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自投罗网/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电梯里下来也是一路冲到了房间门口,听着房卡的滴声打开门,瞬间钻进去并且关上门之后,才算松了口气。Ω Δ看书 阁.ΩkanΩshuge.la

真是没有安全感,也不知道叶以深什么时候回来。

“叶以深?”

就在她这样想着的时候,就看到了在床上躺着的叶以深。

看样子他已经回来有一会儿了,身上的衣服都换成了浴袍。

“看到我回来这么惊讶吗?还是不想我回来。”叶以深抬了抬眼,挥手示意她过去。

夏晴天不知道为什么,就莫名的有些心虚,步子小小的,磨磨蹭蹭:“你找到要找的东西了吗?”

“还没有,正常情况下你看到我不是应该直接扑过来吗?难道我走的时候你发生了什么?”

叶以深的这番话落在夏晴天的耳朵里简直就像是某种暗示,难道沈元进把那个录音发给了叶以深?!

不,不可能!

那样的话他岂不是自投罗网?

兴许真是只是随便一问吧……

这样想着,夏晴天总算迈开步子,走到了叶以深的床边:“没有,只是刚刚出去吃饭也没吃什么,有些不舒服。”

“该不会是一天都没吃什么吧?”叶以深伸手抓住了她的手掌,慢慢的在手心中爱抚:“脸色很差。”

“我!”

夏晴天其实没听到叶以深在说什么,只是感觉到他体温的那一瞬间就很想哭,鼻子一酸,就想把自己今天受的委屈脱口而出!

“你说。”

叶以深像是看透了夏晴天的内心想说什么一样,语气平静中又带着一丝的隐忍。

“我很想你……”夏晴天最终还是没说出口,直接就扑到了叶以深的怀里。

纵然当初学习的是新闻专业,也立志要做一个挖掘真相的记者,但是有时候,真相所带来的结果,她真的承受不来,不能面对。

“我也很想你。”叶以深的手落在夏晴天的发丝上,像是触碰到了夏晴天的开关一样,她的眼泪开始忍不住向下掉。

原本就不能忘记的画面,再次一一浮现在了眼前,她也有些庆幸,庆幸没有让沈元进得逞,不然她可能真的会不知道怎么撑下去。

“谁对你做了什么?”叶以深的眉目拧在一起,一只手抚在夏晴天的脸颊,任凭她的眼泪顺着自己的手掌上的脉络滚动。

“如果,如果我被人玷污了,你还会喜欢我吗?”

虽然并没有被沈元进得逞,但是夏晴天却还是问出了这样的话,闻言,叶以深说道:“你总要告诉我,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告诉我的?”

“今天,今天……”

夏晴天像是被掐住了喉咙,说话的时候一个字都不能吐出来,可是又难以忍耐的想要说出口,在叶以深面前她现在真的隐藏不了什么,而且这件事如果不告诉叶以深,夏晴天有预感今后沈元进肯定会变本加厉!

断断续续的把事情说完,夏晴天已经哭的嗓子都有些哑了。

叶以深把她抱在怀里,声音十分具有安全感:“他根本没有得逞,而且这件事我会为你讨回来所有的!”

“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他还……”

“还弄了录音想借此威胁你吗?”叶以深冷哼了一声:“这样的事情也只能威胁一下你,不过这就是你不愿意告诉我的原因吗?”

叶以深的话让夏晴天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下意识的不想叶以深知道这件事,这种心理很复杂,就像明知道自己闯祸了要瞒着家长一样。

“受伤害的是你,你不需要对我有任何的歉意,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他千算万算,都没有想到沈元进胆子那么的大!

其实叶以深一进门看到夏晴天的手机,捡起来的时候就听到了那个录音了,但是他的第一反应不是找夏晴天质问也不是愤怒,而是理智要清楚发生了什么。

因为这件事如果处理不好对于夏晴天来说,就是二次伤害!

当年因为自己,夏晴天已经受过一次这样的摧残,如今还要再来一遭的话,就算世界不疼爱她,叶以深也心疼!

“难道你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夏晴天怎么也没想到叶以深这么相信自己根本没有多问,并且丝毫没有说任何让她感到难过的字眼!

即便现在两人的感情很好,夏晴天也是实在没想到!

就算叶以深有什么过激的反应,其实她也是可以接受的。

“你想我问什么呢?”叶以深抱紧了夏晴天,看着她红肿的眼眶,自己的心跟着就也皱在了一起。

“那你不想责备我吗……”

“我说了,你根本没有错。这件事,都交给我!”

夏晴天这种把分明自己是受害者的过错放在自己身上,真的让叶以深一个字的重话都说不出口,同时对沈元进的恨,又平添了几分!

简直到达了极致!

龙有逆鳞!

“我现在就去找他问一问,到底是什么意思。”

对夏晴天的无条件相信,让叶以深恨不得现在就要了沈元进的命!

夏晴天的心情在得到叶以深完全的信任之后,总算是阴郁之中透出了一点的光亮,不管怎么样,叶以深在她身边,而且完完全全的相信她。

幸亏身边的人,是叶以深!

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掌,语气里都是不确定:“就这样去找他吗?”

“难道他做了这样的事情,还要我八抬大轿的去把他请过来吗?”

叶以深已经想好怎么先给他一拳了!

“他不承认怎么办?”

“做了就是做了,不承认有用吗?”叶以深说着就将夏晴天压在身下,然后拿起被子盖在了她的身上,说道:“我去去就回。”

“我想和你一起去!”

虽然现在不想看到沈元进那个变态,可是她真的很想看叶以深帮自己出气!

她只是对这个世界怀揣善意,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原谅的圣母。

而且这是叶以深相信她,但凡叶以深有什么质疑,两人之间的感情肯定会出现不可弥补的裂痕,就算这件事情解释清楚处理完善,感情肯定也不会和现在这样的自然了。

“好,那就和我一起去。”

叶以深要让全世界任何一个伤害夏晴天的人都受到惩戒!

从出门之后,叶以深就全程紧紧的握着夏晴天的手,原本夏晴天对于出门还是排斥的,可是他在,心情就稳定了下去。

因为叶以深调整了房间,所以不和沈元进赵蕊在一个楼层,但是之前赵蕊说过她在原本两人的房间隔壁,所以叶以深没有问就知道她在哪里,上了电梯之后就摁下了楼层。

随着电梯门的关闭,夏晴天咽了咽口水,问道:“等下你准备怎么办?”

“让他知道管不住自己*的后果。”起码,也要废掉他的生育能力吧?

如果只是教训一下的话,未免这个代价也太廉价了。

“那赵蕊……”夏晴天顿了顿,说道:“我是说,赵峰和赵伯伯那边要怎么交代?”

“不需要任何交代。”

沈元进对夏晴天做了这样的事情,叶以深觉得自己不需要给任何人所谓的交代!

两人的楼层也不过相隔了两层,所以说完一句话,也就到了地方,随着电梯停止开门的声音,夏晴天的心莫名的就提了起来!

竟然有些激动。

毕竟恶有恶报,才是大快人心的!

叶以深拉着夏晴天直接到了他们房间的门前,伸手敲起了门,里面却没有人回应,难道是装没有听到?夏晴天在一旁看着想着想着,突然开口问道:“会不会是出去吃饭还没有回来?刚刚我出去吃饭遇到了他们。”

“那就进门等他。”叶以深说着看了看手表:“也给他一个惊喜。”

夏晴天正想问他要怎么进去,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称呼:“叶哥哥。”

“沈元进呢?”就连夏晴天不看就知道是赵蕊,叶以深就更清楚了!

只是她是独自一人回来的,并没有沈元进的身影。

“他说要出去见一个朋友谈点事情,就要我先回来了。”看样子赵蕊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站在门口看着叶以深问道:“叶哥哥有什么事情吗?”

“我和你一起等他回来。”

虽然叶以深对于现在的赵蕊也是零好感,但是也是分的清的,没有把对于沈元进的愤怒发泄在她的身上。

在夏晴天面前赵蕊表现的简直就是一个人渣,但是在叶以深面前还算说的过去,也不知道是真的余情未了还是怎么样。

进去之后赵蕊看到不看夏晴天一眼,一直在和叶以深孜孜不倦的找话题,虽然叶以深根本没有给出回应。

“叶哥哥。”连着等了半个小时沈元进都没有回来,赵蕊总算是感觉到了一丝的尴尬,说道:“你是不是想找他问我大哥的事情?”

“你知道你大哥现在在做什么吗?”

叶以深听到事关赵峰,才总算的正眼看了赵蕊一眼。

“知道一些,但是这事情也不能怪元进,叶哥哥你还是回去吧!”

赵蕊的话让叶以深觉得赵峰现在的处境可能不太好,眯了眯眼睛,问道:“他在国内吗?”

“不在,具体在哪里我其实也不清楚,只知道他和我父亲起争执,然后就被元进送走了,再也没有出现过。”

“他被囚禁了?”

说什么被送走,冠冕堂皇的话罢了。

赵峰往日里看起来嘻嘻哈哈的,但是叶以深了解他的为人,不是省油的灯,不可能所谓的被带到国外之后就了无音讯。

“不是的,兴许只是我大哥对于我的婚事也不满意,生了我的气,也自己想出去静一静。”赵蕊虽然说话刻薄做事也有些恶毒,但是没脑子把事情想的简单这点倒是从来都没有变!

“你父亲就没有反对吗?”

“父亲也是在气头上,就交给元进处理了。”

赵蕊的话让夏晴天忍不住想咂舌,怎么说赵峰才是他的亲儿子吧,这么轻易的就交给了沈元进这个女婿去处理,还真是心宽!

叶以深显然也是这样认为的,丝毫不客气的问道:“沈元进是给了你们什么*汤?”

“元进是真的很好!”叶以深这样说沈元进,显然让赵蕊觉得有些不开心,就开始十分如数家珍的开始分享她和沈元进的甜甜蜜蜜:“元进很细心,我任何的喜好他都记得清清楚楚,而且我大哥不在的这段时间都是在他在处理家族的大小事宜,盈利了许多,我父亲和欣赏他的!”

“也是难为他了。”一个走私军火的去做所谓的生意,沈元进还真是全能人才。

叶以深说这话的时候嘴角挂上了一丝的冷笑。

“叶哥哥,你为什么和我大哥一样,对元进这么有偏见呢?”

赵蕊显然才是对沈元进有偏见的那个。

夏晴天忽然有些同情她,喜欢叶以深那么久没有回应,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自以为是正确的男人,竟然不过是一个枉为人的人渣!

“你大哥和他认识多年,比你看的清楚的多。”叶以深说着就不再讨论这个话题,毕竟赵蕊看样子是真的不知道赵峰在哪里,现在还是要见到沈元进,慢慢的算账:“给他打电话。”

“……”

这个他赵蕊知道说的是沈元进,就撅起了嘴,拿出了手机。

很快那边就有人接通,赵蕊脸上的神情立刻就甜蜜起来,语气也腻腻的喊了一声:“元进!”

那边沈元进不知道说了什么,她连连点头:“是,是,叶哥哥是在等你。”

说完,她就把手机递给了叶以深,说道:“一个个,元进说有事情和你讲。”

看来沈元进早算到他会过来,把手机放在耳边,叶以深没有愤怒的怒吼,也没有质问逼问,而是淡淡的问道:“不敢回来了吗?”

“怎么能是不敢呢?只是我很爱护自己的小命,叶大少现在在气头上,我还是不要找死好了。”电话那边的沈元进爽朗的笑了起来:“没想到这么快,幸亏我有先见之明!原本等到你和晴天吵一架,然后我趁虚而入呢。”

“算你走运,可以多活些日子。”

明知道就算自己去问他现在到底在哪里他也不会说,所以叶以深也就没有问这没有什么意义的话了。

“那赵蕊就麻烦叶少送回到赵家了。”沈元进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果然所有的深情都是假装的,这么轻易的就能丢下自己名义上的妻子。

微微扬了扬下巴,眼神就聚焦在了赵蕊身上。

赵蕊并不清楚刚刚沈元进说了什么,而是眨了眨眼问道:“元进说什么时候回来了吗?”

“我会安排你回去。”

叶以深说着就起了身,把手机随手丢在了沙发上。

这句到倒是让赵蕊有些懵了,坐在沙发上呆呆的眨了眨眼:“那元进他……”

“不会回来了。”叶以深说着,拉着夏晴天的手就走了出去。

至于赵蕊……她怎么想管自己什么事情?

叶以深没有多余的感情去怜香惜玉。

夏晴天跟叶以深出了门,也大概猜到了是怎么回事,问道:“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找赵峰,还是追击沈元进,或者是继续先找宝藏?

“先去找赵峰。”

即便赵峰是赵蕊的亲生哥哥,沈元进也不一定会只是把他关起来。

而且这么久过去了,叶以深真的有些担心!

该死的,早知道当初怀疑的时候就应该直接去找他。

叶以深当机立断的,回去之后先是安排了人将赵蕊送回去,然后就又让人定位赵峰和沈元进,一一嘱咐,好几个小时之后才算忙完。

期间,夏晴天就一直躺在床上看着他忙,丝毫不觉得厌倦。

看到他走向床,立刻就做了起来,询问道:“要不要吃点东西?”

刚刚她也只不过吃了几口炒饭,但是在气头上,饿都感觉不到了,如今早就饿的头晕目眩,小腹冰凉。

“我叫人送宵夜过来了。”叶以深伸手捏了捏她的脸:“是不是又一天没有吃东西?”他坐在椅子上都能听到她咕咕作响的肚子。

“吃了一些,你什么时候叫的?”夏晴天的心还没有宽到差点被玷污,还能兴致勃勃的去吃饭。

“早就叫了,现在应该已经要送过来了。”

一语成谶。

叶以深的话音未落,门铃就响起来了,诸多饭菜被连着推车一起送了进来,应有尽有。

自己吃饭的时候还没有什么食欲,叶以深身边,而且事情也算得到了解决,此时夏晴天也冷静下来,庆幸大于了悲愤。

不管怎么样,他都没有得逞,自己还是清清白白的!

想着,就端起了一碗热粥。

吃饱喝足之后,心情也跟着放松起来,缩在叶以深的怀里就睡了下去。

可是一闭上眼,梦里就不断的钻出魑魅魍魉出来。

叶以深睡不着,就看着夏晴天的眉头越皱越紧,伸手将她紧皱的眉目抚平,也不管她能否听到,都极轻的说道:“我在。”

兴许是感受到了慰藉,夏晴天的眉头总算是舒展开。

……

第二天一早,夏晴天坐在床上无精打采的听着叶以深说话,有些敷衍的嗯了几声。

见状,他微微侧头,看着夏晴天问道:“是舍不得我,想我和你一起回去吗?”

也不知道是不是沈元进一心想着自己怎么安全,所以就忽略了赵峰那边,他的人很有效率的才一晚就找到了赵峰!

并且已经开始着手去办去将赵峰送回国。

顺便还安排了夏晴天也回国去。

“我只是昨天梦到了很多东西。”头昏昏沉沉的,夏晴天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凉凉的,丝毫没有发烧的迹象。

看样子,是真的没有睡好。

“我在这边还有一点事情没有处理好,最多比你晚一天回去。”叶以深不想夏晴天自己回去,但是这边的情况也不能让她在这里留着,赵峰那边也需要人照应一下。

“我没什么的。”

夏晴天摆了摆手,从床站起来,然后就扑到了叶以深的怀里,闭着眼睛说道:“但是我现在想再睡一会儿。”

“我正好出去有事情。”叶以深说着,就也抱住了她:“一觉睡醒就可以走了。”

“我想你抱着睡。”

夏晴天不是什么矫情造作的人,只是现在真的想在叶以深的怀里多呆一会儿。

这样的要求叶以深当然不会拒绝!

直接一挑眉,然后就男友力十足的将她抱到了床上。

外面的阳光洒进来,看着就觉得很温暖,夏晴天打了个哈欠,把整张脸都埋在叶以深的怀里,整个鼻腔都是他的味道。

睡意一点点的袭来,好像一闭上眼,还没来得及感受,就睡着了。

也的确如叶以深所说,睡醒之后就要上飞机了。

夏晴天坐在飞机上,将胳膊撑在了自己的下巴上,看着外面的风景,叶以深不在身边坐飞机,他现在还真的觉得有些可怕啊!

战战兢兢了许久,总算安稳落地,夏晴天的腿都是软的。

幸亏没有出事,幸亏没有出事!

安抚了自己一番,夏晴天才抬脚走向了不远处的叶家。

王管家依旧像是之前一样早早的就站在门口等着她,一看到她走过来就微微欠身:“少奶奶,您回来了!”

“王管家,都和您说过不要总在门口等我,在屋里等着就够了!”

虽然现在天气已经回温了,但是夏晴天每次回来看到王管家在门口等着,就总觉得有些负罪感!

“少奶奶这是哪里话,都是我该做的。”王管家也和以往一样,根本没有把夏晴天的话听进去,帮夏晴天打开了房门,顺便还说到:“少奶奶知道赵家少爷回来的事情吧?”

“知道。”

叶以深是告诉了她赵峰会先别送过来,只是没想到竟然比自己还快:“他怎么样呢?”

“看起来还好,韩老帮他把了脉,也是一切正常。”

“那就好!”

夏晴天还担心赵峰会和叶星悦一样被折腾一番。

说话间,就已经走了进去,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赵峰和韩老。

“回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