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出事了/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快更新神秘总裁的心尖宠最新章节!

短短的六个字,像是带着冰渣一样钻到了夏晴天的耳朵里,顺着就到了心口,凉冰冰的。

金老怎么会出事呢?

是不小心跌倒,还是那边气候太冷感冒?

夏晴天忐忑不安的看着叶以深,看着他的嘴一张一合:“可能……我们过去吧。”

夏晴天第一次觉得飞机飞的那么慢。

之前所谓不敢坐飞机担心出事的心理早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反而焦急的不断盘算要多久才能到达地方!

“韩老为什么不把金馆长带回来?在那边什么都没有,就算出事治病也没有办法……”

夏晴天在飞机上表现的很焦灼。

毕竟这段时间的相处,金馆长对她真的是真心实意的关怀,夏晴天不敢说彻底把他当做了自己的父亲,也放在了最尊重的长辈里。

即便是这个时候,夏晴天虽然担心也没有网太差的方面去想,只是满心都是怎么给金馆长一个最好的治疗环境。

“韩老肯定是有自己打算的,等下你保持好自己的情绪。”叶以深其实已经知道了一个大概情况,只不过还不知道怎么给夏晴天开口。

只希望她看到的时候,一定要把心情情况控制好……

叶以深的话,让的到预感越来越不好了:“金馆长走的时候还好好的,这才多久,肯定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吧?”

最后一句话,夏晴天的自己都有些拿不准。

“也许吧。”叶以深握紧了夏晴天的手:“生死有命。”

“说什么呢?人哪有那么容易死。”

夏晴天坐立难安,要不是因为飞机上的空间太小,早就来回踱步了。

好不容易等到了地方,夏晴天直接就冲了下去!这个地方倒是有些眼熟,因为上次飞机就是在这个地方着落的。

旁边还有一架飞机,如果没有看错的话,是安排送韩老和金馆长的飞机!

“你们来了。”

韩老忽然就从里面冒了出来,身上湿漉漉的,再看地上的泥泞,像是刚刚下过雨。

夏晴天一皱眉:“韩老!您冒着雨,不怕也病了吗?”

“走吧。”

韩老出乎意料的没有多少,而是背过身不去看夏晴天和叶以深,脚步一深一浅的向前走,身上背的布包鼓鼓囊囊的,看露出来的东西,应该是刚刚摘的草药。

“您要什么直接告诉我和叶以深,过来就可以顺便给您了!”

夏晴天这番话韩老还是没回应,看样子实在是反常……

好不容易走到了地方之后,夏晴天一眼就看到了韩老不遮风避雨的房子,想到金馆长就在里面病殃殃的躺着,夏晴天就揪心。早知道金馆长会病倒,当时就算他愿意,自己也不可能要他出门的,还是远门!

只是情况要比想象之中,不好的多。

进去之后夏晴天发现这房子看起来破,漏光漏风,也不知道什么原理,雨水倒是进不来。

金馆长身上盖着新棉被,漏在外面的脸比走的时候小了一圈,整个人连脸色差的已经很难描述清楚到底是什么色彩了。就连他们进来这么大的响声他也没有任何的反应,夏晴天这个人瞬间像是被电击到一样,呆呆的看着韩老,竟然不知道要问什么。

“过去吧……只有一口气在吊着了……”韩老总算是正视了夏晴天,并且说出了这句她并不想听的话。

“什么叫只有一口气在吊着?金老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为什么这个样子……”夏晴天眼前顿时就升腾起了一阵雾气,紧接着就是眼前一黑,差点栽倒。

韩老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按照他的诊断,金馆长的身体就算没有好转,却也没有恶化的迹象,也不知道怎么到了这里之后就开始病。期间韩老找了各种药材熬药给他喝,都无济于补……

原本韩老是想一开始就带金馆长回去或者把夏晴天叶以深叫来的,金馆长却嘴硬不肯,而对自己医术格外自信的韩老也就妥协了,只是没想到,跟他走的时候还好好的人,说不行就不行了。

要不是夏晴天他们来的快,兴许这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叶以深是早就有准备的,但是夏晴天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情况给了当头一棒,立刻就懵了。

问韩老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金馆长这个时候睁开了眼睛。

说是睁开,也不过只有一条缝隙,他身上的被子起伏很小,随时都会停止呼吸一样!

“晴天……”

“金老!”

夏晴天没想到此时的金馆长还能说出话来,韩老也是没想到的。

“书……书,看完了吗?”

金馆长此时手已经抬不起来了,说话的时候气息微弱,上气不接下气的感觉。

“我等您回去教我呢,您怎么了?您别,别在这儿,晴天接你回去。”

“听话。”

金馆长说着,忽然就停止了言语,一颗泪挂在眼角,迟迟没有流下。

夏晴天的眼泪一滴滴的往下落,直接跪在了床边,手放在凉透了的被子上,哭的悲切:“金老,金老您跟我回家……”

之前赵父离世的时候夏晴天没有在场,所以并没有没有切实的体会人生死一瞬间带来的触动,疼的五脏都要拧巴在一起,一切就在眼前发生,自己却无能为力。

夏晴天再也不想要这种感觉,切肤之痛。

“晴天!”

叶以深眼睁睁的看着夏晴天跪在地上哭到外面天色都黑,上齐抱住她的肩膀,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用。

这段时间里,叶以深已经目睹了两位老者的离世,自己也才刚刚从赵父历史的阴影中恢复,却就被迫接受金馆长病逝的消息!

夏晴天已经哭到眼泪都流不出来,一半脸趴在床上,一半脸露出来看着韩老,追问他到底是为什么!

金馆长生前一直不许韩老对夏晴天多说,所以如今夏晴天才算是知道,金馆长在最后交自己东西的时候,已经病魔缠身!

自己每天给他老人家熬得药,不是什么强身健体的,是帮他延命用的……

而她自己,还不肯静心去学,总是要找借口溜号,夏晴天后悔的恨不得给自己一耳光!

韩老心里也不好受。

他隐退这么多年,许多人仰慕他的学术,陆陆续续的有人跟着他过来,但是知心的朋友一个都没有。再加上韩老的脾气实在算不算好,整日不是大吼就是不讲道理,往常也是一个人独来独往的孤僻。

只是没想到遇到了夏晴天,竟然让他享受到了安享晚年的感觉,后来的金馆长,更是让他有种交朋友奇异的情绪!

在看出金馆长身体已经无力回天之后,韩老心里其实一天比一天压抑,只不过他不说。像是习惯了整天跟一个与自己几乎完全相反的人对着干,生活中大部分的乐趣就源于对方,忽然,世界上只剩下他了。

之前每一次他对病人家属宣告病人身体已经进入死刑的时候自己几乎冷漠,真到了和自己相关的人,他竟然觉得……难以形容的郁结与痛苦。

“怪我不应该带他来的,就应该去看看西医,没准还会有什么转机。”韩老对于西医的妥协,第一次。

“金老。”

夏晴天眼神涣散了一下。

最后的道别都没能好好的说一番话,她想到的却是赵峰。当初亲生父亲的离去,赵峰又是怎么熬过来的?

叶以深这个时候不管夏晴天愿不愿意,都把她从地上拖了起来,只不过跪了这么久,早就没有知觉了,任凭叶以深把她拖到一旁的椅子上,夏晴天红肿的眼睛就一直空荡荡的。

“金老头说他给你留了一封信,要是这一天真的到了,就给你看,在他的枕头下面放着。”

和金馆长最后时间待在一起最长的就是韩老,韩老脾气就算现在也是倔的,把头别着不去看床上的金馆长,哪怕眼眶一热,鼻子发酸。

“那金老现在怎么办?”

即便夏晴天悲痛的没有办法描述,却也是要面对金馆长已经去世的消息。

看着韩老和叶以深,她是一点办法都想不到了,确切的说,是大脑陷入了悲痛,还在这件事情上不能平静着!

这里怎么这么冷呢?

最后金馆长就一个人躺在这里,怕不怕?

越想这些东西,夏晴天的心就越痛!

外面起风了,然后又下起了雨来,噼里啪啦的水滴打在房顶上,随时都要砸进来的感觉。

风吹进来,凉飕飕的让人清醒,夏晴天不由自主的大了一个寒颤,思绪也总算回来了一些。

“总不能再带走,就埋在这里吧,我也不准备出去了,今后到我死,就在这里陪着金老头了。”韩老其实也是有自责在的。

这样的表现,多少带着一阵悲痛的外化。

“韩老,金老就埋在这里,您跟我们回去吧。”夏晴天从刚刚起来到现在,根本没有勇气去看床上脸色煞白的金馆长,总算是鼓起勇气看了一眼,眼泪就不争气的再次掉了下来:“金老已经这个样子,您独自留在这里,要我和叶以深怎么放心?”

夏晴天对韩老也是敬重爱戴的,毕竟他不仅救了小深晴,还救了自己,并且一次次真心实意帮她与叶家!

只是韩老却不想走。

僵持了一番之后,夏晴天吐出了一句:“您就当对金老的孝我没有尽到。”

之前韩老不知道是为了和金馆长争还是怎么样,总之是死皮赖脸的非要当夏晴天的干爹……

金馆长已经不在了,还有韩老,她不能在等到最后,再幡然悔悟的后悔。

这句话好像触动了韩老,他沉默很久,看着金馆长,长叹了口气,没有拒绝,看样子答应了下来。

没有火化,在这个山角角里,没有人去多管什么,朴朴素素的挖坑埋下去,简单的立着一座墓碑。

三人不约而同的站着,夏晴天有种恍惚的感觉,好像刚刚还在和金馆长嬉皮笑脸不想去看书一样。

今天的天气很不好,这雨一阵接着一阵的,才刚刚停,很快就又下了起来。虽然夏晴天极力的让自己的情绪平稳下来,也让自己尽可能的接受这个现实,但是最后还是被叶以深拖上飞机的。

一直等到了地方,夏晴天被叶以深灌了一场热水澡,然后又躺在床上缓了许久,才疲惫的回过神。分明休息的还好,眼神的却有点不清明,平白的多了很多血丝。再加上刚刚哭的太久,眼睛肿的像是两颗核桃,睁不开只能眯起来,朦朦胧胧的看着眼前的叶以深。

当初叶以深能呵斥赵峰要赵峰振作,但是对眼前的夏晴天,无论如何都开不了口。而夏晴天,也果不其然的说道:“刚刚好像做了一场梦。”

如果一切不想面对的不如意的都是一场梦,生活未免就也太具备善意了……

只是一觉睡醒就去被迫接受了这个事实,随即再回家躺着,任凭是谁经历了这些,也会恍惚怀疑吧。

叶以深一时间不能确定,自己到底是应该骗她一番,还是要直接告诉她。

这个时候,赵峰进来了。

他还不知道怎么了,大大咧咧的:“叶以深,你说今天找我有事情,自己跑到哪里去了?哎对了,我看到韩老回来了,金馆长呢?”

韩老回来了。

这简单的几个字,直接就回答了刚刚夏晴天的问题。即便已经知道了答案到底是什么,也难免再次黯然神伤起来。

“晴天这是怎么了?”偏偏罪魁祸首还不自知,眼巴巴的凑近夏晴天的床边:“看起来像是病了。”

“你走就好了!”

叶以深也不能肯定赵峰这样说到底是好是坏,只能眉头紧皱着,吐出来一句赶人的话。

在赵峰看来自己是莫名其妙被赶的,也早就习惯了叶以深对自己冷言冷语,继续凑过去:“要不要我去帮你们把韩老叫过来?”

“我没事。”

夏晴天声音不知道为什么,也沙哑了起来。

她现在不想看到韩老,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这样啊。”

赵峰还想为什么,被叶以深打断:“要处理的事情我已经让方毅整好了,你去联系他先入手。”真是的不能让这个男人闲着。

此时夏晴天在床上躺着,赵峰自知自己在这里也不太恰当,一边点头,一边向后退:“真的不用我帮你叫韩老吗?不然叫医生过来可以。”

叶以深给了他一记冷眼。

“我就知道不可能是假的。”夏晴天咧开嘴苦笑了一下:“我的运气一向都不好……”顺便连累了身边的人,运气也差起来。

叶以深的手放在她的脸上,热热的,十分舒服:“人都有生老病死,如果连这样的事情都要埋怨在别人身上,那世界上的怨气要有多大?”

“我对这个世界已经在用最差的眼光去对待了,所以每日我接受的东西都是那些让我痛苦的。所以这些不好的我看着,好的一面都给你看。”

叶以深的话让夏晴天深深的叹了口气,她心里也十分清楚,就算自己再怎么样也回天乏力。

忽然想到了金馆长还有一封信留给自己,就要起身:“我想去看看金老给我写了什么!”

“我去帮你拿过来。”

“我自己去!”

拿了这封信之后,和金老直接的联系兴许也就不复存在了。

金老生前住的房间与他们的房间不远,而且夏晴天只是一时间难以接受,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出门却还是绰绰有余的,于是叶以深没有制止。

下床到来到金老的房间顺利拿到那封信,夏晴天忽然没有了拆开的勇气。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想留着,一直给自己留着一份念想,可惜担心金老有什么事情来不及嘱咐都写在里面,犹豫了很久,还是选择了打开。

其实说是一封信,更像是一封遗嘱,里面罗列了他诸多留下的财产,不是用于慈善就是赠予夏晴天,写的清清楚楚。

然后就是对夏晴天诚诚恳恳的一番话,也说明了为什么要让夏晴天跟着自己学她根本不感兴趣的东西。

金老早就料到了会有这一天,也担心到时候会给叶以深带来麻烦,所以就想夏晴天学会之后可以接任自己的工作,在最后字里行间充满歉意的与夏晴天写到:

晴天,真的很抱歉要强迫你学你并不喜欢的东西。我好几次都想把真相告诉你。但是我怕你伤心难过,但是事情已经发生,让你为此伤神,实在是不值得。以后我不能再强迫你学这些你根本不感兴趣的东西了,但我由衷的想你可以自勉下去,因为这可能是我留给你最有意义的东西。不知道你看到这些话的时候我有没有与你道别,应该是没有吧。其实一直想告诉你,我真心把你当做女儿,唯一舍不得、放不下的,也就是你,所以就算是慰藉我在天之灵,不要悲痛太久。

洋洋洒洒的一封信以及最后的这段话,再次戳到了夏晴天的痛处,她的手好几次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可是眼泪却掉不下,只能挂在眼睛里,直直的流到心里去……

夏晴天也觉得自己再这也伤心下去无济于事,特别是金老还说了不要她这样,于是夏晴天硬生生的憋住了自己的眼泪,并且回去之后就开始埋头苦看那本没有看完的书!

就连吃饭的时候都不放下。

此时赵峰也大概知道是什么情况了,抿了抿嘴,好几次想开口说什么,然后又老老实实地闭上了嘴,毕竟他刚刚经历这事情没有多久,知道这个时候最需要的就是安静。别人讲上千百句也抵不上自己想得明白。

一顿晚饭就这样默默的过去,这样才沉默并没有结束,而是在第二天一整天都蔓延在叶家里里外外……

“叶以深!”

在第二天晚上她在旁边看着书,叶以深也在一旁处理文件的时候,夏晴天忽然叫了他一声,语气里像是决定了什么要宣布:“金馆长之前要我学这些东西就是想我能帮你代替他找下去,你相信我吗?”

“你想找下去吗?”

金馆长的担心是必要的,毕竟他一时半会儿还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接替找宝藏这个工作。

“我担心我会出错,学了这么久都是理论上的知识,而且即便是理论我还没有搞懂,可能会搞错。”

夏晴天对于自己的认识还是很清晰的。

万一到时候真的因为他的失误而找错,到时候浪费精力不说,耽误时间,谁知道又会发生什么变故?

“不会,我都相信你你有什么不相信自己的?”

叶以深倒是表现的很淡然,直接对夏晴天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之前金馆长准备的所有资料在方毅那边都有备份,有什么不懂我问我也可以。接下来要找的就是第十个地点,总共也不过十四个,你有的是时间。”

“那你觉得沈元进知道每一个地点之后都是什么吗?”

“应该不清楚。”

“那岂不是和我一样。”

夏晴天自嘲了一句,让叶以深感到她的情绪比昨天好了很多,不动声色的放心了一些,就开始联系方毅把资料都传给她。

夏晴天对于这件事真的是很用心在做,不仅仅是为了帮叶以深,也是为了能够完成金馆长的遗愿。

正好赵峰要对付沈元进,必须就要叶以深帮忙,两个可以说是一起开始忙,哪怕都呆在房间里一整天也说不上一句话,即便是这样也不会觉得尴尬,反而会因为对方的存在有些慰藉。

叶以深处理的事情虽然比夏晴天的事情复杂的多,但是情绪和进度都要比夏晴天快,不仅仅是因为有赵峰这个帮手,主要还是因为夏晴天实在是有些一筹莫展!

每一次推算出来的地点和上一次的结果都不一样,别看只是几个数字不同,但是相差的可能就是一整个国家!

真不知道这么难的事情,金馆长到底是怎么在短时间内上手处理的!

夏晴天觉得自己面前摆着的就像是一道压轴题一样,很诱人的奖励,但是却无论如何都拿不到手。不仅如此,还不能放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