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小两口秀恩爱/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zw.,最快更新!无广告!

“错,是分手!”

“你也就是气话,等好起来之后不知道又要怎么腻在一起呢。”夏晴天虽然心里苦,但是却不断的安慰着琳达,让她多沟通,包容,一口气说了很多。

只是琳达显然没有听到心里去,脸上写满了敷衍!

“走,我准备去做个发型,要不要一起?”

“算了吧,我……”

夏晴天拒绝的话刚刚说出口还没说完,就被琳达一把抓住了手腕:“哎呀,就当陪我过去!走,上车!”

兴许是觉得心里郁闷,夏晴天就没有再拒绝,上了琳达的车,而且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想劝一劝她让她早些和姜瑜和好。

如此知心姐姐的形象让琳达连着给了她好几个白眼,最后为了不听她啰嗦,甚至把车子里的音响开到了最大!

一路飙到了地方之后,琳达潇洒的打开了车门,说道:“既然来了你也做个造型吧,从认识你第一天开始就是黑长直,叶以深难道就不会看厌倦吗?”

其实琳达这句话只是无心之言,但是夏晴天却觉得瞬间就清醒了!

难道叶以深真的厌倦了自己?

可是前两天分明还说喜欢自己的长发……

“走啦,进去之后有专业的发型师帮你设计!”

琳达不由分说,直接就把夏晴天拉了进去,看样子她已经是常客了,一进门就热切的和人打招呼,然后洒脱的说道:“把下面的波浪都剪掉,然后烫一个外翻。至于这个美女嘛,你们看着办!”

随着这句话,夏晴天就被琳达丢到给了造型师……

夏晴天摆了摆手,有些为难的说道:“我暂时还没有准备!”

“哎呀,做发型就是随缘,要什么准备?”那个理发师傲娇的伸出了一个兰花指:“一切交给我托尼!”

托尼?

夏晴天觉得有些耳熟,好像每家美容美发的首席造型师都叫这个名字,也不知道这位是真托尼还是假托尼。

此时托尼已经把夏晴天拉到洗头床上开始洗头,然后碎碎念念的询问要不要染发烫发,问的夏晴天头昏脑涨之后,一把把她拉起来吹风机开始吹:“我看你头发这么长留了很多年吧?不如就剪短,绝对是新的体验,一身轻松!”

耳边的吹风机呼呼作响,夏晴天压根就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只听到了轻松两个字,然后就云里雾里的点了点头。

结果就是,一个小时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夏晴天眼角连着抽搐了好几下,跟着脸部肌肉也开始不受控制……

“怎么样美女,是不是很适合你?”

托尼在一旁洋洋得意,还呼朋唤友的一起来欣赏他的‘杰作’!

此时镜子里的夏晴天及腰的长发成为了只到下巴的短发,的确是轻松了许多,空空荡荡的,好像丢了什么一样。至于到底丢了什么,一地的长发可能会有一个答案。

“哇!晴天,酷啊!我觉得我要爱上你了!”

此时听到了声音的琳达也来凑热闹,她是烫发,时间要比夏晴天久,脑袋上还顶着一头发卷。

“酷……吗?”夏晴天有种不好的预感,叶以深可能会杀了眼前这个托尼。

太短了吧!

就算及肩她都不会这么难以接受!

“酷!”

琳达和托尼异口同声的说道。

这个时候又有人进来,不是别人,正是……也不是叶以深,而是姜瑜。

姜瑜原本是一张冷漠脸的,看到夏晴天之后,好像难以置信一样,又看了好几眼,不确定的问道:“晴天?”

这更让夏晴天觉得受到了刺激,伸手摸了摸空荡荡的脖颈,咽了咽口水,说道:“琳达,姜瑜都来了,我就先走了……”

“哼。”

琳达傲娇的回应了一下,也没有挽留,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姜瑜原本也是想冷漠一下的,只是看到这样的夏晴天一时之间有些冲击,直接就对琳达说道:“你带她过来的吗?”

“我们两个是约好的,你以为没了你我就不能活了吗?”琳达还在气头上,说话都带着几分怒气。

姜瑜摇了摇头,说道:“没了我你能活,但是被她男人知道是你带她过来的你可能就不能活了。”虽然她是女人,但是内心完全是一个男人,所以很理解叶以深。

一旁的托尼还在嘚瑟,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问道:“怎么了?难道不够完美吗?简直无可挑剔!她老公难道不懂艺术和审美吗?”

“懂不懂我不知道,但是他脾气挺暴躁的。”姜瑜同情的看了托尼一眼:“自求多福吧。”

闻言,托尼的语气有些嚣张:“哇,暴躁?拜托,现在是法治社会,他难道还能动手打我吗?是谁!”

“他不会打你,会宰了你。”琳达说着摇了摇头:“哦对,他叫以深。”

“……”

几秒钟后,琳达就喊道:“托尼你坐在地上干什么?”

……

此时夏晴天的心情比腿软的托尼好不到哪里去,她咽了咽口水,不断的用手机照自己的样子,怎么看到觉得奇怪!

有种完全不是她的感觉!

站在门口迟迟不肯进去,夏晴天看着手表猜测现在叶以深到底回来了没有。如果没有的话她可能还能多活一会儿,如果一进门他就在里面的话……

正想着,门就打开了!

夏晴天吓的一个激灵!

“少奶奶?”

开门的是王管家,意料之中的对夏晴天表示出了质疑。

夏晴天脸色僵硬的抬起了手,挥了挥说道:“王管家。”

“您这是……”

“我,那个,叶以深回来了吗?”

“少爷早就回来了,正等着您一起吃饭呢。”

王管家说着就起身让夏晴天进门,然后低声询问道:“您这是?”

“意外,意外。”夏晴天说着,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门的,从开始走,到见到叶以深,大脑完全就是一片空白!

叶以深看着她的模样,先是眉头皱了皱,然后就是眼神上下打量,好几分钟之后才问道:“这就是你现在才回家的杰作?”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这个样子了!”夏晴天一步上前,极力辩解道:“我知道你喜欢长发,我也不是要和你作对,我更不是因为心情不好才去剪发的!”

说完这一大堆话之后,夏晴天觉得自己简直是在欲盖弥彰,赶忙继续解释:“我是说这真的是个意外,我不是要和你对着干!”

“不是?”

叶以深说着又打量了她几眼。

“不是!”夏晴天说完之后被他看的心一虚,加了一个迟疑的字:“吧?”

“挺好看的。”

叶以深完全出乎意料的给了一个这样的评价。

夏晴天怀疑是因为自己刚刚紧张过度现在出现了幻觉!

见夏晴天不说话,好像愣住了一样,叶以深又重申了一遍:“我很喜欢。”

“可是你不是说喜欢长发吗?还不让我剪短?”

“我只是喜欢你,又不是喜欢你的头发。”

其实叶以深是真的觉得很顺眼。

平常夏晴天一头长发第一眼就会让人觉得很惊艳,无论走到哪里都是标准的纯情女神,但是短发的她就是完全另一番韵味了!

有种女强人的直视感。

而且夏晴天的脸原本就只有巴掌大一点,五官又惊人的完美,唇红齿白……好像是一个全新的她,突然就出现,完全不同,等着叶以深去探索。

“吃饭吧。”叶以深说着又看了她一眼。

“你真的不会生气吗?”夏晴天还以为叶以深会很在意这件事!

“舍不得对你发脾气。”说着叶以深就对她勾了勾手指,说了一句很有涵义的话:“韩老和金馆长出去了。”

出去了?

这是在暗示自己要做些什么吗?

夏晴天顿时心情就飘了起来,琳达说的果然没错,叶以深是看腻了自己吗?

想着,低头就拿起了面前的筷子,即便的低着头,也能感受到叶以深热切的目光!

到了晚上,原本一直在书房的叶以深,更是早早的就和她开始缠绵,到深夜还不肯放过她!一大早又是一顿蹂躏,才算是放过她!

看着床上娇嗔的夏晴天,叶以深真的很不想去公司,穿了一半的衣服就准备脱下,说道:“算了,今天还是不去做工作,只做你好了。”

“不行!”

虽然夏晴天现在很想和叶以深时时刻刻黏在一起,但是一想到叶以深之前厌倦了自己,就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用被子盖住了自己的脑袋说道:“我累了,想睡觉了!”

“那我陪你睡。”

叶以深说着,已经压在了她身上,就算隔着被子,夏晴天都能感觉到他发烫的身子!

“你陪你的书房睡觉去吧!”

“还在因为之前的事情计较吗?”叶以深也不是傻子,直接就把手伸进了被子里,在她身上游走:“那都是有原因的,我是为你好才会和你保持距离,但是谁知道你个小妖精这么的勾人!”

“为我好?”

夏晴天此时也觉得自己在被子里有些缺氧,直接就探出了脑袋,眼巴巴的看着他:“为我好就是不理我、冷漠我,不关心我吗?”

“我比谁都关心你。”

伸手将她的发丝抚平,柔情似水的说道:“只是……怕我现在做的事情会牵连你,让你再受到伤害。”

现在在做的事情?是关于那个宝藏吗?

夏晴天还没想明白,他就吻了上来:“但是现在不会了,以后也不会了,有些东西,可能真的没有你重要吧。”

其实夏晴天还没搞明白叶以深说的到底是什么,似懂非懂的,叶以深就直接把她扑倒了!

接下来就好像是在发泄之前的压抑一样,要的夏晴天夜夜求饶!

至于之前胡思乱想出来的芥蒂,早就被丢到九霄云外了!

两人的感情更加的好,恨不得成为连体,连韩老都看不下去了,在早餐的饭桌上质问他们:“之前不是天天去公司吗?现在难道叶以深你就不需要工作的吗?”

“之前工作太累的所以休息两天,今天沈元进和赵蕊结婚,所以不用去公司。”

叶以深说着还在夏晴天的脸上亲了一下,娴熟无比,十分的云淡风轻,好像根本没听出来韩老语气中的嫌弃。

金馆长要比韩老更有长辈的气度,见韩老还想说什么,直接就打断了他:“人家小两口恩爱难道非要你看了吗?”

“你个老头子是不是想我以后在你的药里加添黄连?”

“难道你现在没有加吗?”

只要两人一开口就会开始互相争执不休,夏晴天早就习惯了,擦了擦自己的嘴角,对叶以深说道:“还要准备,我们就先走吧。”

反正就算是劝架也没有什么作用……

韩老巴不得眼前秀恩爱的两人快消失,丝毫没有阻拦。

因为是短发,所以夏晴天今天的风格和之前的女神风完全不同,设计师直接就把她拉到了造型间里。每次叶以深都比她快上很多,所以在等她的时候还瞬间挑选好了送的礼物。

反正沈元进和赵家都不缺钱,送礼金也没有什么意义。

这次叶以深很有耐心的没有不等结束就冲进去看夏晴天什么样子,在外面等了没多久门就打开了,夏晴天一出现,就再次完全的吸引了叶以深的眼球!

今天的长裙是抹胸露腰的黑底金丝款,娇小性感的身材被完美展现了出来。

兴许是为了配合这个成熟的发型,今天的妆容有些高冷!

不笑的时候,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果然,长的好看的人不管走什么风格都是好看的。

叶以深简直满意的不能再满意,如果不是他没有发朋友圈癖好的话,现在第一件事肯定是拍照!

只是夏晴天却有些不是很中意今天的妆容,双手摸了摸自己的裙摆问道:“这样是不是不太合适?赵蕊不会觉得我不友好吧?”

“就算你再怎么友好在她看来你也是不友好的,所以管她怎么想做什么?”叶以深才不会因为别人的看法和心情改变自己,当然也不会管今天是去参加赵蕊的婚宴。

伸手递给了夏晴天一个黑色绸缎的手拿包,说道:“拿上。”

“我现在这个打扮,就算说自己是去砸场子的也有人相信吧?”

夏晴天抿了抿嘴,希望不会给赵蕊带来不好的心情。

“只要他们心里有数不为难你,他们的场子就不会有人砸。”叶以深的言外之意也很明显,如果赵蕊和沈元进不知好歹为难夏晴天的话,那就不好说了!

看了看时间从这里到地方也差不多要出发了,叶以深就搂上了夏晴天的腰,把她露在外面的肌肤都遮挡起来,问道:“这衣服是你自己选的吗?”

“不是,我原本是想调一件低调一点的。”

“嗯。”

不是还好,如果是她自己选的,叶以深肯定要好好的思想教育她一番!

竟然漏了这么大一片白嫩的肌肤!

真是……如果不是时间来不及,他肯定要好好的蹂躏一下眼前的小可人。

虽然叶以深对于这个婚礼的态度是很不积极的,但是也十分有礼貌的没有姗姗来迟,不早不晚刚刚好是客人进场的时候。

赵蕊是真的高调!

三层高的大别墅从一进门就被粉纱裱了起来,到处都洋溢着少女心!

当然,还是一颗昂贵的少女心!

夏晴天所到之处,只要是眼神能看到的地方,不是钻石就是珠宝,简直可以用刺眼来形容!

最夸张的是她还专程弄了一个led的大屏幕来滚动来的宾客都送了什么东西,多少钱,简直让人给少了都拿不出手。

“你带了什么?”夏晴天见随礼八十八万的都不算前列,小声问道:“我看这婚礼花销怎么也要上亿,这么高调不会是想从份子钱里把这份钱赚回来吧?”

“反正沈元进有钱。”说着叶以深就拿出了一个单薄的红包递给了夏晴天:“就带了这个。”

“里面是支票吗?”

如果里面不是一张人民币的话,这样的厚度应该就是一张支票了。

没想到叶以深却摇了摇头:“他们又不缺钱。”

“那是……”

“反正都要在上面放,送过去你不就知道了。”说着,叶以深就递给了夏晴天。

夏晴天拿在手里甚至感觉里面就是空的,叶以深兴许真的做得出来这种事。

见身边的夏晴天拿着东西却不动,叶以深问道:“怎么不过去?”

“你不会是想他们难堪吧?就算不祝福,也不能这样吧?万一伤害了你和赵家的感情……”

“这些东西难道我还没有你清楚吗?”说着,叶以深就拉着夏晴天向前走:“放心吧,就算不看在赵峰是面子上,我也会顾及赵伯伯的。”

说着,已经把夏晴天拖到了地方。

叶以深递上请柬,夏晴天就递上了那个红包,只见负责收录的人拿出了一张纸,偷偷摸摸的看了夏晴天和叶以深一眼,迅速的低下了头。

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吧,不然人家为什么要这么的忐忑?

正想着,身边就有唏嘘的声音了!

一抬头,就看到正对着的屏幕上显示的东西:叶以深夏晴天夫妇,赠岛屿一座。

什么?

岛屿?

叶以深买了一座岛送给沈元进和赵蕊?

这又不是房子车子可以随便的买,夏晴天怀疑自己看错了,又盯着看了一眼,然后就看向了叶以深!

叶以深好像真的只是送出去了一个简单的物件一样,丝毫没有动容,而是对夏晴天说道:“怎么?你也想要吗?我名下还有很多。”

“你要那么多岛干什么?”

什么时候这些岛也可以随便买卖了?就算可以,囤货一样的买那么多有什么用?

夏晴天由衷的感慨一句:“有钱人的世界我不懂。”

“只是有兴趣就买回来了。”叶以深说着摸了摸她的头发:“总会有用处的。”

正说着话,就有人过来请他们上三楼去。

一楼二楼现在都有宾客在,三楼就是赵家的亲戚了,一上去就安静了很多,空空荡荡的,只有几个下人在准备东西。

意料之中的被领到了沈元进在的房间,他一身复古式的新郎打扮,身上的书生气质更甚,让夏晴天不由的多看了两眼。

似乎是察觉到了夏晴天在看自己,沈元进对她勾了勾嘴角,然后开口说道:“出手这么阔气,真的是要叶少破费了。”

“反正做你这行也需要,投其所好。”叶以深见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就警惕了起来。

其实对于沈元进的提防和不喜欢,叶以深从来就没有隐藏过,沈元进也不避讳,就说道:“放心吧,就算我有什么预谋也不会选在今天的。只是蕊儿还没准备好,我就替我岳父先来款待两位一下。满堂的宾客也只有叶少和叶太太有这样的待遇。”

“赵峰呢?”

叶以深不想和他说太多冠冕堂皇的废话,而且他找赵峰也有些事情要问。

“有点事情。”沈元进并没有直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道:“其实我一直想问,叶少到底哪里对我有偏见?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免得赵峰蕊儿还有我岳父都为难!”

“我对谁都有偏见。”叶以深这话说的夏晴天忍不住点了点头。

像叶以深这样的人,的确是对这个世界都有偏见的……

虽然对沈元进格外的明显。

“那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之前你不是就问过这个问题吗?和你熟的是赵峰不是我,而且我不喜欢和陌生人太亲近。”叶以深觉得世界上就算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他一样可以活的风生水起,如今最多加上身边的人,至于沈元进的死活,关他什么事情?

“怎么能是陌生人呢?蕊儿叫你一声叶哥哥,以后我就算叶少你的妹夫了,可要多担待些。”

“不敢当。”叶以深不喜欢他的嘴脸,就直接说道:“我先先去了。”

“下面人多眼杂的,不如在上面休息一番。”

其实沈元进的态度一直都挺不错的。

如果要是在和夏晴天说话,夏晴天虽然会觉得他有什么阴谋警惕,也一定不会一直摆着一张冷脸。

可惜他是在和叶以深说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