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叶以深的忌讳/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直都是在国内,这次怎么会……这么远呢?”

“我也不清楚,但是基本可以肯定是。 ̄︶︺as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

“好,我知道了。”叶以深回答的时候,眼睛忍不住都抽搐了一下。

金馆长没有就此挂断,而是追问道:“你准备这两天就过去吗?不是要准备婚礼吗?”

“有点事情,可能不方便。”就算顺利找到叶星悦回去,夏晴天这个样子,总不能坐着轮椅办婚礼。

“那晴天……”

“她和我在一起,具体的事宜到时候会再通知的,金馆长操劳了。”因为要找到现在这个地点的线索,才能知道下一个地点,这段时间金馆长就可以休息一番了:“您要注意身体,早日就医。”

“叶少担心了。”

这句话之后两人又寒暄了几句,然后就挂断了diàn huà。

叶以深虽然已经疼的背后都起了一层冷汗,却还是没有去找医生,而是自己坐在原地。

疼到忍不住发出了一个鼻音,叶以深却觉得此时自己的大脑格外的清醒!

金馆长说的第六个地点不是别的地方,按照经纬度的定位,正是他们在寻找叶星悦那个小岛。

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为什么!

叶以深一恼怒,直接就将手中的手机摔在了地上,引来了护士的侧目,询问他需要什么帮助,叶以深却摆了摆手。

兴许人在身体上痛苦的时候就真的会在精神上清醒,叶以深想明白了很多的事情。

一直到吃晚饭的时间,有人来给夏晴天和方毅他们送饭,叶以深才吃了点东西,胃痛也得到了一丝的缓解。

“叶以深。”

就在他想再继续自己坐着想事情的时候,身边忽然出来了夏晴天的声音。

只见她站在自己的病房门口,一只脚拖着,双手扶着门框,一双眼睛都是担忧的看着他。

“怎么下床了?”

“我知道你在外面。”夏晴天其实在一开始叶以深摔手机的时候就知道他在外面了。

如今看他身边放着的只吃了几口的饭菜,更担心了。

一般叶以深这么暴躁的时候,只能说他很烦,而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叶以深都觉得厌烦的事情,毋庸置疑肯定是棘手的……

“我一个人不想吃饭,想和你一起吃。”夏晴天不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才好,但是却想和他一起吃饭,起码让他多吃几口饭。

叶以深虽然没有什么胃口,但是却应了夏晴天的要求,端着餐盘走进了病房里。

因为担心夏晴天方毅他们吃不习惯这里的口味,专门叫人带了厨师过来,味道很好,而且照顾病人,很清淡,也适合现在的叶以深。

夏晴天食之无味的看着眼前眉眼之间都是不爽的叶以深,好几次想开口,都觉得不合适,于是都跟着口中的饭菜嚼着咽了下去。

眼看饭菜都要吃完,夏晴天实在忍不住开口说道:“心烦的话就和我说说吧。”快乐能分享,那痛苦也同样,虽然明知道叶以深不会说。

“只是觉得很多事情都是破碎的,但是其中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我没有办法把它们连接在一起。”叶以深一直认为自己的智商高高在上,可是真的跌入某个漩涡之中,就好像在一团迷雾之中。

国外的气氛不让他喜欢,他第一次觉得恋家,想回去吃着夏晴天做的饭菜,看一眼小深晴和小星辰。

自嘲的笑了笑:“兴许是上了年纪,不想折腾下去了。”

“是,叶少你都一把年纪了,就不要逞强了。”夏晴天说着伸手抱住了他:“去洗个澡,太久不睡就会心烦,一觉睡醒就会好了。”

叶以深在夏晴天的督促下去了浴室,却没有打开热水,而是用冷的刺骨的冷水打在身上。

冷静了许久之后,叶以深忽然想连夜飞回去找一下金馆长,只是一出门就看到夏晴天神采奕奕的看着自己,顿时内心就软了软,打消了这个念头,几步走近她问道:“这样看着我就不怕我对你做点什么?还是说都这样了,还想我对你做点什么?”

叶以深只是随口一说,因为明知道夏晴天会怎么回答自己这个问题,已经做好了摸了摸她就去隔壁床老老实实睡觉的准备。

只是没想到,夏晴天这次的表现完全的出乎意料,直接软声软语的说道:“那你怎么不来?”

“哈?”

叶以深怀疑是自己太想听到这个回答所以听错了,只是看夏晴天眼波流转又的确不像……

其实夏晴天是觉得叶以深现在情绪这么的烦躁,自己唯一能做的好像就是做些这也的事情了。

这样主动的夏晴天就像是做好的美味送到了嘴边,一张口就可以吃到,叶以深直接就扑了过去,双手撑在他的身边,一把捏住了他的下巴,然后吻在了上面:“想了?”

“嗯……”夏晴天说着就用手臂勾住了他的脖子,修长的手指无处安放的时候就插入了叶以深的发丝之中。

叶以深被撩拨的顿时就升腾起了一丝的火,即便刚刚的凉水澡让他自认为很冷静!

“弄疼你怎么办?”叶以深还是有些理智的,只不过他的身体更诚实一些,高温急速的上升,原本还因为洗澡有些凉的身子瞬间就热起来!

“我不怕。”

夏晴天说着伸手就解开了他……顿时冷风就毫无遮拦的直接吹了过去,叶以深一个激灵,直接就把她的下巴捏的更紧!

夏晴天微微动了动自己的脸,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一把抓住,就在她以为……的时候,叶以深忽然松开了她的下巴,然后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低声说道:“不行。”

不行?

虽然夏晴天知道自己的技术不好,但是之前每次这样的时候他都会表现出很热切的回应,这次是怎么了?难道是真的累了,连这样的事情都不想做了吗?

正想着,叶以深开口说道:“我不想弄疼你。”

就算他再小心,肯定也会碰到夏晴天的伤口!

即便叶以深现在迫切的需要一个地方发泄一下自己愤慨的情绪,但是还是不会这样对待夏晴天。

“不会的。”夏晴天却不肯,继续握着他然后眼巴巴的抬起头说道:“来吧。”

这样的勾引,叶以深真的觉得可能会下一秒就控制不住自己,但是死死的咬紧了自己的牙关,盯着她的脸看了几秒钟之后,终究还是后退了一步,语气里都是隐忍的说道:“你先睡觉,我再去洗个澡。”言毕,也不看夏晴天的神情,直接就去了浴室!

夏晴天坐在床上顿时就觉得委屈起来,怎么觉得被嫌弃了呢?

殊不知,此时的叶以深正郁郁的洗着冷水澡,觉得比刚刚还要难受!

早知道会是这样,刚刚就不洗冷水了,想着,叶以深一拳砸在了墙壁上,真是错失良机!

这样的声响夏晴天在外面听的清清楚楚,忍不住就开始幻想起来叶以深到底是什么情况,不想不要紧,一想,整个人都不好了!

大脑开始十分配合的呈现出诸多情况,夏晴天深知开始怀疑是不是叶以深对自己失去了兴趣!

毕竟她刚刚都那个样子了……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腿,眉头就皱在了一起,宽慰自己,叶以深真的担心她而已!

想着想着,总算能说服自己的时候,叶以深也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出来的第一件事不是来找夏晴天,而是关上了灯之后,去了他自己的床上,还透过黑暗说了一句:“怎么还不睡?”

“我……就睡了。”

这下可好,原本已经不怎么胡思乱想的思绪,再次跟着飘散了起来。

叶以深难道真的已经厌倦了自己?

正在想着,忽然听到一阵细碎的声音,然后就感觉到身边躺下了一个人,毋庸置疑,是叶以深。

叶以深伸手抱住她,小心翼翼的:“如果我压到你就告诉我。”

“你不是要在那边的床上睡吗……”

分明觉得很欢喜,但是夏晴天却嘴硬说出了这样的话!

闻言,叶以深说道:“我怕我刚刚直接过来忍不住要再去洗一个冷水澡。”

“我都说了没关系!”

“我觉得有!”

叶以深一把压住了想起身的夏晴天,十分严肃的说道:“记住,你先欠着我,等你好了之后,也要这么的主动。”说着还感慨了一句:“真的没想到,我竟然女人在身边还要这样忍耐!”

叶以深的话成功打消了夏晴天的顾虑,她忍不住笑了一下,然后就伸手抱住了他,不过为了不压到自己的腿,姿势有些奇怪:“洗凉水澡不怕生病吗?”

“如果真的生病了也有借口不管这些事情了?”

其实这话叶以深也不过是说说而已,毕竟很多事情需要他,不敢病。

“我看你今天的心情不好,不要硬撑着了,把事情分担出去,可以轻松很多的。”

“有些事情就是要亲力亲为。”叶以深说着问道:“不是要我早睡吗?”

“啊,对!”她白天还睡了很久,叶以深在外面奔波,肯定根本没时间合眼吧!

想着,直接就把手放在了叶以深的嘴上,说道:“寝不语!”

“……”

叶以深没有再说话,只是把她的手拿开之后,沉默了许久才说道:“下次没洗手不要捂我的嘴……”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夏晴天的手刚刚从某些地方拿开。

夏晴天显然也瞬间就记起来了自己刚刚摸了什么,直接就不言不语,装作自己已经睡着了!

一开始的时候叶以深觉得心中的火灭不下,总想对夏晴天动手动脚!

只是极力克制下自己这个冲动之后,睡眠质量格外的好,一觉睡醒就是天亮!

兴许是心情放好之后就会有好事发生,叶以深第二天一早就收到了dna比对的结果,的确像是他猜测的一样那些白骨都是航班上的人乘客,但是庆幸的是并没有叶星悦!

叶以深看着眼前的麦克,说道:“看到了吗?那里面太危险了,我们晚找到他们几分钟,可能他们就会没有了性命,所以我希望今天你可以完全配合我。”

“当然!”

麦克立刻就答应了下来,毕竟他现在的压力也是很大的。

“可能会有些粗鲁。”叶以深说着,就对身边自己的人吩咐道:“准备好飞机。”

虽然说叶以深说什么就是什么,很有领导者的风范,但是麦克也的确是有些作用的,比如他带来的人苦活累活干起来格外的有效率。

他们身上都带着一个大喇叭,不断的喊着叶星悦和麦克老板的名字,担心有危险潜在,走到哪里就用手中的电锯把草木砍到哪里!

虽然这样的做法有点破坏环境,但是也算是从侧面保护了他们的安全。

这样连续找了一个上午,他们所到之处一片狼藉!

麦克忍不住对叶以深建议道:“我觉得我们今天也可以分散开去找,这样更加的有效率!”

“你确定吗?”叶以深可不这样认为。

这个小岛不能算大,但是很绕,很容易迷路。

昨天他让人分开去找只是为了确定一个大概的方位,但是没想到那么多方向都有白骨,所以今天就带着所有人一起按照他内心的直觉去找。

麦克被叶以深的一句反问问的有些心虚,干笑了一下说道:“不确定。”

十分给麦克面子的叶以深回复了一个微笑,感觉继续冷着脸跟着众人看向四周。

其实麦克是有些感慨的,叶以深的做派实在是不像一个亚洲人!

“麦克!我这里发现有一个被石头挡住的洞口!”就在麦克在心里分析叶以深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叫他。

他只是看了一眼地下被大石头挡着的地洞,就反问道:“你觉得里面有人吗?”其中的否认不言而喻!

“挪开。”

叶以深却下了这样的指示。

“叶先生,这下面怎么会有人呢?您这样做,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那这里为什么会平白无故的多出来一个洞呢?”

说着叶以深就打了一个响指,他的人二话不说就上前开始搬那块石头!

等麦克的人反应过来想上前帮忙的时候,洞口已经露出来了。

随着手电筒的光打进去之后,叶以深直接就喊了出来:“星悦!”

里面意料之中的有人,十分好运的不是一堆白骨,麦克要找的人,也在里面。

还有几个人其他,叶以深只是通知了航空公司把他们带走,然后自己就带走了昏迷不醒的叶星悦。

如果生病的叶星悦是瘦的皮包骨头的话,那么现在现在的叶星悦已经瘦的完全脱了相!

好在,医生说他只是饿的太虚弱,其他并没有什么!

听说找到了叶星悦,夏晴天和方毅都带着伤从自己的病床上爬了起来,在看到床上叶星悦的时候,忍不住眼角都抽搐了一下。

如果不说,他们看到眼前这把瘦骨头的时候,肯定会认为人只有饿死才会这个样子……

“要不要把韩老叫过来?”夏晴天总觉得这边的医疗水平不怎么样。

她的腿现在还会隐隐作痛!

刚刚和方毅聊了几句,得知方毅那边所有人都是这样的情况,这么久了都没有什么好转!

“我已经叫人联系了他。”

一开始夏晴天这样的时候叶以深是就想叫韩老过来的,但是医生说没有什么事情,才打消了叶以深这个想法!

只是现在叶星悦都这样,这边的医生还说没有什么事情难免要人难以信服。

“运气其实已经算好。”夏晴天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叶以深,由衷的说道:“空难还能逃过一劫!”

“嗯。”

叶以深这样回应了一下,就开始想麦克的话,想了一会儿就看向了方毅,问道:“你怎么样?”

“我,我挺好的!”

虽然他现在的浑身都疼,但是在叶以深面前还是死鸭子嘴硬。

“你去和麦克交接一下,然后我们自己调查。”

“那个麦克不是调查出来蛮多事情了吗?”虽然一直在病床上躺着,但是方毅还是知道很多事情的。

听方毅这样说,叶以深反问道:“所以我们就白白的等他查出来什么告诉我们吗?”

“我这就过去!”

方毅知道叶以深不是一个喜欢和人产生太大关联的人,立刻答应了下来。

其实叶以深最近手边的事情多,自己也像省事一些,之所以这样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问了麦克的调查方向,和他心中的猜测完全不同。

权衡之下,还是决定自己动手!

麦克这边倒是很配合,从方毅那里得知了会有医生过来帮叶星悦治病之后,立刻就询问能不能顺便帮他老板也治一治!

方毅又不是傻子,这样的事情也敢自己答应,赶忙摇头:“我不清楚,这还是要我们主子说的算。”

“那我和你一起过去!”麦克热切的说道:“其实我有很多话想和叶先生说的!”

“呃……”

方毅笃定叶以深不会见他听他说废话,他其实也发现了麦克和自己有点像,轻微话痨,于是就好心的提醒他说道:“我们主子现在有些忙,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直接告诉我。”

“其实就是想对他表示一下我的崇拜!”麦克的话让方毅直接闭了嘴,任由他跟着自己去找叶以深了。

崇拜他家主子的多了,方毅一边走一边想,他的崇拜这么多年了都还没有表示,这个麦克还想抢占了自己的先机不成?

不过意料之中的叶以深压根没有见他的打算,他就和方毅在外面啰啰嗦嗦的聊了很久之后,被人叫走了,方毅看着他的背影,由衷的自言自语道:“平常主子可能也就是这么讨厌我吧……”

要说这个麦克的运气也是不好,他才刚刚走,韩老就到了!

一起到的还有金馆长,他的气色看起来更加不好了。

韩老在帮叶星悦把脉的时候,他们所有人都在旁边,看韩老脸上神情凝重,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韩老,到底怎么样?”叶以深没问,夏晴天就忍不住了!

“不太好。”

果然,韩老给出了这样一个不太好的回答。

“五脏都亏掉了,想养回来要好长一段时间。而且现在胃黏合,就算醒过来也不能吃太多东西,只能慢慢的调养。”

“那什么时候可以醒呢?”

这才是夏晴天关心的!

养身子养多久都可以,毕竟叶星悦还很年轻,但是就这样昏迷不醒,实在是太让人担心了!

“我随身带来些草药,你熬一熬给他喝下去,慢慢喝,三服下去就差不多了。”其实说来说起,还是饿的。

韩老说着就看向了夏晴天:“怎么几天不见腿就瘸了呢?”

“意外……”夏晴天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腿:“现在还总疼呢。”

“坐,我帮你看一看。”

韩老说着,就挽起了自己的袖子。

这边韩老说完叶星悦的事情之后,叶以深就和金馆长对视了一眼,默契了走了出去。

走廊上,诸多外国人人来人往,叶以深丝毫不忌讳的用中文询问道:“您确定第六个地点就在这附近吗?”

“是。”金馆长点了点头,说话有气无力的:“叶少已经找到了我说的那个小岛了吧?”

“找到了。”

何止找到了,他还在上面待了很久!

闻言,金馆长说道:“那些老生常谈的话我就不说了,说多了您心里也厌烦,那就说说接下来找宝藏的事情吧。”

“您讲。”

金馆长说的老生常谈,肯定又是让他不要继续找下去,找下去的话要三思这样的话,所以叶以深就也没有问。

“您给我的藏宝图是一半,而且是上半部分,第七个地点就是最后一个了。纵然我们找到第七个的线索,没有藏宝图作为一个指引,也是没有办法继续找下去的。”

金馆长的话让叶以深想起来,的确,还有一半的地图在叶以琰手里!

深呼吸了一下,有些烦的说道:“我会尽快找到的。”

“如果找不到的话,兴许就是命了。”金馆长说着,又咳了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