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婚礼上的反转/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叶以深一点面子都不留的拉着夏晴天就走,就连话也没有留下一个字。

见状沈元进轻笑了一下,然后端起了面前的红酒杯,喃喃自语道:“叶以深而已,似乎也就这个样子嘛。”

红酒缓缓的在剔透的高脚杯里晃动,夏晴天看着叶以深,拦住了要把酒杯送到唇边的他:“我都说人家结婚你给点面子嘛!”

“我又没有动手,难道还不够给他面子吗?”说着叶以深避开她的手,饮了一小口的酒:“况且你看到他的脸难道还有什么心情吗?”

其实夏晴天是挺喜欢沈元进的模样的,谦谦公子,儒雅大气。不过他说话的语气是让人觉得很不舒服,让人不舒服的程度直逼叶以琰。

知道叶以深不想人反驳他,夏晴天也就只能配合的点了点头,连说了几个是字之后问道:“好像没有听你说的叶以琰了,之前你不是说要从他哪里知道些东西吗?”

“嘴硬的人就和他慢慢的耗。”叶以深说着看了一眼忽然暗下来的灯:“这么花哨吗?”

话音未落,就有追光灯打在了紧闭的大门上。

看来是新郎新娘要出场了。

这四周挂了很多沈元进和赵蕊的结婚照,两人郎才女貌,而且颜值都不低,再配上精心的照片,很是养眼。

最重要的是照片上的赵蕊一脸娇嗔,全然小女人的幸福开心模样!

纵然她对自己很有敌意,对叶以深也纠缠不清,夏晴天身为一个女人,还是祝福这对新人的!

看起来这么甜蜜幸福,私下应该也很融洽,婚后的生活也会美好吧!

虽然夏晴天是怀揣着善意看待这对新人的,但是一出场,夏晴天就觉得事情似乎开始向不对劲的方向发展了……

赵蕊的身上的龙凤褂怎么那么的眼熟呢?

显然叶以深也发现了。

赵蕊身上的龙凤褂和叶以深为夏晴天准备的那件简直一模一样!

夏晴天嘴角抽搐了一下,问道:“难道是我是眼花了吗?”

“拿去改了之后不再拿回来就好了。”叶以深抿了抿嘴。

赵蕊的小心思他太明白了!

如果说只是一个巧合的话他觉得可信度未免也有点太低了!

这样着急的举办一场婚礼,难道就是为了比下自己和夏晴天还没有办的婚事?

呵,还真是煞费苦心!

若说这一切都是叶以深想的太多,偏偏赵蕊的眼神有意无意的看向了夏晴天,然后脸上都是得意的神情!

夏晴天直接避开,然后端起了面前的茶杯,心里默默的收回了自己刚刚祝福的话!

不管夏晴天怎么看待,赵蕊和沈元进你侬我侬的甜蜜还是不能忽视的。

虽然两人好像感情基础也没有多久,但是在沈元进的一番感人肺腑之下,好像已经相濡以沫,爱到生死难分!

赵蕊更是表现的十分缺爱,眼泪不断的往下掉,在做的宾客不管是真是假,都跟着红了眼眶,唯独夏晴天和叶以深没有。

“你到时候会不会也在婚礼上哭的这么惨?”叶以深不是来看他们的感情多和睦的,从一开始沈元进说的话他一个字都没有听到耳朵里!

“不会。”说着夏晴天瞟了一眼台上的赵蕊:“不过她的化妆品防水性真好,这样妆都没有花掉。”

“啧啧。”

叶以深说着就拉起了夏晴天的手,旁若无人的说道:“那我也给你置办一套过来,到时候起码也要装作很感动,掉两滴眼泪下来吧?”

“沈元进看你呢!”

没有回答叶以深这个问题,夏晴天就察觉到台上有眼神看过来,抬头正好和沈元进对视,直接一巴掌就打在了叶以深的手背上。

叶以深摸了摸自己的手背,也没在做什么引人注目的事情,又听赵蕊絮絮叨叨了一番之后,就开始上菜了。

虽然说是婚宴,但是每个来参加的人都打扮了富丽堂皇,就算说是在开晚宴也丝毫没有违和感。

放眼望去,妆容得体的男男女女相互交谈,面前餐盘中精致的饭菜几乎都没有动,即便动筷子也只是装装样子,特别是女士们,生怕蹭到自己艳丽的口红。

夏晴天也十分有礼数的保持微笑,虽然她很想尝一尝面前看起来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只是为了身边叶以深的面子,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叶以深可是赤手可热的人物,不断有人上前搭话,有捧他的,也有捧夏晴天的,总之形形色色,夏晴天都报以微笑。

就在她脸上的笑快要挂不住,整张脸都僵硬的时候,赵父的到来打破了这个局面!

赵家总的来说还是很有地位了,今天又是赵蕊结婚,赵父自然走到哪里都是主角,一走近,所有闲杂人等就都退下了!

原本还想偷懒放松一下自己神情的夏晴天立刻就提起了神,保持着丝毫挑不出问题的笑意。

而刚刚不管谁过来都是一直坐着的叶以深,也主动起身,叫了声:“赵伯伯,恭喜。”

“你小子带了那么大的一份礼过来,总是这么的客气!”赵父说着拍了拍叶以深的肩膀,第一次一开口就看向了夏晴天,并且言语之中还提及:“换了发型吗?看起来倒是利落了许多。”

刚刚叶以深站起来的时候夏晴天就跟着站起来了,权当赵父的话是在称赞自己,微微欠身,说道:“多谢赵伯伯夸赞。”

“蕊儿和元进应该也要到这里了,等会儿散了之后你们不要走,参加了赵家的家宴再回去!”

兴许是真的高兴,赵父以往的冷漠都少了几分。

只是对于这个邀请叶以深并没有明确回答,而是问了一开始就想问的问题:“不知道赵峰在哪里?其实有些事情想找他谈一谈。”

“那个小子现在还在国外呢,跟我怄气,现在连电话都不肯打一个!”提起赵峰赵父的脸色就变了变,随即说道:“说那个小子干什么?我先去别的地方看一看,记得家宴的事情。”

“爸,你要去哪里看?”

这声爸叫的娴熟无比,如果不知道的肯定会以为是赵峰叫的,可惜不是,而是刚刚荣升为赵家女婿的沈元进。

“这么多人,你们肯定有遗漏或者是照顾不周的,我四处看看,顺便也打点一下。”赵父明显就十分满意这个女婿,一边说一边点头道:“虽然你想的已经很周全了!”

“爸!”这个时候一旁的赵蕊开口道:“来了那么多的人,没有几个是有资格我们亲自去照顾的,也只有叶哥哥值得您来了!”

“这话说的,都嫁了人还说这样的傻话!”

赵蕊真的是不谙世事,做生意最基本的人脉都不懂得去联络,总以为高高在上就够了。

幸亏赵家还有一个赵峰,不然更是麻烦。

“爸,您就先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呢。”沈元进表现的比亲儿子还要孝顺:“我已经叫人准备了按摩等您。”

“那我就先过去了。”

赵父眯了眯眼睛,都是惬意!

只是他刚刚一走,原本表面上还算融洽的氛围就暗潮涌动了起来!

首先挑起纷争的,就是赵蕊。

她指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得意的炫耀到:“这是一针一线绣出来的,是不是很精致?”

“是。”

她的话分明就是在问夏晴天的,夏晴天也不想逃避,从而把问题丢给叶以深。

闻言,赵蕊更加肆无忌惮的说道:“听说还有一件被你订走了?哎呀真巧,不会是也准备穿这一件吧?那有我在前,岂不是很尴尬?”

说着还笑了起来,仰着头问身边的沈元进是不是。

沈元进并没有说话,倒是叶以深冷冰冰的开口了,丢出来了一句:“只是一个备选,但是看上身的效果似乎没有那么好,现在连备选也不是了。”

备选被赵蕊穿在身上,而且还顺便暗讽了她穿上效果不好,叶以深一开口,果然让人只能佩服!

既然他都说话了,沈元进自然也不能只是看着,就在一旁开口道:“叶太太的气质这么好,难道还担心穿不出效果吗?”

“不担心,只是她的品味上升了一个层次,不太欣赏了。”叶以深说着耸了耸肩,摆出了一副老子有的是钱的模样:“就当买来玩玩了。”

“叶少果然是财大气粗。”

沈元进其实今天是不怎么想闹事的,只是赵蕊不知道怎么对自己的认识出现了错误,总要是偏偏开口想扬眉吐气一番似得:“叶哥哥,你觉得今天的婚礼怎么样?”

“尚可。”

叶以深的回答就连一旁的夏晴天都听出了勉强的敷衍,赵蕊却不依不饶:“那叶哥哥觉得以后你们的婚礼会怎么样?”

“起码甩这样的十条街吧。”

叶以深可不认为粉嫩的纱带是什么格调……

这样不留一点面子的回答也激到了赵蕊,刁蛮的性子顿时就藏不住了:“那不也是我赶在前面办了吗?叶哥哥不要信口开河!”

“所以呢?”叶以深早前总把赵蕊当做自己的妹妹,留几分情面,但是既然她现在已经嫁给沈元进,就丝毫的情面都不顾及了:“信口开河是有些,毕竟这也水平随便就可以甩出一百条街了,十条有些为难。”

“叶少!”

沈元进眼明手快的拉住了在一旁已经准备发火的赵蕊,一副和事老的模样:“蕊儿就是这种性格,你也是知道的,今天这样的日子没必要咄咄逼人。”

“那就带着你女人消失在我女人面前!”

叶以深说着坐了下去,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赵蕊还想说什么,被沈元进抓着手腕要拉走,兴许是觉得面子上挂不住,直接就提高了些音量,对着夏晴天说道:“就算一百条街,一千条街,也是小三上位!替代品而已!”

小三上位?替代品?

赵蕊脑子不会真的出问题了吧?

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夏晴天第一反应不是羞愧,而是觉得莫名其妙!

早前的是是非非都已经尘埃落定,就连她这个当事人都不说什么,赵蕊在这样的场合因为赌气说出口,怕不是失了智吧?

莫名其妙之后,才发觉她这句话不少人都听到了!

原本就不是一个密闭的环境,她敢说,当然就有人敢听。

此时羞愧才在夏晴天的脸上升腾了起来!

即便她是随口一说,这些眼神也足以让人觉得坐立难安!

“我的妻子从来就只有晴天一个,如果说她是替代品,那原本品是什么?”叶以深刚刚只是他们说就丢回去一句,不想真的抛出什么,可是非要招惹夏晴天……龙有逆鳞!

被叶以深一个冷眼看的冷静下来,赵蕊咽了咽口水。

她之所以敢这样,一个原因是真的把夏晴天放在了第一仇恨的位置上,另一个愿意还是因为叶以深从没有凶过她!

如今这样的眼神看在自己身上,她忽然就彻底明白了,自己和叶以深没有可能性,问题不在于夏晴天,而在于叶以深。

“叶少,蕊儿不懂事,随便说说的。”

“她不懂事你要懂!”叶以深不怒自威,声音里都是寒意:“你有钱给一个残废公司注资我不管,但是这笔钱干净不干净,你自己清楚!”

叶以深的话让夏晴天好像明白了些什么,也好像让沈元进明白了什么,这次他直接就不由分说的硬生生的将赵蕊拖走了!

好端端的喜事非要这样平添一份自讨没趣,夏晴天的心情很复杂,她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赵蕊完全就是没事找事啊!

就算看自己再不顺眼,想找麻烦,也完全可以私下,或者是换个日子啊!

见身边的夏晴天情绪低落了下去,叶以深就开口说道:“不想在这里待着就走吧。”

“啊?可是还没有结束,而且等下不是还要去赵家的家宴?”

“赵峰不在,赵家有什么可待的。”叶以深是不想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的,但是事已至此,赵蕊说的话足以抵消叶以深对她的所有兄妹之情了!

夏晴天还是不想看这样的日子赵蕊心情郁闷,即便刚刚被她说了那样的话。最重要的还是不想因为这些事情破坏到叶以深和赵家的感情!

哪怕只是表面上的。

这个想法一直让夏晴天一退再退,分明自己才是受委屈的,却要低声劝叶以深:“赵伯伯和你之间毕竟是长辈晚辈,这点面子还是要留下的。”

“就算是吃饭的时候他们也不会老实的。”这么久,叶以深太了解赵蕊了!

“赵蕊不懂事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我看刚刚沈元进就还好。”

“是吗?但是我就是看他不顺眼!”

如果赵蕊是和其他人办这场婚礼的话,叶以深也不会这样的冷漠。

听到叶以深这样说,夏晴天就联想到了他刚刚说的话,就凑近了他,把声音压的更低问到:“刚刚你说的注资……难道给寰宇注资的外企就是他?”

“是不是他你自己动脑子不就好了吗。”叶以深说话的时候一挑眉。

这话模棱两可的,像是承认了,但是夏晴天一想,又觉得似乎不是那么的合理……沈元进又不是外国人,怎么能是外企呢?

思来想去,夏晴天下意识的去摸自己的头发,摸了个空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已经成了短发。

于是就把手随意的搭在桌子上,看着叶以深问道:“这事情以后再说,但是现在你是不能走的!”

夏晴天的态度和挽留让叶以深有一丝的错觉,难道刚刚被羞辱的不是她而是自己?

分明现在对自己凶的像是一只小老虎,怎么到了别人这边,就善良的不得了呢?

想着,叶以深也总算是松了口。

毕竟夏晴天说的没错,和赵家的关系还是要保持的,哪怕只是表面上的!

最重要的是,他很狐疑赵峰……什么事情让他去了国外,自己亲妹妹结婚都不肯回来呢?

这件事很快就有了答案。

确切的说,是在赵家的家宴上,沈元进给的答案。

身为赵家的长子,赵家的家宴为什么赵峰没有出席可谓是每一个人心里的疑问,在有人问出来之后立刻就得到了一众的附和,沈元进就一边安排人落座,一边回应道:“最近公司在扩展,海外市场很吃力,就把他安排了过去。虽然他没能赶过来,但是祝福已经送过来了。”

这话别说叶以深了,就连夏晴天都不相信!

刚刚赵父提起赵峰神情可是不太对,还说什么电话都不打,那谈何送祝福?

难不成沈元进还和赵峰有什么心灵感应,赵峰在心里想的祝福他只能就可以知道?

正想着,沈元进就来到了她和叶以深的身边,优雅的拉开了椅子说道:“两位坐这里。”

叶以深和夏晴天虽然是外人,但是位置可是一点都不偏,距离主坐上的赵父十分之近。虽然只是小小的座位,也是十分讲究的。

夏晴天在想沈元进回应赵峰问题时候的漏洞,而叶以深原本就是被夏晴天哄过来的,内心没有多主动想来,从落座就没有开过口!

好在他往常也十分的冷漠,即便如此也没人觉得他是不爽……

虽然叶以深不说话,但是今天的主角之一沈元进还是很会活跃氛围的,不断抛出有意的话题让每个人都参与其中,只是任凭怎么调动都不能把叶以深和夏晴天带入其中。

相反,这样的圆滑甚至让两人有些尴尬。

白天婚宴的时候就没吃多少东西,此时夏晴天早就饿的没有了力气。只是这注定又会是一场一桌子菜却不能放肆吃的饭局。

身上的衣服要一直挺直腰背,不然就会没有版型,所以夏晴天姿势标准,只是脸上的微笑因为实在没有力气,有些垮掉……

听周边的人聊天,夏晴天也就差不多明白了,所谓的家宴也不过是换一个地方互相吹捧打压,但是她根本不关心这些,只关心什么时候可以找个没有人地方躺一下或者是放肆发吃几口东西?

沈元进刚刚不是还说给赵父找来了个按摩的吗?她愿意高价租来给自己按一按!

“叶太太。”

就在夏晴天溜号的时候,听到有人叫什么,忙把思绪都收了回来,定神一看,叫他的不是别人,正是沈元进。

好端端的,叫自己做什么?

虽然夏晴天不太想和沈元进有什么交际,但是也不会像叶以深那么明显的冷漠,于是点了点头,生疏的问道:“沈先生有什么事情?”

“都说了是家宴,既然来都来了,也不要太拘束。”

说着,赵父就也在一边点着头说道:“元进说的对,赵峰不在,我就当以深是我晚辈了!”

沈元进说话叶以深和夏晴天能无视,赵父就不能了。毕竟一开始的话就是问自己的,夏晴天就尴尬又不失礼貌的说到:“不是拘束,只是觉得今天的主角是蕊儿和沈先生,贸然开口不太好。”

“哼。”

要是说沈元进说话的时候当然觉得背后有阴谋,那赵蕊一开口,简直就是恨不得把自己在想什么告诉全世界!

这样的人虽然让人喜欢不起来,但是也比偷偷摸摸勾心斗角的人好一些。

“夏晴天,你还知道今天的主角是我不是你吗?”

“……”她什么时候不知道了?

赵蕊对她的偏见好像越来越深了!

沉吟了片刻,夏晴天讪笑道:“当然知道。”

“那你为什么要教唆叶哥哥为难我?为什么?”

赵蕊理直气壮的话仿佛听到了夏晴天教唆叶以深一般!

倒是身为‘教唆者’的夏晴天有些懵,赵蕊在说是,思想跳跃是是不是太快了?

一旁的叶以深早就忍不住想护妻了,但是知道贸然开口不仅不能保护夏晴天,可能还会给她招惹来更多的怨恨,于是才会一直忍着没有开口!

见终于扯上了自己,立刻不假思索的就反问道:“教唆?什么时候我叶以深做什么,还需要人教唆了?”

“难道叶哥哥你是真的想让我难堪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