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去把孩子打掉吧/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快更新神秘总裁的心尖宠最新章节!

赵峰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跳再次剧烈跳动起来,胸口也跟着隐隐作痛的,幸亏这里被包场,他这样吼也没引来围观。

赵蕊立刻眼泪就流了出来,说来也怪,都是女人,看夏晴天流眼泪叶以深就心疼的不得了,但是看她的眼泪不断的往下掉,叶以深不仅不心疼,还觉得很反感。

这个女人难道除了哭就不会别的吗?

想着,直接就把眼神挪开不再去看她。

赵峰也是恼了,任凭她哭还是继续吼:“父亲去世你都不回来硬要走,活活的被你和沈元进气死,你现在还想去找他?”

“这里面是有误会的,元进都和我解释了的,我也可以给你解释的哥!你们肯定有什么误会的!”

赵蕊明显是偏袒沈元进的,哪怕自己的父亲已经死于非命。

也不知道被沈元进怎么洗了脑,也不管赵峰现在脸色多难看,一个劲的闷头说着沈元进的好,远比当初喜欢叶以深的时候疯狂的多。

“我不去听什么解释,你现在是不是要跟我去看一看父亲?尸骨未寒你却在这里所这种话,赵家真的是白白生养你一场!”

赵峰说着就上前去拉赵蕊,却被赵蕊躲开:“哥你是不是想带我去医院把孩子打掉?”

“你不说我都要忘记!是!跟我走!”

不管是医院还是去看赵父,她都要去!

只是赵蕊却表现的很排斥,好像一直以来赵峰才是那个要害他的人,而沈元进就是那个救她与水火之中的好人。

这个沈元进不去搞传销还真可惜了……

“你确定你不和我走?”赵峰是真的急的想要动手了!

也不知道是怕赵峰真的打她还是怎么样,赵蕊总算是选择了妥协。

赵峰死死抓着她的手腕,然后对叶以深说道:“你先回去,我带她出去有些事情。”

叶以深正好不想去看赵蕊在那边发疯,于是一挑眉,没说一个字起身就走了。

回去之后叶以深的第一件事就去找夏晴天。

“这么早就回来了?”还在书房里的夏晴天抬起头看着叶以深,有些奇怪:“不是去和赵峰喝酒了吗?”怎么身上连酒味都没有。

“赵峰有点事情,所以我就回来陪你,怎么样?”

叶以深说着看着夏晴天面前的地图,问道。

“这些地点之间看起来杂乱无章,但是都是有规律的。”夏晴天这几天累的只想去找人来给自己做一个全身按摩,靠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

不过收获也是很大的,像是忽然开了窍,之前似懂非懂的东西都能靠自己弄个明白。

叶以深来到夏晴天身后,摸着她长长的短发,问道:“上次金老他那些弟子过来有看到这份地图吗?”

“没有,我给他们看的是上半部分,地图在我这里我任何人都没有给看过。”

她还是很细心谨慎的。

见叶以深忽然问这个,也嗅到了一丝的话里有话,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叶以深没说什么,只是双手捧着她的脸颊,然后在她额头上面吻了一下:“最近是不是很累,既然赵峰不需要我陪着放松,我带你去放松一下。”

“好啊!就去赵峰那个按摩的地方吧!”

自从去过一次,夏晴天就念念不忘!

叶以深听到夏晴天提起才想起来赵峰还有这样一处产业,就点了点头,正好他也想出去放松一下,连轴转的他身体都有些吃不消了。

现在是在自己熟悉的城市,又有叶以深陪在身边,所以夏晴天还是没有什么顾虑的,收拾了一下就出了门。

不知道是不是韩老养生的草药有用,反正她脖子和手腕上的痕迹都已经消失了,出门穿的漂漂亮亮的。

到了地方之后就是长达两个小时的享受!

一开始的时候夏晴天就舒服的睡着了,一直等到结束才醒过来了。这种感觉,比睡了一天一夜还要舒服!

好像浑身的压力都没有了,夏晴天感觉自己还能再连着去奋斗三天三夜!

叶以深也很享受,之前经常过来,许久没有来过,有种别样的感受。

在叶以深看来,赵峰这个按摩馆是做的最成功的产业了!

**舒服之后,心灵就跟着也回归到了一个轻松的状态,出于散心的目的,夏晴天和叶以深没有坐车,而是徒步走着街头闲逛着。

“哎,那个不是秦亦朗吗!”

夏晴天说着就停下了脚步,指着一栋楼上硕大无比的广告牌。

这个广告牌还是很眼熟的,就是当初是国外叶以深故意没有让夏晴天看到的那个同款。

“你很注意他吗?”

“那么大,而且周围都是led灯,就算是瞎子也看到看吧?”夏晴天想到自己过年之后就和秦亦朗又没有了联系,还说好了要经常联系呢!

看样子他的事业又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这么忙,就算是见面,没准他也没有什么时间。

“我怎么就没看到?难道我连瞎子都不如吗?”

虽然夏晴天说的很清楚,但是醋坛子翻了的叶以深根本不听,而且还胡搅蛮缠起来:“再说瞎子怎么可以看到东西?”

“我只是比喻!”

“哼。”

叶以深冷哼了一声,为了避免夏晴天再看秦亦朗的广告牌,直接拖着她就走,并且还十分傲娇的说道:“只是广告牌有什么可看的?一个广告牌都这样,见到真人你要是什么反应?没见过吗!”

叶以深的呵斥让夏晴天选择了沉默,一般遇到这样的情况这个男人说话的时候夏晴天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

只不过就在她眼神乱飘放松自己的时候,忽然真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哎,那不是……”

夏晴天没有说出来是谁的夏晴天叶以深有种不好的预感,不会真的那么巧秦亦朗出来逛街就遇到了吧?

“夏薇薇?”

夏晴天的话让叶以深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就看到夏薇薇站在街边,明显就能看出智商有问题。而且比之前痴傻的更加明显了,倒是瘦下来了一点,应该是因为没有了叶以深,无法按时召集全球最好的专家就诊。

她在这里,那夏家那两位肯定也在这里。

就算没有看到只是去猜想,夏晴天也大概能猜到他们一家现在过得好不好了。

“走吧。”低声说了一句,夏晴天拉着叶以深就继续往前走。

“不看一看他们在做什么?”

叶以深还以为夏家做了这么多,落难之后夏晴天会很喜闻乐见。只是没有,她极淡的摇了摇头:“不管在做什么都和我没关系,好是他们的命,坏也是他们的命,与我无关。”

她不能恶毒的去诅咒他们接下来的人生,也不能善良到选择去原谅那些曾经一次次利用她善良的人!

在这样是世界里,她唯一能选择的,就是遇到那些利用自己的人,还保持自己的善良。

这样已经够难的了。

毕竟世道变得,让人越来越看不懂了。

这么多年她才能放下这些人,看开这些东西,不知道算好算坏。

虽然说不在乎了,可是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对叶以深说道:“你说善良有错吗?”

“做过的事情就不要去怀疑,马上就要到你学校,还记得那边的肉夹馍和小馄饨吗?”

“记得!你也记得?”

叶以深的一句话勾起了夏晴天回忆中的过往,立刻就欢快了起来,笑嘻嘻的说道:“我记得当初你还一个人去吃!”

“是,你不在的时候我经常一个人去吃,假装你还在。”叶以深现在都还记得,吃进去的东西,都是苦的。

闻言,夏晴天握紧了他的手:“不会了,以后我都会陪着你去吃,你不许背着我去偷偷吃!”

“这种事情只有你才会做吧?当初竟然想到伪装成别人去骗我,你的脑子到底长了什么?”

叶以深的话让夏晴天脸一红,虽然时间过去也不算很久,但是却也觉得丢人,并且顺便认为自己当初真的很蠢!

“哎呀,别说了,不记得不记得,我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

自己怎么做过那么多丢人的事情呢?

跟叶以深说说笑笑的走到了地方,店铺好像一个都没有改变,一瞬间像是和叶以深第一次过来。

一转眼,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

一碗馄饨,一个酥脆的肉夹馍,让夏晴天格外的满足!

怎么可以这么的幸福呢?

生活也就是这样偶尔轻松一下才好,不然都是紧绷着的日子,总有一天会出毛病的。

夏晴天和叶以深回去之后只看到韩老开着电视坐在沙发上打盹,虽然家里现在还开着暖气,热腾腾的,但是在这里睡觉难免不舒服。

夏晴天上前把韩老叫醒,说道:“您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谁睡着了?”韩老打了个哈欠:“我看着电视呢。”

“是是是,看够了就上楼去吧,如果饿了就去冰箱里找点东西吃。”

“我不去。”

韩老直接就摇起了头:“我劝你们两个也不要上楼去。”

“怎么了?”

韩老的话让夏晴天觉得有些奇怪,下一秒,就听到乒乒乓乓摔东西的声音,中间还夹杂着赵峰的怒吼。

赵峰这是怎么了……

也难怪韩老这样说,毕竟叶家的隔音都是很好的,在一层都可以听到,更别说在二楼了。

看了叶以深一眼:“是不是你放了赵峰鸽子?”

“我去看一看。”

叶以深皱起了眉,就算是发脾气要砸东西,凭什么砸了他家不回赵家去?

几步走到赵峰房间的门口,还没敲门,就听到女人的声音:“你不如杀了我好了,反正在你眼里我也该死!”

赵蕊?

赵峰把自己带回来就算了,还带一个赵蕊过来是什么意思?

想着,门都没有敲,直接说道:“赵峰,你疯了吗?”

里面沉寂了几秒钟,然后就是赵蕊的哭声,赵峰出来打开门,看着站在门口的叶以深,脸上写满了疲惫:“我原本是带她去酒店的,顺便回来拿自己的电脑,然后就闹起来了,我等会儿就带她走。”赵峰知道叶以深来是为了什么,直接就解释了清楚。

“走了你就要害死我!赵峰,你真的是我大哥吗?是不是父亲留了什么遗产给我你想夺走?”

赵蕊忽然冒出这样的一句话让赵峰真的恨不得上去动手打他,叶以深却替他开了口:“遗产吗?原来你知道赵伯伯已经去世了,看你的样子我还以为你真的清楚。”

叶以深此时双手环胸,站着就气场很大。

赵蕊哭的身子抽搐,不肯嘴软:“叶哥哥你肯定是个我大哥一起来想害死我的孩子和我!”

“就算是又怎么样?”叶以深含着一抹冷笑:“沈元进已经把你们两个的命都给我们了,你现在不过算是一个物品!至于赵伯伯的遗产,不都被沈元进卷走了吗?现在是你们夫妻的共同财产,倒是给你口口声声的亲哥哥留下了还不清的债务,你要分担吗?”

“元进会把钱都还回来的……”

被叶以深说的有些底气不足,赵蕊哭的声音都小了起来:“那就等他把钱还回来之后你再闹!至于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死是活,管我和你大哥什么事情?”

这样不听话的妹妹,气人的程度堪比叶星悦。

不过叶以深对叶星悦都不会留情面,更别说对其他人的妹妹了,更毒舌。

“那你们让我走,就当我死了,不会回来!”

赵蕊被叶以深说的胆怯,就更加想跑了,刚刚只有赵峰在的时候赵蕊还敢撒泼,硬要往外闯!但是现在有叶以深在,就只敢坐在床上叫嚣了。

对此,叶以深目光如炬,像是钉在了她身上一样:“口口声声的觉得沈元进对你才是真的好,那他为什么要拿你来换东西?而且你别忘了,你是赵伯伯死的直接凶手,现在该对你歇斯底里的是赵峰不是,因为你不配!”

“那,那你们想怎么样……”

在赵蕊的心里对赵峰怎么样都是不用担心后果的,也是笃定了赵峰不会对自己怎么样。

但是在叶以深面前,她终究是不敢那么放肆的。

叶以深问赵峰:“去看过赵伯伯了吗?”

“还没有。”

赵蕊这样闹,赵峰没有打算带她过去。

至于医院,就算不问叶以深也看出来,并没有去过,便对赵峰说道:“去找韩老拿副药。”

“什么药?我不吃!”

赵蕊的反应很亢奋,直接就跳了起来,却被叶以深一记冷眼看的又坐了下去。整个人的身子都抖起来,刚刚止住的眼泪再次开始往下掉。

“那你现在给沈元进打电话,看看他会不会过来救你。”

叶以深就喜欢这么残忍的把人所有希望都打碎,免得对不切实际的东西还怀揣着什么期盼。

赵蕊当然会打,毕竟在她心里沈元进是最爱她的人,赵峰和叶以深都是想残害她的凶手!

电话没有接通,赵蕊连着打了好几个都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是不是觉得他在忙?没关系,给你三天,期间只要你可以联系到他,并他松口愿意用东西来换走你,我们什么都不对你做。”

对于赵蕊,看在赵峰的面子上,叶以深不想太不留情面。

只是活在乌托邦里的人,总要经历了真正的绝望才能明白世界上不全部都是好人。

兴许是对沈元进的期望太大,赵蕊点了点头,并且安静了下来。

叶以深看了一圈被摔的已经面目全非的房间,说道:“你们两个人就在这个房间好了,不要染指我其他房间!”

虽然说平时根本没人住,叶以深不想作践。

“别啊!”

赵峰见赵蕊安静了下来,内心总算也得到了一丝的宁静,和叶以深说话的时候跟着也冷静了下来,叶以深出门,他就跟着出了门:“你不会真的只给我们两个人一个房间吧?男女有别啊!”

“你摔东西的时候怎么不想一想别人的家和自己的家也是有差别的?”

叶以深的让赵峰一时语塞,他知道自己刚刚太冲动了,跟着也后悔了起来:“你要是遇到那样的事情肯定也不会去想那么多的!”

“难道我没有弟弟吗?”

“毕竟是男孩子你还能动手,那蕊儿一个女人……哎哎哎,别走,那你说这三天我怎么办?”

“你家的家事我不管。”

免得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情再埋怨到他的身上,叶以深是不准备插手的。

“那这三天你要做什么?就真的让沈元进去逍遥?”

看到赵蕊这样被洗脑,赵峰对沈元进的恨更加的强烈了!

“你先搞好眼下的事情吧,如果你或者赵蕊再发疯,我立刻就让你们两个都滚蛋!”说着就对楼下的夏晴天以及韩老比了一个ok的手势示意他们上楼。

此时韩老正在八卦赵峰,以为赵蕊是他女人,惹的夏晴天赶忙帮赵峰解释。

知道赵蕊是如何作死之后,韩老啧啧了两声:“女人就是麻烦。”

韩老这种思想可能是他至今单身的根本原因,夏晴天担心他会去为了帮赵峰出气去和赵蕊说什么,未雨绸缪的嘱咐道:“您千万不要去找赵蕊说什么,毕竟这些都是赵峰的家事!”

“我知道了,看到她我都不喜欢,怎么可能会和她说话?”韩老做出了一副让她放心的模样,然后就率先起身上了楼。

见他这么果断的答应,夏晴天也松了口气,上楼去找了叶以深。

至于赵蕊……

夏晴天压根没有一丝见的**。

虽然说不想见到她,但是对于她的八卦,夏晴天还是很感兴趣的,兴致勃勃的问叶以深。只是任何有趣的八卦从叶以深嘴里说出来就变的少了许多乐趣,三言两语说的清清楚楚。

虽然并没有多说,但是夏晴天还是十分的震惊,坐在床上对身边的叶以深一本正经的吐槽:“这就是爱情的伟大,让人盲目!”

“那你盲目吗?”

“当然!”虽然叶以深问这话的时候问的云淡风轻,但是夏晴天被他教训了这么多次,十分的机智,还顺便拍马屁说道:“我比她盲目多了!”

“那今天晚上你是不是要好好表现一下?”

最近这几天夏晴天一直沉溺在推算地点的海洋中不能自拔,好不容易抓住一次她早睡的机会,叶以深当然不会放过。

“啊?”

夏晴天原本还想着今天可以早睡晚起一次,叶以深这样说岂不是又要很久才能睡下吗?

她的这声语气词被叶以深听的清清楚楚,立刻就眯起了眼睛:“这就是你的盲目?”

“只是幸福来的太突然。”夏晴天立刻就闭紧了嘴,一双大眼睛眨啊眨的。

即便是这样的卖萌可爱,叶以深也不会轻易放过她的,憋了那么久,会出事的。

而且今天按摩之后,叶以深格外的有精力!

夏晴天叫苦不迭,想到赵蕊赵峰在,声音都不敢发出来!

叶以深就再次提起了盲目这会事儿:“这就是你的好好表现?你这样我会以为我没有满足你。”

“注意……身体!”

夏晴天断断续续的说出了这几个之后,就被堵上了嘴。

这个女人!

每次都要让自己注意身体,难道自己在她看来就这么的差劲吗?想着,就更加的用力。

夏晴天要是知道自己的话给自己找罪受,肯定会欲哭无泪。

她这样说根本不是担心叶以深是身体受不了,是担心自己的身体受不了啊!

……

兴许的体恤夏晴天,晚上只要了一次,即便如从还是折腾到了深更半夜。

不过想到第二天可以晚起,夏晴天还是有些欣慰的。

往叶以深的怀里缩了缩,枕着他的胳膊,双手环住他精壮的腰肢,脸上都是幸福的笑,然后眯着眼睛就睡着了。

只是事与愿违,还没等到自然醒,就听到吵吵闹闹的声音,硬生生的把夏晴天从梦里捞了出来。

不光夏晴天,叶以深显然也听到了声响。

开始的时候叶以深打大手盖在了夏晴天的耳朵上,但是声音还是止不住的往耳朵里窜,夏晴天忍不住眯着眼睛迷迷糊糊的问:“怎么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