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触景伤情/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就不要想过来了,反正梦里有我。”叶以深伸手把她理了理头发,动作轻柔,丝毫看不出是刚刚在国外雷厉风行的叶大少。

听到叶以深说话,夏晴天直接就反应了过来,忍不住露出来了笑。

“你回来了!”

“是,以后你再也不用一个人睡了。”

“说的就好像你不会再继续出去找东西了一样。”明知道叶以深不可能像小男人一样腻在自己身边,却还是被他的话说的心里一软,就连被梦魇缠绕的郁郁都消散,整个人都靠在他的身上:“对了,赵峰找你。还有,你出门在外能不能不要手机总是关机啊?”

叶以深对于这个要求满口答应,连声说好,其实他这样做也是有原因的为了避免被追踪定位!

夏晴天又抱怨了几句,然后再次想起来了赵峰:“你不去问问他找你什么事情吗?”

“我大概知道些,就准备去了。”叶以深掩盖下自己所有的情绪:“马上就要吃午饭了,难道就不饿吗?”

“午饭?”

原本还有些困意的夏晴天顿时就彻底清醒了过来,分明是想一觉睡醒吃早餐的,怎么就到了午饭了

见她呆呆的模样,叶以深忍不住在她的脸上亲了亲:“老婆,你的亲戚是不是走了?”

老婆这个称呼听的夏晴天打了个抖,怎么觉得这么腻人呢?

叶以深在说话的时候下巴就在她白嫩的脖颈上蹭,扎的夏晴天痒痒的,忍不住娇嗔起来:“没有没有,不准备走了。”

“不走没关系,我帮你看看,把她赶走。”

叶以深的调侃带上了颜色,夏晴天不想接话,却被各种占便宜,小打小闹了一会儿,叶以深清了清嗓子说道:“我先去看看赵峰,你就在家里起床吃饭。”说着还拍了拍她圆润的翘臀。

“是不是他父亲病了?我听韩老讲了,要不要我同你一起去医院看看?”

夏晴天显然还不知道这个病,多么的严重。

“我自己过去就好了。”

叶以深的话一出口,夏晴天就没再多说了。赵父一直都不喜欢她,去了也是添堵。

目送叶以深离开,夏晴天伸了个懒腰,心情也跟着好起来。叶以深回来了,今晚就可以睡一个好觉了!

只是这边的叶以深,心情沉重的觉得自己兴许注定今夜无眠。

医院到处都是熟悉的消毒水与药片的苦涩,味道直窜到灵魂里,任凭怎么煽风都不能挥散。

耳边滴滴的仪器声音是不是到从病房里传出来,嚣张的向耳朵里钻。

白花花的灯,让原本就压抑的氛围平添了几分。

“伯父他”

“韩老已经给了药,估计明天就能醒过来了。”赵峰这几天都是待在医院里的,再大的戾气也被磨的毫无脾气了,眼睛疲惫的只能半闭着,靠在墙上,周遭都是烟味。

“那你想怎么办呢?”

“沈元进做的真绝,带走我家全部的钱就算了,还要把蕊儿带走如今我父亲的命也载在他手上,我还怕什么呢?”

赵峰说话的时候,布满血丝的眼中都是狠厉!

“我觉得伯父既然可以醒过来,兴许就还有希望。”叶以深此时的宽慰,多少有些苍白。

赵峰摇了摇头,眼神向上看,不知道在看什么:“一步错,步步错。”

“不管怎么样,冷静点吧。沈元进早就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了。”

叶以深不愿意赵峰真的做傻事,多少透露了一些沈元进的近况:“当年的小军火贩子,早就长成为军火帝王了。”

“我一定要问清楚他,为什么!”

赵峰咬碎了牙:“不管他是什么,杀人偿命!”即便赵父还没有病逝,但是也的确如他所想,赵父三天都没有熬过去,一命呜呼。

赵父贵在病床边,趴在赵父冰凉凉的身子上嚎啕大哭,丝毫看不出往日的一丝模样。

哭的太惨,叶以深都忍不住为之动容。

赵父虽然病逝前清醒了些,却也虚弱,并且脑子不清醒,断断续续说的话都是赵峰小时候的,还总是找赵蕊。

只可惜,临死都没能再见自己最疼爱的女儿一面。

他要哭,叶以深就让他哭,只是无论怎么哭,也没有办法改变事实。

无论一颗心被揉搓成什么样子,还是要爬起来继续走

赵父的葬礼很快,也很低调,像是早就有准备一样,悄无声息,叶子落在了地上。

夏晴天出席黑白葬礼的时候,才知道赵家出了这么大的变故。

虽然赵父生前对她一直不算友善,只是生老病死,难免触景生情!

赵峰一夜之间头发全白了,总是嬉皮笑脸的脸上也淡淡的都是冷漠,站的笔直,仿佛身边发生的什么都和他没有关系,孑然一身。

前来吊丧的人也都有自知之明,不上去打扰他,夏晴天低声询问身边的叶以深要不要过去,叶以深却摇了摇头。

“过去的总要过去。”叶以深看着赵父巨大的遗照,低下头,鞠了一躬。

外面的太阳挂的高高的,却刮着风,丝毫不能让人感觉到暖意,倒是眼睛有些睁不开。

耳边都是低声的哭丧,不知道是真是假,足以教人跟着压抑的窒息。

夏晴天原本就是一个感性的人,被这样一感染,跟着红了眼眶。

世事无常,活生生的人,好像忽然就消散了。

好像一阵风,来去匆匆,留下一地刮落的叶子与狼藉。

赵峰就是被刮在地上的那片没有了根的落叶。

赵峰一夜之间改变的并不仅仅是他的发色,还有他的性格。

夏晴天和赵峰虽然不能说算熟识,但是认识的时间不短,起码认识叶以深没多久之后就与他见过面。

在夏晴天的记忆里,赵峰总是嘻嘻哈哈的,和方毅有点像,看起来没心没肺。总之之前和现在没有一点能契合地方,包括模样。

毕竟现在的赵峰丝毫笑不出来!

夏晴天是和叶以深一起留在最后陪着赵峰的,他手臂上带着孝字,坐了很久都一动没动,面前的热茶放到凉,叶以深总算是开了口。

“说吧,准备怎么找?”

“我负责找他,你按照你原本的计划就好了。”

赵峰从没有觉得自己可以如此恨一个人,即便是想到过会有这一天,也想不到是与沈元进。

即便之前说过很多次,一切看起来尘埃落定的时候,赵峰还是与叶以深重申了一遍:“是他先做绝的。”

“我会让方毅把我这边的所有资料都发给你。”叶以深说着忽然想起来了什么,端起了面前的凉透的茶杯:“赵蕊是和他在一起。”

“怒其不争!”

这是赵峰唯一可以评价这个妹妹的话。

夏晴天在一旁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任凭这些话往耳朵里钻,顺便在心里默默的将自己知道的事情都捋了一遍,大概也有了一个思路。

沈元进真的是深藏不露啊!

只是听起来他就很难对付,也不知道与他之间的纷争要折腾多久。

“走了,在想什么?”

就在夏晴天出神的时候赵峰已经走了,夏晴天跟着起身被叶以深拉着手,幽幽的问道:“要找的东西找到了吗?是不是要去找下一个地方了。”

“怎么会忽然问这个?”

叶以深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了一句,夏晴天低了低头说道:“你知道小深情和小星辰都开始懂事了,我不想他们一直自己在家里玩。”

“我知道,所以我会尽快把所有事情都处理好,然后好好陪着你们,难道你不相信我?”

说着,叶以深用力握了握她的手掌。

不是在抱怨什么也不是按时叶以深尽快,怕她误解了自己的意思,忙加上一句:“你想什么呢?我是说要物色合适的幼儿园了。”

即便叶以深家大业大,夏晴天还是想小深情小星辰从小就和外面接触,免得恃宠而骄长歪,万一再和赵蕊夏薇薇以及算了算了,她知道太多儿童成长失败案例,只是想一想就开始头疼了!

沈元进叶以琰什么的都是眼下的问题,而养孩子可是一辈子的问题!

对于夏晴天这个建议叶以深很不屑一顾:“叶家的孩子难道需要去上学?”

“就算是总统的孩子还要去上学。”夏晴天直接就打断了叶以深要说的话:“别说你就没上过学,难道不知道自己的性格多差劲吗!”

夏晴天的吐槽让叶以深抿了抿嘴,一把把她抱在怀里:“性格好兴许你还不喜欢。”

赵父去世对于叶以深来说影响就是开始失眠,往常只要有夏晴天在身边就可以睡着,如今却不再奏效。

生死这个问题像是一个魔咒,甚至超越了沈元进的存在。

倒是夏晴天,有叶以深,每晚抱着,恐惧的情绪缓和了很多。

只是这样表面的平静并没有持续多久,方毅那边传来消息说第八个地点确认,叶以深从金馆长那边得到第九个地点之后就准备马不停蹄的赶过去,并不准备带夏晴天。

沈元进这个有脑子的变态在外面,太危险了。

夏晴天也被金馆长硬生生的拖着学习看地图,脱不开身,但是分明在其他方面都很聪明,到了这里好像就一窍不通似的,也幸亏金馆长想脾气好,要是换成金老,早就动粗了。

夏晴天撑着下巴,认命的叹了口气:“金老,我还是先去给您熬药吧!”

从小到大都是学霸的她,第一次感受到了被学习支配的恐惧!

忽然十分同情那些从小就学习不好的同学,也理解了那些同学们为什么不爱学习或者是经常逃课,这种被人逼着往脑子里灌根本不感兴趣的东西,无异于严刑拷打!

金馆长比曾经的班主任还要尽职尽责,一把将她摁在了椅子上:“昨天找你的东西你都忘记了,不想起来那也不能去!”

“金老,我一把年纪了,您就放过我吧!”

夏晴天忍不住哀嚎起来,她宁肯把当年没有写的毕业论文补上!

“晴天,不能浪费一分一秒,要没有时间了。”

金馆长忽然冒出这样一句话,让夏晴天有些不懂:“您在说什么没有时间了?”

“啊,我只是在说马上叶以深所有的东西都要找完了,到时候你就没有练手的时间了。”

“那样的话我就终于可以做和我这个年龄相关的事情了!”

夏晴天的话被金馆长批不上进,不活到老学到老,说的她一阵羞愧,继续埋头苦读!

只是总觉得金馆长有些怪怪的,才刚刚走神去想哪里不对劲,就被金馆长一巴掌轻拍在他的背上:“专心!”

“是是是!”

夏晴天赶忙低头继续去看类似于天书的东西,还不忘哀嚎几句金馆长跟韩老学坏了,之前只是口头教育,如今直接都上手去了!

金馆长是真的急。

他自己的身体他清楚,即便整日喝着韩老开的药方,所有的药材都是最好的,也在以他可以感觉到的速度衰弱下去。

赵峰父亲的葬礼他没有去,但是也是知道的,这更是增添了他对自己为数不多时日的忧愁,就连往常和韩老拌嘴的精神都没有了。

惹的在吃完饭之后,韩老坐在沙发上吐槽他:“你最近很没有精神,我都不想和你说话了!”

“毕竟我要每分每秒都利用起来。”

金馆长说着把手中的书又翻了一页,并且让韩老把电视机的声音关小。

“你需要调整心态,这样才能身体健康!而且我看你的情绪这么差,会加重病情的。”

“嘘!”他刚刚说完金馆长就直接打断了他:“小点声别被晴天听到。”

“晴天为了躲你,在厨房是不会出来的。”

韩老看着金馆长比之前差很多的脸色,由衷的劝到:“你的情况要比你想的好很多,所以根本不用这么的杞人忧天。就算你自己的身体不自信,也要相信我的医术吧?我正好真的准备回去看看我的家塌了没有,要不要跟我去散散心?”

“再说吧,我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要让晴天掌握怎么找下去的方法,不然到时候叶以深那边又要浪费很多时间。”

“你想真多。”

韩老和金馆长的对于人生的态度是完全不一样的,就算他是金馆长的情况,也会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不是去管别人那么多。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夏晴天,金馆长也会选择去布置自己的场馆,只是有夏晴天,让他切实体会了一把膝下有女的感觉,他实在是不忍自己撒手之后要夏晴天为难。

两人说着话,夏晴天就走了出来,蹲着瓷碗递给金馆长,要他喝药,自己也坐在了沙发上,问他们两个刚刚在说什么。

“我要带金老头出去散心不要呆在家里为难你,他不肯。”

韩老这个提议夏晴天是举双手双脚赞同的,立刻就表态:“金老您就去吧!对您的身体好!”

“你就是觉得我在家里敦促你学。”金馆长直接就戳穿了她。

对此夏晴天傻笑了一下,连声否认:“您和韩老出去之后我也会自学的!”

心里却早就想着要答应琳达几天之前出去玩的邀约!

只可惜,金馆长丝毫没有这个打算:“不可能,什么时候你都学会了,再想着我能离开吧!”

“金老,您最近教我这么累总不想要好好休息一下嘛,韩老,倒是劝一劝金老!”

“我说的算,不要理这个老头,明天就放你的假!”

“真的吗?”

虽然夏晴天很雀跃,却还是看了金馆长一眼。

这样古灵精怪,就算金馆长一心觉得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够用,却还是没有拒绝。

眼睁睁的看着金馆长点头,夏晴天直接就跳了起来,笑道:“那我可就真的出去了,小深晴和小星辰很久没出街了,这几天回暖天气好的不得了!”

“去吧去吧。”

金馆长叹了口气,说道:“今天一定要把我昨天教给你的东西搞清楚!”

“好”夏晴天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再次体会到了当初放假之前的雀跃,顺便还要把小深晴和小星辰抱下来与两位老者相处一下,金馆长却又拒绝了。

也不知道怎么了,之前那么随和的金馆长如今怎么这么喜欢拒绝。

夏晴天不清楚,韩老可是很清楚的,在夏晴天上楼之后丝毫不留情面的吐槽起来:“我说你好歹是读过书的,能不能有点常识?我说了多少遍了你的病不传染!”

“这是忌讳,你管得着吗?”

金馆长说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你这个抠脚老头也离小深晴小星辰远一点,免得带坏他们。”

“你说谁是抠脚老头?”

韩老一瞪眼,还没来得及发挥,金馆长就只留给了他了一个背影。

第二天一早,夏晴天就开始起床洗漱。

叶以深不在,她也睡不好,躺着也是闲着,今天出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所以要把金馆长的药先熬好。

打理好一起之后,夏晴天推着双人婴儿车就出了门。

说是去逛街,也就是在咖啡厅里碰面坐着聊天,而且还是包厢,因为夏晴天提前和琳达说了自己不想接触异性。

“难道叶以深现在对你管的那么严,和异性接触都不许了吗?”不知情的琳达啧啧了两声:“比姜瑜还要可怕,哎你的头发又长长了,要不要再去修剪一下?”

“不了。”

虽然夏晴天觉得自己短发的确是一种别样的感觉,而且还十分的轻松,洗头又快又方便,但是她还想留长:“说起来,你和姜瑜闹分手,把我的头发剪了那么多!”

“这不是来和你赔礼道歉了嘛。”虽然这个道歉来的有些晚,而且看起来她丝毫没有什么愧疚,说说完直接就转移了话题:“小深晴和小星辰真的是越来越可爱了,我看他们现在也好养了,不如就给我和姜瑜带两天!”

“我还是买一对洋娃娃送给你们好了。”夏晴天忽的想起了当初琳达和姜瑜两个人都没有办法搞定一个小星辰的时光,然不住就笑出了声,并且和琳达提及了起来,听的琳达也大笑。

分明这些事情还历历在目,但是转眼间,已经过去了快要两年了。

夏晴天唏嘘起来:“真是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觉得时间过的慢是小时候,什么时候觉得时间过的快了,就是长大了。”

“你哪来的那么多的感慨?话说真的不去逛街?新的夏装包包都上架了!”

“不去!”

这一点夏晴天十分的坚决。

一来,那么多人她现在只是看到就觉得头痛,二来,之前叶以深给她买了很多衣服挂着穿都没有穿过一次,她并没有太强烈的购物欲。

倒是和琳达说说话,觉得心情愉悦了许多,朋友最重要的就是可以帮自己驱散内心的阴郁吧!

两人聊了没一会儿,姜瑜就过来了。

和琳达比起来姜瑜的话不多,所以主要就是听琳达说,一直说道在咖啡厅点了西餐,又喝完下午茶,琳达才算是意犹未尽:“我们真的是太久不见面了,还有叶以深,神出鬼没的,约都约不到!”

“你不是也忙吗?”

虽然琳达嘴上一直说要去享受,但是却根本不是可以闲下去的人,夏晴天不准备打扰他们两个人的二人世界,就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选择了下楼去坐车回家。

只是在要出门的时候遇到了一点意外一个男人不知道忽然从哪里冒出来,上来就问可不可以找夏晴天问个路。

这附近夏晴天还算是熟悉,没有想太多就点了点头。

只是下意识的就和他拉开了距离,要不是事情过去了那么多天,她和陌生男人说话都不会多说的。

“去你心里怎么走?可以给个联系方式吗?”

男人老掉牙的搭讪让夏晴天抿了抿嘴,他难道真的不觉得自己说出这样的话都是尴尬吗?

见夏晴天不说话,他腼腆的笑了笑:“其实你进门的时候我就看到你了,一直等到现在,你总不能要我白等,就算是假的也要给我回馈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