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我看婚礼办不成了/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您注意身体。”

“我好多了,倒是晴天这是怎么了?我看婚礼也是办不成了。”

“是。”

这件事叶以深也很郁闷!

万事俱备了,没想到却在临门一脚的时候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不过我看晴天没放在心上,你也不要太操劳了。”兴许是把夏晴天当做了女人,金馆长现在说话总有一种老父亲的感觉。

叶以深答应了一下,然后就听到房间里韩老叫自己,转身就打开了房门,有礼貌的先邀请金馆长进去之后,自己才进门关门。

“听说你们这边挺多人受伤?这到底是什么鬼水平啊。”见叶以深一进门,韩老就发出了这样的感慨:“我以为我们那边的西医就够差劲了,没想到这边的简直就是闭着眼睛看病嘛!”

几句就把人家这边最大的医院抨击成这个样子,夏晴天觉得有些无语,但是这话却是得到了叶以深的认同,他十分认可的点着头说道:“我也这样认为,劳烦韩老了。”

“能走了还是赶紧带回去吧,在这里就算是躺上十年也不会有什么好转的!”韩老说着就让方毅领着他去看其他人的情况了。

金馆长虽然想和夏晴天聊几句,但是还十分有眼色的没有打扰她和叶以深的二人世界,只是找个借口也就走了。

说是二人世界,分明还有一个叶星悦,夏晴天是真的担心,不等叶以深开口就说道:“刚刚韩老说他配好药方,就要我去熬药了!”

“你这个样子自己走都困难难道还想端着药到处走?”

“我只是小伤,就算不看医生自己也能好的!”刚刚韩老也是这样说的。

倒是方毅好像更严重一点。

“等叶星悦醒了,我准备把你们都先送回去。”

“你不回去吗?”

“我还有些事情。”说着,叶以深的眼眸暗了暗。

但是也只是一瞬间,接下来倒是问了句有些奇怪的话:“如果你必须去做一件事,但是明知道这件事会带来无尽的伤害,你还会做吗?”

夏晴天闻言想了想,问道:“必须做吗?那是给我自己还是给身边的人带来伤害?”

“给你自己……”说着,叶以深看到了床上的叶星悦,和抱着纱布的夏晴天,低声加上了一句:“还有身边的人。”

“如果是只给我自己的话我看你还会继续做,但是身边的人都为此受伤,我宁愿放弃。”夏晴天可不想因为一件事情,闹到身边鸡犬不宁。

“……”

叶以深没回应,只是盯着床上了叶星悦。

夏晴天觉得叶以深有点奇怪,就站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到他身边拉住了他的手,说道:“我知道你担心星悦,但是这不能怪你,天灾**,人之常情。”

“没事,去熬药吧,我陪你一起。”叶以深很快就把自己所有的情绪都掩盖了下去,故作云淡风轻的说道:“顺便还可以吃点东西。”

“好啊!”夏晴天不知道自己说什么好,只能默默的握紧了叶以深的手。

只是叶以深明显表现的兴致缺缺,等夏晴天给叶星悦喂药的时候,他干脆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夏晴天担心了几秒钟之后就开始专心给眼前的叶星悦一点点喂药了,子那里安抚自己,叶以深这么强大的人,根本不需要担心的。

因为叶星悦现在在昏迷,一碗药半个小时才喂下了小半碗,好在夏晴天是个有耐心的人,慢慢的喂着。

“晴天。”

就在夏晴天耐着性子的时候,门一响,韩老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来:“你找我干什么?”

“韩老!”夏晴天回头看了韩老一眼,却没有把手中的碗放下,而是端在手里,说道:“我看金馆长的身子不是很好,早就和他说要她去医院,他偏偏不听。如今你们都在这里,我就有个不情之请,想劳烦韩老一下。”

“是挺不情之请的,这个老头倔着不去医院,八成也没什么事情。”韩老嘴上先是这样抨击了金馆长一番,然后又说道:“但是给那么多人看了一圈,再多他一个老头也不多!”

“那就麻烦韩老您了!”

这段时间的相处,夏晴天也算是发现了,韩老是典型的刀子嘴,内心还是很随和的。特别是处理了叶以琰之后,他老人家好像更随和了。

表面上韩老挺讨厌金馆长的,但是也只是小孩子心性,不会真的厌恶。

“那我先给星悦喂药,喂完之后和您一起过去!”

“算了吧。”韩老扫了一眼她手中的碗:“一个小时你可能也喂不完,而且你的腿不要活动太多,不然以后真的成为了个瘸子我可救不了你!”

闻言,夏晴天傻笑了几声,连声说了几个是,就眼睁睁的目送韩老出了门。

“唉。”

韩老刚刚出去,夏晴天就叹了口气,看着床上的叶星悦,语气里有些惆怅:“冬天马上就要过去了,真想春天之前,你们所有人都要好起来。”

不知道叶星悦能不能听到,反正喝药的进度是依旧缓慢。

生活果然没有一帆风顺之说,才庆幸所有的事情都告一段落,就好像紧接着又被生活玩弄,带到了另一个惆怅之中。

外面的阳光今天还算好,虽然沿海总有些潮湿的感觉,但是看着亮亮的窗外,心情就也会跟着好起来。

韩老现在的心情就不错,门也不敲的就进到金馆长当做房间休息的病房,惹得金馆长连着给了他几个白眼。

“你个老头子这是什么态度?”韩老的姿态像极了没事找事:“要不是晴天求我来看看你,你以为我会来吗?”

听到是夏晴天叫他过来,金馆长的脸色舒缓了一下,随即就又冷着脸反问:“你叫我老头子,难道自己多年轻吗?”

“我起码心态很年轻!”

韩老和金馆长完全就是小孩子吵架,有人在还好,没人在金馆长就也跟着韩老互相人身攻击。

说了几分钟后,韩老没了兴致,傲娇的哼了一声:“把你的手伸出来,我早些给你看完也能早点不看见你!”

“要不是怕晴天难办,难道我会理你吗?”金馆长虽然配合的伸出了手,嘴上却也不忘回击!

两人原本有停止倾向的嘴仗,再次掀了起来。

韩老问金馆长平常身体状况的时候也是喋喋不休的带上抨击,气的金馆长心跳加速,根本不想理他!

等到韩老彻底不说话,脸上的神情严肃起来的时候,金馆长忍不住吐槽道:“你能不能不做出这样的事情吓唬我?医者仁心,你一个医生怎么就那么不仁义呢?”

“……”韩老没说话,罕见的只是快速的嘟囔了一句:“我懒得搭理你,幼稚,把舌伸出来。”

将金馆长来来回回看了个边之后,韩老说道:“老骨头也不知道保养保养,现在是没有什么大事儿,等有了大事之后你就后悔去吧!”

“哼!”

金馆长真的是懒得理韩老了。

“我会给你开药方,你老老实实的喝,免得以后生病住院,晴天再埋怨我,觉得我是故意不帮你好好治病!”

“我不看到你就不会气的生病住院!”

“你现在不就在医院吗?”韩老说完这句话就捂上了耳朵,一溜烟的跑出去的。

看的金馆长眼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这个老头怎么就不能正经一点呢?

韩老出去之后,脸上的神情就变得正经起来,几步来到了叶星悦的病房。

夏晴天恰好把药喂完,见韩老过来就要起身:“您来了,我正说要去看一看您和金馆长呢。”

“说了你的腿不要乱动。”

看着夏晴天纯真干净的脸,韩老原本想说的话,一时之间就卡在了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说话的时候语气都有些不太对。

“那金馆长的情况怎么样?我看他的气色有点不好。”

夏晴天是真的担心。

“挺好的……”

韩老硬生生的把自己要说的话改了口:“只是也要喝药调理身体。”

“那就好!马上就要吃饭了,韩老您辛苦了这么久,想吃什么,我去告诉厨师。”

“不了!”韩老是真的不想给夏晴天增添什么烦恼,所以直接就后退了几步,说道:“我忽然想到还有事情对了,叶以深呢?”

“不知道出去做什么了,您吃完饭再忙吧!我正好也想去看一下金馆长。”

“等会儿吃饭的时候就见到了。”

韩老丢下了这样的一句话,然后就消失在了夏晴天眼前,夏晴天倒是没多想,韩老都说金馆长没有什么事情的话,那就是真的没有什么事情了吧!

只是不知道韩老说有事情,是去做什么了?

殊不知,是折回去去找了金馆长。

金馆长见韩老又回来,有些无语:“你是觉得刚刚发挥的不好,要再来和我吵一架吗?”

“我是不想你自己的事情让晴天帮你担心!”韩老原本是不想和金馆长说的,担心让他有什么心理压力,但是思来想去,如果只告诉夏晴天不告诉他,又背做医生的原则。

“你是想吓唬我吗?”

“你个老头难道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不好,还要我吓唬你吗?”

韩老说着直接把门甩上:“早就给你说有病就去看,现在好了,病入膏肓!”

“什么病?”

金馆长意料之外的并没有太激动的反应,而是淡淡的询问了一句,看的韩老都有些诧异。

沉吟了几秒钟之后,说道:“应该是胃不好吧……”

“癌症吧?”金馆长一挑眉:“早就想到了,所以才不想去看。”

韩老原本以为金馆长是不在乎自己的身体,真的觉得很好擦才不去就医,没想到是活的明白才这样。

两个年级加起来快要两百岁的人就这样盯着对方,金馆长忍不住笑了一下,说道:“你这个表情就想是没看到我悲伤难过失望一样,不会真的是在吓唬我吧?”

金馆长面对生死的态度倒是让韩老对他有了几分欣赏,只是嘴上依旧不饶人:“你以为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就会跟你好好说话了吗?”

“你这个老头还会好好好人说话吗?”

一句反问气的韩老就要跳脚,却紧接着听到金馆长继续说道:“这事儿不给晴天说是对我,我自己心里有打算,就不麻烦她了。”

“那你是想等死,还是想挣扎一下?”

韩老的话虽然直白,却是有几分道理的。

金馆长想了想,说道:“还有些事情没做完,不能半途而废,还是挣扎一下吧。”

“我会给你开药方的。”

韩老说着,忽然伸手拍了拍金馆长的肩膀:“真的不怕吗?”

“生死而已。”金馆长说话的语气依旧很豁达淡然:“况且怕有什么用?”

……

夏晴天不知道金馆长的情况,在凑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询问了好几句。

闻言,金馆长倒是掩饰的很好:“说了只是年纪大了,你以为我还像你一样是年轻人吗?”

“那就好。”夏晴天松了口气:“不过您过来做什么,是叶以深找您有事情吗?”

“一点小事,最重要的还是来看看你,没想到原本走的时候好好的,再看到就成了这个样子。”金馆长的运气里有些责备:“总是受伤!”

“小伤又不会伤及性命。”夏晴天打了个哈哈,说道:“也不知道叶以深到底去了哪里,吃饭还不回来。”

“有你在,难道你还担心他不回来吗?”

韩老调侃了一句,就说道:“也不要总是担心别人,难道结婚的事情就这样打了水漂,不觉得心里气吗?”

“我们早就结婚了,现在不过是一个婚礼!”夏晴天是真的没觉得什么,毕竟星月的安危要比这件事重要的多:“我就当是和叶以深出来度蜜月了。”

夏晴天这么体恤,金馆长和韩老对视了一眼,啧啧了一声。

叶以深性格这么差的小子,到底是有什么福气娶到了夏晴天?

所以叶以深回来的时候,就觉得韩老和金馆长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怪怪的,问道夏晴天:“你是和他们说了什么吗?”

“什么都没讲呀。”夏晴天说着就帮他拿出了保温盒:“这是给你留的饭菜,没想到你回来的这么早。”

“有点事情,不过已经处理好了,等星悦醒过来之后就可以回去了。”说着叶以深顿了顿,加上了一句:“我和你一起。”

“你不是不走吗?”

“这不是舍不得你吗?”韩老在一旁接嘴道,让夏晴天脸一红,随即他就对金馆长说道:“我们两个老头子就不要待在这里了,走吧。”

夏晴天和他们两个调笑了几句,笑盈盈的看着他们出去,然后对叶以深说道:“其实我现在觉得没有什么事情是过不去的,你的心情有没有好一点?”

看着夏晴天的小脸,叶以深原本糟糕透的心情的确也好了一些,话里有话的说道:“如果你的腿现在就好的话,我的心情会更好一点。”

兴许是夏晴天对生活的期待感染力太强,第二天的时候叶星悦就醒了过来。

夏晴天见他醒过来,第一句话竟然是:“我正要给你喂药,你醒了之后就方便多了!”

“果然大哥来找我了吗……”

“对,你大哥!”夏晴天赶忙放下手中的药,说道:“我去把他叫过来。”

叶星悦点了点头,有气无力的,毕竟那么多天没有吃东西,有力气才怪。

听闻叶星悦醒了,不光叶以深走了进来,方毅韩老他们也都跟了进来。

见这么多人围着自己,叶星悦气若游丝的说道:“又麻烦大家,要大家担心了。”

“活着就好。”叶以深握住了他的手,孱弱到根本不敢用力:“我们回家。”

任何时候,无论遇到什么,睁开眼睛看到叶以深的时候叶星悦就会十分的有安全感。

而他的话,让人忍不住红了眼眶。

“大哥……”

“别说了,回家吧。”

叶以深极轻的叹了口气。

……

回到国内之后,时间就过的很快,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三天。

夏晴天的腿已经恢复的可以走路了,悉心的照顾着叶星悦,韩老还把金馆长接了过来,也是夏晴天在照顾。

“大嫂,大哥呢?”叶星悦这么多天,丝毫没有胖起来,不过脸色好了点。

“出去了。”夏晴天喂完了他最后一口小米粥,说道:“韩老说晚上能给你吃点好的,期待吗?”

“其实这事情要下人来做就好了,不用大嫂您亲自……”

“我闲着也是闲着。”

夏晴天说着伸手帮他盖了一下被子:“无聊的话就看电视或者书。”担心叶星悦躺的乏味,叶以深给他在床边放了几本书,还弄来了一台电视。

“大嫂是不是还有事,这些我都知道,您先去忙吧。”

叶星悦自从回来之后,就格外的尊重夏晴天,反而让夏晴天觉得有些不自在!

不过转念一想也好,就没有多逗留,端了金馆长的药去看金馆长了。

金馆长也是各种不好意思,连连推脱的,甚至说道:“这样住在这里真的是太不方便了,我还是回去吧,这些药我也都会喝的!”

“韩老说了,不许您走。”

夏晴天自然而然的搬出了韩老,让金馆长忍不住抱怨道:“他天天和我吵,怕是担心我走了之后无聊吧?”

“兴许是,但是我看你们还是挺喜欢这样的。”夏晴天想都不想就回绝了,然后借口还有事,就逃避了这件事。

虽然如今在叶家有很多事情要做,夏晴天的心里却不会空荡荡,可能这就是在家的感觉吧。

虽然夏晴天忙来忙去,却也少不了王管家的帮忙,倒也默契。

“回温了,春天就要到了。”才刚刚坐下,王管家给坐在沙发上的夏晴天倒了一杯茶,说道:“少奶奶辛苦了。”

“他们这样说就算了,王管家怎么也这样说?”

夏晴天笑了笑,让王管家坐下,自己亲自给他也倒上了一杯热茶。

正想着王管家聊几句家常,叶以深走进了门。

看样子今天他的心情也不是很好。

好像自从那个小岛上回来之后,叶以深的心情就一直不怎么好……

“外面冷吗?来喝杯热茶吧!”夏晴天一直悉心的陪着他,可谓是将他照顾的无微不至,只是对此叶以深好像并不是很买账。

他只是看了一眼桌子上冒着热气的茶杯,然后就回绝道:“我找星悦还有点事情。”

叶以深就这样上了楼,王管家身为一个神助攻,当时要及时开口安抚夏晴天的心态:“少爷应该是最近烦心的事情太多了,所以态度才会不怎么好。”

“我知道。”

上次她怀疑了一次叶以深对自己的感情之后,就再也没有想过了,也是和王管家一个想法,最近他太累了。

看了看时间,面前的茶还没喝一口,就又要去熬药了。

一天三次的熬药,夏晴天觉得最近自己身上的药味怎么洗都洗不掉了!

也不知道叶以深会不会不喜欢。

叶以深可是没心情去抱着夏晴天仔细闻一闻,他们猜的没错,最近叶以深的确有些烦心,就看着眼前的叶星悦,问道:“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是有些话。”

叶星悦自从见叶以深进门之后就合上了书,却是有些迟疑。

“我大概也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你自己说和我问出来,其实差不多。”

“我在那个小岛上发现了一些东西……”

飞机坠机之后,他幸运的和诸多乘客存活下来并登上了小岛,却因为分歧分散,此后就遇到了很多危险,最后无奈只能躲在了偶尔发现的地洞里,担心有危险,几人还合力用一块巨石堵住了洞口!

最后弄巧成拙,却因为饿的没有力气,推不开那块石头了。

他们去挖身下的泥土,想挖出来些东西果腹,叶星悦没有挖到吃的,却挖出了一个只有手掌大的盒子。

盒子没有上锁,却打不开,叶星悦就没有声张放在了身上。

被送到医院之后被护士收了起来,走之前他还专门要走,回来这几天也在不断的研究,如今准备告诉叶以深,也是因为有了一点头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