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毫不怜香惜玉/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秒记住【笔÷趣♂乐 .BiquLe.】,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以深,你就不觉得很爽吗?我看报纸上写的就能想象出来沈元进现在是什么脸色了!”

这可能是压抑了这么久以来,赵峰最开心的一次了。

于是叶以深出于好心没有打击他:虽然沈元进投了许多钱在里面,和卷走赵家的钱比起来,也不过是冰山一角。

等到他总算是笑完,叶以深才放下手中的报纸,说道:“就算破产也要做一个收尾工作,不要妄想今天我加班你偷偷睡觉!”

“是是是。”

赵峰脸上之前的阴郁像是裂开了一道裂痕,有微笑冒出来,只是这个微笑还没开始扩大成好的心情,门后的门忽然被推开!

虽然叶以深办公室的门一般来说不会上锁,但是也不会有人不长眼的不敲门就进来!刚刚没有听到敲门声门就打开……进来的果然是第一时间想到的那个人。

沈元进!

“总裁,这位先生不听我的阻拦就非要进来!”

和沈元进一起进来的还有贺秘书,一脸的委屈和无奈,生怕因为这件事被叶以深骂上一顿!

看清楚来人的下一秒,赵峰就要冲过去,却被叶以深眼明手快的喊下:“赵峰!”

别这样一喊,赵峰才算是冷静下去,也不过是勉强冷静。

仇人见面,总是分外眼红的。

“贺秘书,你先出去吧。”

这事情,不需要任何外人再插手进来了。

叶以深从椅子上站起来,盯着面前的沈元进,三人形成了一个对等的三角形。

“我知道你们一直在找我,所以就自己过来了,毕竟一直找不到人,也会很着急吧?”

沈元进说话的时候脸上还是往日一样斯文的模样,不过透过他的斯文,叶以深看到了大写的败类两个字!

“就算不找,你不是也过来了吗?”

“叶少厉害,直接就把的这么多年来唯一投资的一家公司给搞垮了,我当然要来了!”说话间,沈元进还看了一眼赵峰:“峰峰也在。”

“恶心。”

赵峰此时双手都握在一起,额头上的血管都爆了出来,说话也是一点点的从嗓子里冒:“杀人偿命!”

“我知道赵伯伯出现了一点意外,但是这怎么能埋怨到我身上呢?”沈元进知道这件事,谈起也丝毫不避讳或者是愧疚:“只能说赵伯伯自己身体不好。”

“我妹妹在哪里?”

即便已经气到身子都在都,赵峰最后的理智,也是询问赵蕊在哪儿。

沈元进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对叶以深说道:“叶少不就是想把我逼出来吗?如今我来了,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好了。”

“赵蕊在哪?”

“她和我在一起好着呢,虽然我已经明确和她要离婚,但是她不肯,我也没有办法。”沈元进说起赵蕊的时候让人看不出丝毫的感情,相反,只有写在脸上的厌倦。

“你混蛋!”

赵峰说着总算是没有压制住自己的怒气,一个健步冲了上去,他要打死这个混蛋!

只是被叶以深拦了下来。

见状,沈元进勾了勾嘴角,不紧不慢的坐在了叶以深办公桌后的老板椅,看着拦着赵峰的叶以深,啧啧了两声:“这个位置坐着还真是舒服!”

“坐久了难免有点累。”

“那还是算了,我一个怕累的。”沈元进说着就站了起来,双手撑在桌面上:“赵峰,你我好歹是这么多年的兄弟,我劝你还是冷静一些,毕竟你唯一的亲人在我手上。”

“谁和你这种人渣是兄弟?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赵峰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的提高,在他身边的叶以深明显感觉到了他的愤怒。

只是沈元进像是十分喜欢看到这样的结果似得,一边点头,一边云淡风轻:“就是威胁,你又能怎么样呢?”

“沈元进。”

叶以深觉得再让赵峰和沈元进沟通下去,很可能赵峰晚上就要被活活气的半死,于是一只手抓住赵峰的手腕防止他扑过去掐死沈元进,另一只手垂在身边,看起来十分的云淡风轻:“说说你今天来的目的吧。”

“没有什么目的,就是那天走的很突然没有和你们好好的谈一谈,今天就来说一说。”沈元进笑盈盈的:“叶少比我想象之中的还要冷静。”

“来说什么?你的目的吗?”

“我没有什么目的,就是觉得好玩罢了。当初叶以琰和你斗的死去活来,就下了一笔注,没想到他输了。”

“你也会的。”

叶以深没有幼稚到揪着他的衣领追问他的真实目的,也没有打算就在这里要了他的命,毕竟刚刚他的威胁很对,赵蕊还在他手上。

赵父已经出事,如果此时赵蕊再出事,只会有一个结果:赵峰也活不下去。

来日方长,慢慢斗就好。

说着,赵峰忽然就挣扎开了叶以深的阻拦,扑到沈元进面前,脑子都没有过就一拳砸在了他的脸上!

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沈元进就撞在了他刚刚坐过的椅子上,要不是桌子拦住,赵峰绝对会补上一脚,让他断一根骨头!

只不过在赵峰越过桌子的时候,沈元进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叠在一起的纸递给了他:“别急,看看这个再动手。”

此时的叶以深已经在一旁不准备阻止了,站在一旁淡淡的看着。

在看到手中那张纸之后,赵峰已经抬起来的脚放了下去,整个人明显比刚刚更加愤怒,对沈元进歇斯底里的吼了一句:“滚!”

“要我滚,之后就别再费尽心思的找我了。”

沈元进说着从地上爬起来,语气里都是阴沉:“反正游戏已经开始,我也不会停下去的。”

说着,泰然自若的迈开了步子,走之前还对叶以深低声说道:“叶少才是主角,要是想赢,总要牺牲几个配角的。”

叶以深没理,对于这种人反驳肯定没有无视让他痛苦!

只是在叶以深这边得不到回应,临走前沈元进就又刺激了赵峰一句:“你放心,我你刚刚给我一拳,我会还给你妹妹的。”

话音未落,赵峰就摔掉了叶以深办公桌上的东西。

这些东西叶以深之前经常摔,所以都是十分耐摔的,乒乒乓乓被扫落了一地。

叶以深就等他冷静下去,然后才上前,不由分说的把他手中的纸拿过来看。

赫然是一张怀孕的化验单。

赵蕊怀孕了?

刚刚沈元进就在用这个威胁赵峰吧,一尸两命吗?自己的孩子都用来做筹码,沈元进果然才是那个主角,叶以琰就是那个被他要赢路上牺牲的配角。

把手中的化验单握成一团,叶以深眯了眯眼睛,对赵峰说道:“闹了这么久,能理智了吗?”

“我怎么理智?”

“想想人死不能复生,而且赵蕊还在他的手里,你觉得这样闹下去,沈元进会买账吗?只会让他觉得你可笑!”

“如果早觉得我可笑的话,为什么你不早点制止我?”

赵峰的眼眶都是发红的,显然被沈元进刚刚一击,已经怒火燃烧了。

叶以深伸手捏住了他的下颚,十分的用力:“因为我把你当朋友,不想这件事一直压在心里,让你失了智!”

痛感让赵峰清醒了过来,耳边是叶以深不耐烦的声音:“闹了这么久也要做事了吧?难不成你还真想要他做所谓的主角和赢家?”

抬眼和叶以深对视,赵峰总算是吐出了一个好字。

闹了这么久,是要冷静面对这一切了。

赵峰垂着头沉默了好久,扬起手的时候才发现手划破了,渗出来的血珠挂在上面已经干了,应该是打沈元杰的时候……

只是人已经走了,终究只能叹了口气:“我有些后悔把他放走了。”

“现在说这种话有什么用?就当为了赵蕊吧。”虽然叶以深也说不准沈元进那个人到底会不会对自己的妻儿下手。

“我现在追还来得及吗?”

赵峰的话让叶以深直接无视了他,既然已经处理完了寰宇这个碍眼的东西,而且还和沈元进刚刚进行了交锋,叶以深觉得办公室有些闷,就对赵峰说道:“我答应了晴天,今天晚上带她还有小深情小星辰出去吃饭,就先走了你要是想在这儿坐就坐着吧。”

“哎!”赵峰直接就扑倒了叶以深的身上:“我能跟着一起吗?”

最近总自己吃饭,他觉得胃口越来越差了!

“你说呢?”

叶以深脸上有很明显的写满了拒绝,但是赵峰却视而不见,一把抱住他的手臂:“我觉得完全可以啊!小深情和小星辰也到了认人的时候,就应该和我多相处一下,免的长大之后与我不亲切!”

“他们也不想和你亲切。”叶以深说着就开始着力把自己的手臂抽出来,却被越抓越紧。

赵峰厚着脸皮说什么都不肯松开:“我刚刚受那么大的刺激,难道你忍心让我一个人去吃残羹剩饭吗?”

“残羹剩饭?”

叶以深不相信赵峰会这样委屈自己,只是他仿佛黏在了身上,任凭叶以深怎么挣扎都没有用。终究还是选择了勉为其难的同意。

虽然明知道叶以深是被强迫答应的,赵峰却装作自己是被邀请的那个:“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不好意思打扰了。”

“你有不好意思吗?”

叶以深说着发动车子,突如其来的加速要坐在后座的赵峰直接贴在了座椅上,没有办法再探着头凑在叶以深耳边碎碎念。

赵峰其实心里也是难受的,只是刚刚忽然被叶以深骂醒了,所以态度不在半死不活。而且小深情和小星辰两个这么可爱的小宝宝在,赵峰觉得自己真的能得到某种慰藉,况且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在吃饭的时候找叶以深,不,叶以深肯定不会答应,还是找夏晴天说比较好!

正想着,叶以深狂飙的车已经到了地方,王管家和夏晴天都站在门口,看到赵峰一阵心酸:“有老婆的人就是好……”

这种没有什么意义的话叶以深一般都直接过滤,领先赵峰开了车门,一点都没有照顾夏晴天时候的绅士。

被无视的赵峰只能怏怏的自己去开车门,此时夏晴天已经在和叶以深说话了,正好落在他的耳朵里。

“我都说不要王管家在门口等,他就是不肯听我的话!”

夏晴天的抱怨让王管家赶忙也对叶以深说道:“我也说了让少奶奶先进去,她却也不肯听。”

“叶以深这么大的人了难道还需要你们接吗?”叶以深还没说话,赵峰却插嘴进来。

夏晴天这个时间才看到赵峰,见他说俏皮话,脸色好像也好了许多,想着兴许是他的事情得到了转机,那是不是就说明沈元进的事情也得到了转机?

这个想法冒出来夏晴天就想问,只是担心有些冒失伤到他,便只是笑着问他怎么来了。

“叶以深不要我过来就算了,你也嫌弃我吗?”赵峰说着叹了口气:“想不到我竟然也有被人这么嫌弃的时候!”

“我已经嫌弃你很久了,不过是现在你才刚刚发现而已。”

叶以深说着就自然的把夏晴天抱在了怀里:“不是说好要带小深情和小星辰出门去吗?”

“恐怕不行了。”

夏晴天话音未落赵峰的眉头就皱了起来:“难道是因为我吗?别呀!我可以自己在家里等你们的!”

“不是不是,只是方毅回来了,而且还带了一个人……”

这也是为什么夏晴天会站在门口。

这话让赵峰不相信,他叹了口气:“晴天,你一如既往的不会撒谎啊!”

“你跟她很熟吗?怎么知道他一如既往的不会撒谎?”

叶以深对于赵峰硬往上贴的做法是拒绝的,然后也问出了刚刚大同小异的话:“他回来来家里干什么?”而还带人来?

就算如此,应该也不会影响他们出去吃饭吧?

“那个,你们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夏晴天的眼角抽搐了一下,然后起身让开了门后:“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你们进去看看吧。”

叶以深有种不是很好的预感。

果然一进门就看到了各种鸡飞狗跳,此时方毅总抱着沙发上的靠枕站在冰箱旁边,一看到叶以深就不顾一切的扑了过去,还大喊:“主子救我!”

“滚!”

叶以深一脚把他踢开,然后看着乱糟糟的房间,觉得自己随时都可能被引爆……

方毅这是来拆迁的吗?

“你干什么?”

蹩脚的中文钻到了耳朵里,叶以深这个时候才留意到了棕色头发,五官立体的女人。

她身材高挑,大眼看过去像是有一米八那么高,即便身上包裹的严严实实,也丝毫不影响她完美身材的展现。长得很像是混血,不会太过去欧式风情,还有些亚洲的美感在。

真的是漂亮!

当时夏晴天刚刚看到她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很久都没有看到过长得这么好看的女人了!

看样子是跟方毅一起过来的,不过这样一个大美女在眼前,方毅的反应却十分的抗拒,像是逃难一样,一进门就鸡飞狗跳。这就是因为这样,刚刚夏晴天和王管家才会都出门去……

“主子,救救救,救我啊!”方毅已经快要疯了,最后的希望都在叶以深身上:“我宁肯被您打死!”只要这个女人不在纠缠他!

看的出来她的中文是刚刚学的,根本听不懂方毅在说什么,只会简单的一点,立刻就用流利的英文反问他:“毅,你在说什么?”

“拜托拜托,你走吧!”方毅的气急败坏已经写在了脸上:“这不是我家里,我是老板家里,你不要胡闹!”他还要想着怎么和叶以深认错房间成为这样的事情。

其实夏晴天一直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样的一个美女投怀送抱,方毅躲什么?

叶以深看了方毅一眼:“带回来了?”

他说的话很明显就是知道这个女人的身份。

方毅脸上的表情更苦了,也侧面承认了叶以深的问题。叶以深一挑眉,对方毅测了测头,说道:“这个女人我惹不起,你带走吧。”

“主子,你把我带走吧!”方毅听到叶以深这样说,又是一声哀嚎!

“这个美女是谁?”赵峰在一旁吹了个口哨,对方毅挤眉弄眼的。

“……”

眼看叶以深根本没有帮自己的打算,方毅只能硬着头皮面对了现实,叹了口气对那个女人说道:“希茜,你到底要我说多少次才能相信我们两个之间根本不可能呢?”

“说多少次我都不会相信的,我也很明白的告诉过你我要追求你!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不能阻止的!”

幸亏夏晴天的英语很好,这叫希茜的美女说什么她都听的懂。

不由的就看了方毅一眼,果然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上次见面的时候还是单身狗,如今就被妹子追回国了!

“但是你已经对我生活带来困扰了,我现在真的只想工作其他事情都不想去想,而且我也不想耽误你的时间,你完全可以找到一个更好的!”

“工作?”

问出之后希茜就看向了叶以深:“你是毅的老板?”

叶以深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眼睛里都是藏不住的笑,颇有一种看戏的感觉。

“以后他不用工作了,你要开出什么条件都可以!”

这个希茜说话也够大气,开口就让叶以深随便开条件,这可吓坏了方毅!

万一叶以深真的答应下来,他岂不是就要真的**?不,主子绝对不会抛弃自己的!给了自己一点信心,还没稳住,就听到叶以深反问:“什么条件都可以吗?”

“主子!”

方毅已经有些失声了。

倒是希茜,像是看到了胜利的希望一样,十分笃定的点了点头,顺便还称赞了叶以深一句:“你的英文真的很好,根本听不出来是亚洲人。”

“你的父亲不也是亚洲人吗?母亲是俄罗斯人。”

叶以深没有开出自己的条件,反而是说出了这样的话。

“你知道我?”

“谁不知道呢?”叶以深说着用中文对方毅说道:“你还真是会招惹!”

惹到谁不好,偏偏惹到道上都要忌讳三分的女人。

他不是想惹麻烦的人,这件事也没有准备插手太多,说道:“我知道你的身份,所以我不发表任何看法,只是我想嘱咐你一句,方毅和你不一样。他的人生安全需要我来保护,我觉得你在做的事情,在给他今后的生活埋下隐患,而这个隐患需要我来埋单。”

叶以深说话有条不紊的,条理思路很清晰,希茜的眼神却一直都没有去看他,而是全程都在盯着方毅看,眼神里的花痴都要溢出来。

站在方毅旁边的夏晴天都可以感受到那热切的眼神,笃定他肯定很喜欢方毅。

不然这样的神情,怎么会流露出来呢?

虽然她没有看叶以深,但是不代表叶以深说什么她没有听,在叶以深说完这番话的几秒钟之后,她就开口了:“只是在你身边得不到保障而已,你让他跟我走,我绝对可以让他安全的!”

“那你也要看他怎么想。”

叶以深虽然是这样说,但是也已经笃定了方毅的答案。

方毅意料之中的再次开口拒绝了希茜:“我不喜欢比女人保护,所以我是不会和你在一起或者是离开这里的。”这已经是这么短的时间里他第二次这样直白的去拒绝了。

夏晴天站在一旁设身处地,如果是她她肯定会十分的伤心,然后和方毅老死不相往来。

希茜显然也受到了一丝的伤害,脸上的神情凝固了起来,即便是这样,也漂亮到像是天使一般。

“所以你可以离开了吗?”

叶以深丝毫不怜香惜玉,十分不留情面的开始赶人。

他看到自己的客厅里乱糟糟的就头痛。

希茜没有说话,而是问方毅:“毅,我能知道为什么吗?”

这话像是分手前的询问……方毅虽然情商很低,但是好歹还是有良心的,不会信口开河去伤害对方。刚刚那样拒绝希茜他在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于是就十分隐晦和委婉的说道:“我们不是一类人,而且我英语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