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难以驯服的猎物/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快更新神秘总裁的心尖宠最新章节!

沈元进比叶以琰难对付多了。

在面对叶以琰的时候叶以深完全没有和面对沈元进一样棋逢对手的感觉。

这个沈元进走的每一步都让人有些捉摸不透。

做的很多东西也都让叶以深有些不能明白,可是偏偏在以后就会发现,他做这样的事情绝对不是因为好玩无意为之的,都是为了接下来的局面对他更加有利!

换句话来说,这个男人的心思实在太缜密了,简直是一个天才。

只不过叶以深自认为自己也是一个天才,那就看一看,谁的运气好,能先笑出声吧。

想着,叶以深就给方毅发去消息,让他可以开始行动!

看着外面的天色,一天又过去了。

夏晴天这个时候打开了灯,继续进行着自己的自学,金馆长要她看的那本书她就随时带在身边,有什么不懂的就翻书从里面去找,全神贯注的模样比吊顶的水晶灯都要耀眼。

叶以深走到书桌前的椅子上坐下,拿起了一张夏晴天写满字的纸去看,倒是像模像样的,有几分专业人士的感觉。

“就在这里等我有结果吗?还是我们先回国去?”

夏晴天的脖子已经僵硬的有些不能自由的扭动了,肩膀也开始发酸,伸出手在眼睛上揉了揉询问道。

这个问题叶以深早就有打算了,所以立刻就给了回答:“当然是在这里,回国什么的太折腾了,而且在这边你累了我还能带你出去看一看异国风情,你现在是不是就很累?”

“你这是在邀请我跟你一起出看一看异国风情吗?”

夏晴天一挑眉,忽然产生了一股子期待。

反正算了这么久她真的很累了,最重要的越来越没有效率。而且看时间也要去吃晚饭,乘机放松一下自己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而且她可是还没有仔细的看一看这个裹国家呢!

身为欧美中有名的发达国家,夏晴天上学的时候就很感兴趣。

“我的暗示这么明显吗?”叶以深说着就伸出手,让夏晴天把手搭在掌心上:“现在出去吗?”

“现在吗?”

夏晴天一笑:“要不要带上赵峰?”

“他有事情,说要我们不要打扰他,不管去哪里就算是回国也不用告诉他。”

关键时刻,叶以深直接就帮赵峰找了一个十分高尚的理由。

没有这个电灯泡简直是这几天叶以深最期盼的事情了!

和夏晴天出门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吃各式各样的地域风情小吃。

这些东西其实叶以深在国内也能吃到最正宗的,但是真正站在这里的街道上,有种完全不一样的体验。

最重要的是和夏晴天在一起,叶以深有种自己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人,和自己最心爱的人在旅行的错觉。

只是即便褪去了所有的光环,他们两个人的脸走到国外也是闪光的存在!只要有聚光灯,就会都聚焦在他们的身上。

不少街拍的人拉着他们两个表示想给他们两个拍照,欧美很多国家都是自来熟的性格,热切的不得了,根本没有办法拒绝。

因为太多这样的要求,惹得夏晴天和叶以深像是在躲避记者一样,忍不住夏晴天就感叹:“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什么好莱坞大明星呢!”

“你不会是还在对自己的明星梦念念不忘吧?”叶以深说着看到了街边秦亦朗偌大的广告。

这个男人现在真是混的风生水起,在国外都能看到他的广告牌。

毕竟身为世界品牌,一般来说都是会选择比较高级的国际脸,而在中国一直宣称的代言人大部分都是局域性的,也就是说只是中国地域的代言人,为了迎合中国这样一个大的市场。

秦亦朗成为这个世界名表的总代言,而且还这么的年轻,的确大有作为,不过……叶以深看了一眼在旁边吃着糖果的夏晴天,直接就把她拉到了自己身边,让她完全看不到那个广告。

再有名夏晴天也是他的女人!

叶以深在夏晴天根本不知道的情况下自己吃了一番醋之后,又小小的傲娇了一把。

两人拉着手去逛景点,然后乘坐露天巴士去玩好玩的吃好吃的,不知不觉的就到了深夜才回到酒店。

兴许真是的大脑放松之后很多积压的东西都涌了出来,即便已经到了凌晨,夏晴天也根本没有困意,反而在一屁股就坐在了椅子上开着灯继续伏案钻研,刻苦的尽头好像明天就要高考。

“你考试之前是不是每次都是这个样子?”

叶以深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看着夏晴天认真的侧脸,丢下自己手中的平板电脑询问。

“我考试从来不会浪费这么多的时间的。”夏晴天每次想到自己学习的时光都是感慨:“当初我一直都是班里的第一名,没想到最后却连大学都没有读完。”

虽然叶以深帮她拿到了**和学位证,但是对于夏晴天而言,自己的大学时光是不完整的,戛然而止的就成为了和叶以深纠缠不休的人生。

“你现在的身价就算是读上十个大学都不一定有。”叶以深断定,要是当初大学毕业的夏晴天来他们公司应聘,很可能第一轮都通过不了。

这样直白的话让夏晴天对他翻了个白眼:“俗!我读书难道只是为了钱吗?我是为了提升自己,然后更好的生活!”

“更好生活的前提不还是有钱吗?”

叶以深耸了耸肩,给出了的话让夏晴天一时语塞,好像是有那么点道理。

算了……和叶以深斗嘴不管自己到底有没有道理最后都会成为没有道理那个,还是专注自己眼前的事情好了。

想着,继续低头钻研。

只是干劲十足也抵不过困意,还好几次夏晴天都差点把头磕在桌子上睡着,最后连怎么被叶以深抱上床的都没有记忆。

第二天一早,她睁开的第一件事,就是埋怨叶以深。

“我昨天晚上明明还想刻苦用功,你为什么要把我抱到床上睡觉?”

虽然说夏晴天根本没有任何的记忆可言,但是就是把这件事推到了叶以深身上!

叶以深瞟了她一眼,不紧不慢的哦了一声,说道:“也不知道是谁像是失了智,在纸上写点乱七八糟的东西。”

“什么叫乱七八糟的东西!”夏晴天理直气壮的从床上起来要去拿桌上的纸给他看,却发现自己现在处于一丝不挂的状态,立刻就又缩了回去:“竟然还帮我脱衣服!”

“是你自己脱的,就算是我难道有什么不可以的吗?”

叶以深的话十分有道理,就算是他也是完全理所应当的……

夏晴天抿了抿嘴,就赌气的开始穿衣服,她才不相信是自己战胜不了困意,但是直到看到了桌子上的纸。上面前面写的还是很清楚的,后面就完全是一道一划,还有乱七八糟的圈圈,说是睡着梦游写下来的完全不用去怀疑。

叶以深像是早就知道夏晴天看到之后会怎么想,就在旁边嘚瑟的看着她。

见状,夏晴天直接就钻了了浴室去洗漱。

洗过脸之后神清气爽,夏晴天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对着镜子里的镜子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嗯,她今天一定要哪里不去,挑灯夜读,早日攻克下来眼前这些数不清的难题。

只是事与愿违,才一个上午她就觉得自己的大脑完全卡壳了,满脑子都是和叶以深昨天出去玩的回忆,十分的想再出去逛一逛,毕竟昨天出去的时候是晚上,白天肯定又有许多好玩的东西!

咬着手中的笔杆,夏晴天内心十分的复杂,明知道现在时间紧急啊!可是这样没有状态的下去,真的是让她很煎熬。

“你一脸痛苦的是想出去玩吗?”

叶以深一眼就看透了夏晴天,并且抛出了诱饵:“如果你给出什么可以吸引我的条件的话,我是可以考虑一下的。”

“我根本不想出去玩!”

夏晴天嘴硬的说道,然后就把头低了下去。

不可以,一定要做一个沉稳的人!

就这样磨磨蹭蹭了一个小时之后,夏晴天面前的东西没有一丝的进展,眼睛不断的看时间,眼看到时钟走向了十二,立刻站了起来:“该去吃饭了!”

“我已经叫人送过来了,你时间那么紧急,我怎么能看你浪费时间自己出去吃饭呢?”叶以深挑着眉,分明就是故意的。

夏晴天默默的又坐了下去,内心挣扎了好几秒钟之后,最后还是露出了一个讨好的笑脸:“我看你也这么辛苦,吃完饭之后要不要出去逛一逛?”

“我不觉得辛苦,而且十分的有状态。”

“别勉强自己!”夏晴天立刻又站起来,扑到了叶以深的身边:“看你这么辛苦我会很心疼的!”

“很心疼吗?”叶以深看着夏晴天,故意反问道:“不会是你自己想出去逛一逛吧?”

“怎么可能……”

想到自己刚刚说过的话,为了不打脸,夏晴天硬生生的就是不肯承认。

她不承认,叶以深便明知也不答应,气的夏晴天恨不得动手打他!

“你真的不出去?”

“你真的不想出去?”

叶以深看着夏晴天气鼓鼓的神情,爱的不得了,强忍住了笑意才算是没笑出声。

夏晴天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个叶以深还想让自己松口,哼!

直接就起身,说道:“仅仅如此我也就不劝你了,其实我刚刚也是在考验你看你能不能经得住诱惑,看样子你的确很自觉,工作工作。”

说的这么冠冕堂皇的,脸上已经写满了不爽,叶以深也不在这个时候松口,想着等会饭送上来之后再逗一逗她,然后吃完饭再出门去。

只是左等右等送饭的都没有过来,夏晴天又饿心情又郁闷,见叶以深正在打电话,于是就低声对他说道:“我去下面看一看为什么还没有人过来送餐,是安排酒店的员工来送的吗?”

叶以深点了点头,都在酒店里,他倒是不多担心。

这个酒店的安全系数还是很高的。

只不过,不担心的有些错。

夏晴天漫不经心的出去上了电梯,看到电梯了有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浑身都是运动系的黑色,酷酷的。

其实在上去的时候夏晴天是迟疑了一下的,毕竟经历过了上次的沈元进事件之后,她现在恐惧陌生异性的毛病虽然好了些,但是也还是有的。但是看到对方一直在玩手机,还是踏了进去。

世界上坏人没有那么多人的吧?

正在想着,耳边就响起了打招呼的声音:“嗨。”

顿时,夏晴天的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就先有了反应,鸡皮疙瘩直接就冒了出来,头都没有回,心跳不断的加速,几乎要跳出来!

“怎么,是不认识我了吗?”这个声音不是别人,正是沈元进!

夏晴天没回答,她现在唯一祈求的就是电梯到达之后冲出去!

现在还是装作不认识他比较好!

只是显然是没有用的,沈元进直接就上前去抓夏晴天的手,夏晴天一下跳开,怒目圆睁!

“果然还是记得的。”

“你想干什么?”他这次不会是直接掏出什么凶器出来吧?

夏晴天咽了咽口水,努力让自己看起来镇定一点不那么的慌张。

“其实我是专程来找你的,你相信吗?”

沈元进说着,逼近了夏晴天。

夏晴天整个人都已经缩到了角落里,眼神看向电梯跳动的数字,已经到了三楼,而且这里还有监控**,也是不顾一切的喊道:“救命,救命!”

“啧啧,我让你这么害怕吗?你这样可是有些伤害我。”沈元进说着像是受了什么伤害一样:“这里的监控我已经做了手脚,什么都看不到的,而且电梯,你觉得它会暗示开启吗?”

说着,叮的一声,也电梯戛然而止的停在了二楼,门不开也不再继续下降。

是出现了故障吗?

看样子是沈元进安排的。

这个男人还真是厉害,来到这里不仅没有被叶以深和赵峰发现,并且还潜近了酒店里,对电梯做手脚。如今在电梯里的是他,如果是叶以深的话,是不是他就不会出现,直接让电梯坠到底呢?

像是看透了夏晴天在想什么,沈元进说道:“我暂时是不会要叶以深或者是赵峰的性命的,毕竟游戏一开始就只剩下我一个人的话也太乏味了。我来到这里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见你一面,你竟然还不相信。”

“我不想看到你!”

夏晴天现在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已经做好了反抗的准备!

如果沈元进要对他动手动脚的话,她就拼死挣扎!

“你这样害怕我的样子,让我觉得有点可爱哦。”沈元进笑眯眯的眼睛成为了一条缝隙,如果不是知道她是一个变态的话,肯定会让人误以为他在说什么动听的情话。

“你到底要做什么?”

夏晴天这次也没有办法搬出赵蕊来了,毕竟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赵蕊也不过是他一颗棋子,对于他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影响!

“我只是想知道,你的味道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上次没有尝到,让我念念不忘到现在。”沈元进说着就伸出手在夏晴天的脸上抹了一把,十分快速的伸手然后就缩了回来。

夏晴天顿时就挥舞起了双手,上次?他竟然还敢提上次!

上次没有得逞这次竟然还过来,他这个人到底是有多变态啊?

胡乱的拍打着,想让他和自己保持距离,并且期盼叶以深能发现什么异样之后尽快找到自己。这样不仅仅可以救了自己,还可以把沈元进这个变态给抓到!

只是这样的防御对于沈元进来说基本可以无视,一把就抓住了她的手腕!

夏晴天的手腕很细,被沈元进一只手就可以握紧,于是他的另一只手就靠近了夏晴天的脸。

现在的夏晴天可是什么形象都顾不上了,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双腿也开始乱踢,好几脚都踢在了他的身上,倒是真的让他把手松开,向后退了一步。

“你这样真的让我很伤心,我这么思念你为了见到你甚至不惜冒着被叶以深发现的风险,你就这样的排斥我吗?”沈元进叹了口气,像是真的被夏晴天伤害到了一样,唉声叹气的:“唉。”

“那你就不要让我看到你!”

“那就闭上眼睛,好好的享受一下,我觉得你真的会爱上我的。”

就在说话的期间,沈元进已经直接再次上前,先单膝跪在了她的双腿上,然后再次抓住了夏晴天的双手。

这次夏晴天快要说真的是回天乏力了!

毕竟手脚不能动,后退也是一个死角,这次简直比在上次房间里还要让夏晴天绝望。

已经被她故意掩埋掉的记忆再次席卷而来,恶心的触感像是一条冷冰冰的蛇缠在自己身上,夏晴天干呕的两声,吼道:“你不如直接杀了我!”

“就算你变成一具尸体,我也是会很喜欢的。”

沈元进说着就贴近了夏晴天的脸,嘴唇和她只有咫尺之遥,夏晴天顿时就用尽全力撞在了他的脸上,正好撞上他的一侧颧骨和鼻骨!

夏晴天觉得自己的头好像碰到了石块一样,疼的她脸上的表情都狰狞了起来,反观沈元进更惨,不仅脸上立刻青紫起来,鼻子也顺着流下了两条鼻血,俊美的脸上出现了短暂的迟疑之后,就是难以掩饰的愤怒!

即便这么的疼,他也没有松开夏晴天一丝一毫,反而把紧握着她的手更加用力的收缩,禁锢的夏晴天手腕都要断掉!

“激怒我对你有什么好处呢?”

沈元进的情绪很快就稳定了下来,用另一只空着的手在鼻子上擦了擦,任凭血迹在手背上留下一道血痕,有血落在嘴唇上,让人觉得有种嗜血的感觉!

“这样的对待我对你有什么好处?”是想激怒叶以深吗?还是想刺激叶以深?

“我喜欢。”

沈元进说着,再次不懈的凑近夏晴天,任凭他的鼻子还在往外流着血。

夏晴天现在唯一能动的就是脑袋,就用力往前撞,刚刚吃了亏的沈元进没有贸然的再凑近,等到自己鼻子里的血流到了下巴上顺着脖子到了衣领里,他猛然伸手抓住了夏晴天的脖子,死死的扣在了她靠的电梯上!

夏晴天顿时氧气就被切断,呼吸跟着困难起来,头跟着没有办法晃动。

兴许是觉得这样的夏晴天有些太难看,所以沈元进没有在这个时候凑近,而是很快松开了手,看着夏晴天大口的喘息:“为什么非要给自己找罪受呢?”

“我根本不认识你……”

沈元进现在还在抓着夏晴天的手腕,疼的夏晴天眼泪都要出来,在加上刚刚脖子被掐着,呼吸也跟着不顺畅,她现在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认识你就够了,我哪里不比叶以深好呢?”

眼前的夏晴天只能用可怜来形容,只是这样好看的模样,可怜也是让人心动的,楚楚动人的美。

沈元进怜香惜玉,总算的微微松开了一点她的手腕,然后伸出手在她的脖颈上抚摸:“弄疼你了吗?真的对不起。”

这声道歉对于夏晴天来说丝毫没有歉意,反而让人觉得很嘲讽,他也会觉得对不起吗?

随着夏晴天的呼吸,她的胸口上下起伏着,沈元进再次凑了过去。

即便才刚刚道歉,也知道自己下手太狠,沈元进为了保险起见,还是伸手就扣住了她的脖子,这次要比上次温柔的多,只是不让她乱动的力度而已。

随着沈元进的凑近,遮住了电梯里的灯,一片阴影打下来让夏晴天的心也跟着灰暗了下去。

眼看他的嘴唇就要凑到夏晴天的薄唇上,电梯们忽然打开,外面站着许多穿着酒店制服的人,看样子是发现了电梯故障前来维修。

夏晴天顿时就反应了过来,她从没有想过自己的反应会那么的快!

立刻就喊道:“救命!”

“呵。”

沈元进轻笑了一下:“难以驯服的猎物,才更能激发猎人的**。”说着,松开了她的脖子与手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