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蹊跷,事出有因/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哥!”

叶星悦盯着叶以深,原本因为消瘦而显得很大的眼睛更大了:“你是不是要找那个东西?”

“是。”

“那你知不知道,找下去会发生什么?”

“你也是读过书的,怎么会相信这种的东西。”很明显,叶以深并不想和他多说这些:“给我之后好好的养身子就够了!”

“大哥!它是会带来噩耗的!”

这番话叶以深觉得似曾相识,毕竟金馆长找他说过无数次。

可是从叶星悦嘴里说出来,好像就完全不一样了,毕竟他是叶家的一员。

“我自己有分寸的。”

“从小大哥你就有主见,什么事情不管结果是什么,只要自己想做就一定要做!但是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即便不为你自己,不为我,是不是也要为晴天和小深晴小星辰想一想?”

“……”

其实叶以深这几天就在因为这件事动摇。

他看到叶星悦这副模样之后,一直都不肯打消的念头出现了松动。

无论有什么事情发生在他身上他都不畏惧,可是当他身边的人接连出现这样的情况之后,他真的举步维艰。

“我知道的不多,相信大哥你肯定比我清楚的多,东西就在床头柜里,大哥你想清楚就拿走,反正我说什么对你来说也没有什么用处。”

“不管我做什么决定,这东西都不能在你身边。”叶以深说着几步来到床边,不假思索的拉开了床头柜,然后就看到了那个黑漆漆的盒子,伸手便拿在了手里。

这样的局面让叶星悦忍不住还是阻止了起来:“我不想知道最后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只是想知道,如果是真的难道大哥你还要继续找下去?”

“你好好休息吧。”叶以深并不想直面回答叶星悦这个问题。

叶星悦直直的看着叶以深走出了门,眼神的神色最终由不解变成了失望。

而出门之后的叶以深第一时间就去找了金馆长,把东西一言不发的放在了他的面前,金馆长只是看了一眼就大概明白了是什么意思,问道:“找到第七个之后呢?”

“如果没有下一半的地图,就不找了。”

“叶少是说真的吗?”

“假不了。”

叶以深突然的退让让金馆长觉得有些蹊跷,却也并没有多问。毕竟在夏晴天的悉心照料照料下,金馆长更加喜欢这个小姑娘了,也越发的亲近,实在不想因为这件事导致她家破人亡……

和金馆长说完这件事后,叶以深就联系了方毅,让方毅停止调查有关这件事的所有huo dong,方毅倒是愣了。

“主子,是您吗?”

这实在不像是叶以深的风格!

别说已经查出了大半,就算是刚刚开始,只要一只脚已经踏出去,叶以深就不想是会妥协的人!

如今分明要守得云开见明月,却突然让停止,任凭是谁都要怀疑。

“说不要你继续查就不要去查!是不是身上的伤都好了?”说完之后,叶以深就带着些许的暴躁挂断了dian hua。

他也不甘心。

只是想为了保护自己身边的至亲至爱,找一个说服自己的台阶罢了。

自从下了这个决定之后,叶以深就很少回家了,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在了公司上面。毕竟之前也懈怠了那么久,总是要管一管的,即便是回家,也是一头闷在书房里。

算了算,夏晴天觉得自己已经有一个星期都没有好好的和叶以深说话了!

就算去书房找他,他也表现的十分敷衍,说几句话之后就赶夏晴天走,让人语塞。

就算晚上夏晴天主动他也兴致缺缺的说自己太累……诸多表现,让夏晴天不想多想都不行!

只是根本没有怀疑到他出轨这方面,夏晴天笃定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叶以深埋在心里,这个想法藏在自己心里藏了很久之后,夏晴天终于在一早叶以深要出门的时候叫出了他!

“叶以深,去公司吗?”

“不然这么早有什么娱乐场所开门吗?”叶以深看了夏晴天一眼,说道:“还早,再睡一会儿吧。”

这绝对是这些天他说过最温柔的话了。

夏晴天眨了眨眼,双手撑着自己的身子,梗着脖子对叶以深说道:“我和你一起过去吧,之前你不是说过公司的事情我也要管吗?”

“也没有什么大事儿,我自己来就好了。”叶以深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就拒绝了夏晴天这个请求。

越是这样,就越让夏晴天觉得问题就是出在公司,于是就不懈的说道:“没事,就算是小事我也能帮上忙的,大事反倒处理不好!”

“人手已经够了。”

虽然夏晴天表现的很热切,脸上都写满了期待,但是叶以深还是不买账,直接就再次一口回绝:“公司的事情也不忙,如果想找些事情做的话就去找星悦聊聊天吧。”

“不忙为什么你还天天这么的忙?”

夏晴天的反驳让叶以深无奈的笑了一下:“是不是早就这样想了?”如果不是早就这样想了,她怎么会如此的伶牙俐齿?

闻言,夏晴天抿了抿嘴:“我只是……”想分担一些他的不悦。

“既然想跟着,那就跟着吧。”

叶以深的语气虽然有些无奈,但是还是宠溺的。

只是这丝宠溺在夏晴天看来,简直就是勉强!

不管叶以深怎么有心事,表面上都是淡淡的,但是夏晴天就表现的很明显了,吃早餐的时候金馆长和韩老轮流询问她怎么了。

金馆长和韩老甚至还因为争执夏晴天到底是身体不舒服还是有心事吵了一架。

见状,夏晴天简直无语,这个问题没来得及回答,就要去公司了。

家里有这两个活宝,也是无奈!

不过有他们在,照顾小深晴和小星辰倒是照顾的很好。

“刚刚金馆长和韩老说的对吗?是有心事还是身体不舒服?”

上车之后,叶以深就淡淡的问了这样的一句话。

夏晴天是不想把自己因为被冷落而衍生出来的担心告诉叶以深的,就抿了抿嘴,说道:“都不对,我只是担心好久没去公司,事情都不会处理罢了。”

“这点不用担心,反正有我在。”叶以深说着就拿出了放在车上的文件开始看。

看文件?

之前分明每次在车上叶以深的所有视线都是在她身上的……想着,夏晴天就凑近了一些身子,目光落在他手上的文件上,问道:“这个是今天要处理的事情吗?”

“最近都在搞这件事。”

“还是寰宇和夏家的事情吗?”夏晴天分明看到了寰宇两个大字!

两家虽然说的合并,但是更像是收购,寰宇并没有做任何的更名。

“是。”既然夏晴天问了,叶以深这件事也没有藏着,说道:“你之前给我提醒的很早,所以我很早就开始着手打压他们,并且扼杀他们的小动作了。只是没想到他得到了一笔注资,在海外市场和公司开始恶性竞争。”

“谁给他们注的资?”

明知道这是一个没什么前途的公司还往它身上投资,不是钱多没事干吗?

“谁?”叶以深没有回答夏晴天这个问题,而是冷笑了一下:“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神神秘秘的……”夏晴天嘟囔了一句,然后就把眼神挪向了车窗外。

兴许是真的很久没有来过公司了,在车子停下来之后,夏晴天觉得眼前的大楼有些陌生,呆呆的问道:“我怎么觉得有些变了样子呢?”

“因为之前你走的都是前门,这是侧门。”

“为什么不走去前门呢?”有大门不走,走侧门,真的不像是叶以深的风格。

闻言叶以深打开车窗,指了指不远处的正门,前门黑黝黝的一群人。

不光今天,他已经好几天都没有走过前门了!

“那些人……”

“媒体。”

“这么多媒体来干什么?”一般除了八卦,还真的不会出现这么多的媒体。

听夏晴天这样问,叶以深一边开车门,一边说道:“这就要问寰宇了,好歹之前也是一个大公司,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总喜欢用下三滥的手段。”

夏晴天跟着叶以深下了车,紧紧的挽住他的手臂,快步走到了门里,低声问道:“媒体而已,打发走不就好了吗?”

反正之前叶以深也这样做过。

他又不靠着媒体吃饭。

“打发了干什么?留着还能让他们找一点存在感。”叶以深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给他们一个他们很成功的假象……不,是给他们身后的人一个假象。

想从他这里拿走东西,那就势必要留下一些东西了!

如果说这让夏晴天觉得奇怪的话,接下来的事情就更让她不能理解了!

叶以深没有给她任何的限制,不管是什么文件,只要她想,都可以随意翻阅,所以夏晴天没多久就了解清楚了最近叶以深为什么这么忙。

除去常规的事情之外,很多精力不难看出都放在了寰宇身上!

叶以深口中寰宇得到的注资显然不是一笔小的数目,而且显示是来自国外,目前不清楚来源。

夏晴天看了好一会儿,实在忍不住就问道:“为什么不作为呢?”

其实只要叶以深一开始就全心全意的对付寰宇,即便让他存在,也不会是现在这样的数据!

在外人看来可能是叶氏的连连失误导致局面不利,但是夏晴天清楚的看出来,这一切分明就是因为叶以深根本没有去做太多的措施!

“放长线才能钓大鱼。”

回答了这样一句话之后,叶以深就递给了夏晴天另一份文件夹:“这些事情我都会处理你不用多关心,处理这些东西就好。”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

这些东西就算随便给叶氏一个员工都是可以解决的,根本不需要夏晴天专程来解决!

而且叶以深又不肯多说什么,就让夏晴天去自己的办公桌前忙事情,这让夏晴天的心里更加的舒服了!

就算她再怎么自欺欺人的认为叶以深对自己还是忠心耿耿,也要面对现实……叶以深好像跟她产生了很大的距离!

咬着嘴唇,也没有心思处理面前的东西,就看着叶以深发呆。

以往叶以深早就会抬起头和她对视了,但是如今却压根就没有往她的方向看过!

心情郁闷的夏晴天干脆就清了清嗓子,叫了他一声:“叶以深!”

“嗯?”

头都没有抬,叶以深就发出一声拟声。

“快要到午饭时间了,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说着夏晴天还眨了眨眼,虽然叶以深压根没有看。

之前叶以深总是喜欢吃夏晴天做的饭菜,夏晴天就认为他绝对会说些什么的!没准还会按照他之前的习惯,说想要吃她!

只是理想和现实总是有差距的,叶以深想都没想就说道:“在这里做饭会吵,让贺mi shu送来就好。”

“外面的饭菜都不好吃!而且我给你做会很小声的,也安全营养!”

“也对。”叶以深总算是抬起了头,看了夏晴天一眼:“既然如此,就让家里做好饭菜送过来好了,实在不行让念晴送来。”

“……”夏晴天被说的哑口无言,张了张口,最终还是闭上,怏怏的说道:“算了,其实我也不是很饿。”

这次叶以深也没有出言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继续低头看自己面前的文件。

简直过分!

夏晴天翻了个白眼,在心里骂他的千百句,然后恨恨的翻着手中的文件,翻来覆去都快要翻破,也没有看进去一个字!

叶以深对于这些杂音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一样,就继续低着头默默的翻着自己面前的东西,偶尔还会用笔批注些什么。

等来等去,终于等到午餐时间,夏晴天是想在吃饭的是时候可以和叶以深说些什么的,却没等到这个机会。

这次倒不是因为叶以深的冷漠,而是因为有人来找叶以深。

不是别人,正是赵蕊和沈元进!

听说他们两个过来之后,叶以深没有立刻做出反应,而总算是正视了夏晴天一眼,说道:“等下如果说道我什么时候来公司,你就讲我今天才过来,而且还不用心。”

“好。”夏晴天闷闷的答应了下来。

反正就算她多问,叶以深也不会多说的,还不如省些力气自己生闷气!

正想着,叶以深就到了她身边,伸手拉起了她放在桌面上的手掌:“走吧。”

这个小动作立刻就让夏晴天的心情好了起来,刚刚胡思乱想的那么多瞬间就被自己否认了!

没事的,没事的,果然没事!

马上就跟着叶以深起来,脸上的神色都雀跃了起来!

所以等到沈元进和赵蕊看到两人的时候,就是一对热恋中的小情侣模样。

“怎么忽然来公司找我?”叶以深直白的问道。

“来送请柬。”

赵蕊抢在沈元进前面开口说道:“之前收到了叶哥哥你的请柬之后我就也想办婚礼,原本日期还比你们的晚呢,没想到你们的婚礼取消,反倒是我们在前面!”

不知道是不是夏晴天的错觉,竟然听出了她语气中的一丝……得意?

这有什么可得意的?

眼角抽搐了一下,看了身边的叶以深一眼。

叶以深好像根本没听懂她的话里有话,只是哦了一声,极其敷衍的说了句恭喜。

沈元进笑盈盈的将请柬拿了出来,递给了叶以深,说道:“那就放在这里了,叶少好像很忙嘛,公司门前一大堆的媒体。”

“也没有很忙,一般忙吧,而且众口铄金,那些媒体还是不要去得罪了。”叶以深说着就勾了勾嘴角,反问道:“这样的喜事一般都是直接送到家里的,为什么你们就知道我今天在公司呢?”

“对!”

夏晴天可是一直谨记刚刚叶以深说的话,十分配合和自然的接话道:“也幸亏是今天过来,前几天都没有到公司,要不然就要白跑一趟了。”

“这样。”沈元进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顺便解释道:“只是碰巧路过而已。”

“真的是很巧。”

叶以深和沈元进就这样一来一往的聊着,听起来的都是平平常常的话,但是夏晴天却总觉得话里有话,好像有什么深意……但是到底是什么,又琢磨不出来。

就在她出神的时候,听到赵蕊有些尖的声音:“叶哥哥,你最近在忙什么?婚礼都不办了,不会到时候我结婚,你也不过来吧?”

“怎么会。”叶以深说道:“其实也不忙,只是晴天想出去散散心,就去度了蜜月。”

“对,就算来了公司也还什么事情都没有处理,正要出门吃饭。”夏晴天说着甜笑了一下,语气都是娇嗔,丝毫看出来所谓的度蜜月是假的:“你们要不要一起?”

“不用了,接下来还要去给其他人送上请柬。”赵蕊翻了个白眼,也不知道为什么,说话的语气有些冲:“我们马上也要去度蜜月了,你们去的哪里,好玩吗?”

“这种东西翻来覆去就只是去有名气的地方,沈元进常年生活在国外,这些肯定比我了解的多。”叶以深没有直白的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道:“你大哥回来了吗?”

“没有,我大哥他……”

赵蕊刚想说什么,就被沈元进打断,说道:“那请柬放下我们就先走了,婚礼上再见。”

叶以深只是扬了扬下巴,起身都没有起:“那我就不送了。”

坐在沙发上看着沈元进走出去之后,叶以深才起身,对夏晴天说道:“刚刚表现的很机灵。”

“也没有很机灵,一般机灵吧。”夏晴天说着坐在沙发上仰着头看他:“你和沈元进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秘密?”

“兴许有吧。”说着叶以深看了看手表:“不是要吃饭吗?走吧,吃完之后继续工作。”

“好……”

夏晴天其实有很多话想和叶以深说的,但是他的态度让夏晴天又觉得自己多说一个字都是没有意义的,干脆就不再说话了。

默默的忙到了晚上,到了下班时间叶以深也不开口,只是打开了灯继续工作。

其实说忙,夏晴天一天也没忙什么,倒是叶以深,好像工作量真的很大。

坐的屁股都有些麻木,夏晴天干脆就起身站到了床边,看着下面的人来人往,有些惆怅的叹了口气。

兴许是这声叹气实在是太过于幽怨,一下就钻到了叶以深的耳朵里,叶以深抬头看了她一眼说道:“是不是很无聊?明天就不要过来了。”

“嗯,好。”

叶以深这样说让夏晴天更气了,干脆就冷漠的答应了一声,然后就转身看着他说道:“你今天是要加班吗?”

“对,有些事情处理完再走比较好。”

“那我就先回去了!”

这句话是夏晴天赌气才会说出口的,本意是想叶以深挽留一下,但是没想到叶以深直接就不假思索的说道:“我让司机送你。”

“我自己会回去!”

夏晴天恨不得上去揪着叶以深的衣领质问他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要这样!但是理智让她冷静了下来,拎起自己桌子上的包就走了。

头也不回!

见夏晴天这样,叶以深只是沉吟了几秒钟,打了个dian hua叫人跟着她之后,自己没有再拿起笔,而是比刚刚夏晴天还要幽怨的叹了口气。

自己也是为了她好……

只是现在看来,她好像并不懂。

没错,夏晴天是不懂!

气的她脸上写满了不爽!就准备回家之后抓住叶以深的枕头摔在地上发泄的时候,出门的时候遇到了琳达!

算起来真的很久没见了,上次说要见面,星悦忽然有事,然后就不了了之。

“晴天!”琳达看到夏晴天很激动,整个身子都从跑车里探了出来:“这里!”

“琳达?”

夏晴天强挤出一丝微笑,客气的问道:“去找姜瑜吗?”

“谁要找她?”

琳达傲娇的哼了一声,然后一甩自己的长发说道:“我要告别她,然后从头开始!”

“这是怎么了?吵架了吗?”夏晴天在心里苦笑了一下,怎么都喜欢在最近这个时候吵架,难道是春天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