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地图的真假/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实在是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

叶以深睡的很浅,所以从声音响起来的瞬间,几乎就彻底清醒了,随即就在不断的去分辨到底是什么声响。虽然模模糊糊的,但是也听出来了一个大概,抿着嘴说道:“我出去看一看。”

虽然已经明知道是赵蕊和赵峰再闹!

他们两个是不是真的想被自己扫地出门?

“算了,你帮我捂着耳朵。”夏晴天却懒洋洋的想抱着叶以深赖床不想让他走。

只是外面的声音却更加的变本加厉,一点点的变大,最后夏晴天都没有办法忍受了,自己也彻底的清醒了过来,无语的看着叶以深:“我现在收回刚刚的话你出去看一看怎么样……”

“嗯。”

如果不是因为刚刚睡醒的夏晴天太过于可爱,叶以深的怒火早就烧出去了!

踩上棉拖鞋,叶以深几步走了出去,打开门的瞬间吵架的声音更加刺耳了。

看这样的趋势,恨不得要把房顶给掀掉!

“你们不能出去吵吗?”

不出去就算了,还站在门口,目的就是为了把他吵醒吧?

叶以深看着赵峰,根本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昨天说的话你忘记了吗?难道你真的以为我不敢把你赶出去吗!”

“我!”

赵峰心里也委屈,一大早就遇到这样的事情,他现在真的是生无可恋。

早知道这个妹妹干脆就留给沈元进好了!

“我不过是说了实话,你凭什么打我?”赵蕊在旁边不甘示弱,即便叶以深来了也没有压低声音。

她的脸上现在还有一边在泛红,看样子应该是被赵峰打了一耳光。

想来也是,从小到大别说打了,就连骂都没有挨过,要是赵蕊挨了这下没有这么大的反应才是不正常。

“凭我是你哥!”

“滚,都滚。”

叶以深在赵峰说完这话之后直接就伸出手指着赵蕊的鼻子说道:“从现在开始,说话不要吵到我,不然我可没有你哥这么的好脾气,下手那么轻!”

“还有你,消失!”

赵峰被叶以深这样赶,也是很挣扎,他是觉得叶以深还能镇住赵蕊才一直在这里赖着不肯走的,要是真的走了,事情不知道要发生成什么样子。

“怎么了?马上就吃早饭了,要不然先吃点东西冷静一下?”

夏晴天这个时候也跟着走了出来,看到气氛有些微妙,就想调节一下。

赵蕊此时像是看到了救星,上前就拉住了夏晴天的手臂:“夏晴天,你是当了母亲的,他们现在非要逼我把我肚子里的孩子打掉!”

“啊?”

虽然夏晴天猜到赵蕊肚子里所谓的孩子是沈元进的,也能理解赵峰为什么要她去吧孩子堕胎,但是猛然被她拉住,还说这样的苦衷,还没睡醒的夏晴天难免有些懵。

“我不让你打,但是你联系沈元进联系到了吗?”

赵峰咬紧了自己的牙关,让自己忍住没有再打赵蕊一耳光!

“我说了元进是有事情!”

赵蕊现在算是清醒不过来了……

夏晴天很不喜欢她这样贴着自己,就不动声色的把手臂抽了出来,然后清了清嗓子说道:“那个,这种事情你还是和你大哥商量吧,我和叶以深都不好说什么。”

况且这个赵蕊是忘记了之前她对自己做过什么吗?

现在竟然还想和自己手挽手。

“赵蕊,闹了这么久,我真的是不想再看下去了。”

叶以深觉得自己的正常生活和好心情都被毁掉了,伸出手指说道:“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我现在就让你永远闭嘴,二,老老实实地呆着,不然我让你永远闭嘴!”

“那为什么不让走?”

“我已经说了你是沈元进换东西给我和你大哥的,没有自由讨价还价。”

“那难道我说话的自由都没有了吗?”

赵蕊断定赵峰在,叶以深是绝对不会要了她性命的,所以即便害怕,也没有但当真,说话的声音还是很聒噪。

特别是离她最近的夏晴天,觉得自己简直就要聋了。

“王管家,拿一把枪来。”

叶以深直接就对在楼下的王管家喊道,王管家也照做拿过来的。

叶以深不会真的要开枪吧?

夏晴天看着他手中的东西,咽了咽口水,他可能真的会让赵蕊永远闭嘴。

再看赵峰,也愣住了。

只见叶以深打开了枪膛,把子弹都取出来只留下一颗,然后转动了一下,举起来对着赵蕊说道:“那我们来看看你的运气,第一枪扳下去是有子弹的还是没子弹的。”

“以深……”

即便刚刚吵的那么厉害,赵峰也是不想真的伤害到赵蕊的,毕竟他所有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她好!

只是叶以深根本没理,一枪就打了出去!

顿时,赵蕊的腿一软就倒在了地上,脸上的神情顿时煞白。

并不是空枪,她的运气不好,遇到了沈元进之后,这第一枪也是有子弹的。

不过叶以深在最后开枪的时候手偏转了一点,子弹是蹭着她的头顶过去的,咫尺的距离。

“看来你的运气不够好。”叶以深说着就把刚刚拿出来的子弹又放了回去:“下次就看看你能不能碰到只有一个空枪的几率了。”

赵蕊没敢开口,因为她深刻的意识到,叶以深是不和她开玩笑的,说什么就是什么,随时都会真的要了她的命。

赵峰心情更复杂了,但是却丝毫不埋怨叶以深,他要是真的心里没数,刚刚那一枪早就要了赵蕊的命了。

看着倒在地上的赵蕊,赵峰最终还是上前把她抱了起来,赵蕊终于也肯老老实实的和赵峰相处,虽然是被吓的。

“你刚刚也太……有点过分了!”

夏晴天和叶以深下楼的时候,夏晴天压低声音说道。

赵蕊毕竟是女的,而且还是个孕妇。

“你觉得她吵到我们睡觉更过分吗?”

叶以深丝毫没有觉得自己刚刚做的有什么不对,而且看赵蕊的反应,分明就是吃这一套。

他也是帮赵峰省点心,赵峰的头发已经白完了,再遇到点苦恼,就该掉发了。

“赵峰看着你就这样对他妹妹。”夏晴天忽然觉得赵蕊很可怜:“而且这也留住她也不是办法,还是要让她打心里认可赵峰。”

“那就是赵峰自己的事情,你想什么?”

叶以深算是明白了赵蕊现在的情况,她完全已经没有自己的理智了,就算她用刀捅了赵峰去找沈元进邀功,叶以深都丝毫不会觉得诧异。

“赵峰哪里能解决好?”夏晴天担心的回头看了一眼刚刚赵峰和赵蕊一起进去的房间,说道:“关心则乱。”

“我的解决办法你觉得不行,赵峰又不能去解决,难道你想亲自去感化赵蕊?”

说着,两人就已经坐在了餐桌上。

夏晴天赶忙摇头,她还想多活两年,只是有点担心的问道:“我只是觉得她这个样子有点影响小深晴和小星辰,而且万一她受刺激因为自己的孩子要没有,就伤害两个孩子怎么办?”

这样的一番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叶以深想了想,说道:“这事情我去处理,韩老下来了。”

“你们也醒了?”

脸上写满疲惫的韩老坐下去的第一件事就是骂赵蕊:“那个疯婆子,要不然我们把她毒哑好了。”

“韩老!”

夏晴天有些无奈的制止了他这个想法。

“你们离得远,她就在我隔壁,哭了一晚上,还摔东西,我晚上没去把她毒死,已经是看在你们的面子上大发慈悲了!”

韩老想到就郁闷,一晚上没睡还能一大早就那么有精力的去大吼大叫,也真是厉害!

闻言,夏晴天很同情韩老,赶忙出言安慰,以免他真的冲动。

反观叶以深却不仅不制止,还煽风点火:“我觉得您可以行动了。”

“那你帮我引开赵峰那小子。”

韩老原本刚刚听夏晴天说话的时候还无精打采,听到叶以深的话立刻就来了精神,“吃饭,吃饭!食不言!”

夏晴天对这两个男人无语,直接就拿起了筷子,庆幸幸亏赵峰不在,不让听到这话肯定会被气死。

赵蕊安静下来赵峰其实就也不会抓狂,而且看到现在哼哼唧唧的赵蕊,心烦意乱,干脆也就下了楼。

只是身为罪魁祸首之一,众人都对他很冷漠,任凭他一个人坐在位置上唏嘘不以,也没有一个人搭理他。

“你们别这样我,我比你们心里都苦!”赵峰重要忍不住,唉声叹气的。

身为最善良的夏晴天,为了不让他尴尬,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先吃饭吧,吃完之后给你妹妹送过去。”

“饿着她吧!”

赵峰说话的时候一直看着叶以深,毕竟看样子叶以深已经下定决心的把他和赵蕊扫地出门了……

“那个,赵家的别墅是不是个很大很舒服,这么久没回去了,你就不想回去看看吗?”

没想到,先开口感赶人的不是叶以深,而是韩老。

毕竟身为一个老年人,他特别煎熬!

能睡着的时间就是那么一点,一过去就整天浑身都是难受的。

“韩老,您就再忍两天,过两天就都好了。”赵峰现在只能赔着笑脸,眼神里都是可怜巴巴。

可惜就算韩老买账叶以深也不会有所动摇,直接说道:“那下次如果你的宝贝妹妹再招惹到我……”话没说完,威胁已经跃然纸上。

赵峰也不想赵蕊闹啊,只是赵蕊根本不听他的话,完全不受控。

“好了好了,先吃饭,赵蕊肯定不会再闹腾了。”夏晴天看赵峰就知道被赵蕊闹的不得了,再被叶以深和韩老说下去,说不定就崩溃了。

夏晴天的如此善解人意,被赵峰感激的不得了!

只是即便叶以深同意他们留下来,也不能改变赵蕊不懂事的事实,赵峰之前整夜忙的东西全部都搁置了下去,所有的时间经历都一心的扑在了赵蕊身上。

不得不承认,叶以深少了赵峰帮忙手边的事情也多了不少,和夏晴天更没有时间去卿卿我我,两人各忙各的,偶尔才能说上几句话。

“对了,金老生前留下的东西连续我去做一个对接,等会儿我要出去一下。”夏晴天说着放下了手中的东西,对叶以深说道:“你要和我一起吗?”

“当然。”

自从经历过沈元进那个变态,叶以深根本不放心夏晴天离开自己视线!更别说独自出门了。

“就知道你要。”夏晴天却摆了摆手:“但是我不准备要你跟着,所以你还是死心吧。”

“喂。”叶以深不爽的看了夏晴天一眼:“那你是在逗我吗?”

“只是你太忙吗,跟我出去一遭不知道要耽误多长时间。听话的话我会给你带好吃的哦。”

夏晴天的语气好像在哄小孩子,让叶以深给了她一个冷眼:“不可能,我要跟你一起出去。”

“你要是实在担心可以要方毅跟我一起去,他在你总放心吧?”

夏晴天是真的把叶以深最近的繁忙都看在眼里,晚上最早也要十二点多才上床,要是再耽误了他的时间,岂不是一整宿都不能睡?

叶以深看着手边急需处理的业务,直接就合上了笔记本说道:“差不多也已经忙完了,剩下的东西给方毅处理就好。”

见叶以深这么决绝,夏晴天抿了抿嘴,干脆就坐了下去:“既然你非要去那我不去就是了!”

两人这样僵持了几分钟,叶以深啪的把笔记本又打开,冷声说道:“那你自己联系方毅吧。”

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叶以深现在很生气。

只是分明夏晴天是为了他好,对此夏晴天准备等自己回来之后再哄一哄他。于是一溜烟的跑出了书房,一边联系方毅一边准备出门。

不得不说,方毅虽然收拾东西很没有水平,其他事情上还是一如既往的靠谱,夏晴天收拾好他也就到了。

“最近忙吗?”夏晴天其实猜测叶以深那么忙,方毅也不会闲到哪里去。

“还好,肯定没有主子忙,现在的事情大部分都要主子去亲力亲为。”方毅一边说一边发动车子:“您要到哪去?”

夏晴天说了地址之后忍不住笑了出来,怎么觉得方毅这么像出租车司机呢?

方毅一头雾水的不知道夏晴天笑什么,就拿出了一个东西递给夏晴天:“这是主子要我给您准备的,您带着。”

枪?

夏晴天其实现在还记得上次在小岛上的走火,简直可怕!

当时运气好没有打伤人,现在人来人往的,万一她一紧张……摆了摆手:“还是算了吧,太危险了!万一被发现我再被当成恐怖分子。”

“主子也是担心您,我也觉得有必要,您就收下吧,其实很安全的。”方毅可不想完不成叶以深嘱咐的事情。

只是夏晴天即便拿在手里,也没有放在身上,而是在下车的时候留在了座椅上。

方毅原本想跟着进去也被夏晴天婉拒了,毕竟这是在金馆长生前工作生活的的地方,夏晴天觉得自己很有安全感。

走进去之后立刻就有人接夏晴天,并且给夏晴天说着大概的情况,夏晴天一边点头一边跟着他七拐八拐的往前走,顺便眼神四处打量着这里。

来过几次都没有仔细看过,顿时又想到金馆长,夏晴天的情绪就渐渐低落下去。

“看起来心情不太好?”

“还好,只是……”

夏晴天听到耳边的话下意识的回答,然后戛然而止,看着面前坐在椅子上的男人,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立了起来!

“你怎么在这里?”夏晴天发现自己此时已经在一个房间里,转身想跑出去,刚刚把她领进来的男人却抢先出去直接关上了门!

“每次你见到我的时候都这么的诧异。”沈元进不紧不慢的起身:“不是应该惊喜吗?”

“……”

随着他往前走,夏晴天就开始往后退。

看来所谓的需要她到场也不过是沈元进阴谋的借口!

她现在好后悔,怎么没有把方毅给的枪带到身上!又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叶以深和方毅跟着自己……

啊!这就是做作孽吗?

“别紧张,我看你上次那么的排斥我我其实也是很受伤的,所以这次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不会对自己做什么吗?

难道把自己骗过来只是为了和自己聊聊天吗?鬼才信!

“你猜一猜我找你过来是做什么呢?”

就在说话的功夫,沈元进已经把夏晴天逼到了墙边!

退到无路可退的夏晴天再次体会到了什么叫绝望。

这个沈元进真的像是魔鬼一样无处不在的让人害怕!

“不猜的话那我就告诉你好了。”

虽然夏晴天根本不配合他,但是他却自言自语说的很开心:“你知道叶以深把下半部分地图给了我,我这边的确是没有人能看懂,就想你看一看。”

这件事夏晴天是知道的。

抿着嘴,夏晴天说道:“我也看不明白!”

“不要这么谦虚,上一个地点不就是你帮叶以深算出来的吗?”

其实沈元进是想通过夏晴天的反应去测试一下自己手中的地图到底是真是假。

他可是很怀疑叶以深的。

只是除了已经死了的叶以琰和叶以深夏晴天好像就没有人再见过这个地图了,就连那天被叫去叶家的金馆长的人也没见过下半部分,只看到了上半部分,所以不能帮他分辨!

“不是我,我还不会,就算你现在给我看逼死我,我也不能给你一个答案!”

“那可不一定,你看一看。”

沈元进说着就递给了夏晴天,夏晴天看着那张和自己在书房桌子上一模一样触感的地图,眼神收缩了一下。

这是……什么?

眼神迅速在上面扫视起来,前面已经找到的几个地点是对的,但是从她接收的第十个地点就彻底不一样了。

她找到的那个地方虽然奔波了那么久,却也不是正确而是错误的,可是却印在了上面。后面差的更是不同,这是一张假的!

瞬间,夏晴天就明白了那天叶以深为什么会那样问自己,也知道了为什么叶以深给地图给的这么的痛快,是想给沈元进一个误导吗?

“如果我看得懂找得到,叶以深为什么会把这个地图给你?”夏晴天说着把手中的东西放在身后:“你们的事情我不懂,不要牵扯到我身上!”

“是吗?那上一次的地点难道不是正确的吗?”

“不是,我们知道去度假,然后遇到你就回来了!”

夏晴天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才能帮叶以深隐瞒过这件事,只能一个劲的否认。

“那你手上是不是还有一张和我不一样的地图呢?”

“啊?”

沈元进突如其来直白的询问,如果不是夏晴天在心里早有准备可能会很慌的否认,但是现在她第一反应先是迟疑,然后装作想了想:“是!所以你可以现在联系叶以深,要他拿来东西换我!”

如果否认还会让沈元进觉得自己的猜测没错,可是这一番话只让沈元进理所应当的认为是夏晴天在撒谎,目的是要叶以深来救她走。

啧啧了两声,沈元进伸手把夏晴天的手中的地图拿过来,露出来一个微笑:“如果我不呢?”

“那你还可以拿我去换赵蕊!一个换两个,她肚子里不是还有你的孩子吗?”夏晴天一边说,一边在脑子里想怎么才能逃走。

方毅就在外面,怎么才能通知到他?

就在夏晴天绞尽脑汁都想不出一个办法的时候,门口忽然想起了敲门的声音,应该是刚刚把夏晴天带过来的男人:“沈先生,有人找您。”

“找我?”

沈元进眯了一下眼睛,让抓住夏晴天的手腕,开门的瞬间就把她推了出去!

即便这么快,还是有一声枪响发出来。

夏晴天只觉得身子轻飘飘被丢了出去,然后还没感觉到摔在地上的疼与痛,就跌到了一个熟悉的怀里——叶以深。

怎么说他呢?就算是等不及进来也应该是方毅吧……

还没想明白,一旁的方毅直接破门而入,只是还是迟了,沈元进已经跳窗逃走,看地上的血,可以看出来刚刚叶以深那一枪打中了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