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让人陶醉的夜晚/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为什么?”叶星悦不懂,夏晴天不是应该和自己一样极力阻止吗?

“我不想看他郁郁,有危险的话,我愿意和他一起承担。”

夏晴天看着叶星悦的眼睛,但是叶星悦却从她的眼睛里,看到的都是叶以深。

……

叶以深就在餐桌上坐着一动不动,一直等到叶星悦下楼,眼睛转动了一下,然后就装作什么都没看到一样,起身要走。

“大哥!”这两个字叶星悦叫出来,觉得十分的苦涩。

“我刚刚不应该那样说的!”

叶星悦的话让叶以深停下了起身的姿势,又坐下去看着他:“你还是小孩子吗?以为做错事情道歉就可以,可以去随意的信口开河?”

叶以深宠爱这个弟弟,但是也不会溺爱!

“大哥,我控制不了,我的精神医生也告诉我这样的东西没有办法治愈!别人不懂得,难道你还不懂得吗?”

“什么错都可以用这件事去做借口吗?我就是懂得,才觉得你是无理取闹!”叶以深说着指着自己问道:“就算你想有脾气,是不是也要有些本事?只会给自己身边人的人添麻烦,在外遇到什么事情都没有办法解决,凭什么发脾气?”

叶以深的一番话可以说是一点点情面都不留了,听的人心都在颤。

叶星悦的脸瞬间就从蜡黄变成了煞白,然后嘴唇也失去了眼色,如果此时夏晴天在,肯定就会上去扶着他了!

可惜,夏晴天不在。

他自己踉跄了一下,然后手扶在椅子的后背,良久之后才憋出了一句:“是,大哥,我想出国……”

“这次我会专程安排人把你送过去的,不用担心出事。”叶以深抿了抿嘴说到:“不甘心,就证明给我看。”

“这么多年,是大哥把我养育成人,并且悉心培养,这段时间我确实做了很多不该做的错事。”叶星悦现在整个人都处在极度挣扎的状态,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时候在做什么,在想什么,想要什么。

暂时离开,兴许真的是最好的选择。

叶以深原本是想给叶星悦一个温室的,所以早些年想怎么折腾就任凭他,开咖啡厅,留学……但是现在才发现,这样养大的弟弟,经不起任何的风与浪啊。

这次叶星悦的走可以说是很突然,说完之后立刻就被叶以深安排的飞机送走了。

眼不见心也不烦。

只是即便是不见了,叶以深也不看真的不心烦,躺在床上的时候脸上还写满了有心事!

夏晴天在他身边,罢手搭在他胸口,这件事情她的心情不比叶以深好到哪里去。

酝酿了几分钟之后,手指在上面乱画着圆圈:“还在气吗?等以后小深情小星辰长大,肯定也会这样,没准比星悦还要叛逆呢!”

夏晴天的话原本是想宽慰,没想到却让叶以深更加的头疼了,眼角抽搐了一下:“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恐怕会被气死吧。”

“我的意思是……”夏晴天一时语塞,就轻轻的拍打了他一下:“你还是先想一想如果真的要去找接下来的那半张藏宝图要怎么办吧。我知道你怀疑叶以琰背后还有其他人,这样再拖下去,不怕有什么变故吗?”

“你真的不会因为我的选择和星悦一样吗?”

“你真的是叶以深吗?”

真正的叶以深什么时候变的这么优柔寡断了?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吗?”

面对这样的质疑,叶以深证明的方式这么多年来从没改变过,压在了夏晴天身上:“是不是太久没有向你证明过自己,才会怀疑,嗯?”

仔细想想,最近晚上的频率是有点低。

夏晴天脸一红,心也跟着动了起来,看着他低声娇嗔:“都说了,你现在身子不好,韩老不在,没有补药给你。”

“你不就是我的补药吗?”

叶以深说着,伸手就……

夏晴天却欲拒还迎的:“不行,等你身体好了,你看你自己今天虚弱的都不能下楼了!”

自己今天……虚弱吗?

好像是为了博得她的关怀装了一下虚弱,叶以深却直接装作自己根本想不起来自己虚弱这回事儿,一本正经摇了摇头:“吃了你,百病全无。”

说着,他的手还十分应景的到了她的身前,隔着……

夏晴天眼神想看他,却羞于看他在做什么,装作漫不经心的看别处。

“看这儿看那儿就是不看我吗?”随着叶以深的言语,他的手就……

“不行!”

就在这个时候夏晴天忽然喊了一句出来,手还抓在了叶以深的手腕上!

虽然说她的力道完全不能阻止叶以深,叶以深还是停了下来,毕竟主动的夏晴天更美味一些。

“我想先去洗个澡!”

夏晴天没有不洗澡的习惯,总觉得有些不卫生,特别是暴露在叶以深面前的时候就会更加的不好意思!

闻言,叶以深就把手抽了出来,然后热气呼在夏晴天的耳边,让她情不自禁的咬紧了嘴唇。

“我们一起?”

“我很快就好的!”夏晴天说着就红着脸,爬下了床。

浴室的墙很凉,还是不要和叶以深一起去洗的好。

叶以深也乐得等夏晴天洗的干干净净送到自己嘴边,而且看今天的夏晴天好像很主动,岂不是说又可以……只是想一想,叶以深就忍不住要笑出声了。

什么烦恼苦闷,都见鬼去吧!

正想着,里面就传出了夏晴天弱弱的呼喊,随即她的脑袋就从浴室里探了出来:“我……”

叶以深立刻就别过头,深情款款的看着她问:“是不是后悔了还想和我一起洗?”

“那个,我刚刚发现我可能来事儿了……”夏晴天的语气依旧弱弱的。

这个事儿,直觉告诉叶以深,不是什么好事,事实证明的确如此。

毕竟从夏晴天进去,就没有水声响起来!

一瞬间,叶以深已经准备好的下身就抽搐了一下,而刚刚见鬼去的烦恼苦闷再次回来,还又增添几分。

而从浴室出来的夏晴天见叶以深神情都是隐忍的痛苦之后,‘安慰’道:“幸亏刚刚你没有把手伸进去。”

闻言,叶以深把头仰起,看着天花板:“你真的很不会安慰人,以后看到我这样沉默就好,不要开口。”

夏晴天也没料到会是这样的情况,磨磨蹭蹭的来到了他身边,看着他说道:“你要不要去洗个澡?”

“嗯。”叶以深说着就起了身,语气怨怨的说道:“难道还有其他办法吗?”

“等你回来哦!”

夏晴天只能露出一个小笑脸,然后看着他的背影都可以想象到现在他的心情到底是怎么样的!

不过也算大概明白了为什么今天自己的心情为什么会这么的暴躁,她的例假是很不调的,每次不是很痛就是会整个人都不舒服,跟着暴躁!

等韩老回来之后再要一个药方慢慢调理好了!

韩老给她开的擦脸的药水已经停用了,皮肤比之前好的多,就算换季什么都不护理,也丝毫不会觉得有什么不舒适。

想到这件事,夏晴天就忽然对在浴室里洗澡了叶以深喊道:“韩老和金馆长怎么样,你有没有问过方毅?”

“你打电话问一下。”

叶以深在里面整个人都不好了,所以根本不想回答夏晴天这个问题!

夏晴天也识趣的没有烦他,吐了吐舌头,拿出叶以深的手机给方毅拨了一个电话,没想到那边却是直接关机!

怎么会关机呢?

夏晴天想着,就从叶以深的手机里翻出了金馆长的电话拨了出去,竟然也是关机!

韩老没有手机吧?夏晴天手里握着叶以深的手机,微微侧头想了想。

此时,叶以深已经披着一件干干的浴巾走了出来,身上还不断的向下流着水珠。

“怎么?看看我在外面有没有其他女人吗?”

叶以深十分不喜欢别人触碰自己的**,但是这个是夏晴天的时候,却没有丝毫的排斥。

听到叶以深这样说,夏晴天赶忙摇头:“只是用你的想找一下有没有韩老的手机号码!”

整日叶以深忙的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如果这样还有时间去找其他女人的话,夏晴天也只敬佩……况且之前那么多白富美在叶以深面前也不见他动心过,况且关切现在?

“没有,自己联系方毅不就好了。”叶以深说着,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水珠就落在了夏晴天身上,凉凉的。

她把手机递给叶以深,说道:“方毅和金馆长的手机都关机了,我有些担心!”

“不用担心。”叶以深说着把手机丢在了一旁,然后伸手将夏晴天身上的水珠擦掉,顺便在她如玉的肌肤上摩挲了起来:“韩老那个地方你看到了,没有电的。就算有电,也不一定有信号!”

“对哦!”

夏晴天顿时就豁然了,自己刚刚怎么就没想到呢?

别说电了,那边夏晴天连一个水井都没有看到,真不知道韩老到底是怎么在那个地方生存了那么久的?

“别想这个了,我觉得你说的很对,现在叶星悦已经走了,我们也要尽早的开始去寻找下一半的藏宝图了。”

不然真的在这个时候被背后的人拿走,游戏就真的要提前结束了!

人活一次,总要弄清楚一些东西!

“明天就走吗?”

“对,一早,我已经确定了之前叶以琰囚禁你的地方是哪里,先去哪里看一看。”叶以深说着,大手就整个都贴在了她的身上:“你……想看到那个地方吗?”

“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娇气的。”夏晴天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小心等会你要再去洗一个冷水澡。”

她现在身子本身就……叶以深却还一直不断的……她都有些……

闻言,叶以深一巴掌轻拍在了她的背上,说道:“我先去弄些东西,你好好睡下。”

“什么东西?你要去收拾行李吗?”

“我从来都不会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叶以深说着就把浴巾简单的在身上围了一下,反正现在别墅里除了小深晴和小星辰已经没有别人了,就算是这样出去,也丝毫不担心会被人看到。

叶以深看样子是去做什么重要的事情!

但是夏晴天没有那么大的打算,只想做些无聊的事情,比如收拾些要带过去的东西。

带着行李箱不方便,干脆就找出了一个大大的背包,把自认为需要的东西都塞了进去。

叶以深在第二天一大早出发的时候才发觉到这个包的存在,看着夏晴天,双手环胸你那个问道:“你确定真的要带着这个包过去?”

夏晴天赶忙点头!

这可是她收拾了一个小时的成果!虽然真的是有点重!想着,又动了动肩膀。只是还没调整好最轻松的姿势,身上就一轻,叶以深直接把包提在了手里,脸上的嫌弃丝毫不加掩饰:“里面真的不是要丢出去的垃圾吗?”

“很多重要的东西的!”夏晴天一巴掌打在了他的手上:“小深晴和小星辰都嘱咐好了吗?”

“当然。”

叶以深虽然对于这个包嫌弃的不得了,但是还是拿在了自己手上,顺便还吐槽了一下夏晴天的发型:“你现在的造型背着这样的包简直就想是在逃荒。”

“……”

夏晴天知道自己现在头发不忍直视!

因为头发短,所以每次睡醒之后简直就像是换了一个新造型,以至于每次夏晴天起床之后都要花很久的时间去搭理它,如今起床匆匆忙忙的只是简单的梳理了一下,这样也是意料之中的。

但是!

叶以深的眼神简直像要把自己丢出,真的有那么的丑吗?

摸了摸外翘的发梢,夏晴天说道:“我带个帽子过去好了!”

“反正除了我也没人看到你,走了。”

其实这样的夏晴天在叶以深看来十分的可爱。

就这样被叶以深半哄半骗的带上了飞机,夏晴天还是在纠结自己的头发,几个小时的航程里都在对着自己的手机抚摸它。

“主子,少奶奶,定位就在下面,但是全部都是树,没有降落点!”

驾驶员忽然的一句话,让夏晴天警觉,竟然已经到了吗?

探出头向下看了一眼,果然都是树。

“降低,搭梯子让我们下去。”叶以深说着看了看手表:“安排过来的人到了吗?”

“在路上。”

“定位器开启了吗?”

“已开启!”

“很好,到时候让他们直接去找我。”叶以深说着,就握了握夏晴天的手:“下去了。”

叶以深听起来安排很周全,但是夏晴天下去的时候,还是觉得心里抽搐了一下,倒不是因为害怕。

毕竟在此之前,她也算是很多次深入丛林了,比这个更加原始的也去过!只是偏偏这里,让她觉得很难受。

当初就是在这里,她怀着小深晴,冒着雨出逃吧……

兴许是记忆混淆了,也兴许是这里的树到处长的都一模一样,不管走到哪里,夏晴天都觉得这里就是的当初她被抓到了地方!

“眼熟吗?”叶以深其实觉得这里的环境还不错,像是旅游景点一样。

“有些……”夏晴天不想叶以深因为自己分心,四处看了一眼,说道:“但是我没有记忆要怎么走才可以到那个别墅。”

“慢慢找就好。”

叶以深带夏晴天过来也不是想让她直接帮自己找到地方,所以不紧不慢的。

带着夏晴天走在树林里,倒是有种悠闲舒服的感觉,如果不是夏晴天一直心不在焉。

“叶以深……”

就在寻找方向的时候,夏晴天忽然喊了她一句:“地方可能就是这附近!”

“你怎么知道?”

叶以深的询问夏晴天没说话,而是看向了眼前的一棵树,上面刻着歪歪扭扭的字,像是一个人名,还有一个‘墓’字。

“这是什么记号吗?”顺着夏晴天的眼神,叶以深也看到了这个东西,于是就弯下了腰。

“不是,当初就是他看守我的时候我逃走了,然后我再也没见过他。”虽然当时夏晴天就猜测到是遇到了不测,毕竟叶以琰那么的丧心病狂!

闻言,叶以深握紧了她:“走吧!不能怪你。”

“他还很年轻呢。”

负罪感瞬间就缠绕在了自己的心头,夏晴天觉得有些胸闷,就深呼吸了一下,说道:“我还记得他的模样。”

“走。”

叶以深拉着夏晴天就向前走,步子很大。

纵然现在已经抓到了叶以琰,也难以抹除他给夏晴天带来的伤害!

该死!

回去之后一定要让他再多受些苦!

不过无论回去之后做什么,都改变不了现在要寻找别墅的事实,而且夏晴天的猜测很对,就在附近了。

“是这个吗?”

眼前的别墅像是神秘的忽然冒出了的一样,带着几分神秘。

“是!”

夏晴天还以为,还以为以后再也不会回来了。

纵然来之前已经做好了十足的心理准备,也抵不过看到一眼,胸闷的她有些窒息,伸手去拽了拽自己的衣领,让自己透气些。

“我进去看看。”

“这里门锁是从里面锁的,外面打不开。”夏晴天早就摸透了这里的构造了!

“那……”

“我记得他们进出在另一个方向,可能是有什么暗道或者窗户,但是我一直被关在自己的房间里,只能偶尔出来,也不能太确定!”

夏晴天的话让叶以深皱了皱眉,说道:“直接撬开或者砸开就好了!”实在不行,还可以等他的人过来之后直接炸开!

“门里面有电,破坏的话就会触电的!”

夏晴天也是听人说的,当时倒是根本没有在意,毕竟她能跑出就不错了,压根没想过进来的事情。

没想到竟然现在有了作用!

这样看来倒是像叶以琰的风格,谨慎到变态!而叶以琰也已经吐出了很多东西,却偏偏不肯说出这里,这里又这么的谨慎隐蔽,如此看来,兴许真的是他的老巢了。

要不是夏晴天说,他肯定会靠蛮力,到时候搞不好就要损失惨重。

“我去找一下。”

叶以深没有让夏晴天跟着自己过去,毕竟找的时候务必要爬上爬下,而且这里压根就没有人和野兽的踪迹,让夏晴天单独等一等也是安全的。总的来说,叶以深走的很安心。

夏晴天留在原地也没有想太多,毕竟现在心情很是压抑,兴许是来了事儿的缘故,夏晴天不光心情不好,感觉还晕晕乎乎的。

舔了舔嘴唇,眼神刚刚落到门上,就看到门把转动了一下。

是幻觉吗?

夏晴天用力眨了眨眼,还没来得及仔细去看,就眼睁睁的看着大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了人。

“啊!”

几乎是下意识的,夏晴天就向后跳了一下,眼睁睁的看着方毅从里面走了出来……方毅?

“方,方毅?”

“少奶奶!”

这声称呼,让夏晴天断定眼前的人就是方毅,开始的时候她还有一瞬间以为只是单纯长的像而已。

手指指着他,夏晴天呆呆的问道:“你不是……”不是和韩老还有金馆长回那个偏僻的小山庄了吗?

知道夏晴天想问什么,方毅就叹了口气:“少奶奶,您知道韩老的脾气多倔,半路非要我改道,而且还把我的手机夺走!您肯定不是自己来的吧,主子在哪里?”

“叶以深去找入口了。”夏晴天的举起来的手指根本不知道要往哪里放,左右晃动了一下:“你们是什么时候到的?”

“昨晚到的,但是也是给才找到了这里!”

“那是怎么进门的?”

难道他们也知道这个门有蹊跷?

“是金馆长为了保险起见,让我们去找了后门!”

方毅一一解答了夏晴天的困惑,丝毫不见不耐烦!

此时,叶以深竟然也从大门里走了出来!

“我在做梦吧?”叶以深刚刚分明就是去找其他进去地方了,怎么会忽然就从里面冒了出来?

如果不是做梦的话,还能是因为什么!

很快叶以深就给了他答案。

原来叶以深也顺利的找到了后门,原本是想去给夏晴天开门的,没想到就看到了大门是开着的,而且门口站着一个看起来十分眼熟的背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