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梦中梦,最深的恨/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真的让人想把他掐死啊!

“晴天,你在里面吗?”这个时候,门口忽然响起了金馆长的声音,夏晴天直接就从刚刚跌入的噩梦里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刚刚因为愤怒不受控制的走近了叶以琰,而他已经伸出手想抓自己,不过只剩下一步之远。Ω Δ看书 阁WwW.ΩkanΩshuge.la

如果再上前一步被他抓住的话,谁知道他个变态会做出来什么!

夏晴天猛然的后退了一步,叶以琰脸上狰狞了起来,语气中都是惋惜:“还想再摸一摸你肌肤的感觉,我都快要忘记了!”

“姓韩的你松手,不然我真的会打你的!”

金馆长看样子应该是被韩老拦了下去,愤怒的声音不断的穿出来。

夏晴天几步后退和叶以琰拉开距离,幸亏没有被他抓到,不然她……想一想夏晴天就要崩溃!

非要见自己就是为了恶心一下自己吗?叶以琰的想法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变态!

此时门终于被金馆长打开,夏晴天背对着叶以琰,正准备开口对金馆长说自己没事安抚他几句,就听到叶以琰在背后喊到:“那我就告诉你,是沈元进!不是想斗吗,那就让叶以深和他斗的你死我活好了!”

叶以琰心中是有怨气的,分明当初是和沈元进达成的共识,但是如今他被叶以深抓了这么久,他都没有来救自己……那就让他和叶以深你死我活好了!

不管那个死,他都觉得心中畅快!

沈元进?

夏晴天其实之前也怀疑过沈元进不简单,只是没想到,叶以琰背后的就是他。

如果叶以琰早点说出来,还可以直接去找赵蕊把他抓住,但是如今这个男人早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顺便还想感慨一句,果然是物以类聚,叶以琰和沈元进都是垃圾!

就在夏晴天还愤慨的想想出了一句总结叶以琰和沈元进的词汇的时候,金馆长忽然拉了她一把:“晴天,别回头!”

随机,夏晴天变听到韩老喊到:“来人啊,叶以琰撞墙了!”

如果只是一般的撞墙金馆长肯定不会急匆匆的把她拉出来,韩老也不会这样的反应……夏晴天顿时就笃定,叶以琰肯定是撞的不轻。

事实证明,的确如此。

夏晴天被金馆长拖回刚刚到房间没多久,就得到了叶以琰过世的消息,很明显,是自杀。

夏晴天深呼吸了一下,总觉得面前是挥散不掉的血腥……

金馆长此时在和韩老站在门口争执,即便在门口有意避开她,但是夏晴天却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现在好了,叶以琰死了,你满意了!”这是金馆长。

“他早就该死了,害了那么多人难道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吗?杀人偿命!他的命早就应该偿掉了!”

韩老丝毫不认为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对,理直气壮。

“我就说了不要晴天过去,你竟然还把我骗走!”

“那你不还是上钩了吗?况且现在也已经知道那个人是谁了,留着他又有什么用?”

“……”

金馆长和韩老你一言我一语的吵的很凶,夏晴天觉得血腥味越来越重,脑子里不断的浮现沈元进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以及幻想出来的叶以琰触摸自己的感觉。

天旋地转之下,身子滑下椅子,半跪在地上,一只手臂撑着自己的身子,然后就干呕起来。只是什么都吐不出来,仿佛所有的不适都卡在了喉咙里,耳膜嗡嗡作响,外面韩老他们在说什么都听不清楚,以至于叶以深的声音出现都没发觉。

直到,门打开。

叶以深的手附在她的后背,关切的看着她的侧颜,他是知道夏晴天在这里赶过来的,还没清楚这么回事,听到房间里的声音就直接进来了。

“我好难受……”这种感觉就像晕车一样,沉沉浮浮,难以形容。

“肯定是刚刚受刺激了。”韩老说着上前抓住了夏晴天的手腕,摁着一个穴位说道:“去吃点东西。”

夏晴天摇了摇头,整个人都扑在叶以深怀里,她现在只想回家。

接连遇到两个极品变态,夏晴天出来感叹自己的运气之外,身体和心理都出现了极大的排斥,最显著的就是看到陌生异性就会恶心,恐惧。

这一点,是夏晴天第二天才发现的。

对此韩老给出的解释是受到刺激的自我保护,因为这件事,金馆长和韩老又大吵了一架……

“我在家里待着就好了,平常也见不到什么陌生人。”夏晴天其实没有觉得什么,反而苦中作乐的对身边的叶以深说道:“好在我对你没有出现这样的反应。”反而更依赖他了,一眼看不到叶以深,夏晴天就十分的没有安全感。

比小深情和小星辰还要粘人。

叶以深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此时在旁边坐着的赵峰开口道:“虽然知道现在说这话有些不恰当,但是我还是想确认一下,晴天你确定叶以琰当时说的是沈元进吗?”

“这有什么可怀疑的。”

不等夏晴天回应,叶以深就冷哼了一声,听到这个名字他就恼怒。

赵峰还不知道沈元进做了什么,叹了口气说道:“当初你说那些话的时候我就去调查了他一番,除了做的事不干净其他都还好,我和他毕竟是那么多年的兄弟……”

“兄弟?”叶以深直接就打断了他:“那你是怎么被软禁了的?”

“兴许这是我父亲的意思,毕竟我反对蕊儿这桩婚事,况且他也只是把我关着并没有做其他。”

看得出来赵峰对于这个朋友真的是很看重的,即便他才刚刚被叶以深捞出来。

“好啊,赵峰,你把他当做兄弟相信他的话,那我的话就不用相信了。”叶以深对于这样的执迷不悟嗤之以鼻:“之前你不是一直想回赵家看看吗?那就赶紧回去吧,免得回去晚了,家产都改名换姓。”

“以深,说真的,你是不是对他有什么误会,这么多年我是了解他的。况且和蕊儿在一起之后,他对蕊儿的确很好!”

赵峰尽心尽力帮沈元进开脱的模样让人觉得很愚蠢,叶以深这次真的是一个字都不想多说了,倒是夏晴天,想了想开了口。

如果因为这个男人再让赵峰和叶以深新生隔阂,未免有些太得不偿失了。

“前两天我和叶以深出国正巧遇到他,然后……”夏晴天三言两语将这件事情说清楚,没有带入太多细节,却已经足以让赵峰震撼!

其实他之所以会这样麻痹自己,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他已经成为了自己的妹夫,即便再怎么不喜欢为了自己亲妹妹的幸福,还是要选择接受。

只是没想到,沈元进竟然是这样的人!

竟然对夏晴天……难怪叶以深会这样的排斥。

深呼吸了一下,赵峰其实自从回来之后脑子就一直有些混沌,不能清楚的理清当下的局面,但是现在沈元进的形象基本上瞬间崩塌了。

沉吟了许久,他才干巴巴的问道:“真的是元进吗……叶家的背后说他,和蕊儿结婚也不忠,对我这个从小玩到大,这么多年的兄弟也不义!为什么,他为什么?”

为什么?

这个问题倒是问住了叶以深和夏晴天,不过夏晴天又提起这件事,刚刚才压下去的恶心再次翻滚起来,一个劲的排着自己的胸口,没空去想其他。

其实叶以深早就开始怀疑沈元进了,但是当时处于怀疑的阶段,他又有赵家这个护身符,才没有直接把他抓来。但是在暗地里的调查,叶以深一点没少。

所以说他这件事,叶以深是有一个心理准备的,不过却也还是不明白,他是为什么。

叶以琰这样做是恨自己,他呢?

好像跟他除了通过赵峰的联系,并没有私下接触过,这样的针对自己还有赵峰这个从小到大的朋友,他的意图在哪里呢?

想着,身边的夏晴天弯了弯腰,让他直接就把所有的注意力从精神里拉了出来,大手扶在了她的后背上。

“你们先聊,我去休息一下。”

夏晴天实在是忍不住了,之前想到沈元进是他一个人,如今还多了一个叶以琰!

她的运气是多不好,惹到两个这样的大变态轮番盯上自己!

虽然夏晴天很明显的表示要自己利息,但是宠妻成瘾的叶以深当然不会给她这个机会,手放在她的手臂上跟着起身就也要走。

反正他觉得赵峰已经被沈元进洗脑,不理也罢!

只是他不想理赵峰,赵峰却来上了他。叶以深的屁股刚刚抬起来,赵峰就紧跟着站了起来开了口:“以深,你先别走,我有点事情想和你说!”

“如果是关于他的我不想听。”

叶以深已经连沈元进的名字都不想提起来了。

“即便你这样说,也总是要面对的!抽丝剥茧了这么久,难道你想就此放弃?就算你不想听他,是不是也能跟我说说我家呢!毕竟赵叶两家也算是世交!”

赵峰说的有道理,但是叶以深不买账:“是你们自己引狼入室的,如今被人瓮中捉鳖,难不成还要怪我吗。”

不能否认,沈元进这件事对他和赵峰之间,甚至整个赵家都背叶以深在心里降低了一个层次。

“叶以深。”夏晴天伸手拍了拍他的手臂,他们说沈元进的时间她不想在在场,但是也不能因此阻止他们沟通。

赵峰刚刚的确也很有道理,这事情即便不想说,也必须要去面对的!

当初她总觉得有危险,不想叶以深去做去找,但是如今……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和叶以琰说的一样,只差临门一脚。

微微扬了扬下巴:“我没有什么自己上去就好了,就算你不为了其他,为了帮我抱负罪魁祸首,也要冷静下来和赵峰去说一说。”

说完之后夏晴天又是一阵难忍的恶心,再次拍了拍他的手臂,自己一溜烟的跑上了楼!

夏晴天的做法让赵峰有些感激,叶以深不为其他,就算为了夏晴天,肯定也会和他谈一谈了。

果不其然,叶以深站着没动,不上前也不离开,只是冷冰冰的丢出了一句:“你想说什么?”

“我知道你调查这件事已经很久了,不管情不情愿,如今我都已经牵扯了进来,想你都告诉我!”

“叶以琰的事情你知道,背后支持人是沈元进,然后就是找你妹妹软禁你和我为难……坏人的惯用套路。”

叶以深三言两语说完之后加了一句:“哦对,我觉得赵蕊兴许只是他的一个庇护,想迷惑或者拖延一下我。”

“我真的完全不了解他吗……”赵峰难免再次悲鸣了一番,那么多年的兄弟,就算和赵蕊认识叶氏他拉的线,沈元进怎么可能这么的毒!

忽然又想起了赵蕊,忙问他:“刚刚晴天不是说你们出去遇到了蕊儿和他,他做了这样的事情,那蕊儿,蕊儿她!”虽然赵蕊嚣张跋扈,也终究是赵峰的妹妹。

“你以为谁都像你那个妹妹一样恶毒吗?还不知道这事情,我已经派人把她送回家了。”

叶以深说着看了赵峰一眼:“了解过去的事情没有任何作用,你只需要明白你现在要怎么办。”

“我……想回去。”

虽然知道现在回家可能不是一个最好的首选方案,但是他真的疲惫的只想回去。

兴许这就是家的魔力,在世界里给自己一个庇护,无论在外受到多大的重创打击,最想回去的地方。

“要我和你一起?”叶以深试着加了一句:“不过我想没有什么必要,毕竟沈元进现在并不在赵家。”

至于在哪里,目前叶以深也不清楚。

“你最近还有什么事情吗?专注的对付他吗?”

“暂时还不用。”叶以深摸了摸下巴说道:“我要找的东西马上就要找到了。”

如果不是为了赶回来看一看赵峰,是不会回来的。

“那我先回家,你忙你的事情,到时候我们再碰面商榷一下沈元进怎么处理。”

“你先处理好你的家事再说吧。”

叶以深不觉得赵峰可以拎得清沈元进之间的是是非非,就算他自己能跨过那道友情的坎,赵蕊也难办。

只是这次叶以深的担心,多余了。

回到家之后并没有想象之中的吵吵闹闹,反而冷清的有些骇人!

“爸!赵蕊!”

赵峰的声音回荡在空空荡荡的别墅,好一会儿再从楼上匆忙的下来一个下人。

她一看到赵峰就带着哭腔:“少爷,您总算是回来了!”

“我父亲和蕊儿呢?”

赵峰有一个不好的预感。

果然,接下来的话,让他感觉有些头晕。

原来,在他走的这段时间里,沈元进接受了赵氏的所有业务,并且在一开始的时候打理得井井有条,不仅如此,还投资了一大笔资金供应公司开创新项目运转。这样美好的开端,博得了整个赵家以及集团中所有股东的认可,沈元进几乎完全取代了赵峰这个失踪总裁的位置!

只不过,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即便这个沈元进是赵蕊的丈夫。

几天前赵氏的资金链忽然崩断,整个公司陷入混乱,经调查,沈元杰抽走了所有可以运转的资金!

即便赵家财大业大,这一下也算是伤筋动骨,此时联系沈元进的时候他还不断的安抚,表示和赵蕊度完蜜月之后就立刻赶回去,可惜回是回来,只有赵蕊一个人。

这个时候的沈元进就已经联系不上了。

但是对于赵父打击最大的,是赵蕊的离开。她回来之后不到几个小时,留下了一封信,说是去找沈元进,此后便了无音讯!

赵父开始的时候是被假象蒙蔽了,此时也算是明白了过来,沈元进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骗子!骗财骗色,赵家的家底赵家的人,没了,都没了!

情急之下,气到住院抢救。

在赵峰风风火火赶到医院的时候赵父还在重症监护室,情况不容乐观。

他也是耳闻了韩老的厉害,忙叫人去把韩老接过来,不顾医生的阻止,将韩老送进了重症监护室中!

半个小时后,韩老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摇了摇头。

“韩老,你这是什么意思?不管要什么我都给您找到,您一定要救我父亲啊!”赵峰顿时就蒙了:“我父亲他身体一向很好,这次不过是气大伤身,绝对还有转机的!”

“看着身体好不一定真的身体好。”

韩老一向很耿直,无论结果是什么都不会做丝毫的隐瞒:“这次一下伤及了五脏六腑神仙也救不回来了,我到时能开几副方子,要你父亲醒来几日。”

“真的,真的没有法子吗……”

赵峰整个人都已经有些失神了,分明是难以置信这件事!

当初韩老行医的时候见多了这样的情景,当时觉得没什么,甚至习以为常。如今已知道是不是隐退太久,还是因为上了年纪,见到此情此景,难免有些触动:“不然你再找那些西医商量一下,要找我也不用再派人,直接找晴天就可以了。”

“那,麻烦韩老您了。”

赵峰始终是怀揣着一丝希望的。

只是这最后一丝希望实在太微乎其微,西医给出的结果还不如韩老,明确的表示继续抢救下去也不过是无用功,言外之意,就是要赵峰着手准备后事。

此时的叶以深也已经知道了这件事。

虽然对赵蕊很不满,对于赵峰叶以深也十分的想吐槽,但是对于赵父,如赵峰所言:尊重,感激。

况且最重要的是,赵父是叶以深唯一会亲自拜年庆生长辈,真的面临着离开,叶以深平生第一次感到了某种触动……

这种感觉复杂到叶以深陷入沉思去思考生死,最后想的心烦意乱,叫来方毅继续找第八个地点的东西,自己再次踏上了飞机。

来来回回的飞,睡觉都是在飞机上解决的,也不知道自己不在,受了惊吓的夏晴天能不能睡好……

答案是,不能。

夏晴天,已经连续两天做噩梦了。

叶以深在的时候还好,虽然睡不安稳,也不至于梦里出现那些奇怪怪的东西。但是叶以深一走,她就总觉得房间里四处都藏匿着人的身影,即便打开所有的灯没有任何作用!

就算是睡着好像还能感觉到有人在出门自己这个人不是别人,每次睁开眼都是叶以琰或者沈元进!然后再次吓醒,才知道不过是梦中梦。

刚刚聊天,她觉得自己苍老了,有20岁。夏晴天靠在床头不想起床,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可也睡不着,她连合眼都怕……

叹了口气,她有些唏嘘,果然自己的胆子还不够大。同时也有些庆幸自己当初幸亏没有当上什么记者,不然可能早就被形形色色的事情,搞得心里崩溃了。

虽然夏晴天觉得那些记者一辈子可能也遇不到这样的极品变态!

正想着,头晕晕的,总睡不好身体也受不了……

看了一眼时间,距离早餐时间还有差不多半个小时,干脆就又躺了下去。就是这么一小会儿,应该不至于做噩梦吧?

躺下去之后,意识就开始模糊,夏晴天隐约的察觉到有手抚摸在自己身上,情绪瞬间暴躁,在梦里奋力的吼出来了一个滚,果然,那双手就消失了。

而夏晴天,难得睡了一个好觉。

梦里好像一直听到叶以深的声音,具体说什么都是一个字都没听清楚。

此时的叶以深就在夏晴天旁边,刚刚她的那声滚也是实实在在吼出来的,而且看她的脸色就知道最近没有休息好,不用猜都是那最近做了噩梦吧!

极轻的叹了口气,真的怀念那些抱着夏晴天无忧无虑睡觉,第二天早上就眯着眼睛看太阳的时光。

其实叶以深不是一个喜欢懒散的人,不然也不会之前那么多年的时光,都对自己那么的严苛。只是和夏晴天在一起的时候,觉得什么名利都没有那么重要了,她在自己的身边就好。

夏晴天睡了多久,叶以深就在一旁等了她多久,以至于她睡醒睁开眼就看到叶以深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自己在做梦,自言自语的嘟囔了一句:“怎么又是这样的梦中梦?也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