还没喊出来,一声巨响先响了起来!

夏晴天惊魂未定的,就眼睁睁的看着身后的蟒蛇栽倒了下去。

它身后,是叶以深拿着一把长长的机枪,见夏晴天瘫倒在地上,随手将手中的东西丢在了一旁,几步跨过了那巨蟒的尸体,来到了夏晴天面前。

“你怎么……”

“打蛇打七寸的道理我都知道,也不知道这群废物怎么不清楚!”叶以深狠狠的骂了一句,然后就脱下了身上的衣服将夏晴天裹住。

叶以深的话没有人敢应声,方毅他们其实也都受了伤,最轻的可能也要断上几根骨头。

“刚刚我,我……”夏晴天一下想到刚刚自己差点被它吞进去,就语无伦次起来。

都说蛇是不用牙齿撕咬食物的,都是直接吞下,先压碎骨头,然后再用自己的胃液消化……那岂不是说被吃进去之后还是有直觉的?

想着,不由的就打了个抖。

见出于保护的医院意愿让他们留下来却弄巧成拙,叶以深吩咐了一句:“叫飞机来,先去附城镇上治疗。”也的确是他莽撞了,贸然就进来,就应该知道原始的大自然下,存在着许多未知的危险。

夏晴天被叶以深抱起来,自己都没察觉的身子瑟瑟发抖。

此时才不到四点钟,这里的天几乎就开始暗下来了,叶以深抱紧了她,刚想开口,就察觉到又热流流过,自己的手指。

此时低头,才发现有血淌过。

夏晴天腿上赫然有一个伤口,叶以深一眼就看出来了是枪伤,如果不是方毅现在也躺在地上喘息,他肯定要揪着他的衣领质问怎么回事!

随手将自己的衣服撕扯成布条,帮夏晴天简单的包扎了一下,夏晴天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好像是受伤了,中枪的腿下半部分已经没了知觉,却还是宽慰到:“可能是不小心受伤了,应该没有什么。”

“马上就可以回去了。”叶以深觉得自己最近刚刚平稳下去的心态再次崩了。

还不知道叶星悦怎么样!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飞机这次来的很快。

撤离工作很完善,很快这里就空留下来了一条巨蟒尸体之外,只剩下一些弹壳。

之前方毅做了很全面的调查,很快就来到了周边的城市,不大的镇子,但是医疗设备还算发呆,只是突然来了这么多的外来人,还是不同的人种,引来了街上许多人的侧目。

这里说的话是小语种,叶以深听得懂一些,也无非是在讨论的。

在医院的走廊上,他一直低着头在摆弄着手机,眉头紧紧的皱着。

接连几个小时,一动不动。

等到最后所有人都安排住院之后,叶以深首先去找的不是夏晴天,而是方毅。

“主子。”躺在床上的方毅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医生说上次我的腿就没有恢复好,如今更严重了,需要继续治疗……”

“那就躺着吧。”叶以深的眉头从进门之后就没有舒展过,问道:“刚刚是什么情况?”

“很意外,也很突发哦。”

方毅仔细的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之后,对叶以深问道:“少奶奶怎么样?”

“应该没什么大事,不过中了一枪。”毋庸置疑,肯定是在场的人打中的。

“兴许是当时的情况太慌乱,所以才会这样!”方毅说道:“我没有什么事情,您先去照顾少奶奶。”

“好好休息。”

叶以深说完这话之后转身出了房门,但是眼神中却若有所思。

夏晴天的手术要比方毅的复杂,所以叶以深到她的病房之后还有医生在。

用简单的几个单词和医生沟通之后,叶以深对病床上的夏晴天问道:“你感觉怎么样?”

“还可以。”

夏晴天老老实实地回答。

她根本听不懂这些医生在说什么,叽里咕噜的,听的她觉得自己的心里特别的没有底气。

又说了一会儿的话,叶以深送走了所有的医生护士,然后看着她腿上的绷带说道:“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没有伤到骨头,但是现在不方便,就不能把你带回国治疗了。”

“那你也不用担心我了,快去找星悦吧!”夏晴天说着还没有忘记不是只有她一个人受伤:“方毅他们怎么样?还好吧?”

“我已经安排人过去了,你自己休息好就好。”叶以深说着就抓住了她的手:“刚刚害怕吗?”

“不怕……”夏晴天其实当时连害怕都忘记了!

毕竟一切都来的太突然。

“我现在还有些事情要出去一下,不能一直陪着你,但是睡前肯定回来。”说着叶以深握着她的手紧了紧:“给你带晚餐。”

“这么晚去哪?”

他们进医院的时候天就差不多黑了,如今更是黑的很透彻,什么都看不清楚。

算一算时间,应该也十点钟了吧?

“好像是在那群人在海岸边发现了什么,我去看一看。”

“好。”

虽然不想叶以深在异国他乡这么晚的出门,但是毕竟是和叶星悦有关的,她实在没有办法开口阻止。唯一能做的就是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在心里默默祈祷:如果这次没有事情,她肯定会再去寺庙中拜一拜!

即便夏晴天的心神诚恳,可是好像对现状并没有什么改变。

叶以深站在海岸边看着被打捞上来的飞机碎片,在临时建立的灯塔下,有些寒光烁烁。

“我听说你们在丛林之中遇到了危险?”

站在灯塔旁边,白天被叶以深控制的不能动弹的美国人问道,这次的语气倒是有礼貌许多。

“嗯。”叶以深不想多赘述,只是对身边航空公司的的人问道:“确定是你们这次失踪的航班残骸吗?”

“基本可以认定……”穿着救生服的工作人员解释道:“但是我们相信还是有生存者在的,毕竟现在知识的打捞到了残骸,并没有遗体被发现。”

“你们公司第一次遇到空难吗?”叶以深懒得和他说太多浪费时间的话!

如果是安抚的话,未免也有些太敷衍了!

抿着嘴看着地上的几块碎片,耳边忽然就响起了那个美国人的声音:“我知道我白天的态度不够好,当然我现在很后悔,我当时不知道你是叶先生。”

“如今知道了吗?”叶以深差不多也已经知道了对方是谁,是个富豪,单纯的有钱人,其他势力倒是没有涉及太多。

按照资料来看,似乎还是一个慈善家。

“我觉得我们可以合作,嗯,毕竟我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

“当然。”

叶以深虽然有时候很高冷,但是也不是盲目的傲娇。

如今能多一个人一起,当然很好。

“其实我们找了这么久,已经有一个大概的猜测和想法了。”他说着弯腰捡起了那个碎片:“虽然航空公司不配合……”

“先生,我们很配合。”那个男人的话让一旁的航空公司提出了异议:“但是我们要对所有失联的乘客以及我们的机长负责!”

“k!”

他显然是不想理这些人的,敷衍的回答了一句之后,就开始继续和叶以深说道:“我们认为这次的空难是人为的。”

“n!”航空公司的人再次开口,制止两人对话:“我们公司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的!”

如果真的是人为威胁导致飞机坠落,那么足以这家国际航空赔的倾家荡产!

“草!”

那个美国人骂了一句,然后一圈就捶在了他的鼻子上,顿时那个人就向后倒了下去:“你最好闭嘴!”

“……”

叶以深在一旁一挑眉,他倒是忽然有些欣赏眼前这个男人的性格了。

又简单的沟通了几句之后,叶以琰知道眼前的男人叫麦克,很常见的名字,是失踪富豪的私人保镖兼mì shū。

“您觉得我们明天是继续在海里打捞,还是改变方针去岛上寻找,我觉得你们找了那么久,虽然遇到危险,但是也不可能什么发现都没有吧?”

麦克说话有时候会绕弯子,听的叶以深有些不耐烦,但是不得不说,他还是有些观察力和想法的。

叶以深的确有些发现,但是因为听到接连不断的枪响就折了回去。

“我在里面发现了我弟弟的背包。”叶以深希望叶星悦不受这次空难的害,但是更担心的是人心。

当然是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最先想到的肯定是自保。

“那我们明天就开始在里面寻找!”说着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工作人员:“在这边一整天和一群废物在一起都毫无进展!”

“可以。”叶以深这次没有回绝。

里面真的太危险了。

巨蟒兴许只是潜在危险的一种,死掉了一条,谁知道有没有第二条呢?

因为这里都是丛木,飞机没有办法第一时间降落,用飞机寻找下面的情况也根本看不到,所以即便是联手合作,还是要主要靠人力。

叶以深脑海中很多事情堆积,堆积的他心情抑郁的连着抽了一整盒的烟。

“是不是有什么消息?”夏晴天的腿隐隐作痛,痛的一丝睡意都没有。

夏晴天闻着他身上的烟味,屋内的灯把他脸上的疲惫照的格外显眼。

“明天我可能一早就会出去,要休息一下。”无论在哪里,有钱都是好办事的,夏晴天的病房里还有一张空床是专门给叶以深留下的。

叶以深说着躺在了上面,嗓子兴许是抽烟太多,有些沙哑:“看来婚礼又不能按时举行了。”

“就说我们出门度蜜月就好了。”夏晴天苦中作乐的说到:“反正出门旅行也差不多就是找一个海岸一个小岛,而且这次的经历比平平淡淡的度假刺激多了。”

“也只能这样了,委屈你了。”

“是委屈我了,不能和你一起出去,只能在这里躺着。”夏晴天开玩笑道:“你要立场简单,别被人勾走。”

“人勾不走我,倒是可能会被蟒勾走。”叶以深说着伸手关了灯:“睡吧。”

话说了出来,叶以深却没有闭上眼,只是半闭着,一件件把自己的怀疑整理清楚。

夏晴天也是一样。

虽然没有叶以深想的那么多,但是心中的烦闷丝毫不比他少,惆怅的闭上眼又睁开,好几次想换个姿势翻个身,却苦于腿上的伤一动都不能动。

两人就这样都醒着互相不说一句话,十分具有默契的等到了天亮。

在叶以深起身的瞬间,夏晴天就也开了口:“注意安全啊!”

“怎么就不能乖乖睡觉呢?”

“你不是也没睡吗?”夏晴天撅了噘嘴,说道:“记得吃早餐,你胃不好。”

“当然记得。”

叶以深虽然一口答应了下来,但是却没有照做,出门直接就去找了麦克。

两边的人汇合之后就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之中,特别是叶以深这边,都十分的高冷,一言不发的。

按照昨天的路线众人一路走进去,轻易的就看到了昨天夏晴天他们受伤的地方。

毕竟这里被破坏的还是很厉害的,像是经历过一阵飙风。

至于那条蟒蛇的尸体……才不过一晚上的光景,就已经被啃食掉了大半,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作为的。

叶以深和麦克对视了一眼,麦克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冷汗:“看来这里的确是有些危险。”

“是有一点,所以你们准备了什么?”

“一人一支枪,不过我们配枪是完全合法的!”

“那就保护好你们自己,不要给我添麻烦。”叶以深酷酷的话让麦克哑口无言。

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欠揍的话从叶以深嘴里说出来麦克却没有办法觉得愤怒,反而满满都是无奈。

如果非要说的话,可能就是因为气质的不同吧,有些人举措之间都是霸气!

继续前行,就找到了昨天发现背包的地方,叶以深在之类做了标记,安排五人一组以这里为中心发散寻找,三个小时后还在这里集合。

虽然叶以深不想和麦克一起,但是麦克却非要紧跟着叶以深,真正算是认识之后,叶以深觉得麦克有些话痨,神似方毅。

不过对于方毅叶以深可能还会敷衍几句,但是对于麦克大部分时间都是直接无视。

往前走了一个多小时之后,还是没有任何发现,麦克询问道:“要不要先回去集合?”

“不用,继续向前走。”说着叶以深拿出了一直放在身边的枪,喃喃了一句:“我有种直觉……”

直觉要走下去。

“g!”

几步之后,麦克忽然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虽然是一个壮实的大男人,声音却比女人还要刺耳,如果不是还要用到他的人,叶以深可能直接一枪打过去!

“前面有死人,我的直觉告诉我他已经死了很久了,应该不是我们要找的人。”

“你的直接是错的。”叶以深看了四周一眼,对身边的人说道:“把地上的人骨捡起来一根带回去化验。”

地上有一具只剩下白骨的骨架,而且也已经遭到了很严重的破坏,不过大眼看破损骨头里的骨髓和上面的青苔也可以断定是新增的。

“我们这里有所有乘客的名单和dna,可以做出匹配,不过我们要继续找下去吗?”

“……”在迟疑了一秒钟之后,叶以深迈开了自己的步子:“找!”

越是往里面走,阳光被遮盖的越多,虽然现在太阳很大,但是在里面却是一种昏暗的感觉。

而且地上的青苔也更加的柔软,一脚下去有种深陷其中的错觉,连着走出去了几百米,叶以深看到了之前他们做过标记的地方,这是怎么绕了回来……

看了一眼手表和手中的指南针,还想继续找下去的叶以深,终究还是采纳了麦克的建议,开始返程回去。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并没有迷路,顺利的找到了一开始分散的地方,他们是第一队回来的,接下来散去的人陆陆续续的回归,连着等了快两个小时,才算是所有人都到齐。

每个队多多少少的都有找到些东西,有两个队也带回来了人骨。

不言而喻的都迈开步子往回走,现在的氛围要比进来的时候还要沉重。

迈着步伐向前,眼看到了停落的飞机旁边,麦克询问道:“dna比对的时候您要到场吗?”

“我会安排人过去。”虽然说要化验,但是叶以深自己心里已经有了些盘算了。

默默的回到了医院,站在门口看到夏晴天在睡觉,就没有进去,原本想去找方毅,手机却响了起来。

是金馆长。

意料之中,金馆长是在和他说第六个地点的事情,叶以深听着,忽然胃痛起来,就在走廊中坐了下去,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抵着自己的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