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他是刀子嘴刀子心/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你可以抱我一下吗?”

希茜的要求并不算过分,方毅却挠了挠头拒绝了:“还是不要了吧,我没有拥抱女人的习惯。”要是抱他主子还差不多!

听到自己被方毅这样拒绝,希茜不由分说的上前就抱住了他,可以说是十分的蛮横了。

穿上高跟鞋的希茜和方毅几乎一样高,这个拥抱显然图谋不轨是直奔方毅的嘴唇过去的。幸亏方毅反应快,直接就开始反抗,奋力挣扎才算没有被希茜得逞。

就在他庆幸自己的初吻没有被夺走的时候,希茜留下了这样的一句话:“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会放弃吧?不过我姐姐找我我要先离开,很快我就会再出现在你身边了!”

什么?

等到方毅反应过来希茜这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她人已经走出门去了。

脸跟着抽搐了好几下,方毅忍不住就哀嚎道:“造孽,真的是造孽啊!”

“方毅你这是什么情况?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赵峰在一旁问出了夏晴天也想问的,顿时夏晴天就点头附和:“那个女孩简直就像是天使一样!而且这么主动的追你,就竟然拒绝的这么冷漠残忍!”

“我,难道不应该这样吗?”

方毅不懂啊!

直白的拒绝对方难道不是最正确的选择吗?

“总不能真的因为你英语不好就不喜欢人家吧?”夏晴天直接就八卦了起来:“早就听叶以深说你有枪情况,多久了?是怎么认识的?”

总不能是因为在街上看到了他之后,希茜就要死要活从国外追到国内吧?

“往事不要再提!”

如果知道会惹上这样的阎罗回来,方毅那天绝对是不会多管闲事的!

目前,他满脑子都是希茜走之前说的话,看着叶以深眼泪都要奔涌出来:“主子,她说她还会来找我……”

“那你就收了吧,我觉得还不错,起码能给你身份带来质变。你飞黄腾达的机会到了,好好珍惜。”

“主子,少奶奶他们不知道难道您还不知道吗?她,她,就算不怕她我也怕她姐姐把我的皮扒了示众!”

“这么夸张?叶以深,你认识刚刚那个女人的姐姐么?”赵峰表现的简直要比夏晴天还八卦!

叶以深极轻的点了点头:“不能算是认识,只能说是见过,而且沈元进肯定比我和她熟悉。”

“什么?是沈元进那边的人?靠!”忍不住,赵峰就骂了一句脏话:“方毅,你愿意牺牲一下吗?”

“不!”

方毅幽幽的拒绝,十分果断。

此时,叶以深说道:“不是那边的人,他姐姐和沈元进从事的东西一样,而且已经建造出了完整的帝国。在她面前,沈元进做的东西,兴许只算得上一个商人。”

夏晴天对于沈元进做的东西到底有多大没有什么概念,但是却是知道他是做什么的。这样看来希茜的姐姐真的是不简单……

“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好。”不等方毅再说什么叶以深就冒出了这样一句话,很明显就表明了自己的立场,然后方毅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就这样被推开,就又听叶以深继续说道:“弄的这么乱,你最好打扫干净,不然我保证你会比跟希茜走还后悔。”

主子……方毅心情复杂的看了叶以深一眼,难道他不爱自己了吗?

“哈哈。”笑了两声,一直在看乐子的赵峰就上前勾住了方毅的肩膀,说道:“要不然你就答应下来,这样既可以解决终身大事,苦恼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如果不是知道现在赵峰的烦心事也很多,方毅肯定是要反驳的,只是考虑周全,方毅默默的叹了口气。

赵峰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就回归了主题:“哎呀,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原来就是这事情,而且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们是不是又可以出去吃饭了?”

“不去了。”叶以深忽然想起来自己还有点东西没有做,对夏晴天说了几句耳语,逗的夏晴天清脆的笑了好几声,然后对赵峰说道:“不吃了你也该回去了,叫你的司机接你。”

“那个,那个,别啊,我好久没见过小深晴和小星辰了,来都来了,你好歹要我见一眼吧?”

赵峰的请求夏晴天一口答应,最近小深晴和小星辰的精神都很好,她一个人带都要带不过来了。而且如果两个孩子可以给赵峰些慰藉,她还是很乐意的!

叶以深却盯在赵峰的脸上,直接追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从跟自己回来就很反常了,说话还支支吾吾的,就算经历事情之后的赵峰性格有变化,叶以深也还是了解他的!

“晴天,叶以深这样臭脾气你就不能管一管吗?我就看一看小深晴和小星辰,能干什么?”赵峰及时把目标转向了夏晴天,在夏晴天的帮助下,顺利的躲开了叶以深的质问,溜到了小深晴和小星辰的小房间!

夏晴天和他说说笑笑的,叶以深没跟过去,而是目送他们上楼之后盯上了方毅。

方毅被看的头皮发麻,默默的捡起了地上的靠枕放在沙发上,看着丢在地上的毯子,大脑一片空白,他刚刚到底干了什么?

在平常的时候别说在叶以深的地盘这样造作了,就算是带人过来都要三思,看来人在别逼到绝境的时候,真的会做出一些平常根本不会做的事情……

“被人追着的感觉怎么样?”

叶以深忽然冒出这样的一句话,吓的方毅差点把手中的东西丢出去,沉吟了半晌才讪笑着说道:“主子您难道看不出来吗?”

“别惹麻烦。”

叶以深只有这四个字送给方毅。

不管是希茜还是她的姐姐劳丽,叶以深都不想招惹到,如果方毅真的有了这样一个大麻烦,到时候还是要叶以深出面庇护。

方毅也清楚这一点,脸上的神情就正经起来:“主子您放心,我绝对不会给您惹麻烦的!”

“还有你自己,搞清楚局势,不是一路人,就不要走到一起去。”

虽然刚刚方毅对希茜表现的很绝情,但是叶以深有种他把握不住的预感。

只是有些东西一旦招惹上,后果是得不偿失的。

方毅也就是清楚这件事,才会从一开始就避而远之!

“主子,那沈元进的事情……”

“你不用再跟进了,找个地方先休息几天就好,顺便把刚刚找到的东西和金馆长交接。”

“是。”

……

赵峰此时在小深晴和小星辰的房间里,对两个宝宝十分的殷勤,不仅如此,还夏晴天分外的热情,就连夏晴天都明显的感觉到了他的目的性,直白的问他到底有什么事情要说。

在说之前,夏晴天分外认真:“违法乱纪的忙我可帮不了!”

“我也不会要你帮这种忙。”眼看夏晴天松口,赵峰笑了两声,直接说道:“那个,我能在你家住几天吗?”

“你不回家吗?”

夏晴天就不明白了,赵峰为什么会提出来这样的要求。

赵家分明也很好。

闻言,赵峰的神情凝固了一下,吐出了一句:“我已经很久没有回去了。”

自从赵父出事,他就没有回去过,免得自己触景生情。

夏晴天隐约感觉到这事情把八成是和赵父有关系,立刻明智的不再多问,而是点头答应。

“真的吗?叶以深不会不同意吗!”

赵峰见自己的需求这样就被答应,还是有些诧异的。

其实他能住在酒店的,可是越住,就越觉得寂寥的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

“不会的!”

夏晴天笃定叶以深肯定会同意,毕竟赵峰是他兄弟:“你还不知道他吗?刀子嘴,等会儿说什么你不在意就好。”

“他不光是刀子嘴,还是刀子心!”赵峰可怜巴巴看着夏晴天:“如果等下他把我赶走你一定要挽留,极力挽留我!”

“挽留你干什么?”

就在赵峰说话的时候,叶以深从外面走了进来,直接就猜到了他的企图:“是不是什么事情在我这里行不通,就来找晴天?”

“不是,我和晴天刚刚只是聊了聊天,并且晴天挽留我在你家里住下。我看盛情难却就答应下来的,你不会拒绝吧?”

赵峰说话的时候挤眉弄眼的,不断的给夏晴天使眼色,看到夏晴天一阵无语……

不过想到他刚刚说的话,夏晴天就点了点头,还没开口就听到叶以深没有丝毫余地的拒绝:“我当然会拒绝!”

“啊?这样啊,晴天!”

赵峰立刻就开始找夏晴天寻求帮助,夏晴天讪笑了两声,会撒娇的男人还真要命,这一声叫的她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反正家里房间很多,金馆长和韩老也出去了,就让赵峰住下来,也能帮我带一带小深情与小星辰。”

“他吗?”

叶以深可不觉得赵峰会带孩子。

况且!

还不容易把韩老与金馆长送出去还没开始享受二人世界,忽然赵峰就非要冒出来,叶以深浑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在排斥!

语气的嫌弃扑面而来,听的赵峰心痛的锤了两下自己的胸口:“晴天!”

“哎!”

这个赵峰还真是……

夏晴天看着叶以深,伸出了两根手指:“刚刚我都已经答应他了,你就让他住两天嘛!”

“那就两天,今天已经是第一天了。”

“今天怎么能算呢?今天已经快过完了!叶以深,买二送一行不行,叶以深你别走!”

赵峰说话叶以深不想听,他就跟着叶以深跑出去,留夏晴天在原地觉得好笑,两个大男人,怎么跟小孩子一样幼稚呢?

抱起小深情亲了亲他的脸:“饿不饿,妈咪带你下去喝奶奶。”

小星辰现在已经胖的她抱不动了……看了一样在婴儿床上已经要睡着在流口水的小胖子,夏晴天下定决心一定要开始给她减肥了!

小小年纪就这么膨胀,长得之后就更加难瘦下去了,好看是一回事,主要是肥胖对身体影响太大。

再看小星辰的五官还很好看的,毕竟不管是白依灵还是她的亲生父亲,都长的不错。

没有把她叫醒,抱着小深情刚刚下楼,就看到了忙来忙去收拾的方毅,手忙脚乱的。

“这些东西叫下人来就好了,那不然你先放着,等我喂了小深情奶,就过来帮你。”

“少奶奶?”

听到夏晴天的声音,方毅就放下了手中的拖把:“我自己就行,少奶奶要是需要我帮忙就说一声。”

“算了吧……”

方毅平常做事很稳靠,但是看得出来,收拾东西确实不擅长。收拾这么久,不仅没有打理得井井有条,反而有种越来越乱的趋势。

夏晴天估计叶以深看到会直接把他丢出去。

夏晴天忽然就八卦了起来:“对了,你跟那个大美女到底是怎么认识的?”

毕竟听叶以深说的希茜很神秘,而且感觉有一场浪漫的传奇故事发生,才会让他和希茜纠缠在一起!

啧啧,好久没有八卦过,夏晴天觉得自己整个人的八卦分子都活跃了起来!

“哎呀,少奶奶您问这个干什么。”

方毅真的是无语!

只是耐不住夏晴天左问右问的,只能慢慢的吐出来的几句话:“就是主子安排我任务的时候,她有危险,然后我顺手就把她救了。”

“英雄救美啊?”

“我真的只是随手,哎呀少奶奶,您问这个做什么,我因为这件事情都苦恼死了!”方毅说着忽然一顿:“少奶奶,您觉得我怎么做才能让她死心?”

“嗯……找一个女朋友!”

“算了吧,女人太麻烦了。”方毅一副自己不近女色的模样摆了摆手,这让夏晴天真的很质疑他的性取向。

看他对叶以深那么的狗腿,希茜这样一个尤物在眼前不为所动,不由的,夏晴天看他的眼神都变了。

即便方毅口口声声说不需要夏晴天帮忙,最后还是在夏晴天的帮助下才搞好离开。其实夏晴天是挽留了他留下来一起吃饭的,不过他暂时不想面对叶以深,免得再惹到自家主子……

倒是赵峰,和方毅完全不一样,不仅吃的很开心,还一直喋喋不休的和夏晴天叶以深说话,直接导致身为夫妻的叶以深和夏晴天都没有办法沟通交流。

“对了晴天,我刚刚看了天气预报,明天天气不错,我们一起带着小深情和小星辰出去玩吧?”

“明天你和我出去,有事情。”叶以深之前是不想让赵峰钻进牛角尖去,但是也不是要看他彻底放弃自己吃喝玩乐。

赵峰闻言一撇嘴,无奈的点了点头,还对夏晴天抱怨:“看看你男人说怎么压榨我的?”

夏晴天觉得赵峰好像又恢复了之前那样嬉皮笑脸的模样,心里对他的担心也消散了一些,只是她不知道,这不过是赵峰的一个伪装。

夜深人静的时候躺在自己的床上,赵峰抽完了一整盒的烟,胸口有些隐隐作痛。他其实还在颓废,不过不想对外人再展现出来罢了。

被伤到极致的时候,只有在自己与自己独自相处的时候,才会展露出来。不敢表现给别人,毕竟他身边已经一无所有了,因为他身边已经一无所,身边的朋友尤为珍贵。

之所以不断的去说话嬉笑,非要住进来,也是因为这样才能找到存在感,并且尽力融进去之后,才能感受到片刻的安宁。

这就是家庭吧……可惜,他的家已经没有了。

“赵峰看起来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不了解赵峰的夏晴天用吹风机吹着头发,对叶以深说道:“是你开导了他吗?”

“我没有那个闲工夫。”叶以深知道赵峰是怎么样的人。

他看起来云淡风轻,其实心里苦的已经没有办法消磨,只是叶以深也不是一个善于安慰对方的人,只能在以后可能帮到他的地方,自己尽力。

而且在赵峰看不到的地方,叶以深付出了许多庇护。

“之前我还担心他消极下去。”夏晴天说着就放下了手中的吹风机,坐在就拿起了床头柜上书,厚厚的一本,已经看了一半。

“这个时候你要看书?”

他等夏晴天洗干净等了这么久,她不主动就算了,竟然还看什么书?

“金老就要回来了,他要我把书看完,我还差这么多呢!”夏晴天忍不住叹了口气,埋怨起来叶以深:“都怪你,每天晚上都要……害得我没时间看书!”

“你白天带着小深情和小星辰看电影不也没有看书吗?”叶以深说着直接就把大长腿压在了她身上,语气不爽:“而且这几次你都不主动,我多要几次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喂,不可以啦!”

“怎么不可以,更大高难度的动作的都做过……”

“唔,嗯!”

……

第二天一早,叶以深就听到耳边响着翻书的声音。

眼睛都不睁开的摸到开关把灯关掉,但是还是很亮,眯着眼睛一看,夏晴天不懂什么时候把窗帘拉开了。

难道是自己做完做的不够,今天这么早起来这么有精神?

“你今天不是说和赵峰还有事情吗?都已经八点钟了还不起床。”夏晴天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一边聚精会神看书,一边说着。

这本书开始看的时候生涩难懂,而且也没有什么意思,但是自从明白一些之后,看多了,竟然也津津有味!

看样子自己距离出师也不远了嘛。

这样响着,夏晴天的心情都好了起来。

还没沾沾自喜多久,直接就被叶以深抓到了怀里,压在书上哗哗作响。

叶以深的手在夏晴天的肌肤上滑动,身下和她紧密接触:“它也起床了……”

“每天早上它不都是这个样子嘛?”夏晴天撇了撇嘴:“现在透支了,老年之后你肯定后悔……”

每次夏晴天都用这样的话来威胁他,但是每次结果都一样,叶以深向她证明现在没有一点问题就够了!

只是才刚刚准备进入正题,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叶以深烦躁的问了句谁,然后就直接全部进去,让夏晴天身子一紧,差点叫出声。

她比叶以深还想知道外面敲门的到底是谁?

不会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吧……

“少爷少奶奶,韩老来电话了。”

如果门口传来的是赵峰的声音,他们可能不仅会无视,叶以深还会让给他留下身体上的疼痛,但是却是王管家。

王管家在门口继续说道:“好像是有什么急事,是转到公司又转到家里的座机的。”

“来了……”

虽然现在情况特殊,这样不仅叶以深不爽,夏晴天也有些难受。但是韩老在的地方别说打电话的信号了,连电话都没有,这样转来转去的只为了打一个电话过来,真的像是有什么要紧事情。

韩老没事一般来说更享受与世隔绝的失踪状态。

叶以深随手扯来了睡袍披在身上,然后用被子盖住夏晴天的身子,虽然夏晴天也想出去,但是她还需要时间,就眼巴巴的看着叶以深的背影,自己在床上纳闷。

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韩老这样麻烦呢?

难道是要回来了,要人去接他和金馆长?

那为什么不直接打到家里呢,奇怪?

其实是因为韩老没有任何人联系方式,唯一的办法就是百度叶氏集团的联系方式,并且运气很好的打到了贺秘书那边。一开始贺秘书是不相信这个老头子忽然要联系叶以深的,官方的表示叶以深不在,但是随着他说出了许多证实的话之后,贺秘书为了稳妥,还是拨通了叶家的座机。

然后就出现了王管家敲门那一幕。

此时的夏晴天在床上打了个哈欠的功夫,叶以深就回来了。

他握着门把不推门进去,站在门口,脸上一半明一半暗,神情让人琢磨不透即将说的消息是好是坏,夏晴天问道:“是不是他们回来了?我的书还没看完呢!”

夏晴天已经幻想到金馆长要怎么呵斥自己了,啊啊啊!

只是还没来得及拿书出来加急的翻几页,就听到叶以深沉稳的声音:“金老他……出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