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为什么不喜欢我?/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叶以深的话让赵瞪大了眼睛,仿佛听到了什么了不起的天方夜谭!

这个幼稚的问题让叶以深的眉头快速皱了一下,难道自己表现的还不够明显吗?这样的事情还需要像他考证?

不光叶以深,他身边的夏晴天跟着眼角也抽搐了一下,赵蕊是觉得刚刚在婚宴上还不够丢人,在家宴上也要丢一番脸吗?

“蕊儿!”

几乎是同事,赵父和沈元进就开口呵斥了一句!

沈元进见赵父也开口,便有眼色的不再说话,把主场交到他的手里去。

毕竟是自己女儿,就算做错了也还是舍不得说狠话的,赵父的语气有些无奈:“不要总问一些任性的问题,都结婚了,怎么就不能成熟一点?”

“可是我就是想知道!”

分明一点都不过分的话,赵蕊却莫名其妙的红了眼眶,并且再次牵扯进来了叶以深:“我只是想知道叶哥哥是不是真的那么讨厌我!”

是不是真的?当然是真的!

这个问题夏晴天很想做一个抢答!

只是这话是不是问的有些太暧昧了?

不管是真是假,沈元进都在旁边呢,夏晴天都忍不住同情他!找个女朋友这么刁蛮任性就算了,还一直对其他男人耿耿于怀念念不忘……

“都说了要你不要胡说!以深自幼是我看着长大的,有什么事情和我们家来往密切!你们两个人情同兄妹,何来讨厌不讨厌这样无稽之谈?”

情同兄妹……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

赵父的一番话让夏晴天忍不住在心中感慨,一把年纪还是有一把年纪的好处的,起码吃过的盐真的不少。

这话可不仅仅是说给赵蕊听的,更多的还是在给叶以深说。

这分明就是把情面摆了出来,叶以深不给这个面子也要给!

而且说完这话之后赵父的眼神就一直盯着叶以深看,明显是在等他说自己想听的话!

“嗯。”

叶以深不想让赵父在这么多赵家人面前丢人,脸上的神情恭敬,答到:“赵伯伯的确帮衬过我许多,这么多年一直铭记于心,在此道谢了。”

简单的一句话既承认了赵父的帮衬,也避开了不想回答的赵蕊问题。

赵父知道这是给他面子,这么多人在,便没有勉强的点了点头,把话题又转给了沈元进,让他调动气氛。

兴许是刚刚的氛围太过于嚣张跋扈和尴尬,接下来的饭局时间,沈元进和赵蕊都没有主动招惹叶以深和夏晴天。

一顿饭总算结束,夏晴天虽然几乎什么都没吃,却没有了什么胃口,漫不经心的听着耳边矫情的道别,想着等会儿回去要不要吃点自己。

正想着,听到叶以深说到:“您客气了。”

不用说,这种语气就是在和赵父说话。

只见赵父拿着两个红包,对叶以深和夏晴天说道:“蕊儿做事不严谨,你们多担待。”

“真的不用了,我只是想问赵峰他……”

“唉。”

见叶以深又提起赵峰,这次赵父的神情直接就都垮掉了:“都说了他小子怄气,不回家也不联系我,你们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他要是联系了你,你就劝劝他。”

“是。”

“我这一对儿女,一个让我省心的都没有。”赵父说着看着叶以深,眼神里都是慈爱:“幸亏你小子争气,也算给我挣了点面子!”

不管不怎么样,赵父对叶以深还是很当做晚辈的。

这也是为什么叶以深迟迟都没有翻脸,而且还极力隐忍偶尔还会配合一下。

夏晴天是在感慨赵父对叶以深,但是叶以深的注意力却都在赵峰到底去了哪里。

他说了解赵峰的,做出来这样的事情未免有些反常!

“回家吗?”

夏晴天见上车之后叶以深一直不说话,就帮司机询问了一句。

“嗯。”叶以深回答的时候几乎是搪塞,看夏晴天都没有看一眼。

夏晴天并没有说什么,毕竟叶以深现在脸上写满了他在考虑事情沉思,这个时候还要撒娇任性,她和赵蕊有什么区别?

叶以深向窗外看着的时候,忽然喊了一声停车。

随着车子的急刹,叶以深眼明手快的抓住了夏晴天的肩膀,才算没有让她飞出去!

“韩老,金馆长。”

叶以深下一句话就喊出了这样的昵称,夏晴天也没有把身子向后靠,眼神向外一瞟就看到了韩老和金馆长并排走着,立刻也挥起手来。

“韩老金老,你们去哪里了?怎么不叫司机送一送?”

韩老摆了摆手说道:“出去看了看叶以琰,多走走对金老头的身体好!”

最近两人的关系突飞猛进。

一起去看叶以琰也说情有可原,毕竟一个有着深仇大恨,一个还要继续去找藏宝图。

“他啊……”

突然听到这个名字就感觉过去了许久,都有恍惚了。

“问出来什么了吗?”叶以深说着就打开了车门:“我和晴天陪两位走回去。”反正这里距离叶家也不算远。

而且现在是春天,天气开始转暖了,散步确实会舒服一些。

“你小子跟着我们走就好了,你看晴天还穿着高跟鞋,还有身上这裙子……能走在路上吗?”

韩老的话让金馆长点了点头,也只有在这个问题上两人可以达成共识了,附和道:“就是,外面还凉,别冻到。”

“几步远的路程。”夏晴天并没有那么娇气,在车里闷了那么久,出来走走也好。

而且他们三个人都在,回去也没什么事情可做。

叶以深扶了夏晴天一下,然后就给司机说摆了摆手,车子立刻就开走了。

随着车子离开的声音,叶以深扬声问道:“说什么了吗?”

虽然没有说是谁说什么,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说的是叶以琰。

“嘴硬的很,折磨的都不成人样了还是不肯松口,另一半藏宝图在哪里。”韩老还是很佩服叶以琰这一点了:“兴许也是知道说了命就没有了,吊的这口气呢。”

“那就看他这口气还能吊多久。”

叶以深也不急,说道:“半死不活肯定比死了还难受,不过兴许还在等着人去救他吧。”反正现在他也不想再继续找下去了,找不到也正好能给自己一个借口与慰藉。

“等人,等谁?”

韩老的话叶以深没回应,只是看着金馆长问道:“金馆长,上次那笔钱是他给的吗?”

“我倒是问了一问,但是他说不是。我想也是真的,是他的话隐瞒也没什么意义。”

叶以深说的是当初威胁金馆长的匿名信,当时里面还塞着一张金额不菲的大额支票!

果然不是他啊……

叶以深勾了勾唇角,就没有再说这个话题,还是把话题转到了与云淡风轻的小事上。

虽然他们三个把上一个话题结束了,可夏晴天有些反应迟钝,把他们话都理解之后忽然问道:“你要找的是叶以琰手上的另外一半地图吧?”

“你知道?”

叶以深之所以没有隐瞒夏晴天,是觉得她不会对这个话题感兴趣。

没想到她不仅感兴趣,而且好像还知道些东西!

“当然知道!”夏晴天的记忆顿时就席卷而来:“当初叶以琰要我伪装来偷你手中的这半地图的时候,我见过他手里的那半!”

“还记得是什么样子的吗?”

叶以深还没说话,金馆长就忽然凑了过来,语气都是期待!

金馆长问,夏晴天也就没想那么多,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不存在的长发,说道:“记得一点,但是时间太久已经记不清楚了。”

“也对,况且那种东西严谨,仅仅靠记忆去寻找也是不可靠的。”金馆长说的语气中有着难言的失落。

虽然他一直阻止叶以深继续找下去,身为当局者也知道找下去的后果,但是就是想知道接下来的走向。

即便不去找,已经开始走到了现在这一步,接下来的一半图他也想看一看,揣测一下最后到底是什么!

算是给自己一个乌托邦吧。

毕竟他一把年纪,还……也不知道有多久可以活。

“但是我记得当初他囚禁我的别墅!”金馆长这些日子气色虽然好了一些,但是却还是在不断的消瘦,总让夏晴天有种他马上就会瘦的和叶星悦一样的错觉!

这样的语气和神情让夏晴天心一软,忙说道:“我觉得这就是他秘密基地,只要找到哪里,地图很可能也在!”

“这些东西你怎么不早说?”

金馆长没说话,叶以深看着夏晴天问道:“难道还是你的小秘密?”

“你又没有问,我说这个做什么?”夏晴天抿了抿嘴:“又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面对这些不美好的过去,一般情况下她都是选择性遗忘的。

如果不是今天忽然听到,这番话也不会说起来。

“你们要去找吗?”

夏晴天一直认为自己已经忘记了那些事情,但是一旦想起来,才知道这段灰暗的历史给自己的心里留下了多么深的烙印。

“不知道,再议吧。”最近叶以深回答问题总喜欢逃避主要,说话之间就已经到了地方,叶以深就说着打开了叶家的门:“先去卸妆然后吃饭吧,看你的脸都饿瘦了。”

“那……”

夏晴天还想说什么,被叶以深直接一个吻堵住,然后捏了捏她的耳垂,温润的说道:“去。”

虽然这明显是想支开夏晴天,但是夏晴天还是沦陷在了这一抹柔情之中,轻飘飘的上楼去了。

站在原地的韩老金馆长都没有动,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齐齐的看着叶以深,像是心照不宣的商量好,知道叶以深有话要说似得。

“两位。”叶以深说话时候娓娓,不急不缓,却没有一个字的废话:“韩老您也看到,叶家能倒霉的已经快要受伤一圈了,金馆长想必也和您透露过一些吧?金馆长,您就更清楚了,我也就不多赘述浪费时间了。”

“叶少是认真的吗?”

相处了这么久,金馆长也算了解了叶以深的性格。而且结合他最近的种种作为,大概也明白了他的想法!

“就当找不到另外一半地图好了。”叶以深的语气里的不甘让人不能忽视!

这样的决定多少有些妥协的意味,不像是叶以深会选的选择……

了解一些情况的韩老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人上了年纪就会知道,争一辈子,夺一辈子,都比不上亲人在身边。”

闻言,叶以深只是微微抬了抬头。

……

回去之后就看到夏晴天在厨房忙碌了,韩老和金馆长先回了自己的房间,叶以深就径直走到了厨房厨娘见叶以深进来,也十分有眼色的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要说的事情说完了吗?”

夏晴天甩了一下手上沾满水珠的蔬菜,问道:“到底要不要去找?”

“不去。”叶以深言简意赅的想把不去的原因一笔带过,免得被多问:“有危险。”

“危险?你怕过吗?”

在夏晴天看来,叶以深从来不不会去在意什么危险,反倒是她整日因为叶以深的冒险提心吊胆!

“这不是听你的话,不再去冒险了吗?这不是你一直以来对我的要求吗?”

叶以深说着就抱住了夏晴天,贴着她的身子说道:“我也不想看你担心。”

“总是这样的借口,然后什么都不告诉我!”

夏晴天真的有些生气!

从他和沈元杰的话里有话,夏晴天就隐约明白他有很多事情在瞒着自己,却也不想追究太多,毕竟生意上的事情,他才是boss。

只是刚刚说道叶以琰的事情,叶以深也分明在瞒着自己!

分明是同床共枕,为什么自己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像是一个傻子呢?

虽然夏晴天很生气,但是还是表现的很随和,放下自己手中蔬菜的时候,也是轻轻的。

“我说过,我一定是为了你好……”

“那你之前那么倔的非要找下去,现在为什么有机会却又不要?”

夏晴天觉得自己的心情今天莫名的狂躁!

之前遇到这样的事情,兴许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可是配合上今天不怎么美好的心情,夏晴天不依不饶起来!

“那你想我再找下去吗?”

叶以深真的不想因为自己的固执伤害身边的人!

“是我在问你,不是你在问我!不要总把问题甩到我这里!”夏晴天一把甩开了叶以深,愤怒都写在了脸上:“什么都不要我知道的话,以后我们也不要说话了!”

“你非要听吗?”

叶以深很久没有见过夏晴天这样的激动了,叶以深是很不想看到这样的夏晴天的,双手背在了身后:“如果我不想说呢?”

说这话的时候,叶以深的眉头都拧在了一起。

夏晴天的刚刚燃起来的怒火顿时就熄下去了……愧疚瞬间就占了上风。

叶以深肯定是有原因的,而且他肯定比自己还要心烦,自己却还……夏晴天心中的火熄了下去,脸上的神情却没有改变。

现在软下去会不会有些丢脸?

夏晴天抿着嘴,不知道要怎么开口的时候,叶以深叹了口气:“那就告诉你吧,瞒着你我也……”

也后面的字叶以深没有说出口,夏晴天分明感觉到了疲惫,张口想妥协说自己不追问了,叶以深却又说话了。

简单的讲述了一下大概,叶以深就眼睁睁的看着夏晴天脸上神情不断变化,问道:“不相信吗?一开始我也不相信,但是你看到了结果。”

“那你到底还想找下去吗?”

“我不想你们因为这件事再遭遇什么。”说着叶以深后退了一步:“许久没去见星悦,我去看一看他。”

“叶以深!”

就在他转身的时候,夏晴天直接叫住了他:“那你之前闷闷不乐那么久,也是因为这件事吗?”

“兴许吧。”

一涉及这件事,叶以深的态度就模糊起来,丝毫不像之前夏晴天印象里的他!

“现在你不去找,以后真的不会后悔吗?”

“我上楼了。”叶以深不知道自己不去找以后会不会后悔,但是可以笃定,如果夏晴天或者星悦他们再出什么意外,他叶以深,会后悔!

说来说去,他还是再用自己的方法去保护身边的人。

固执,不加解释。

心情沉重叹了口气,并没有去星悦的房间,而是踏步去了后花园……

即便他不去看叶星悦,叶星悦的身子也差不多恢复的可以下床了。韩老的汤药果然比药片好用一些。

早前夏晴天还担心这件事对叶星悦造成什么心理阴影想,导致之前医生告诉她的精神方面的问题会忽然加剧,事实证明完全是夏晴天在多想。

叶星悦看起来状态比当初他刚刚离开上飞机时候还要好一些,拿着筷子的手虽然瘦,看起来也有力气,十分有礼貌的对韩老金馆长以及夏晴天道谢之后,问道:“大嫂,大哥呢?”

“就是说去了你的房间吗?后来就没见他出来。”

“哦……”叶星悦反应也很快,想着叶以深有什么不方便说出口的事情,于是就帮他掩饰了一下:“刚刚我出来的时候大哥先我一步出来,不知道去了哪里。”

“那就等他一会儿再动筷子吧,韩老金馆长,你们看……”

“等就等,我们一把年纪了难道还赶时间?”

夏晴天的话,不管是韩老还是金馆长都没有反对。

干巴巴的坐了几分钟之后,叶星悦主动开口,却因为夏晴天的心不在焉草草收场。

夏晴天不断的看表,终于在过去了半个小时之后说道:“不等了,吃饭吧。”

“不着急的。”金馆长安抚到:“不然给叶少打个电话?”

“我去打,你们先吃饭吧。”

夏晴天心中明白,叶以深肯定还是因为今天自己的事情,她也的确意识到了自己做的不恰当,也准备借此给叶以深低个头。

只是起身到一旁打电话的时候,叶以深的手机却关机,夏晴天就握着手机放在自己的耳边,好像那边有人说话一样,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

站到身后餐桌上的饭菜都要吃完,叶星悦过来看她,才看到她红了眼眶。

“晴天……怎么了?”

如此我见犹怜,叶星悦直接就叫出了他的名字!

“我只是心里有些烦,你怎么过来了?吃好了吗?”

夏晴天不想在除了叶以深之外的人面前表现出自己不妥当的一面,直接说抬了抬眼睑,压下自己的情绪还露出一个微笑:“你大哥在公司有点事情,可能不回来吃饭了。”

“心里烦什么?总得和我说一下吧!”叶星悦都是关切的询问:“不然大哥回来看到你这个样子肯定也要分心的!”

“星悦!”

夏晴天猛然抬起头来,看着叶星悦,眉头拧的更紧:“如果一件事我明知道有很大的风险,但是不去做,我又不甘心整日郁郁寡欢,你觉得这件事情我该做吗?”

“这……”

叶星悦思量了一下,郑重的说到:“这个问题看起来很纠结。但是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宁愿郁郁寡欢下去。”

“哪怕让你整日不开心也没有关系吗?”

“我最近已经经历了太多了,比起快乐不快乐,我觉得哪怕让我与众生,只要平淡下去就够。”

叶星悦早前肯定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毕竟他做事之前一向随心,甚至比叶以深还要横冲直撞!但是如今,真的是历经了太多的起起落落,经不起折腾了。

“可是你……”

夏晴天没有说出叶以深,而是喃喃自语:“又有几个人能像你一样。”

叶以深啊……虽然他也经历了起起落落,但是选择后者,真的对吗?

“我在读书的时候一个同学曾经告诉过我,一个问题,在你问的时候,你心里就已经有了答案,那晴天你是不是已经有了答案呢?”

“兴许有了吧……”

夏晴天说话的时候,叶星悦忽然冒出来一句:“说什么是自己,其实就是在说大哥吧。”

“你也知道?”夏晴天还一直认为这件事情不仅只有自己被瞒着,如今看来,八成也只有她一个傻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