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我是真的爱他/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紧张,我只是想告诉你些事情。”

即便现在在做这样龌龊的事情,沈元进说话的时候也是十分优雅的,淡淡的。

而且也不管夏晴天想不想听,直接就开始了自己的诉说:“我很早之前就觉得你很可爱,跟着叶以深那样不懂得怜香惜玉的是不是有些太可惜了呢?”

“跟着你这种人渣才叫可惜!叶以深起码比你帅!”

比他帅上一千倍!

听到夏晴天这样说,沈元进一挑眉:“那就不知道他想心有没有我大,能不能接受自己女人被别人……欣赏过。”

“你这是犯法的,我要报警!”

夏晴天真的已经歇斯底里了。

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沈元进个疯子!

“你这样喊,叶以深会听到吗?”

在进门的时候,沈元进特别留心把门顺手关上,这样的大酒店隔音效果肯定都是十分好的,所以沈元进根本不担心会被听到!

“就算叶以深不能接受我,你觉得他会放过你吗?”叶以深肯定会把他大卸八块,五马分尸!

夏晴天越是挣扎,沈元进脸上的玩味就越重,而且在挣扎的时候她的内衣带露了出来,沈元进还伸手勾住,暧昧的说到:“白色的吗?真是想好好的看一看。”

“你到底想干什么?”夏晴天终于忍不住,开始哀求:“你现在就离开,我是不会告诉叶以深的,你想要什么可以给你的我都给你!”

“我只想要你的人。”

沈元进说着,手指就顺着她的香肩向里探索,夏晴天眼眶发红死死的抵抗:“如果有需要的话你可以去找赵蕊,你们才刚刚结婚啊!”

夏晴天觉得沈元进对赵蕊还是有感情的,毕竟眼神那么的深情款款,对待她的温柔宠你也不像是不喜欢能装出来的,所以夏晴天此时唯一能抓住的筹码就是这个了。

毕竟这个沈元进,似乎并不担心被叶以深发现之后的后果!

“可是我发现我更喜欢你,怎么办?”沈元进在这个时候简直就像是一个带着微笑的恶魔,随意地将夏晴天玩弄于鼓掌之中!

夏晴天两只手一起推他,让他不能顺利的侵犯自己,憋着的眼泪灌到了心里,有些发苦:“我们两个是不可能的,你不要这样!”

“可不可能,总要试一试。才知道,没准试过之后你觉得我比叶以深强得多呢?”

这个带颜色的话题夏晴天根本没有心情去品味,她满脑子都是沈元进不老实的手,身上的鸡皮疙瘩已经一层又一层。

“就算你想做什么,我们也要相处一下吧,我对于你根本没有什么印象啊!”夏晴天只能以进为退的改变方针,想让他先冷静下来。

万事等到叶以深回来,她才能安心!

只是听到夏晴天这样说,沈元进却一本正经的回应道:“所以就先从这方面了解一下,毕竟这方面生活都和谐了,其他方面的生活怎么会不和谐呢?”

“我是说你还不够了解我,没准了解了之后你就会发现我根本不是你中意的的类型!”

就在夏晴天顽强抵抗并且给自己寻求一丝希望的时候,沈元进突然松开了那个压在她肩膀的手,顿时,夏晴天如释重负,只是一口气还没松下来,他的手就顺着衣下钻了进去!

在酒店暖气开得很高,所以根本没有必要穿太多,而且刚刚夏晴天穿衣服的时候又是急急忙忙的,只穿上一件薄薄的长袖。

沈元进的手掌落在小提琴平坦光滑的小腹上之后,整个人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说道:“你跟着叶以深受的苦我都知道,你是真的爱他吗?还是已经习惯了和他在一起。”

沈元进的声音充满了温柔,好像要把人溺死在其中一样,只是夏晴天对这样的声音免疫,毕竟他现在在做着这样龌龊的事情!

此时的夏晴天根本一动都不敢动,生怕他在向上或是向下一步,战战兢兢的回应道:“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肚子很痛,想去一下洗手间!”

随着她的话,沈元进也看到了叶以深帮她贴心留下的卫生巾,顿时就明白了夏晴天现在是怎么样的一个状况,眉梢一抬:“我知道你现在情况特殊,不过叶以深介意,我是不会介意的。”

靠?

这个变态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明知道自己身体不便还想硬来吗?

做这样的事情,就不怕遭天谴吗!

夏晴天清楚的知道,现在和他硬碰硬,自己根本没有一丝的胜算,唯一可取的就是迂回,所以即便心里厌恶有恐惧,脸上还是浮现出了妥协:“你说这样的话,那你做了之后真的会负责吗?谁知道你会不会直接到叶以深面前告我一状,说是我勾引你在先?”

“这件事情我当然不会说出去的,你也说了,我们之间还需要了解,现在不过是一个开始。”

“那,那你是不是应该给我留一个好的印象?”

夏晴天丝毫不觉得这是什么开始,唯一可以称之为开始的,可能就是噩梦的开始吧!

“比如说呢?”沈元进说话的时候并没有把手拿出来,而是一点点的向上移动,差一点就要摸上了夏晴天的内衣。

夏晴天强行忍住,不让自己颤抖:“我真的只是想去洗手间!”

“是吗?”沈元进忽然啧啧了两声:“恐怕是一去不复返吧。”

说着,他一语戳穿了夏晴天:“是想进去之后把门反锁,拖到叶以深回来,还是想偷偷摸摸的联系叶以深折回来救你?”

“没有!”夏晴天直接矢口否认,虽然他的确是这样想的!

“去之前做些什么也是可以的。”

毕竟夏晴天的身材这么的诱人,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不仔细品味一下,实在是有些可惜!

夏晴天此时整个人都心都已经凉了……

认命的把头偏转到一旁,一直忍着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就流了出来,出眼眶的时候滚烫,等流下脸颊的时候就已经冷冰冰的了。

“别哭。”沈元进直接嘴唇就落在了夏晴天的下巴上,手也更进一步的摸到了t恤下面的内衣边:“我可舍不得。”

“夏小姐!”

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门口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原本夏晴天已经完全失去了希望,顿时,就像是溺水的人看到了一根稻草,救命的稻草!

也不知道拿来的力气,直接推开了沈元进,自己一翻滚,就从床上摔在了地毯上,根本来不及反应,下意识的就冲向了门口!

兴许人的潜力真的是无限的,瞬间夏晴天就摸到了门把,只是沈元进更快,抢在她之前握住了门把手。

“出去之后你想怎么办?告诉叶以深,声泪俱下的要他置我于死地?”

沈元进说这话的时候带着轻松,丝毫没有畏惧。

“救命,救命!”

夏晴天才不想和他说话就浪费了自己求救的黄金机会,一边大喊,一边手脚并用的捶打在门上!果然,成功引起了门外人的注意,敲门声更加的急切,一声声的呼唤着夏晴天。

“很好。”

沈元进看夏晴天的眼神里出现意思的欣赏,然后松开了门把,夏晴天眼明手快,直接就把门打开。

门外的空气扑面而来,夏晴天打了个激灵,像是劫后重生一般。

“夏小姐……”门口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看样子很成熟庄重:“我是叶先生安排给您的翻译,带您去用餐,您这是……”

“滚!”夏晴天现在丝毫不想给沈元进情面,什么面子,见鬼去吧!

说着,一骨碌的爬起来,用了浑身都力气一耳光打在他的脸上!

这一耳光真的很响,回荡在偌大的房间里,听到的人都觉得一阵肉疼。

反观沈元进,像是打在了别人身上,不是打在自己脸上的一般,只是白嫩俊俏的脸上一个巴掌印十分的扎眼:“那就不打扰了。”

也不知道这个男人的内心到底有多么的强悍,在发生了这样事情之后,还能如此的云淡风轻!

等他走了好久,夏晴天身上的鸡皮疙瘩才算消退下去,腿一软就想往地上摔,多亏那个翻译眼明手快的扶住了她,担心的询问道:“需要我联系叶先生吗?”

“不用了……”夏晴天此时脸色煞白,浑身的力气都像被抽空了一般,说话都语气不断的在颤。

“那你是不舒服吗?我送您去医院吧!”

“我不想,你先走吧。”夏晴天现在谁都不想见,刚刚遇到事情的事后大脑还能运作,如今事情过去,反而脑子和心都一团糟。

怎么回到床上的都不知道,夏晴天听到任何声音都会下意识的抖一下身子,呆坐了很久才算回了一点神,第一时间就冲到了浴室,也不管自己什么情况,打开花洒任凭热水打在肌肤。

开始的时候有大片的血水涌向下水道,到后来变成了蜿蜒窄细的一点,像是一条盘踞在心间的毒蛇……

夏晴天洗了一个小时,纵然热水已经开始滚烫,夏晴天身上的鸡皮疙瘩还是一阵接着一阵起来!

一丝不挂的把衣服都丢在垃圾桶,找到全新的衣服穿上,上床的力气都没有,直接躺在了地毯上!

就在她想闭眼休息平复一下心情的时候,手机响了一声,一般联系自己的就是叶以深,所以夏晴天直接就弹了起来,一把抓到放在床头柜子上的手机,没想到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的一段音频。

是什么……

你跟着叶以深受的苦我都知道,你是真的爱他吗?还是已经习惯了和他在一起。

一打开,就听到了所以见不到声音,话正是刚刚和自己说过的对话!

接下来,就是夏晴天的自己的声音。

我不知道……

你做了之后真的会负责吗?会不会直接到叶以深面前告我一状,说是我勾引你在先?

那你是不是应该给我留一个好的印象?

……

“靠!”

夏晴天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叶以深每次接电话愤怒的事后总喜欢把手机摔出去,因为实在是太过于难以忍受了!是一种发泄!

手机重重的砸在墙上,有些后悔刚刚没有再给沈元进一耳光,这种人……这种人!

这里面的确是她的声音,也的确的是她说过的话,可是分明就是断章取义,而且还删减了一些话更加的具有歧义了。

沈元进的动作还真是快,才多久就做好了后路的打算了吗?

他的目的很明显的彰显在夏晴天的眼前,要她闭嘴。

其实夏晴天有些不明白,既然想要自己闭嘴,为什么一开始又会作出无所谓的态度?是因为一开始就想好了要怎么算计自己吗?

夏晴天到现在心情都还不能彻底评平静下去,这样肮脏的男人,想这样堵住自己的嘴,就不怕她去赵蕊面前戳穿他吗?

小腹传来一阵疼痛,疼的夏晴天额头上开始不断的向外冒冷汗,可能是要出去吃点东西了……即便现在在暖气十足的房间,她依旧是手脚冰凉。

只是刚刚到事情让她对于外面有些恐惧,谁知道沈元进那个变态会不会一直在门口伺机等着她出门?原本可以打电话给叶以深安排给她的翻译打电话,可是现在手机摔了出去,不用看就知道已经坏掉了吧。

刚刚侥幸没有让他得逞,再次跌入陷阱之中,还会这么的侥幸吗?

外面的阳光已经昏暗了下去,就像是此时此刻夏晴天的心……只是一阵阵的疼痛和饥饿要把夏晴天吞噬,最终她还是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喝了几口水之后,开始找衣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兴许是刚刚洗的太过火,她觉得自己身上的皮肤和衣服摩擦起来火辣辣的疼。

小心翼翼的把门打开,再三确认没有人之后夏晴天才出走了出去,每一步她都小心又忐忑,比做贼都要心虚,生怕从角落里忽然窜出一个人来把她拖走。就这样,原本一分钟不到的路,她走了整整五分钟。

电梯很快到达,里面有几个男人,夏晴天心一惊,原本已经迈出去的步子戛然而止,她现在并不想和这些陌生男人待在电梯这样的密闭空间!

沈元进给她带来的影响,一时半会是不可能消失的。

见夏晴天站在外面不进来,里面的人说了几句她根本听不懂的话,她猜测应该是询问她要不要进去,摇了摇头,夏晴天还后退了一步。

于是,电梯就这样合上,夏晴天在明晃晃的电梯门前,有些眩晕。

果然特殊时期不能不吃不喝……

几分钟后,她等来了第二班电梯,这次运气较好,里面空空荡荡。

进去之后夏晴天就靠在了里面一个角落里,因为不知道其他可以吃饭的地方和这里语言又不通,夏晴天只能拿着房卡去了昨天夜已深带她吃海鲜的地方。

这里好像只靠房卡就可以随意吃喝,不用额外付款。

昨天夏晴天全程跟着叶以深,即便不知道说什么,也记得大概流程,所以顺利就落了座,不清楚菜单上写的什么,随便点了几个递给服务员,就开始等待,这里上餐的速度还是很快的,没多久夏晴天就可以开始用餐了。

首先上来的就是一份海鲜炒饭,看了她的运气还不错,可以垫垫肚子。

这家餐厅的味道很好,夏晴虽然没有什么胃口,也连着吃了好几口,让饥肠辘辘的胃不那么的痛苦。

刚刚吃了几口,身后就响起了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哟。”

赵蕊。

不出意料,她的身边跟着沈元进,沈元进还帮她拿着手提包,一眼就可以看出两人是夫妻。

夏晴天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这么的倒霉竟然遇到了他们两人,要是没发生今天的事情,兴许还会打声招呼,但是如今夏晴天的厌恶隐瞒都隐瞒不下去,呼之欲出!

只是知道现在叶以深不在起了冲突也是自己这边吃亏,于是硬生生的忍下了心中的情绪,又吃了一口饭,像是打碎了自己的牙一样向肚子里咽!

“看来我和元进的蜜月还是尽早结束好了,不然总是看到你也影响心情。”没有了叶以深在,赵蕊也肆无忌惮起来。

这才一天的功夫,自己差点被沈元进强暴,如今还要受赵蕊欺负,加上夏晴天的心情原本就不好,直接就丢下了手中的叉子,冷眼盯着赵蕊:“你觉得我看到你心情就很好吗?”

“果然是叶哥哥不在就装不下去了吗?我就知道你什么善良都是装出来的,假惺惺!”

“闭嘴吧!如果不是因为你是赵家的女儿叶以深难道会多看你一眼吗?”就算是泥人也会有三分脾气,况且今天沈元进的确是把夏晴天惹怒了,直接就连带着赵蕊夏晴天也愤怒起来:“有时间在这里冷嘲热讽不如想想怎么管好你男人的下半身吧!”

就算赵蕊平常不沾尘世的,也听出来的夏晴天话里有话在折射什么,可惜她却一脑子的认为这话是夏晴天说出来想要离间她和沈元进感情的,直接就挽起了一旁沈元进的手臂,甜笑道:“我知道你嫉妒我和元进的感情,毕竟我们两个是真心相爱的,至于你和叶哥哥嘛……”

恶心!

赵蕊的话丝毫没有勾起夏晴天的任何嫉妒,满脑子只觉得无语。

这样的女人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沈元进和她真心相爱?那怎么还会在蜜月期来到她的房间对她!想起这件事,夏晴天自己就怒从心中来,攥紧了双手:“那就麻烦你们好好相爱去吧不要在我面前恶心我,还有,不要一口一个叶哥哥叫的那么亲密,叶以深没有你这个妹妹!”

“你!我和叶哥哥认识的时候你还不知道是哪里的穷酸人家呢!”赵蕊说着就上前想对夏晴天动手,不过被沈元进眼明手快的拦了下来。

“蕊儿。”

沈元进的声音都是沉稳,不管是和赵蕊比还是和夏晴天比,都十分的理智:“冷静一些,我都说了不要你过来打招呼了,换一家餐厅吃饭就好了。”

“我就不,就要在这里吃,而且还就要在这个桌子上吃!”

赵蕊是笃定了自己想要的就都可以拿到手,况且叶以深不在,她一心认为夏晴天根本不敢和自己计较太多。

只是事实证明,是她想太多。

虽则她的话,夏晴天直接伸手就将桌子掀翻在了地上,桌子上没吃几口的炒饭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夏晴天腾的起身,冷脸对赵蕊说道:“吃啊?你就在这里吃好了。”

“元进,你看这个无理取闹的女人!”

赵蕊被夏晴天身上的气势吓到,没有对着她嚣张,反而对身边的沈元进卖起了委屈。

闻言,沈元进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抚她的情绪,随即就对夏晴天说道:“不好意思,等下我会亲自把晚餐送到你房间里去。”

不知道是不是夏晴天想多了,总觉得沈元进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里都是暗示!

还想进自己房间吗?

做梦吧!人渣!

“垃圾。”

夏晴天这个词语并不是评价沈元进一个人的,还有整个人都贴在他身上的赵蕊!

沈元进能装作若无其事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她不可以!兴许这就是为什么诸多案件里的施暴者都可以安然无恙,但是被害者却要一辈子都活在阴影之中!

赵蕊总有一天会清楚的知道沈元进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到时候也不知道会不会觉得现在所谓的恩爱可笑!

夏晴天不想和眼前的那个人多说一个字,等叶以深回来都会处理好!想着,甩手就走,服务员都没有能拦下他。

看着夏晴天急匆匆的背影,沈元进的耳边就响起了赵蕊的娃娃音:“元进,那个女疯子刚刚吓到我了!”

“嗯。”

沈元进回应的有些心不在焉:“换一个位置吧。”

……

夏晴天回去的路上几乎一直在奔跑,虽然并没有什么力气,而且肚子还很痛,但是还是奋力前进,生怕身后会忽然冒出沈元进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