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你是我讨厌的人/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晴天和希茜一人陪着一个,一起坐在医院外面等他们手术出来,不过夏晴天现在对希茜彻底改观了。

什么可爱果然都是假象,她还是和叶以深说的一样离这个女人远一点好了!

希茜看出了她的沉默,没有绕弯子直接问道:“是不是让你觉得很诧异?”

“嗯,其实也没有。”之前也听叶以深说过一点点。

闻言,她直接就笑了出来,说道:“其实你还不够了解我,你知道是我是做什么了吗?”

“不是很清楚。”夏晴天是真的不清楚!

不过看样子……肯定和她不是一个世界的!

“我是职业杀手,酷吗?”希茜丝毫不避讳和夏晴天讲这些:“你有讨厌的人可以告诉我。”

“我目前没有特别讨厌的人。”

夏晴天清了清嗓子,说道:“那个,其实看不出来。”

如果不是刚刚亲眼看到她那个冷漠和云淡风轻的拿出枪来,这话平常听到夏晴天可能也会当做玩笑话。

忽然明白了方毅为什么不肯接受希茜,可能就把一言不合就丧命吧!

“你们好像都觉得很奇怪。”希茜看着夏晴天,眉头皱起来:“都是为了生存,我也不过是在做我的工作而已,和你们有什么不一样吗?”

夏晴天想说当然不一样!

但是为了慎重,就委婉的说道:“其实没有什么不一样的,你说的挺对的。”

“你在敷衍我?”

希茜顿时心情就更加沉重了,没有在说话,看样子像是被夏晴天伤害到。

夏晴天也于心不忍,可是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不过就是一个普通人,和这些人的世界真的有着彻彻底底的不一样,完全没有办法去正常的沟通吧……

虽然这样想着,但是她还是开口了:“其实我只是觉得我们有些不一样,不知道要怎么去说,毕竟我们过着两种完全不一样的生活。”

“你也会觉得我很可怕吗?”希茜反问道:“如果我忽然死掉,你会觉得理所应当吗?”

“不会,其实你这张脸可以让人原谅你做的任何事情!”

“哈。”

希茜笑了一下:“很多人想让我死,但是毅救了我,而且我很喜欢你,所以不用害怕,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这话让夏晴天晕晕乎乎的点了点头,也没搞明白为什么希茜会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只是她明显可以感觉到身边的希茜不说话的时候悲伤起来,像是陷入了不能自拔的某种回忆里。

一直等到方毅先出来,她立刻就跟着方毅回到了病房里,夏晴天就独自等着赵峰来。

赵峰没等到,却等到了一个长的跟希茜有几分相似的女人,她一看就比希茜难以相处,脸上写满了生人勿近,身边站着叶以深。

“我妹妹呢?”

“是来找希茜吗?”听到她这样问,夏晴天就说道:“在病房里。”

虽然夏晴天表现的很友好,但是劳丽却十分冷漠的点了点头,就走了过去,叶以深没有跟过去,而是来到夏晴天身边抱住了她:“受到惊吓了吗?”

“难道我没有经历过比刚刚还要恐怖的事情吗?”夏晴天看了他一眼,说道:“但是我总觉得希茜不像是那种很危险的人……”

“世界上排在顶尖的杀手里,只有她一个女人。而她姐姐是全球最大的军火商,就连政府都要向她购买热兵器,现在你觉得呢?”

叶以深的话让夏晴天大概对刚刚的劳丽还有希茜有了一个大概的概念,往叶以深的怀里缩了缩,说道:“果然还是我不见多识广。”也明白了为什么方毅会对希茜那么的敬而远之。

虽然说希茜说自己被世界区别对待的时候楚楚可怜,但是不能否认,这样的女人注定不能平凡一生。

同时也感慨,都是女人,怎么人家就可以那么的厉害呢!

这个时候房间里传来了剧烈的争吵,考虑到方毅还在里面,叶以深即便不想蹚浑水,却还是推门而入。

“叶先生进来的正好。”和希茜不同,劳丽的中文很好:“那我直说了,我想把这个男人带走,那个男人的事情就一笔勾销,并且以后有什么事情我也可以对叶先生提供便利。”

这个男人说的是方毅,那个男人说的就是赵峰了。

而且劳丽这么大的势力,给出的条件真的很诱人!

病床上还清醒的方毅默默的不说话,虽然知道跟劳丽走了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但是却还是想就此去了。

为了叶以深,他愿意!

不过即便他大义凛然想愿意,叶以深却没有答应。

“事情都是谈出来的,方毅是我很重要的人,所以我不认为他可以用来被我做交易或者是交换。”

“叶先生这个回答有些不明智。”劳丽说话的时候给人一种很强的压迫感!

不过叶以深也不是什么善茬,丝毫不畏惧,劳丽就算厉害,他也没必要觉得胆怯。

发展方向不同,他叶以深能站在这里,就自然有底气!

“原本就是井水不犯河水,劳丽小姐非要牵扯上其他人,做法也明智不到哪里去。”

“劳丽!”

希茜在一旁直接就打断了两人的对话,虽然劳丽是她姐姐,她却直呼其名:“我都愿意跟你回去了!”刚刚劳丽和叶以深的对话都是中文,她听的似懂非懂的,却也大概知道是什么意思。

劳丽闻言直接就呵斥道:“所以呢?下次为了这个男人再人间蒸发吗?”

“那是我的自由?你为什么要限制?”

“因为我是你姐姐。”劳丽直接就不去看希茜,对叶以深说道:“我等叶先生一天,然后给我答案就好。”

“不用等。”

叶以深想都不想就要拒绝的时候,方毅却突然开口:“主子!您没必要为了我……”

“闭嘴吧。”

叶以深对方毅说话的时候像极了劳丽对希茜的态度。

“姐!有什么事情我们去谈,好吗?”

希茜的一声姐,让劳丽有所动容,没说好也没说不好,直接就走了出去。希茜紧跟着出去,出门之前还不忘和病床上的方毅说道:“你放心!”

眼睁睁的看着长得有几分相似的两人出去,躺在床上的方毅说道:“主子,您到底怎么想的?”

“就是不想她说什么我就做什么而已,难道还能为了你拒绝吗?”叶以深十分傲娇:“还有你中了枪还那么多话吗?”

对于叶以深这种关心自己的模式,方毅早就习惯了,感动的不得了。

夏晴天却在和叶以深出去看赵峰怎么样的时候,低声说道:“其实我觉得希茜和方毅也不是没有可能,我看希茜很喜欢他。”

“喜欢也要看很多东西的。”叶以深摸了摸她的脸:“这件事情很快就会尘埃落定了。”

幸亏方毅被希茜疯狂追求,不然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解决。

沈元进肯定想不到自己会这么快就有解决办法,所以这个时候出其不意的出手才是最合适的!

叶以深在一心的在大局,但是身为一个女人,夏晴天真的只同情希茜。

……

第二天,因为赵峰和方毅都在医院,夏晴天和叶以深早早的就一起来到了医院里。

两人被安排在同一个病房,直接就可以看到彼此那种。

都是中枪,方毅的情况就比赵峰好的多,所以主要活跃的就是方毅。

只是这个情况在希茜还有劳丽到来的时候戛然而止,他立刻就选择了沉默。

“你感觉怎么样?”

希茜站在方毅的病床边关切的询问,让方毅很是尴尬的点了点头。

不知道希茜说了什么,劳丽今天态度倒是缓和了很多,看着另一个病床上的赵峰问道:“这就是那个男人?”

赵峰没什么力气说话,就看了劳丽一眼,大概猜到她是谁,为了保险起见,没有多说什么,看向了叶以深。

他现在已经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叶以深替赵峰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劳丽小姐过来是已经想好了解决方法了吗?”

“是,我要和我妹妹,还有这两个男人都住在你家,并要你妻子每天做饭,连续一个月。”

“……”

劳丽的请求只能用奇怪来形容。

夏晴天和叶以深都有些无语,为什么要住在他们家,而且还要夏晴天去做饭?

劳丽高傲的仰着自己的脖子,说道:“只是我妹妹描述的生活我也想体验一下,顺便监视着她。这个要求不过分吧,叶先生?”

叶以深觉得不仅过分,而且很过分!

但是考虑再三,还是答应了下来,打不了他和夏晴天搬出去住!

事情就这样从一个很危险的局面忽然变成了一个很诡异的局面,夏晴天有些看不懂事情发展的趋势了。在叶以深出去的时候,希茜凑到她身边,对她笑嘻嘻的说道:“我和劳丽说你做饭很好吃,而且你们家很有家的感觉,并且告诉他找一个人恋爱的感觉很好,她也想体验一下!”

这番话倒是解开了夏晴天的一些疑惑,她忽然抓住了刚刚希茜话里的重点,问答:“找一个人谈恋爱?”

“对啊,不然为什么她要那个什么赵峰也住进去。”

希茜说这话的时候理所应当,但是夏晴天却觉得简直可以用可怕去形容,赵峰这样真的不会……比直接死掉还痛苦吗?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赵峰其实还在奇怪,为什么劳丽来了之后就一直在他病床边坐着,只能一直用装睡来掩盖尴尬和局促。

终于憋不住睁开眼,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劳丽的脸,就听到她冷漠的声音:“接下来一个月里,你,是我的。”

“什么?”

赵峰的第一反应就是劳丽要自己做下人伺候她,还没来得及做更多的反应,就被劳丽毫无感情的眼神看的头皮发麻,搞不清楚状况的点了点头。

伺候别人一个月也比没了命好!

在中枪之后到现在,赵峰想的很明白,为了沈元进鱼死网破不值得!

同时很后悔没有听叶以深的话自己莽撞,开始谋划怎么才能取得叶以深的原谅。

就这样,不管是方毅还是赵峰,都屈服了。

对此,叶以深心情很郁闷,面对他们四个人的时候除了不爽的表情之外再没有其他的神情。确定劳丽不会伤害方毅和赵峰之后,叶以深第一件事就是带夏晴天走人!

并且在回去的路上,对夏晴天吐出了两个字:“搬家!”

他绝对,绝对不能接受和那四个人同住一个屋檐下打扰他的生活,以及二人世界!

“其实还是不错的,之前我们和金老韩老住在一起不是也很愉快吗?”

和叶以深不一样,夏晴天有些期待!

毕竟不管是希茜还是劳丽都是大美女,尽管身份危险,可是一想到以后她们和方毅赵峰的相处模式,就觉得很有趣!

哪怕是有危险也想围观!

“我并没有很愉快!”叶以深其实真的很不喜欢突然有人闯入他的领地,这会让他感觉很不舒服,同时降低他的安全感。

“你不觉得以后的生活会很有趣吗?”

“我觉得现在的生活就很有趣。”

叶以深完全不能理解夏晴天有些期待是什么心态!

不等她再说什么,就直接说道:“好奇心害死猫。”

“……”

虽然叶以深说的也有些道理,但是夏晴天就是想看一看,就最后挣扎到:“劳丽还要我每天给她做饭呢!”

“那就做好再给她送过去。”叶以深说着忽然停下车,然后起身就用嘴唇堵住她的嘴,吻的她身子发软之后继续说道:“不要妄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了,乖乖听话。”

夏晴天嘟了嘟嘴,毕竟和看好戏比起来她更喜欢叶以深,所以老老实实地闭上了嘴。

叶以深的房产其实很多,不过他最喜欢的就是叶家的老宅,也是最常住哪里。但是如今被喧宾夺主,也只能选择退而求其次的搬到海景房去。

既然要走肯定是要大概收拾一下的,夏晴天唯一要带上的就是关于推算地图的那些材料,收拾的时候忽然来了灵感,就直接坐在桌子上开始往下推算。

不过叶以深却认为他就是不想和自己走,直接把她和那些东西都打包拖走。

顺便还给王管家放了长假。

“少爷,您和少奶奶是要去哪里?不能我跟着吗?”

王管家有种不好的预感,一把年纪说话都是心酸:“还是我做错什么,您要赶我走?”

“王管家,你在说什么呢?只是你也看到了,最近有些事情太危险了,所以我和晴天不准备在这里住下去,为了你的安全才叫你先放假的。那么多年我给你的假少之又少,也是时候回去清闲一阵子了。”

担心王管家多想,叶以深说了一大段话去解释,可以说是很贴心了。

夏晴天就在一旁点头,说道:“等这段时间风头过去,就算您不想回来都不行。”

其实叶以深的想法她知道,王管家伺候别人他肯定是不爽的,宁愿让他放假回家!

听到这话王管家才算的没有刚刚那样情绪低落,却还是想跟着叶以深夏晴天一起:“我在这里这么多年,也跟了少爷您那么多年,其实不怕什么危险的。”

“你不怕我怕。”叶以深看着王管家的模样,语气十分的缓和:“赵伯伯去世之后您是我唯一敬重的长辈,就算是为了我,您也不能出任何的事情。”

叶以深的话可以说是很感人了,夏晴天在一旁听着都十分的感动。

只是最后王管家却没有可以离开,别说王管家了,就连夏晴天和叶以深都没能直接走人。

因为希茜和劳丽硬生生的把还刚刚做完手术的方毅还有赵峰接了出来,在夏晴天准备出门的时候,他们正好回来。

互相大眼瞪小眼的,还是希茜先问道:“你们要去哪里吗?”

“搬走。”

叶以深也不隐瞒,直接说道:“这里留给你们住。”

“你们走了我们住在这里有什么意思?”希茜眨着眼,直接就上前拉住了夏晴天:“我要和晴天住在一起。”

呃……

夏晴天顿了顿,自己什么时候和她关系这么好了吗?

这个时候,希茜看到双人婴儿车里的小深晴和小星辰顿时更激动兴奋了,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得了宝贝一样,瞬间就扑了过去。

原本夏晴天以为劳丽这种高冷的女王范儿根本不会和希茜一样,没想到也露出了很感兴趣的神情,顺便还对叶以深说道:“叶先生没必要这样的,其实我可以给叶先生提供很多便利的资源。”

“比如说呢?”

“比如说叶先生一开始的目的。”

劳丽说的是沈元进。

叶以深比任何人都想这件事情尽快的得到解决,所以十分、无比勉强的答应了下来。

夏晴天倒是对这个结果没什么不满。

……

晚上。

夏晴天做了一桌子的菜,博得了一致的好评!

希茜抱着小深晴,劳丽抱着小星辰,两人丝毫看不出和平常人有什么不一样,相处最开始,还算顺利。

夏晴天吃完饭之后就在床上研究着手中的藏宝图,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身边一样的弄东西的叶以深说话。

“你说劳丽对付沈元进是不是很简单?”

“我对付他都不简单,那个女对付他能有多简单?”

“那她能帮上什么忙吗?”

夏晴天看着叶以深的侧颜说道。

顺便还在心里感叹,叶以深的脸真是好看!

“沈元进主要的事业就是军火,全部都不复存在之后打击肯定很大,并且她在国际立足根基很稳……你一直看着我干什么?”

叶以深回头就看到夏晴天盯着自己看,不怀好意的笑了一下:“是想要吗?”

“没有!”夏晴天直接主动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说道:“我好像算出来地点了,但是这是第一次的答案,我还不能确定,需要在从头证明一遍,就是在这个地方。”

叶以深看了一眼,带着调侃说道:“这和我们上次去的地方可是有些南辕北辙。”

“上次!上次是意外嘛。”

“意外的很好。”如果不是意外的话,给也不会发现沈元进一直的盯着他们,更不会有机会早早是就让他准备好假地图。

嗯,夏晴天果然是能给他带来好运的。

想着,叶以深扭动了一下脖子,对夏晴天说道:“老婆,它想要。”

“不可以!现在可是有很双耳朵在听着呢!而且你的事情忙完了吗?”

夏晴天拒绝的很义正言辞,叶以深却凑近她,说道:“更多人的时候都做过,现在怕什么?”

“不行!”

自从被赵蕊闹过之后,夏晴天对房间的隔音更加不信任了!她可不想明天见面的时候被奇怪看待!

叶以深嘴角抽搐了一下,这就是他为什么不想和那么多人住在一起的主要原因。

该死!

在自己家、自己的房间、自己的床竟然不能和自己女人做该做的事情,想着,叶以深直接起身下了床。

夏晴天躺在床看着他好看的后背,带着偷笑问道:“是不是要去洗个澡去去火?”

“不是。”叶以深说着微微侧头,然后猛然压在了她的身上,笑道:“为了给你一个出其不意!”

虽然之前的时候夏晴天感觉六个同住一个屋檐下还算融洽,但是第二天一早,就明白融洽只是表现……

可能是时差的问题,希茜和劳丽一早看起来精神就不太好。但是希茜在看到方毅之后立刻就扑了过去,空留劳丽一个人坐在那个十分的高冷。赵峰当然不会主动去往前靠,避之不及的。

“喂,男人,你是不是忘记了你现在的身份?”

昨天劳丽也已经和他讲的很清楚了,要和他假装恋爱体验一下希茜说的奇妙感觉,这个男人是没有听懂吗?

赵峰一直都还算绅士,听到劳丽这样问,思考了一下才回答道:“记得,我现在是我们冷战的状态。”

“难道需要吗?”

“当然,这是情侣之间很重要的一部分!”

这边赵峰和劳丽还没有吵完,那边希茜和方毅就又闹起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