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打算鱼死网破/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夏晴天庆幸自己逃过一劫的时候,沈元进忽然伸出手,将她击昏了过去,自己则迅速的冲出了电梯外。

此后发生了什么夏晴天都不记得,睁开眼睛,就是叶以深的脸。

“叶以深”

看到叶以深瞬间,夏晴天觉得刚刚克制的恐惧都爆发了出来,她的身子忍不住瑟瑟发抖,跟着心也颤抖了起来。

不仅叶以深,赵峰也在。

他们是被酒店的人叫下去的,一下去就看到了被毯子裹着,昏迷不醒的夏晴天。

了解的事情经过并且看到夏晴天脖子以及手腕上骇人的印记之后,叶以深的情绪随时都处在一个爆发的边缘上。

沈元进是为了激怒他吗?

很好,他再一次的触摸到了自己的底线!

“没事了,我们明天就回国。”

叶以深自责是他自己大意。

觉得这个酒店安全系数高,就放任不管,这种做法简直可以用蠢来形容!

幸亏沈元进没有把夏晴天带走,不然他现在肯定更加的崩溃!

对于这这件事酒店高度重视,甚至请来了他们的总裁,毕竟住进来的非富即贵,而且身为亚洲人在这里发生这样的事情,不处理好后果会无限扩大的!

只不过叶以深不买账,还是赵峰出去和他们沟通了一下。

赵峰在一旁也有些担心的询问她:“晴天,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夏晴天却没有说话,她不知道要怎么去形容自己现在的感觉才好。虽然不是第一次,但是夏晴天却觉得自己这次受到的惊吓一点也不亚于第一次!

“那我就先出去了。”赵峰识趣,知道自己毕竟是个外人,在这里夏晴天有些话可能不方便说。

而且他现在看到夏晴天这个样子,也很担心赵蕊,沈元进对赵蕊也绝对不会客气的。

对女人动手的男人还真是垃圾!

握紧了拳,赵峰关上门的时候咬牙切齿!

叶以深此时远远比赵峰的愤怒多的多,他的手轻轻的抚摸在夏晴天的手腕和脖子上,幻想如果还有机会的话,他绝对不会让夏晴天独自出去!

夏晴天觉得自己的头昏昏沉沉的,好像是刚刚撞沈元进那一下太过用力留下了后遗症,闭上眼就要睡着,在耳边听着叶以深说道:“都怪我,我应该陪着你。”

“沈元进只要有心的害我,总会有机会的。而且我觉得他的目的很可能就是想借此刺激到你,你不要上当了。”

夏晴天说话的时候,浑身都在疼。

但是她却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

兴许沈元进就是想让叶以深对他做出些什么,背后有一个更大的陷阱在等着叶以深跳进去!

叶以深也有这样的想法。

只是他实在不能忍受自己的女人被他这样三番两次的羞辱!

咬紧了牙关,没有说话,就看着夏晴天睡着,也没有松开紧握着她的手。

跟着自己夏晴天真的是受了苦,叶以琰才刚刚过去,就又迎来了一个沈元进!而且还遭受了这么多

沈元进既然没有爱人的话,那就从其他方面让他感到痛苦好了!

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透了,其实夏晴天刚走饭菜就被送了上来,叶以深知道她是想溜出去透透气,所以才没有去找她,想等她回来之后就吃饭。

只是饭菜放到现在都一口没动,凉的很透彻,和叶以深冷到最深处的眼神一样。

晚上的时候叶以深就带着夏晴天连夜回了国,虽然在酒店也很舒服,但是和在家里还是不能比的,夏晴天虽然还是觉得身子沉沉的,却怎么都睡不着了,便对叶以深问道:“我之前那些东西都带回来了吗?”

“忘不了。”叶以深说着用热毛巾帮她擦了擦脸:“我联系了金馆长之前的弟子,这些东西就交给他们去做吧。”

“不可以!”

夏晴天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总觉得这是对自己的一种否认!

现在他这个样子,叶以深也不想忤逆她,便顺着她的话说道:“你就等你养好了身子,和他们一起。”

“我没有什么大事的。”

最多只是心里有阴影罢了。

上次的事情过了那么久才算有所好转,也不知道这次要过多久才能不做噩梦安然入睡。

“那明天我让他们到家里来。”

“好,你把那些东西都拿给我,我睡不着,想看一看。”

虽然现在已经很晚了,但是叶以深还随了她的心意。一直陪着她到快凌晨,看着她手中拿着笔睡着,叶以深收拾了一下床上的东西,然后轻轻的出了门。

他要去找赵峰。

赵峰也没有睡,房间里的电脑屏幕还亮着,看到叶以深是在敲门,他打了个哈欠:“这么晚敲我的门我会想多的。”

“你不觉得沈元进出现很奇怪吗?”

“你也这样觉得?”

“你都察觉的到难道我会察觉不到吗?”

叶以深的话让赵峰一时语塞,就算是要太高自己也没必要踩他吧!

“那你准备怎么办?”

“他觉得自己聪明总喜欢把所有的人都玩弄于鼓掌之中,那我们就配合他。”叶以深眯了眯眼睛,勾起了嘴角:“虽然我觉得我们想的差不多,但是我还是想问一下你是怎么想的。”

“进来吧”

如果不是他们的关系很好,赵峰早就把叶以深拒之门外了,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傲娇呢?

这边虽然是叶以深主动过来的,但是他一直在担心夏晴天醒过来看不到自己会害怕所以匆匆忙忙的就又走了,丝毫没有留意赵峰电脑上的内容。

赵峰看了一眼自己亮着的电脑,舒了口气,幸亏没有被叶以深看到。想着,就上前点了关机。

第二天一早。

夏晴天昨晚睡的还不错,可是醒过来的时候却觉得浑身都是痛的,不过得知金馆长之前的弟子们已经都到了,便没有磨蹭,利索的起了床。

担心脖子上的青紫暴露出来,她特意挑了一件长袖高领的衣服穿着。

来的几个人夏晴天一个人都不认识,但是他们却都知道夏晴天。

“完美也都算是金馆长身前的学生,你们不用太客气的。”

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他们那么的拘谨,夏晴天一边给他们沏茶,一边说道。

“我们只是跟着金馆长学习一下,夏小姐才是金馆长唯一承认的学生。”

他们说这话也不是自谦,在接下来的研究中就得到了印证。

对于要推算调查的东西他们一窍不通

看样子把希望分散在他们身上是行不通了,所有的重担还是要压在夏晴天的肩膀上。

把他们送走之后夏晴天猛然发现自己跟那些男人们也都是第一次见面,却没有十分的排斥他们,就连自己都诧异了一下。

果然是经历了太多变态,如今已经习惯了吗?

“在想什么?”

见她站在玄关处,叶以深就几步走到了她身后问她。

闻言,夏晴天说了一下,苦笑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不管是好是坏,以后都不会再经历到了。”

叶以深心情有些复杂,这个时候除了把她抱在怀里,什么都不想说。

而在他怀里的夏晴天,也放空自己,什么都不想去想。

既然确定了只有自己能帮叶以深继续找下去,又更加印证了金馆长对自己的期望,夏晴天更是拼命的开始去往里面钻,就连睡觉的时候脑子里都是相关的东西!

不过也有一个好处,就是人一旦忙起来,就没有什么时间去胡思乱想了,原本以为要花很多时间去忘记的事情,忽然之间就变淡了。

这边,赵峰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他以为会是沈元进,憋足了火准备骂一番的时候,却听到了赵蕊的声音。

“哥,是我。”

“”

对于赵蕊这个妹妹赵峰是怒其不争,可是作为这个世界上自己仅剩下的血脉至亲,即便现在她是和沈元进在一起,赵峰也还是做不到就此恩断义绝,硬生生的憋出了一个鼻音,算是回应了她那声哥。

“家里还好吗?”

“这些话你不会问沈元进吗?”

赵父的死和赵蕊肯定是有直接关系的,要不然也不至于怒火攻心。

而赵蕊,和赵峰意料之中的一样,是知道这件事的:“是我不孝,父亲最后一面都没能见到。”

“见到你只会死不瞑目!”

听到这话赵峰终于憋不住了!

他对于这个妹妹一向是包容放纵的,就算是她平常闯祸也赵峰不会太过于严苛,唯一一次发火就是她质疑要好沈元进结婚。但是当时赵父被蒙蔽,也支持这件事,赵峰心里也只能怨恨自己!

如今这件事,他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说溺爱会毁掉孩子的一生!

兴许是被赵峰吓到,也可能是因为对自己父亲的愧疚,赵蕊小声啜泣了起来。

顿时,赵峰就心软了。

他们赵家被捧在手心上的女儿不经世事,被沈元进这种人骗简直是在正常不过的了。

深呼吸了一下,赵峰压制着自己内心所有的情绪,声音放轻对着手机说道:“回来吧,哥等你回家。”

只要赵蕊肯回来,对付沈元进他就可以更家的无所顾忌了!

只是赵蕊接下来的话让赵峰差点将手机摔了。

“我怀孕了。”

“”

看来那次沈元进给的孕检报告并不是假的。

“这是我的孩子,我不能看着他死掉,哥你肯定也舍不得我去把孩子做掉!”赵蕊在那边的话直往赵峰的脑子里窜。

赵峰真的是上头!

他怎么会有这样的妹妹?

眼看赵峰怒火攻心,在一旁的叶以深给了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赵峰这才算是冷静了下来,咬牙切齿的问她:“那你现在想怎么办?”

“我只是想把孩子生下来,但是元进不肯,他说除非,除非”

“除非什么?”

赵峰已经预料到了。

“除非你把什么地图给他,哥算我求你了,你救救我,也救救我的孩子!”

赵蕊在那边越哭声音越大,这边的赵峰却忽然就冷静了下来,沉声问她:“孩子是沈元进的吗?”

“嗯”

“那他的孩子难道还要我救命?”赵峰一声怒吼,吼的整栋别墅都听得到,在书房的夏晴天的耳朵都跟着竖了起来。

“不是这样的,你不为了孩子,为了我就给他吧!”赵蕊的话在赵峰听来简直就是胡话,拿着手机的手都在抖,赵峰反问:“我当初是不是不要你们结婚?”

电话那边的赵蕊只是一个劲的哭并没有说话。

“现在你是他的女人,怀的是他的孩子,他用你们来威胁我?”

沈元进还是人吗?

“哥,都是我的错,我的错!但是我真的不想没有元进,不想没有这个孩子。只要地图拿过来,元进就保证再也不会有什么事情,会和我一起等宝宝出生,然后一起抚养。”

赵蕊的话让赵峰气的眼前发黑,原本以为赵蕊经历这么多起码也要懂事一些了,没想到竟然还对沈元进执迷不悟!

他恨不得给这个妹妹一耳光,让她看清楚!

“那你就让他杀人灭口好了。”吐出这样一句话,赵峰直接就挂断了通话。

同时,踉踉跄跄的坐在了自已上,捂着自己阵阵发痛的胸口。

果然和他们想的一样!

那晚叶以深就是在和赵峰说这事情,讲沈元进绝对是在监视他们找东西,目的可能就是最后的结果,也可能是为了他们手中的藏宝图。

如此看来,这些推测果然是对的。

“你难道还真准备让他杀人灭口?”叶以深看赵峰的样子就知道刚刚说的是气话:“沈元进可是真的做得出来。”

“这样的妹妹,我要她也没有什么用了。”反正差不多也已经魔障了。

虽然这样说,赵峰现在满脑子却想的都是怎么样才能把她从沈元进身边带过来。

这个时候,刚刚放下的手机又响了,还是刚刚的号码。

叶以深拿起来递到他的手里:“我猜这次是沈元进。”

赵峰如果真的想要彻底将赵蕊的生死置之不理,这通电话肯定就不会接的,可是,他舍不得。

叶以深猜的很对,这次的确是沈元进。

“听蕊儿说你刚刚很生气?啧啧,认识那么多年,其实还没见过几次你生气的模样呢。”

“沈元进,你的老婆孩子你都能下手,你的心可真够狠的。”

“别这样说,我不是给了你条件吗?要是你眼睁睁的看着我下手,才算心狠。”

“我给你可以,你把赵蕊给我送回来!”

“如果你非要这样要求的话,我很乐意,毕竟和叶以深斗智斗勇的时候带着一个女人在身边不是一个明智的做法。”

“好。”

赵峰看了一眼身边面无表情的叶以深一眼:“怎么见面?”

“喂赵峰,你是觉得我不够了解你吗?你现在肯定恨不得把我扒皮抽筋,我和你见面你肯定会不顾一切的跟我同归于尽,我可是还没活够呢。”

不得不说,沈元进还不算傻。

听到他这样说,赵峰握紧了拳,太阳穴的血管跟着跳动了一下:“那你要怎么办?”

“叶以深现在肯定就在旁边了,叶大少,你觉得有什么办法呢?”

“反正东西我都已经记下来了,只要你有本事继续找下去我就给你。”叶以深说道:“任何办法都可以。”

“好!那就看谁的运气好了,我会叫人去拿的,至于蕊儿,会在拿东西的时候还给赵峰。那我老婆孩子,就托给你们照顾了,今晚我就去拿哦。”

说完,沈元进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今晚就来拿吧,叶以深若有所思。

此时,赵峰急切的开口询问:“你真的要把东西给他吗?”

“我是假的给你愿意吗?”

在沈元进手里的又不是夏晴天,叶以深才不着急,只是赵峰急的脸色都变了。

“我又欠了你一个人情。”

“行了你,想想看到赵蕊的时候要说什么吧,我去准备东西给他。”

“可是我觉得”

“你也看到了,晴天是唯一得到金馆长真传的人,就算他拿到了东西,找不到又有什么用呢?”

而且叶以深推测,这个东西之所以在叶以琰别抓到之后还一直藏着没有被沈元进取走,很可能就是叶以琰把这个东西当做自己最后的筹码,所以并没有给沈元进过目过。

也就是说,他根本没有见过下半张地图!

这真是一个好消息。

不过今晚就来拿的话,时间可是有些紧急。想着,出门的叶以深并没有去找夏晴天,而是去联系了方毅。

这个时候夏晴天从书房里探出头来,问叶以深:“刚刚赵峰怎么了?不会是沈元进打电话来叫嚣了吧?”

“差不多,但是是赵蕊打的电话。”

说着叶以深就迈开了大长腿,走近夏晴天在她的脸上落了一吻:“你是有了结果吗?”

“都说已经有了头绪,难道结果还远吗?”夏晴天嘟了嘟嘴,还没来得及继续说什么,就被叶以深问住了嘴唇。

嗯,软软的,甜甜的,晴天的味道。

“喂。”

夏晴天等他离开,摸了摸热乎乎的嘴唇,就把头缩了回去,站在里面对外面的叶以深问道:“那你等会儿是要出门吗?”

“是,赵峰情绪激动我带他去放松一下。”

“找小姐吗?”

看着夏晴天一副八卦的样子,叶以深伸手点了点头她的额头:“喝酒。”

只是喝酒叶以深说的那么神秘干什么?

夏晴天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他就又去为了自己的结果奋斗了!

反正赵峰有叶以深安慰。

事实就是,叶以深根本没有给赵峰任何安慰,反而还在去找赵蕊的路上对他进行的嘲笑:“等下你是准备抱着她哭,还是背对着她哭?”

“我打她的时候你拦住我不要让我下狠手就好。”

赵峰其实看的出来,还是有点焦虑的,在车上怎么坐都不舒服的样子。

如果这话是叶以深说还有可信度,但是对于赵峰来说,根本没有任何让人相信的程度。

到了约定的地方之后,叶以深一挑眉:“等下不如把沈元进的人扣下来,然后鱼死破?反正人也已经给你送过来了。”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赵峰顿时就瞪大了眼睛。

“这样做没有什么意义,又不会是沈元进亲自来,不如说点狠话让他带回去。”

“可是起码地图能保住!”

“内容我们也都知道,现在不给他以后他还是会想办法搞到手,期间还不知道要添多少麻烦,下车吧。”

叶以深想的要比赵峰周到多了。

毕竟赵峰现在已经被赵蕊气的失去理智了。

到了地方只看到了一个带着墨镜带着鸭舌帽的男人,并没有见到赵蕊,在确定了对方就是沈元进派来的人之后,赵峰直接就揪住了那个人的领子:“我妹妹呢?”

“就在楼上,不过楼上的人也是我们的人,你给我地图,我让我们的人撤走。”

“靠!”

忍不住,赵峰直接就骂了一句脏话,并且对眼前的这个男人说道:“你给我听好,我不宰了你是为了让你去告诉沈元进,他不得好死!”

那人也不说话,反正被骂也不会少块肉。

叶以深示意赵峰松开手,然后把手中的东西丢给了他:“别耽误时间了,速战速决吧。”

其实这次还是很顺利的,对方没有耍滑头,拿到了东西之后就把赵蕊送到了赵峰面前。

她看起来过的还不错

其实当初沈元进囚禁赵峰的时候也没有施加暴力或者是不给饭吃。

看到赵蕊这个样子赵峰的心情很复杂,倒是没想叶以深说的哭出来,却也没有像他自己说的动手,而是一动不动的站着看着面前自己担心了那么久的亲妹妹。

在赵蕊开口的第一句,叶以深就明白了为什么沈元进会这么轻松的就把手中最大的筹码给了赵峰,八成是想把他活活气死。

“哥,你叫我回来做什么?难道忍心看我的孩子生下来就没有父亲吗?”

“有父亲有什么用?有沈元进那样的父亲有什么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