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我想和你谈一谈/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哥你是知道的,什么事情都不肯和别人说,也许我只是比你知道的早一点,知道的东西,一点都不会多。”

叶星悦其实也不知道要怎么去决策叶以深的事情,只是沉默了许久之后,说道:“我不想大哥再冒险了,就算我自私一次!”

“可你大哥他……你也是知道的!”

“晴天!”

见夏晴天这样说,叶星悦就激动了起来:“就算你可以看着我死,自己也不怕受苦受难,那你难道忍心看小深晴和小星辰出事吗?”

这声质问很大声,让一旁的韩老和金馆长也听的清清楚楚。

“星悦,这是怎么了?韩老之前就说过要你把情绪保持好。”金馆长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并且来当和事老,几步上前就来到了叶星悦身边。

毕竟是长辈,即便再激动,起码的素质还是有的。

叶星悦呼吸有些急促,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身为脾气不太好的韩老可没有管叶星悦,直接对夏晴天招呼道:“晴天,来吃饭!”

“星悦,我知道你怎么想的,我也是这样想的,而且你大哥也是这样选择的!他不会看着你死,也不会看任何人受苦受难受伤!”夏晴天虽然想袒护叶以深,但是又不敢刺激到叶星悦,只能压制着自己的情绪开口道:“你大哥对你的爱,远比你想多。”

“晴天,去吃饭吧!我估计星悦也是最近心情压抑的太多,我陪他出去走一走。”金馆长作为一个调和作用的人,脸上都是无奈。

闻言,夏晴天只是垂了垂自己的眼睑,微微点了点头,对韩老说道:“我没什么胃口,先上楼去了。”

她是真的觉得心情压抑,想去独自在床上躺一躺。

只是一进房门,就看到了在床上开着灯,紧闭窗帘在睡觉的叶以深。

原本关门的手都顿住了,轻轻的把门合上,原来是睡着了,还以为是去了哪里……他睡觉一直很浅,如今自己进来竟然还没醒,肯定是很困倦了吧?

想着,夏晴天刚刚所有不好的情绪都消散了,有些责备自己今天的情绪反复,总这样的患得患失。

蹑手蹑脚的走向床边,轻轻的把自己放上去,夏晴天刚刚舒了口气,就听到叶以深说:“吃完饭就躺着,不怕胃痛吗?”

还以为叶以深没发觉自己进来,原来是发觉了不想说话。

夏晴天看着他,就说道:“饭都不吃就躺着,不怕饿死吗?”

“不怕。”

叶以深说着才算是睁开了眼,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说话的时候叶以深还伸手拉住了她,把她抱在了怀里,说道:“要睡吗?”

“我想和你好好的谈一谈。”夏晴天抿着嘴,说道:“有些事情逃避是没有用的。”

“谈?”

叶以深觉得自己的胃又痛了起来,把夏晴天抱的更紧。

“我知道你做出现在的选择肯定也不会开心,我不想你……你知道的!”夏晴天极轻的叹了口气,将他也抱紧:“我想你随心。”

“我想你安心。”

夏晴天的话叶以深给了一个很合适的回答。

“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比起叶星悦,夏晴天真的是替叶以深考虑的更多一点!

这样高傲的男人,她舍不得从此以后郁郁寡欢。

夏晴天的支持让叶以深原本已经像是一片灰的心忽然就再次翻腾起来,荡起了一片涟漪。

胃疼让叶以深动都不想动,就一个姿势抱着夏晴天,夏晴天以为他只是困倦了,就十分配合的紧抱着他,直到他身子蜷缩了起来之后,才发觉出不对劲。

先是任凭夏晴天怎么叫都没有回应,然后就是浑身都滚烫起来,紧接着,无意识的情况下咳了几下之后就有血出来。

“韩老!”

夏晴天的这声呼喊,顿时就划破了整个别墅的寂静!

在看到这一幕之后的夏晴天直接就失去了理智,虽然韩老的到来给了她几分安心,但是她还是死死攥住自己的衣角话都不知道要怎么说!

叶以深他看起来,很不好。

“估计已经持续很久了。”韩老看了一会儿后就得出了结论,说道:“这样的情况肯定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吧?”

没等夏晴天回复,韩老就自言自语的回答道:“看样子你是第一次看到,不然也不会这么的慌乱。”

“是,我之前没有留意过……”夏晴天更加的自责和愧疚了!

“其实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

见夏晴天这样的焦急,韩老也没有吓唬她,双手插在了自己的口袋里,说道:“之所以现在没反应应该只是太疲惫睡着了。”

“他最近是太累了,那我要做什么?”

她真的过分,真的是太过分了!

同时夏晴天也在瞬间做出了决定,叶以深已经这么的惆怅,以后的日子里想做什么就应该去做,自己不应该成为他的阻力。

这也成为了他们今后所有经历的一个转折点!

“你先去给小深晴熬药吧。”韩老没觉得夏晴天留在这里有什么作用。

一来听看到心急,二来留在这里多一个人有点吵……

好在夏晴天不是一个不懂事的人,韩老要她走,她立刻就出了门,即便再担心也没有多逗留!

毕竟韩老她还是信任的。

夏晴天关门的声音很轻,门刚刚关上,叶以深就睁开了眼睛!

“就知道你是装睡。”韩老翻了个白眼,眼神打量了他几下:“不过胃疼不是装出来的吧?”

“小毛病。”

即便面对的是韩老这个神医,叶以深还是不肯松口,故作云淡风轻。好像刚刚疼的死去活来的人不是他一样!

“哟,叶大少的嘴够硬的!”

韩老的语气里都是讥讽:“那以后记得随身带着止痛片,免得再有这样的突发状况,万一被晴天看到,还要装睡!”

韩老说话一直都是这么不留面子的。

叶以深刚刚有一瞬间却是是失去了知觉和意识,但是也只是几秒钟,很快就恢复了!

可又不知道怎么和夏晴天解释,干脆就是闭上眼装作自己上面都感受不到,可惜瞒得过夏晴天,瞒不过韩老的火眼金睛!

“今后会注意的。”即便被戳穿,叶以深也没有询问自己的身体情况,好像真的清楚一样!

“胃病不是小毛病,不要忽视,等以后肯定会后悔!”一旁的金馆长忍不住说出了这话,毕竟他是深受其害。

“等你后悔的时候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是吗?”

其实叶以深并没有去做过任何的检查,只是一开始的时候还会按时服药,随着时间推移,每次都是硬生生的熬下来了!

“血,你吐的。”韩老有些纳闷,叶以深平常这么清醒的一个人,怎么遇到自己身体的情况就有些搞不清楚情况呢?

“那我……”

“按照我说的做!”

不等叶以深说什么,韩老就强硬起来!不由分说的说了很多医嘱,也不管叶以深到底想不想听。

他不想看夏晴天每天都因为目前还是小病的病愁眉苦脸,更不想看叶以深因为不听劝告恶化到……金馆长的程度。

……

韩老嘱咐了叶以深之后,就去和夏晴天简单的说了些注意事项和情况,然后告诉了她一个消息。

他要和金馆长一起出远门!

“你们两位?只有你们两个人?”

夏晴天本来就在担心叶以深的病情烦躁,听到这话直接就扬起了音调:“您知道你们两个人的年龄加在一起有多大了吗?”

“就是因为年纪大了你才可以放心,毕竟我们一看就没有什么钱,而是也不担心被骗色。”

金馆长在潜意识里已经把夏晴天当做亲人了,所以才会出门都和她报备,而没有选择听韩老的话偷偷摸摸就溜走!

闻言,夏晴天连连摇头:“不可以,如果想出去的话我可以交叶以深安排人陪着的!”

“就是回我的地方看一看,有什么可担心的,你和叶以深也去过,山清水秀的,一看就是修身养性的地方!”

“您那个地方吗?”

夏晴天现在回忆起那个地方,满脑子都只有破旧两个字!

韩老身体硬朗就算了,金馆长可是经不起这个折腾!

“你这语气……”听出了夏晴天话里的音调,韩老梗着脖子问道:“难道我哪里有什么不好吗?”

“很好,很好。”夏晴天连声附和了一句之后,对金馆长劝服道:“就算不想别人跟着,你们也要选一个合适一点的地方吧?我不是说韩老您的地方不好,只是不适合金馆长的气质!”

“那他这个小老头的气质应该去哪里?”

“图书馆!”

夏晴天笃定的回答让韩老直接摆了摆手,想是没听到这个建议似得,拽着金馆长的衣服就要走:“我们收拾东西去了。”

“你们真的……”

“哎呀!都说了只是回我的地方看一看,还会回来的,而且去肯定要借飞机和飞行员过去,你的脑子还是关心关心叶以深吧,不要管我们!”

韩老这么倔的人,纵然夏晴天再说千百次,他也不会听到心里去的,夏晴天思量了一下,只能选择了妥协。

毕竟韩老要去的地方和借口没有办法拒绝,只不过是回家看看到不许,未免也有些太丧心病狂了!

而且韩老和金馆长的速度实在是快,看样子是早有预谋的,快到刚刚上楼没几分钟夏晴天就听到了下楼的脚步声!

在看,一人身上背着一个大背包,俨然一副旅行爱好者的模样,夏晴天忍不住又开始阻止:“还是告诉叶以深,让人跟着……”

金馆长是很随和的,只是刚准备开口就被韩老打断:“哎呀,刚刚已经和他打过招呼了,飞机都安排好了,还是那个叫方毅的!”

听说方毅跟着去,夏晴天的心顿时就放下去了大半,毕竟这么多年,方毅性格好,做事也稳靠,夏晴天身边的人最信任的就是他。

听到说叶以深安排的,反应有些大的说道:“叶以深已经醒过来了吗?”

“是。”韩老临走之前大发善心的帮了叶以深一把,说道:“不过现在身体还是有些虚弱,等会儿你过去的时候可不要刺激他。”

嗯,他也只能帮这么多了!

“我知道的,我肯定不会再说什么了!”

夏晴天在刚刚就想明白了,只要叶以深愿意,她就全力支持。

心里想着叶以深,也就不再拦着眼前的韩老和金馆长了:“那你们小心,他醒了我给他送上去一碗小米粥。”刚刚熬好,最养胃了。

韩老和金馆长乐得自在,一溜烟的就不见人了。

而到了叶以深门前的夏晴天端着一碗粥,门是虚掩的,所以轻轻一推就打开了。

床上的叶以深正在枕着自己的手靠在床头,眼睛下垂,不知道在想什么。

“喝点热粥吧。”

夏晴天小心翼翼的走到床边,把自己的手中的碗放在床头柜上。

“我现在没有什么胃口。”

虽然叶以深很饿,却还是表现的自己无欲无求。

“韩老说你要好好养着,你放心吧,不管想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但是千万不要跟自己身体过不去!”

叶以深这么硬朗的身子都垮下去了真是不敢想到底是受了多少的摧残。

夏晴天的话正中叶以深下怀,原本他脸色就不太好,再配上故意装的有气无力的语调,真的像是在大病之中的病患一样:“算了,我现在不想说这件事。”

“都说说了这么久了,我们真的不能坦诚的好好谈一谈吗?你只要回答我你想不想继续找下去就够了!”

“我要考虑的不止是想不想还有更多因素……”

“够了!”夏晴天知道叶以深说这话,就说明他的内心已经做出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你是叶以深,什么时候这么的犹豫不决了?”

夏晴天的话让叶以深的眼神微缩了一下,对,他是叶以深啊……

没有说话端起身边的粥准备喝,夏晴天就眼明手快的接在手里,一勺一勺的去喂他。

只是叶以深不说话,夏晴天心里就有些不明白,这到底是准备找还是不准备找?

这个结果,一直到叶以深吃完一整晚的米粥都没有给出一个答案,反倒是要求夏晴天和我自己休息一会儿。

这样虚弱的叶以深,替的任何要求夏晴天都拒绝不了!

只是这一觉,睡的有些久。

睁开眼睛就已经到了晚饭时间了!

夏晴天原本是不困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躺在叶以深身边立刻就有了困意,跟着他睡到了自然醒。

“少爷,少奶奶,要开晚餐了。”

这个时候王管家声音在门外响起,两人也就顺其自然的都起了身。

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夏晴天悉心的搀扶起来了他,却被他抽出手臂搭在了肩膀上:“刚刚那样样子有些奇怪。”

毕竟在叶以深这个直男眼里,只有女孩子之间才会这样手挽手。

“我这是在照顾你!”

夏晴天说着就靠近了他一点,更好的让他搭着手臂。

而叶以深吃到了甜头,也就开始十分配合的装作浑身都不舒服!

因此,原本几分钟就能下了的楼梯,十几分钟后才到餐桌。到了餐桌上,就见到已经在等着的叶星悦了!

“大哥。”

叶星悦先是叫了一句叶以深然后迟疑了一下,看了夏晴天几眼,低声不清的叫了声大嫂。

夏晴天知道,他兴许是觉得今天和自己争执,面子上还过不去。

“吃饭吧,久等了。”

夏晴天其实也是觉得有些尴尬的,她也还没到叶以深那种不动声色的修行。

叶星悦都一眼看出了叶以深的脸色有些虚弱,便低下头,两人谁都不去看的问道:“大哥怎么了?”

“小事,养好你自己的身体再问我吧。”叶以深说着拿起了筷子。

“不等韩老和金馆长吗?”

叶星悦生气之后,就独自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生闷气,没有再出来。所以也现在还不知道韩老和金馆长已经出远门去了。

“对,他们两位出门去了。”夏晴天说着问叶以深:“你不是安排了方毅跟着去的吗?”

“是。”

叶以深点了点头:“我过两天可能也要出去一趟。”

“找他们吗?”

其实夏晴天和叶以深就是简单的闲聊,可是说着无心,听者有意,听到了叶星悦的耳朵里,就直接带入到了去找接下来宝藏的事情里!

原本情绪就很不稳定的叶星悦直接就丢下了手中的筷子,一根筷子撞到了碗上发出了碰撞陶瓷清脆的声音,听的夏晴天心一跳。

叶星悦这是……又怎么了?

“大哥,你还要继续找下去吗?”

叶星悦一着急,脸色就变得更加难看,原本他就因为之前的事情已经瘦骨嶙峋,随着他说话的情绪激动,身上的骨骼都可以清楚的看到。

其实这样的叶星悦,夏晴天是忍不住说什么的,赶忙柔声解释道:“不是的,星悦你误会了,我是在和你大哥说其他事情!”

“我怎么误会?说白了不就是自私吗?”叶星悦情绪不稳定夏晴天和叶以深都是知道的,只是应对的方式不一样。

夏晴天会一味的包容放纵,但是叶以深就不会,直接回击道:“我怎么自私?如果你不自私会说出这样的话吗?”

“误会而已,解释清楚就好了!”

夏晴天社会调和的人赶忙开口还拉住了身边叶以深的衣袖,只是叶以深不说,叶星悦也会开口。

“我到底要怎么说你才能放弃去找这个鬼东西?我不过只知道冰山一角都知道找下去的可怕,你知道那么多,难道都不能阻止你吗?”

“有病就去看,不要在我这里撒火。”

叶以深最讨厌的就是别人乱对他发脾气,并且发出质问,偏偏叶星悦两个都占了!

“我有难道你没有吗?我就是有病,那叶以深你难道痊愈了吗?”

叶星悦的话让夏晴天陷入了云里雾里之中,怎么有些听不懂呢,什么痊愈,什么病?

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叶以深和很多人说的话她都有些听不懂了。

却并没有凑热闹似的让他们继续吵下去,顺便探询结果,而是上前拉开叶以深,还起身冲到叶星悦身边,摁住他的肩膀把他摁在椅子上。

之前的叶星悦夏晴天或许不能摁下去,但是现在的就是绰绰有余了,而且夏晴天还没有敢用力,手放在肩骨上的时候格外的轻柔,生怕弄痛他。

“你大哥他也不舒服,你就不要说这些了!以深,你也知道星悦的情况,别说这些刺激他的话!”

夏晴天分明觉得叶以深的脸色更加煞白了,握着筷子的手都已经爆出了血管!

“回房间。”

夏晴天给叶以深使眼色,叶以深在气头上,当然不会选择自己妥协,也伸手就把筷子甩了出去。

见和叶以深说不通,夏晴天就立刻改变了方针,伸手抓起来叶星悦的手臂,叶星悦倒是比叶以深配合的多,可能也是冷静了下来,顺从的被夏晴天拉开了座椅。

上楼的时候也就是看起来是夏晴天在拉着他,其实也就是他自己主动顺从的上去了。

而回到他的房间之后,更是没有等夏晴天开口,他就先主动开口说道:“我知道我今天一天都很冲动,可是我根本不能控制我自己……”

兴许这就是上次病症留下的后遗症,一辈子都不能治愈了吧!

“我知道你现在经历了很多,我也非常理解你,但是你大哥真的是有他的苦衷的,我想你们都可以冷静下来!”夏晴天让他坐下去,然后转身去给他端来了一杯水,苦口婆心的劝到:“我不是要求你现在就能冷静下来和他谈一谈,我只想你自己可以想一想你大哥是不是真的和你刚刚想的一样。”

“可是……”

“是我让他继续找下去的。”不管叶以深以后会不会找,夏晴天都把叶星悦的不满点引到了自己身上:“如果你真的要怨恨有意见,也应该是对我发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