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不安,意外初始/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三人就这样站着,方毅明显底气不足,说话都有些抖:“追着,不是您想的那样的,我真的是被逼的!”

“谁逼你什么了?”

就在方毅说话之间,韩老和金馆长也走了出来,这话就是韩老说的。

“韩老!”

方毅自然是只敢把要反驳的话往心里咽,夏晴天却直接就交出了他的名字:“您,您!还有金老您!”

竟然骗自己要回家,没想到是自己来找宝藏!

“这个,我们就知道你们要过来,所以就提前过来帮你们探探路。”听到夏晴天开口,原本刚刚还有些底气的韩老就面有讪色:“没想到你们来的这么快而已!”

“金老,这是您的要求还是韩老的主意?”

一把年纪的人了竟然还来这一出,夏晴天真的是恨不得立刻就把他们抓回去!

这话让韩老和金馆长一起沉默了,齐齐的装作根本没听到。

见状,叶以深开口说道:“两位有什么发现吗?”

见能拉开话题,韩老和金馆长当然乐意,金馆长忙回到:“差不多找遍了,也没发现东西到底在哪里!不过里面倒是有很多值钱的装扮。”

“这样。”叶以深点了点头,然后迈开步子就走了进去。

这里叶以深刚刚才从后门走到前门,不算第一次进来,而夏晴天更不算陌生,所以进去之后根本没有多看,就都十分默契的坐在了沙发上。

看样子真的是很久没有人来过来,都是灰尘!

刚刚坐下,韩老就盯着夏晴天问道:“你是不是不舒服?”

“有点,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总是心口疼。”

夏晴天说着,手还搭在心口上,捶了两下。

韩老摸了摸下巴,说道:“里面外面打扫了个房间,你先过来,我帮你看看。”

夏晴天正好想和韩老说一下关于自己例假的事情,就十分配合的和他离开了。叶以深和金馆长和方毅坐着,金馆长就开口问道:“这是……改变主意了吗?”

“嗯,也不能说是改变,只是真正做了决定罢了。”

毕竟之前他内心一直在挣扎。

如果夏晴天不体恤他的话,可能他真的会再次抑郁吧。

闻言,金馆长只是点了点头,看不出有什么情绪:“也好,了却一桩心事。”

“那金馆长您过来,难道是想自己找下去?”即便知道金馆长不太可能有这样的野心或者是算计,但是叶以深还是问出了口。

“不!”金馆长意料之中的一口否认,迟疑了一下才说道:“只是觉得这件事我只是做了一半就半途而废,心中难以释怀!就算找到了我也谁都不会说,不会带走,只是做个了结罢了!”

“如今看来一时半会您是不能了结了。”毕竟就算叶以深手眼通天,关于这个东西他也不清楚。而且像金馆长这样造诣的人,实属难得,很难找到一个替代!

听到这话,像是勾起了金馆长的伤心事一般,他极轻的叹了口气,说道:“您知道我年纪大了,没准什么时候就会出个意外,所以叶少您还是尽早的做好准备的好。”

“金馆长这话是从何而来?我又能做什么准备呢?”

叶以深的询问让金馆长差点就脱口而出自己癌症恶化的事情,之所以差点,是因为就在他准备开口的时候,叶以深的人来了,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他们的到来带来了许多东西,并且将周围的安全隐患全部做了分析,一一递交给叶以深。

叶以深命令他们在整栋房子里做细致的搜查,结果还是和一无所获,倒是把卫生都打扫的很干净!

而且眼看到了晚饭时间,他们竟然没有带吃的,叶以深觉得自己的胃又开始隐隐作痛了!

“不如让他们先回去吧,这边没有什么危险的话,我们自己找也可以。”一旁已经休息好的夏晴天提出了这样的建议,立刻得到了叶以深的采纳。

毕竟还有其他事情安排给他们。

“方毅,你跟着一起回去,把我刚刚告诉你的事情照做。还有韩老和金馆长,你们两位要不要一起回去?”

“地方是我们先找到的,就算是要赶人,也要有点道理吧?”韩老当然是不愿意的,年龄越大就越像是小孩子,觉得这件事好玩,就不肯走!

况且他还是一心的认为自己才是那个能找到东西的人!

他和金馆长属于能吃苦的人,根本不会因为一点小事就无病呻吟,只不过这种苦不包括饿!

结果就是,四个人凑在一起,韩老的肚子已经饿的不断的发出咕咕叫的声音,他抓了抓自己的大腿,说道:“我当初经常自己上山挖野菜吃,这边肯定也有很多可以吃的东西!我要出去找一找,不然难道还要被饿死吗?”

“和你说过了你那边是山,这里是平原,是不会有的!”金馆长在一旁有些无奈的开口阻止了他。

韩老自己不动手,就把注意打到的别人身上:“那就让叶以深的人带点吃的过来,把方毅叫回来!”

“你们饿了吗?我背包里有吃的!”

走的时候她从冰箱里带了充足的水和食物,与叶以深两个人够吃上好几天,此时正巧排上的用场!

幸亏这里有电,也有做饭的器材,带的速溶营养汤之类的东西可以找到热水之后迅速的弄熟!

这点倒是让原本十分看不起夏晴天这个大背包的叶以深来了点兴致,把里面吃的都拿了出来,简直像是拿走了冰箱里任何可以带在身上吃的东西!

韩老和金馆长身上也是随身带着东西吃的,却没有这些丰盛,至多只是些压缩饼干而已,虽然眼前的东西算不上多丰盛,但是两人吃的还是津津有味!

见状,夏晴天忍不住又啰嗦了起来:“你们两个就算出门是不是也要带上些吃的?如果不是我和叶以深过来,难道就准备这样饿着吗?”

“那我们就回去了。”

吃了一口米饭,韩老加上了这样一句,夏晴天顿时就开始后悔自己来的太早,应该晚一天再来,让他们老老实实的回去!

此时的金馆长自知瞒着夏晴天过来被发现之后肯定是要被数落的,不比韩老大胆,就闷着头不说话。

就算夏晴天再说什么,他也权当做没听到,这让夏晴天很是郁闷!

金馆长似乎跟韩老都学坏了!

……

不同于在叶家,一顿饭吃完之后,没有人去房间里睡觉,反倒是都心照不宣的开始继续寻找接下来的地图!

如果说韩老和金馆长找的不细致的话,那叶以深的人来肯定是仔细寻找了一遍的,再找不到的话,也只能离开了。

难道是叶以琰带走了?或者是真的没有在这个地方?

今天韩老在看到她之后,说她心神不宁,就给她摁了几个穴位,让她睡上了一觉,夏晴天现在果然好多了!

就算心中也是有些不舒服,却也没有其他不良的反应。

叶以深是跟着夏晴天一起在找的,细致到连墙壁都要敲一敲看是不是空的!

夏晴天全程跟着,也脑洞大开的四处寻找,一直紧跟着叶以深的步伐。

只是在叶以深进到一个房间的时候,她定在了门口!

这个房间要比其它房间简陋,仔细看还可以看到床上放着铁链。

是,这里就是当初管着夏晴天的房间!

此情此景,她真的有些感触,身子没动,眼神细致的打量着四下,耳边就响起了叶以深的声音:“当初你就是被关在这里吧?”

“嗯?你怎么知道?”她还什么都没有说呢。

“难道我不应该知道吗?”叶以深看夏晴天的反应就能猜到了!

之前在叶家,夏晴天也受过苦和难,可是事后都没有表现出有什么异样,甚至在差点把她活活饿死的地方,现在还能泰然自若的打扫。只是在这里,排斥已经明显的写在了脸上,到底是受了多大的委屈?

当年一直没有找到夏晴天,叶以深就很暴躁,在知道她经历了什么之后,暴躁就转化为了自责!

如今,再次升级,成为了无法忽视的愧疚!

身为男人,连自己怀孕的女人都没有办法保护……想着,他就想上前把夏晴天抱在怀里。

“这幅画……”

不过他的身子还没动,夏晴天就先动了,却不是扑到叶以深的怀里找什么安慰,而是对着墙上挂着的话去的!

上面是西方风格的油画,分明画就是夏晴天!

画上的夏晴天坐在床上,双眼无声的直视前方,即便是自己的画像,夏晴天都觉得有些诡异!

倒是不能否认,美丽和逼真都不能忽视。

“当时他给你画的吗?”软禁着人还要画上一幅画来挂在房间里,叶以琰该不会是脑子有问题吧?

嗯?他脑子的确有问题。

“不是,当时没有。”夏晴天可以笃定,当初这个房间关着她的时候,墙上别说这幅画了,就连一个钉子都没有!

事后画的吗,真是奇怪?

夏晴天总觉得这幅画上好像有什么蹊跷,伸手去摸,发现有一层玻璃在。显然,这个地方也有人找过了,上面的灰尘都没有了!

“等会就摘下来丢了吧!”

叶以深丝毫都不觉得画里的夏晴天有一丝的美感,只觉得那个阶段的夏晴天,根本不是他想看到的!

夏晴天像是没听到叶以深的话一样,伸手就把画摘了下来,拿在手里仔细的端详着,宛如在欣赏什么艺术品。

叶以深以为她是又想到了什么,就没有去打扰她,而是自己在房间其他地方开始了搜索。

等找了一圈没有收获再看向夏晴天的时候,她已经坐在床上把画上的框架和玻璃都卸掉了!

走到她身边,就看到她用手在上面摩挲,一把从背后把她抱住,刚想说些安抚的话,夏晴天便先开口了:“这个怎么这么厚,油画不是很薄吗?”

“嗯。”叶以深闻言也伸手摸了一把,认可了这个说法,说道:“兴许是个人习惯吧。”

“也有点沉。”

夏晴天说着,就抱着画跑了出去!

叶以深担心,自然是要跟着的,紧跟着她来到了她背包的旁边,只见她拿出了一把刀,划破了画上的自己。

夏晴天该不会是受了刺激吧?

想着,叶以深就直接冲了过去,也不担心她手中的刀伤到,只怕她会伤到自己!

突如其来的叶以深吓的小提琴一跳,差点就把手中的小刀丢了出去,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耳边就是叶以深呵斥的声音:“你要做什么?”

“晴天,你怎么了?”

叶以深这样一喊,韩老和金馆长就应声也出现了,远远的看着,夏晴天跟叶以深纠缠在一起,夏晴天还拿着刀挣扎,怎么看到像是自杀未遂……

“我,我!”

夏晴天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他们眼里现在是多么的不理智,反而身为当事人都有些不明白他们在担心什么!

“不会是忽然失了智吧?”

韩老嘀咕了一声,就要上前帮夏晴天看看,还招呼叶以深:“制服她,让她冷静下来!”

“我没有,叶以深韩老金老,我只是在找藏宝图!”

见夏晴天的吐字这么清晰,叶以深倒是放心了一些,不过放开她的时候,还是拿走了她手上的刀。

此时地上的画已经被划开了一道口子,夏晴天弯腰捡起来,有些无奈:“你们到底在想什么?”她怎么可能会疯掉?

“这画上不是你吗?为什么要划掉?”韩老看了一眼,又小声加上了一句:“一般失了智的初期状况就是这个样子的。”

“是吗?那等会一定要好好的诊断一下。”金馆长担心,脸上都写满了焦灼。

“我还在旁边呢!”

夏晴天见他们就这样‘秘密’讨论自己,抖了抖手中的画:“我只是觉得地图藏在里面!”

她话音未落,韩老就反问了起来:“不过是一幅画,怎么藏在里面?”

这话……分明就是不相信自己神志清楚啊!

夏晴天为了证明自己,就转身像叶以深伸出手:“把刀给我!”

金馆长闻言,赶忙在一旁摇头,让叶以深不要答应夏晴天这个无理的要求!

虽然他是在给叶以深暗示,夏晴天却也看的清清楚楚,忍不住抓了抓自己的短发:“有话一般都是画在架子上面的帆布质感上,这幅画这么的厚,而且后面应该是空的地方还是封着的,怎么看到很奇怪吧!”

“说不好只是个人习惯呢!”金馆长的话和叶以深简直一模一样,不过又填了句更有说服力的话:“我考古这么多年,也见过很多作的奇怪东西上的画。”

“就算是个人喜欢,划开看一看也没有什么损失吧?就算我看这幅画很不顺眼,想毁掉它总行了吧!”

夏晴天没想到自己只是想找一找地图,就惹出了这么多事情来,忍不住叹了口气。而且还十分主动的把画给了叶以深,让他来划。

其实叶以深早就相信了夏晴天,只是碍于金馆长的表情太过于丰富,才没有把刀塞到她的手里,如今画也在自己面前,伸手就把刚刚夏晴天划开的口子,开的更大!

夏晴天顿时眼神就期待了起来,伸手晃动了一下,却没有东西在里面作响,而眼睛向里面看了看,也是黑漆漆的什么都没看到。

难道真的只是自己想的太多?

“不要和这幅画过不去了,兴许叶以琰是真的带走到了其他地方,回去再问一问!”韩老其实早就在这个地方找烦了,下定决心回去狠狠的教训叶以琰一把!

都已经被抓了还不肯把知道的都说了,折腾他这把老骨头!

“真的不在吗?”夏晴天多少是有点失落的。

就把手伸进去摸索,一旁的叶以深说道:“我也觉得韩老说的不错,那明天一早就离开吧,现在也晚了,我们先去找个房间睡……”

睡觉的‘觉’字还没说出来,夏晴天直接就发出了一声惊呼人:“在这里!”

“什么在?”

韩老、金馆长以及叶以深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问了出来,而且还十分同步的皱起了眉头。

“我摸到了,就在里面!”

夏晴天之前也算是摸过叶以深那一半地图的人,刚刚的手感分明是地图的手感!

随着她的话,不管相信不相信,一旁的三人都选择了把这个画彻底打开。

打开之后,赫然看到被贴在背后的地图!

看样子是精细的准备过的,贴的很紧密,不过拿下来的时候也没有费多大的力气,丝毫没有损坏到这一半的地图。

“真的在?”韩老由衷的感叹了一句:“叶以琰也够煞费苦心的!”

“没想到是晴天找到的。”金馆长说着看向了夏晴天:“我这个专家都是自愧不如了!”

“只是巧合。”

真是只是偶然!

夏晴天自己都没想到随便的怀疑是真的,也没想到找到东西的人竟然是自己!

如果不是刚刚她非要打开看一看,兴许就真的要无功而返了。

“那你果然是我幸运。”拿着地图的叶以深勾了勾嘴角,这都可以找到,是什么运气?

因为地图的到来,气氛陡然就轻松融洽了起来!

原本刚刚已经要众人去睡觉的叶以深,上前就抓住了夏晴天的手。而金馆长的表现甚至比他们两个加起来都要激动,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

十分随意的对身边的韩老开玩笑道:“还以为真的死之前都不能找到了。”

听到这话,韩老忽然笑意瞬间就消失了。

表面上事情好像峰回路转迎来了新的转机与篇章,但是私下,早就已经暗潮涌动。

有人蠢蠢欲动,有人,准备蠢蠢欲动。

从叶以琰的别墅回来之后,叶以深就再次忙碌起来,夏晴天也只有在晚上等到很晚的时候才能把他等回来并且和他说上两句话。

对此,夏晴天并没有觉得自己被冷落,毕竟知道他在做很重要的事情,沉淀下来的时候就呆在书房看书,丰满一下自己的精神世界!

虽然她的文化素养和底蕴都有,可是和真正有知识的人比起来,也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

原本看的都是一些关于心性的书籍,金馆长却找到她,要教着她跟自己学那一套解读藏宝图的套数。夏晴天想着兴许是金馆长年龄大了,想找个人传承一下,便没有拒绝,跟着学了起来。

不过由于之前差的太多,夏晴天就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看了与金馆长教他有关的书上!

“总看这些,看得明白吗?”

叶以深连着几天回来都看到夏晴天放在床头上的书,就上床把她抱在怀里,询问道。

闻言,夏晴天打了个哈欠,点了点头:“似懂非懂,但是不懂的都可以去问金馆长。”

“这些日子没有好好陪你,要不要带你出去游山玩水?”

说着,叶以深轻咬了一下她的脖颈。

夏晴天的脸颊在他的下巴蹭了蹭,沉声问道:“我在家里看看书,带小深晴和小星辰偶尔出门去,也不无聊,倒是你这样说,是忙完了吗?”

“嗯,已经确定了下一个地方了。而且看样子,是一个风景不错的地方。”

“你这话,是准备带我过去?”叶以深什么时候偶这么主动要把自己带在身边了?

“留你自己在家里,我担心。”说着叶以深补了一句:“只是带你过去而已,没有准备让你和我一起去找!”

“是在国内还是国外?”

其实自从经历过叶星悦的事情之后,夏晴天就莫名的对坐飞机产生了恐惧,短程还好,长距离的飞行总觉得难安。

“国外,和上次我们去的小岛距离不远,不过已经完善发达,旅游胜地。”

“那……好吧。”

夏晴天也不好回绝,只是没有了睡意,并且在接下来很久的时间都在默默祈祷自己和叶以深可以平安着落,并且一切顺利!

也不知道是自己的期盼太强烈了导致物极必反还是怎么样,一大早就得到了准备好的飞机忽然出了故障!而且其他飞机都在出任务,只能选择乘坐客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