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我想把你占为己有/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韩老看到夏晴天进门,只是打了声招呼,但是叶星悦则直接起身,看着夏晴天说道:“以深呢?”

“他应该也快到了。Ω Δ看书 阁.ΩkanΩshuge.la”夏晴天打量了赵峰一眼,明显也瘦了下去,而且看起来情绪有些焦躁。

闻言,赵峰的眉头就皱了起来,焦虑的动了动步子:“不行,我还是要回家看一看!”

“叶以深说要你等他回来再商榷这事情!”夏晴天直接就拦住了他:“你先冷静下,我知道你现在很着急,不过也不能贸然行事!”

“可是蕊儿还有我的父亲!”

“你走了这么久都没有什么事情,现在就更不会有什么事情了!”夏晴天叹了口气,觉得赵家现在也是不安宁:“要是你实在等不了,现在联系一下叶以深也可以,不过他可能会骂你。”

“那还是算了吧,我等他。”

赵峰踌躇了一下,最终还是做了下去,夏晴天的心里有些按耐不住的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时候韩老却开口道:“对了,金老头说你回来就去找他,现在在跟小深晴还有小星辰逗趣呢,哎姓赵的,继续我们刚刚说的。”

夏晴天想留下听一听他们刚刚到底说了什么,但是听了几句,是关于养生之类的,也就没了什么兴趣,上楼去找了金馆长。

金馆长看起来心情不错,正在抱着小星辰,看到夏晴天就来了精神:“在国外怎么样?有没有不适应?”

“都很好。”夏晴天伸手把小深晴抱在怀里,说道:“韩老说您找我?”

“啊,是!我也在这里住了这么久了,再叨扰下去老脸也挂不住,所以就想这两天就搬回去。”

“您说什么呢?难道您忘记了,我是您认的干女儿,住在女儿家里有什么打扰?”换句话来说,叶家的房间那么多,不住也是空空荡荡的。

夏晴天拒绝的不假思索,金馆长有些不好意思:“我什么都没做,这样蹭吃蹭喝,着实不好!”

“您不是还要教给我找什么宝藏的技巧吗,怎么就是蹭吃蹭喝了,等小深晴和小星辰再大一点,还能让您教着识字!您我可是比外面的那些老师家教放心多了!”

夏晴天的一番话把金馆长哄的有些开心,连要走的事情都忘记了,开始问她最近学的怎么样。

楼上一对老少,楼下一对老少,看起来十分的和谐,只是说的东西,却千差万别。

夏晴天和金馆长有说有笑,而楼下赵峰的神情,却都凝固在脸上。

“您确定吗……”

“我是看你顺眼才和你说这些的,但是也不能说确定。”韩老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说道:“我不过就是个老中医,其他事情都不清楚的。”

“多谢韩老提醒。”

赵峰现在的心情很复杂,难以形容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心态。

之前总觉得自己安安稳稳有保护自己和家人的实力就够了,如今看来,人在家中坐,祸是真的会从天上来!

韩老见赵峰神情肃然,摆了摆手,想起来还有话要对夏晴天说,起身拍拍屁股就上楼去了。

夏晴天正在和金馆长相聊甚欢,笑的一双漂亮的眼睛都眯在了一起,看到韩老过来,立刻就热情的打招呼:“韩老,您怎么过来了?”

“上次你不是说回来要看一看叶以琰吗?我正好准备过去。”

韩老的话让金馆长看了他一眼,不等夏晴天开口就先打断了他:“你在说什么呢?”

“你不是也要一起去的吗?”

韩老不像是金馆长做事情很稳重,很多情况下做事情都是随心来的,一句话说的金馆长不知道如何作答,尴尬了几分钟之后才开口对夏晴天说道:“你去不去还是等叶少回来再说吧。”

“晴天只是跟着过去又不会有什么事情。”也不知道是不是和金馆长对这干习惯了,韩老开口就是反驳他的话:“你是不是担心太多了?”

“你要是做事情靠谱一点,我还要担心这些事情吗?”

眼看两人就要吵起来,夏晴天赶忙在中间调和说道:“我是真的想去看一看,也的确和韩老说过,金老您就不要气了,就算气也是要对我气!”

“我觉得没有叶少的同意,你还是不去为好!”

“叶以深同意才能去?你以为还是过去男尊女卑的时代啊?”

“我就去看看,就去看看!”

虽然说他们两人之间经常吵架斗嘴,简直都要成了日常,但是夏晴天还是不想听他们在自己耳边各抒己见,选了一个最折中的办法:“我这就给叶以深打电话说一声。”

这个做法倒是让韩老和金馆长都勉强接受了下去,只是在打电话的时候,叶以深那边是关机的状态。

如今小提琴都已经习惯拨叶以深的电话是关机了,只是想到要给金馆长一个交代,于是就装模作样的说了几句之后,对金馆长点了点头:“叶以深说让我注意安全。”

“既然如此,那就去吧。”

叶以深都同意了,金馆长这边再说什么就显得有些多余了,只能选择点了点头。

夏晴天虽然说是为了安抚韩老才和他一起去看叶以琰的,但是眼看要到了地方,心情就也激动了起来!

时隔那么久,好久不见了,叶以琰。

韩老这次来显然不是为了给叶以琰带来好消息,一边摸自己随身带的小布袋,一般对夏晴天说道:“等会儿你是要去嘲讽他一番,还是想羞辱他一番?”

“我,还没想好,而且这两者好像没有什么区别吧?”

“那你就一起好了,我保证他现在老老实实的。”看出了夏晴天对叶以琰好像没有准备羞辱一番,韩老撇了撇嘴说道:“你的善心不会要在这个时候大发了吧?”

“我只是还没想好。”

夏晴天摸了摸鼻子,虽然对他恨之入骨,可是时间过去了那么久,夏晴天觉得自己已经冷静了下来,好像也没有那么仇恨他了!

也不知道自己这种性格是好是坏。

闻言,韩老的语气有些恨铁不成钢:“你,我知道他对你做了什么都恨的不得了,你竟然还没想好!”

“难道你还想晴天把他扒皮抽筋吗?”

坐在韩老身边的金馆长看得出来有些生气!

这个样子,完全就是不想让自己孩子和坏小孩玩的语气嘛。

韩老从来都不会在意别人怎么说怎么想,金馆长这话分明就是在质问他,他却当成了一个问题,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就算是扒皮抽筋,我也没有什么意见的。”

“晴天,你不要和他胡闹!”

见和韩老说不通,金馆长就又开始对夏晴天苦口婆心:“有什么事情都要考虑一下后果,如今叶以琰还有事情没有说出来,进去之后你也不要冲动!我觉得最好的你方法还是不要去见他。”

有一个韩老在就够,在加上一个夏晴天,搞不好叶以琰真的会因此丧命。

“我知道了。”

夏晴天十分乖巧的点了点头,让金馆长总算得到了一丝的慰藉!

这次倒是轮到韩老不爽了,撇了撇嘴:“算了,看在你是个老头子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

“哼,好像你不是一样!”

韩老这话让金馆长也傲娇起来,直接别过头不去看他。

两人的相处真的是太像小孩子了,夏晴天忍不住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

不过不去看叶以琰也好,万一叶以深真的不愿意让他过来,到时候也可以说只是陪着韩老和金馆长过来的。

进去之后金馆长因为担心夏晴天自己乏味,只让韩老一个人进了管着叶以琰的房间,不过门上的玻璃,还是让夏晴天和他对视了一眼。

叶以琰的眼神……好像更阴沉了。

只是一眼,夏晴天就觉得仿佛从地狱里刚刚爬出来了厉鬼一样,看的她背后一寒,好在只是一眼,她就和金馆长快步离开了。

这里应该是叶以深建立起来的类似于基地一样的东西,里面的格调很简单,没有监狱的压抑,却也让人有种严肃的氛围。

夏晴天和金馆长被人领到了房间里之后,四处看了几眼,问道金馆长:“金老,其实我还不知道今天你和韩老过来是为了什么?”

“韩老肯定是又要折腾一番叶以琰了,他也真的是嘴硬,吃了那么多苦,该说的一句都不说!”

“那金馆长您跟着过来做什么?”

“他就是觉得自己来太无聊,也不知道一把年纪的老头,怎么就不能在家里好好的歇着。”

金馆长的话是在抱怨,夏晴天却觉得反映出了他和韩老之间的关系,笑道:“兴许这就是韩老对朋友的态度吧!”

“难怪这个老头子没有什么朋友。”金馆长虽然吐槽着,却说道:“上次虽然说回去你也知道我们是去了哪里,其实他也是想回去看看的。”

“那等叶以深回来我就告诉他,让他安排一下。”

夏晴天话音刚落,就有人敲门,在前对说道:“请问金老方便吗?”

听到是找自己的,金馆长问道:“怎么了?”

“韩老找您。”

“找我?”金馆长直接就起了身,对夏晴天说道:“我去看看他有什么事情,你在这里等我片刻。”

夏晴天懂事的点了点头,虽然这里什么都没有有些乏味。

只是金馆长刚刚走,门就别打开,韩老瞬间就钻了进来。

看到韩老进来,夏晴天的手指抬起来,指着门外说道:“韩老,您不是找金老吗?他刚刚出去!”

“嘘!”韩老手指放在嘴边,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的说道:“我知道他出去了!”

“那您这是……”

“我是故意让他出去的,要不然他在,怎么会同意能你去见叶以琰!”

“见叶以琰?”

夏晴天更不明白韩老这是在搞哪一出了。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是韩老都亲自来了,便也跟着他去了。起身走到门口,在关门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多问了一句:“韩老,你叫我果然是去看你怎么整治他吗?”其实她没有那个癖好的,如果画面太残忍的话,兴许还会害怕。

“当然不是!”

没想到韩老却摆了摆手:“他已经被我治的命都没了半条,要他的命已经没有丝毫的挑战性了,我现在目标很明确,就是要撬开他的嘴!”

“地图都已经找到了,他还有什么值得去撬的?”

“当然有了,他自己怎么能和叶以深斗那么久?”

“您是说……他背后还有人?”

夏晴天不由的瞪大了眼睛,虽然叶以深最近的所作所为,夏晴天也猜到了一些,不过听韩老说出来还是觉得有些诧异。

原本以为处理好叶以琰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见夏晴天问这么蠢的问题,韩老回答都不想回答,加快了脚步:“你过去问他不就知道了嘛。”

“我去问他会告诉我吗?”这也是夏晴天最困惑的,莫名其妙把她叫过去开什么,那么久他都一句话不肯吐出来,难道自己去就会说不成?

“刚刚他看到你来了就非要见你,并且许诺看到你之后,就都说出来。”韩老知道夏晴天要质疑叶以琰这话是真实性,抢在她前开口道:“反正他都这样说了,试一试!万一是真的,也省了我的和叶以深的事。”

“那好吧……”夏晴天总觉得心里怕怕的,毕竟叶以琰这个人做事情很让人琢磨不透,非要见自己到底是有什么算盘?

反正她和韩老不一样,笃定叶以琰叫自己过去绝对是有阴谋,而不是为了把所谓的真相秘密告诉自己。

其实距离也不远,说完这些话的时候,就已经到了门前,韩老走的时候门都没有锁,所以来到门前,伸手就把门推开,反正叶以琰被锁着,跑也跑不掉。

“对了韩老,您刚刚叫金馆长去了哪里?”夏晴天说完这句话,抬眼就看到了叶以琰,他也在看着自己。

这已经是他们今天第二次的对视了!

刚刚不过是隔着玻璃的匆匆一眼,夏晴天只觉得他阴沉沉的。但是换句话来说,叶以琰在夏晴天的印象里,一直都是癫狂的阴郁!

但是如今看到他整个人在自己面前,就是截然不同的感觉了,比当初的叶星悦要胖一点点,也只是脸颊上多一点肉,露在外面的手腕只剩下一层皮护着骨头……

夏晴天没由来的就想起了张牙舞爪来索命的怪物,下意识的向后靠了靠身子,不想进去。

看到夏晴天这个动作,叶以琰冷笑了一下,开口的声音分外的沙哑,就像一张塑料纸揉搓的声音:“嗨,好久不见啊,你好像还是像以前一样怕我。”

“怕你吗?”夏晴天的眼神看到了锁在他脚腕和手腕上的铁链,确定他不会忽然扑向自己之后,稳了稳心神,迈出了一步走进到房间里:“现在我有什么可怕你的。”

就算真的打起来,夏晴天都觉得他不一定有自己有力气!

“呵呵。”叶以琰又发出了一声怪笑。

只不过这次韩老没有给他继续说话的机会,不耐烦的打断了他:“你现在是不是要把自己要说的都吐出来了?”

“我说出来肯定也就是死路一条,既然总是要死的,死之前就在满足我一个愿望,我只把想说的话跟她一个人说。”

虽然叶以琰现在看起来分外的落魄,而且一副吸毒患者晚期的模样,但是说话的时候却还是一种运筹帷幄,让人讨厌的感觉!

夏晴天的眼角抽搐了一下,果然让人讨厌的人不管什么时候都是讨厌的。韩老可是不惯着他,他这样说上去就是一顿骂,然后指着他鼻子不耐烦的说到:“没人想要你的命,只要你说出来老子一辈子都不见你!”他看见叶以琰就觉得心烦!

“既然她人都已经送来了,你出去让她和我单独谈一谈又能怎么样呢?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最后临门一脚了。”

“如果不呢?”韩老嗤之以鼻:“你以为我不能让你更痛苦了吗?”

“可以,甚至你和叶以深随时都能要了我的命,但是我不说,又有什么用呢?”叶以琰得意的勾了勾嘴角:“怎么不见金馆长了,是帮叶以深找东西去了吗?哦,应该是找下半张藏宝图去了吧,啧啧,我不说你们找得到吗?不仅找不到,就连叶以深一直想知道的那个人,他也无从知晓!”

如果是之前叶以琰说出这样的话,夏晴天兴许还会心情复杂,但是如今,夏晴天只觉得他是盲目自大……都这个时候了,还嘴硬什么?

“算了算了。”韩老是不放心真的让夏晴天独自和叶以琰待在一起的,直接对夏晴天说到:“你还是快回去吧,就当我没有把你叫过来,估计金老头也要回去了,看不到你绝对要杀过来!”

“来都来了,他说的也对,临门一脚而已。”夏晴天只是刚刚见到叶以琰的时候情绪出现了波动,刚刚三言两语之间,早就安抚好了自己的情绪:“韩老您先出去吧,我就听听他到底能说什么。”

如果在这里的是金馆长就绝对不会出去,但是在这里的毕竟是韩老,听到夏晴天主动要求,话都没有多说转头就走。

顿时,房间就安静了下去,外面的光打进来,笼罩住了夏晴天。而叶以琰背对着坐在床上,整个人都陷入了黑暗之中,一直盯着夏晴天!

夏晴天毕竟是已经经过大风大浪的人,连巨蟒盯上自己的时候都不畏惧,况且眼前的叶以琰?

直视着他,泰然自若。

“果然许久不见,整个人都不同凡响了。”叶以琰啧啧了两声:“有现在这样的胆识,是不是要感谢一下我?”

“叶先生。”夏晴天站的笔直,嘴角上扬了一下:“我想你可能搞错了些什么,不是我不同凡响,只你今时不同往日。我现在面对的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男人,需要什么胆识呢?”

这话就是在嘲讽叶以琰,落了难,就不要还以为自己是当年运筹帷幄的人!

“你以为我输了吗?游戏还没有结束,叶以深不一定是最后的赢家!”

“不是我以为你输了,是你真的输了,最后到底是不是叶以深赢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你叶以琰,已经被淘汰了。”

夏晴天觉得自己说的话句句扎心,特别的解气!

要不是觉得他现在已经很惨了,夏晴天肯定会更加猛烈的吐槽他!

夏晴天的话让叶以琰的面部不受控制的抽动了一下,原本因为暴瘦而阴郁的脸,此时更加的吓人了。

“叶以深把你调教的真是不错。”

“叶以深把你整治的也很舒服吧?”夏晴天一挑眉,装作忽然想起来一样说道:“哦对了,你把地图藏在画下面的确是个好主意。”

一句话,在叶以琰心中掀起了狂风暴雨的悸动。

“……”他沉默了好久之后才算开口:“难怪这么淡然,原来是已经找到想要的东西,不需要我了。哦对了,你应该看出来了画上的人是谁吧?那可是我亲手画的,是不是很传神?”

其实夏晴天当初看到画上是自己的时候,就有种不喜欢的感觉,如今知道是叶以琰画的,更加厌恶了,自己和他很熟吗?手痒想画画难道不能画他自己吗?

脸上的嫌弃掩盖不下的说道:“已经丢在垃圾桶了。”

“啧啧,那可以说很可惜了。”叶以琰像是根本不在乎一样,反而沉溺在了自己的回忆中开始了自言自语的模式:“其实当初看到你的时候我就想占有你的,不过你怀了孕,但是没什么关系,我经常在你睡着的时候去看你睡觉,你不知道吧?”

“恶心……”

“有时候你的很熟,我还会……”叶以琰说着伸手抓了一把空气,铁链被他扯动起开,发出来撞击的声音:“摸一摸你,当初的你可是很害怕我,很可爱的。”

“滚开!你果然是个变态!”

只是听他这样说,夏晴天就已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番话还顺利的勾起了夏晴天对于沈元进的回忆……那样恶心的触感,原本都要在叶以深的安抚下忘记了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