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危险,引狼入室/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见状,夏晴天在去机场的路上犹犹豫豫的对叶以深说道:“今天是不是不宜出行?要不然我们改天?”

“我在那边做好了安排,如果延迟到达的话很多事情都要做整改。”

叶以深不知道夏晴天是在担心坐飞机这件事,还以为她是在怕找宝藏的时候又出什么事情,就安抚道:“之前那么多次都过来了,这次也不会有什么意外的。”

话是这么说,但是夏晴天还是很紧张,默默的问道:“如果遇到什么危险,跳机来得及吗?”

“就算有危险我也会和你在一起,把你保护好的。”

叶以深被夏晴天这句话问的有莫名其妙,直接就把她的脑袋放在了自己的肩上,让她靠着自己休息一会儿。

只是眼睛闭上了,脑子还在飞速旋转着,夏晴天听着车子在高速上呼啸的声音,心也跟着一起一伏的。

即便到了机场,她还是有些想打退堂鼓,只是准点到达的飞机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几乎没有几分钟,她和叶以深就被安排了登基,头等舱空空荡荡的只有他们两个人,叶以深娴熟的拿出了眼罩准备在飞机上休息一下,偶尔坐一坐客机的感觉也还不错!

按道理来说,登记没多久就可以起飞了,可是等了十几分钟,都还没有起飞的迹象。夏晴天一个劲的在心里祈祷,没有觉得有什么,但是叶以深却直接摘掉了眼罩,叫来了空姐!

“现在已经过了起飞时间了。”

沉稳的声音让站在一旁的空姐不由的多看了他几眼,但是毕竟是头等舱,是有素质的,脸上挂着微笑,语气中标准的歉意:“不好意思先生,由于还有两位乘客没有登机,所以需要您耐心等候。请问需要饮品或是餐点吗?”

“我需要时间。”这就是为什么叶以深不喜欢坐客机的原因!

如果不是事发突然,没有充足的准备,他绝对会包机的!

“真的不好意思……”

“有用吗?把你们机长叫过来。”

叶以深其实是有些奇怪的,是他太久没有乘坐过客机了吗?连公交车都不等人,什么时候飞机要等人了?

“算了,等一下吧,万一人家也是有急事没有赶上航班怎么办?”

一旁的夏晴天拍了拍叶以深的手,让他冷静一下,然后就对空姐询问道:“还要很久吗?”

“应该马上就可以了!”

“应该?马上?”

这样的量词还真是让人讨厌,叶以深原本就冷漠的脸上更加的冷漠了!

“不好意思……”

“叶哥哥!”

就在空姐脸上写满了窘迫的时候,忽然传来了这样脆生生的呼唤。

如果夏晴天没有猜错的话,会这样叫叶以深的,应该只有赵蕊了!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想,叶以深一动都没有动,夏晴天倒是转过了头去,果然是赵蕊和沈元进!

他们两个人身边还跟着一个高挑的空姐,迈着小碎步对站在叶以深身边的空姐耳语了几句,然后那个刚刚还窘迫的空姐就再次露出了甜笑:“不好意思久等了,现在可以起飞了。”

现在可以了?

夏晴天顿时就明白了,八成是因为赵蕊和沈元进的缘故,飞机才没能按时起飞!

还真是有面子……让一飞机的人都等着他们!

叶以深装作根本不知道是谁进来,直接就拿着眼罩再次把眼睛盖上,头一歪就靠在了夏晴天的肩膀上!

“没想到叶少也会乘坐客机。”即便叶以深的做法明确的表示出了自己根本不想说话,沈元进还是开口了。

夏晴天猜叶以深会装作没听到!

三分钟过去了,叶以深果然装作没听到!

赵蕊十分体谅的替沈元进找台阶下,柔声细语的说道:“叶哥哥兴许是太累了,现在已经睡着了!”

“是啊,最近以深是有些忙。”夏晴天也不想在等下的航程中太过于尴尬,就讪笑了一下,给了沈元进一个台阶。

“叶少日理万机,理解。”沈元进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并没有意料之中的闭嘴,而是把话锋转到了夏晴天身上:“夏小姐这是要到那里去?”

叶以深能装作视而不见,夏晴天还没有那么深的功力,沈元进问,她只能答:“和以深出去散散心。”

“没想到竟然可以碰到,实在是太巧了!”

“是啊。”

两人尴尬的对话夏晴天几乎要崩溃,沈元进就不能有点眼色,察觉到自己根本不想理他吗?

“就是说,早知道会这样,不如坐私人飞机过去!”赵蕊的鼻孔对着夏晴天,说话的时候依旧是一副高不可攀的模样,这一点从夏晴天见她第一次到现在,就没有改变过:“爸爸非要说太高调,要低调一些,真是的!”

“也是为了你我好。”沈元进安抚的摸了摸赵蕊的大腿,语气里都是柔情和宠溺,可以看出来,他还是很喜欢赵蕊的!

赵蕊对沈元进显然也是喜爱,他的安抚让赵蕊也戴上了眼罩,和叶以深一个姿势的把头靠在了沈元进的肩膀上。

沈元进爱抚了一下她的长发,然后对夏晴天露出了一个有些歉意的微笑。

这个小举措倒是让夏晴天对他的反感减少了一些,兴许沈元进真的没有什么恶意,只是见赵蕊这么讨厌自己,出于无奈吧!

如果只有叶以深和夏晴天,夏晴天还想和叶以深说几句话,但是现在有两个外人在,夏晴天也就干脆保持沉默了。昨晚睡得也晚,困意上来,直接就睡下了。

其实夏晴天是觉得半路碰到沈元进和赵蕊,也不过是凑巧,下了飞机就会分道扬镳!但是事实证明,并不是。

下了飞机之后,才刚刚分别,就又在酒店见面了!

“叶哥哥,没想到我们竟然住在一起!”

赵蕊蹦蹦跳跳的,直接就扑到了叶以深的身边,她身后,沈元进慢悠悠的拉着行李走了过来。

叶以深比赵蕊要高很多,根本不去看赵蕊,拿了自己的房卡之后嗯了一声,转头看着夏晴天,问道:“要去吃点东西吗?”

“这里的海鲜很好吃,早就听我的姐妹推荐过,不如一起吧!”赵蕊简直活脱脱的展现了什么叫做迷妹!

纵然叶以深这么的高冷,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热情!

而且还十分热切的看了看叶以深手中的房卡,惊呼:“我们就住在叶哥哥你的隔壁!”

你?

拜托,叶以深身边分明还有自己好吗?

夏晴天在心中这样吐槽,却还是十分有素质的什么都没有说。

见状,叶以深总算是开了口:“我不想和你一起,你和你男人一起,不要打扰我和我太太的二人世界,可以吗?”说着,还把手中的房卡递给了前台,补上了一句:“换一间。”

这话说的可以说是直白又伤人了,显然也给赵蕊带来的打击。她的脸上顿时就出现了悲伤,还顺便给夏晴天投去了愤怒的目光!

夏晴天在一旁十分无语,话又不是她说的,赵蕊就算要转移自己的仇恨,也不要看她吧?

顺便再同情沈元进一把,这个男人也是真的够豁达的!

至于叶以深,拉着夏晴天就去坐电梯了。

十指紧扣,羡煞旁人。

沈元进也十分温柔的上前将赵蕊抱在怀里:“还有我的在。”

“元进,你不会觉得我很过分吧?”赵蕊此时总算良心发现,抱紧了沈元进问道:“不会觉得我对叶哥哥还有什么而吃醋吧?”

“这么会呢?我知道你的情绪。”

沈元进的语气简直要将人宠溺到死,赵蕊也是小孩子心性,顿时就红了眼眶:“元进,你真好!和我爹对我一样好!”

“因为……你是我妻子啊。”

沈元进说这话的时候,嘴角上扬了一下,脸上的神情有些阴沉,不过因为抱着赵蕊,根本没有给她看到。

兴许真的是沈元进感动到了,赵蕊接下来都没有去送上门骚扰叶以深。

对此,叶以深十分乐得清闲,自在的躺在大大的沙发上,看着外语节目,顺便对夏晴天说接下来的行程。

说是行程,也不过是他出去找东西,夏晴天留下吃喝玩乐!

听的夏晴天都有些不好意思了:“那我岂不是什么忙都帮不上?”

“不,晚上的时候好好帮我按摩。”

叶以深说着对她勾了勾手指,夏晴天乖巧的过去,就被他把手放在了肚子上:“这边要冷一些,记得保暖,肚子疼就告诉我。”韩老教给了叶以深一个技巧,只要夏晴天痛经就按压一个穴道,即可见效!

叶以深这么的贴心,夏晴天抿了抿嘴:“虽然很感动,但是你的手放在的不是我的小腹,而是我的胃。”

“我当然知道!”叶以深不动声色的把手向下挪了挪:“不过你上半身太短了,都长在一起,有些分不清楚。”

“那说明我下半身比较长!”

夏晴天和叶以深吵吵闹闹的,无比的甜蜜。

虽然算是老夫老妻,但是相处模式真的是和热恋中一模一样。和对方在一起相处的时候,两个人都处在安宁放松的状态。

至于吃饭这件事,即便对赵蕊出于零好感,但是她说的海鲜夏晴天还是想去尝一尝的,叶以深也就如了他的意,带着他去了。

在餐厅里,夏晴天奋力的剥着一只大螃蟹,问道叶以深:“对了,我一直忘记问你,方毅没有和你一起吗?”

“没有,他有点事情。”

“什么事儿?”

“终身大事。”

“终身大事!”

夏晴天直接就想到了相亲,可是他又没有父母,于是就举着手中的蟹肉问道:“你给他安排的吗?”

“是他自己招惹到的人,而且一时半会还甩不掉。”

“很可能就此成了呢!”夏晴天想到自己当初还想给他和赵峰介绍一个女朋友,没想到还没来得及行动,他就自己解决了!想到赵峰,夏晴天也忍不住问了问叶以深他现在到底在做什么。

连亲生妹妹的婚礼都不出面!

“不清楚。”叶以深是真的不清楚。

随着闲聊下去,一顿饭就吃了一半,夏晴天眼睁睁的看着赵蕊和沈元进说说笑笑的走了进来,下意识的就低下了头!

即便如从,还是被一眼看到。

不过这次主动过来的不是赵蕊,而是沈元进,他坐在了距离两人最近的桌子上,然后笑眯眯的对夏晴天和叶以深打招呼。

叶以深明显有些不耐烦,怎么在哪里都能遇到?

夏晴天也是这样想的,但是她又转念一想,现在毕竟是吃饭的时候,赵蕊刚刚就这里的海鲜好吃,过来也是合情合理的,就对着沈元进点了点头。

“元进,我不想剥壳。”赵蕊这次没和叶以深说话,而是娇滴滴的指着面前已经被端上来的龙虾。

“我帮你。”闻言,沈元进十分宠溺的伸手帮她开始剥虾壳。

叶以深是不喜欢这样矫情的,吃饭就好好吃,为什么要浪费另一个人的时间去让另一个人吃的幸福!

倒是每次吃饭的时候,夏晴天都会贴心的帮叶以深弄好那些不能直接吃的东西。

夏晴天也丝毫没有羡慕赵蕊,她也不喜欢别人伺候的面面俱到,不然在叶家的时候就不会不喜欢那么多下人围着自己了。

兴许是有赵蕊和沈元进在,这顿饭吃的还算快,叶以深和夏晴天要走的时候,赵蕊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叶哥哥!我和我父亲说了你也在这里,我父亲说会给你打电话的。”

“知道了。”

即便赵蕊搬出了赵父,叶以深也没有多买账,而且还在出去的时候直接拿出手机关了机。

找他他就要在吗?

真是奇怪。

叶以深的做法酷酷的,夏晴天忍不住投去了羡慕的目光,这样性格的男人少了多少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啊!

而且在睡觉的时候,外面的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进床上,叶以深即便是睡着的时候一双温热的大手还一直抚在夏晴天的小腹上。

这样的男人比沈元进靠谱多了。

想着,翻了个身,整个人都被他抱在了怀里。

第二天一早,夏晴天觉得有些口渴,迷迷糊糊起来喝水的时候,身边已经没人了。

叶以深贴心还留下了字条,这里的人不说英语,沟通还是有困难的,叶以深还给她准备了出门的翻译。

打了个哈欠,拿起床边的水喝了一口,夏晴天就想继续睡一觉,昨晚吃的有些多,倒是不饿,只是腰酸背痛的。

这个想法刚刚出来,就听到了敲门声。

“谁?”

夏晴天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睡衣,赶忙从床上起来,这么早,不会是服务员吧?

“夏小姐。”

随着外面流利的中文称呼,和猫眼里看到的门外,基本可以确定是沈元进了。

其实夏晴天的第一反应是想装作不在的,但是沈元进像是知道夏晴天在想什么一样,就又敲了两下门,说道:“我知道你在。”

“请等一下!”

夏晴天认命的叹了口气,扬声说了说。

匆匆忙忙的去穿上了衣服,鞋子都没来得及换,穿着拖鞋就打开了门。

“有什么事情吗?”

虽然和沈元进以及赵蕊的关系不够好,但是夏晴天的礼貌一直都在。

“方便进去吗?”沈元进没有说有什么事情,而是问出了这样的话。

“请进。”

叶以深如果在的话肯定会直接把门甩上,让沈元进吃一个闭门羹,只是现在只有夏晴天一个人,她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一来,她对沈元进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纵然叶以深对他态度一直很不好;二来,好歹认识,他主动要求进门而不让进的话,有些太尴尬。

“是找叶以深有什么事情吗?他有点事情出去了,可能要晚上才会回来。”夏晴天有些局促的说道。

“不,只是想邀请夏小姐一起共进早餐。”沈元进说话的时候格外的柔情。

甚至比和赵蕊在一起的时候还要温柔。

只是夏晴天反应有些迟钝,只是认为沈元进对人说话一直都是这样的,还有些想感叹,赵蕊能找到这样的丈夫,可能就是互补吧。

“我还有点事情,所以不用了。”

“那今天我准备出去逛逛,要一起吗?这里的之前来过,还是熟悉的。”

沈元进的热情让夏晴天无所适从,有句话说的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该不会是赵蕊要沈元过来,然后想把自己骗过去吧?

“不了!”想都不想就回绝掉,夏晴天十分委婉的说道:“我真的还有事情,而且不舒服不想出门去。”

“生病的话要及时去看医生,我看夏小姐的脸色不太好。不然等下我打包了饭菜给你送过来,早餐总是要吃的。”

“沈先生和赵蕊在一起就够了!”

夏晴天丝毫不想接受这番好意。

只是沈元进却盯着他,低笑了一下,君子如玉。

沈元进的模样真的是夏晴天能欣赏的,眉眼细长,一张脸上似乎都写满了不与尘世为伍。

这样一笑,让人不由的多看了两眼。

“似乎从第一次见面夏小姐就总会多看我几眼,让我觉得是不是之前我们在哪里见过。”沈元进避而不谈赵蕊,说了这样一番话。

闻言,夏晴天直接就摇起了头:“没有见过,没有见过!”

“见过的,不过是夏小姐不记得了。”沈元进又笑了一下,这样的脸,真是让人不忍说出伤人的话。

夏晴天干脆不去看他,心中有些嘀咕,他到底是有什么目的。

见夏晴天不说话,沈元进就继续说道:“当初见夏小姐的时候,夏小姐还不过是个学生,读新闻专业,一转眼,已经成为叶太太了。”

他怎么知道?难道是真的认识?

但是转念一想,这些消息似乎随便查一下都可以知道的,也不是什么大秘密,就留了心,说道:“那都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

“就算是好多年前的,也是有过,所以你我之间也算是旧相识了。”

“是……吗?”

夏晴天说话的时候有些抑扬顿挫,充满了尴尬!

“其实就是想邀请夏小姐一起吃个早餐,也没有其他想法,既然夏小姐拒绝,我便不多逗留了。”沈元进说着就对夏晴天点了点头:“打扰了。”

“慢走!”

夏晴天才不会因为他的欲拒还迎就答应他这些无聊的要求,当机立断就准备送人了,没想到这倒是又成了沈元进开口的理由,说道:“这么想我走吗?看来夏小姐真的是有些讨厌我。”

“不是的!”

哎这个沈元进,怎么这么能缠人呢?

就不能去找赵蕊吗!

想着,夏晴天直接就说道:“只是觉得赵蕊在等沈先生,沈先生在我这边不太好!”

“我倒是觉得没什么不好的。”沈元进说着竟然一把拉住了夏晴天的手,一用力把她拉到了怀里:“总说这种话,我不是来找你了吗?”

什么鬼?

沈元进是疯了吗?忽然之间在说什么胡话,而且抓着自己是什么意思?

夏晴天此时根本不想多说什么了,直接开始甩自己的手臂想甩开他,却被他越抓越紧。原本身为男人力气就大,微微一用力,就直接将夏晴天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顿时夏晴天的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每一个毛孔都在拒绝,只是任凭她怎么用力都推不开眼前的男人:“沈元进!赵蕊还在呢!”

“叶以深不在不就够了吗?”

沈元进的声音是没有叶以深的声音好听的,带着些柔弱,只是现在听到夏晴天的耳朵里,只让他作呕!

骂了他好几句,夏晴天吼道:“滚开!”

“难道你真的不觉得和叶以深生活这么久厌倦吗?”

“我只觉得你现在很恶心!”

夏晴天觉得自己气的头皮发麻,浑身的力气都用了出来也没有什么用,直接就被他拉到了床上。

此时此刻,夏晴天才算明白,什么叫引狼入室!

果然一开始就应该装作不在!

只是现在即便再怎么后悔也是没有用的,双手被禁锢着,夏晴天就算整个人的力气都用在手臂上也不能让沈元进松开,只能连着腿也跟着踢,才能不让沈元进压在自己身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