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老谋深算/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在这一望无际的海边,整个人的身心疲惫都被海风海浪带走,压抑的心性舒服的多了。

不管一个人的声名有多显赫,地位有多崇高,但是在大自然面前,都不值一提。

这个时候,劳丽的电话响起来,她说了些什么,然后就站起来,对叶以深说道:“叶先生,要开始工作了。”

“这么快吗?”叶以深一挑眉,大手放在身边夏晴天的脑袋上:“你要睡觉了。”

在针对沈元进这件事上,叶以深和劳丽达成共识,都认识越快把对方处理掉越好。

只是没想到,劳丽会这么的快!

也好,免得夜长梦多。

夏晴天见叶以深神神秘秘的,而且脸上带的笑有些让人捉摸不透,忍不住问他:“你要去做什么?”

“做事。”

叶以深说着,见她不动,就直接把她抱了起来,走了下去。

见状,希茜跃跃欲试的说道:“毅,你受伤了,我也抱你下去吧!”

“我的腿又没有事情!”

方毅绝对不能接受一个女人把自己抱下楼!而且希茜怎么好像越来越热切了?他心里苦……

这边叶以深护和劳丽立刻就进入了状态,当然也要拉着方毅这个左膀右臂一起,这件事并没有让希茜和赵峰参与进来,希茜十分无聊,就直接去找夏晴天要继续打扑克。

夏晴天摆了摆手,说道:“我准备给王管家打一个电话,问一下小深晴和小星辰的情况。”

“好着呢!”希茜说着一脸羡慕:“你和叶以深好幸福哦,孩子也那么可爱,以后我和毅之间的孩子会不会也这个样子?”

“……”夏晴天很想说很可能没有这一天,但是看希茜一脸向往,也就没有打击他,说道:“可能会吧,你的基因这么好。”

“哎。”

赵峰在一旁见没有什么可玩的,就说道:“不玩的话我就去享受一下个人时间了!”

“劳丽和你在一起对你也没什么影响吧?”

夏晴天说着,就拿出手机给王管家打去了一通电话。

她在一旁打电话,希茜就和赵峰碎碎念念的,很快两人就达成了共识!

赵峰帮她追求方毅,她帮赵峰搞定劳丽让劳丽尽快还他自由!

关键时刻方毅的幸福就不归他管了,赵峰相信希茜这个妹妹肯定可以帮自己摆脱劳丽的!

“赵峰!”

就在赵峰憧憬美好未来的时候,叶以深不知道什么时候推开了虚掩的门走了进来,脸上的神情有些严肃。

“怎么了?”

赵峰还在茫然之中就直接被叶以深抓了起来,听他说道:“跟我出去一趟。”

“有什么事情不能在这里说?我可是病号哎!”

“要出国。”

“出国?”

赵峰还没说话,一旁刚刚挂断电话的夏晴天就开口问了。

好端端的怎么要出国,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沈元进那边出了一点意外。”叶以深说着对希茜说道:“你也要一起,晴天,你就先回家。”

“只有我回去吗?”

“嗯,飞机已经在过来了,你们准备一下。”

叶以深说这话的时候不容质疑,和那些潜在的可能性危险因素不一样,这次去做的事情危险已经摆在了明面上,无论如何都不会轻易的让夏晴天去冒这个险的!

“我……”夏晴天虽然是想说自己也想跟着一起去,但是转念一想,自己去什么忙都帮不到,而且叶以深不许她去肯定也是有自己的道理,就张了张口,终究还是没有说话。

“司机已经就位了,我很快就会回来的。”叶以深说着,就摸了摸她的头。

“那你总要告诉我你是要去哪里吧?”

“我们都在一起,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虽然赵峰也不知道自己是要到哪里去,但是却还是开口帮叶以深安抚了夏晴天一句。

就在这个时候,飞机已经到了,劳丽站在门口丝毫没有进来的意思,指着自己的手表说道:“叶先生,我希望你可以快一点,不要耽误彼此的时间!”

她的脸色很难看。

“方毅,那你留下陪着晴天。”

让夏晴天一个人待着叶以深实在是不放心!

只是他要方毅留下来,希茜自然就要跟着,现在她还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离开,立刻就说道:“那我也陪着好了,毅现在也需要人照顾,我完全可以一个人保护他们两个的!”

“不要胡闹,你和我一起回去!”

劳丽对希茜虽然一直看不出亲密或者怎么样,但是也从来不会表现的太苛刻,如今说话明显就带上了命令的语气。

可惜,希茜一直都是一个叛逆的妹妹,要不然也不会天天让劳丽徒增那么多的烦恼。

闻言,希茜的语气也强硬的起来:“我怎么就是胡闹了?我早就告诉你了我要和毅待在一起!”

“劳丽小姐,不要浪费时间,很可能下一秒,情况就会变的更加差劲呢。”叶以深其实也是想希茜可以留下来的,保护夏晴天。

这样一催,劳丽就迟疑了一下,随即也就点了点头。

反正方毅在这里,希茜也跑不到那里去!

夏晴天从他们的话里隐约感觉到了可能大事不妙,看着叶以深离开之后,小声询问道:“方毅,什么情况?”

“哎,其实也没什么,这事情主子可以处理好的。”方毅嘴还很严的,笑嘻嘻的说道:“少奶奶您放心,我们正好三个人,还可以凑在一起玩扑克!”

“不了不了,虽然王管家说小深晴和小星辰都很好,但是我还是想回去看看。”

虽然方毅不说,但是夏晴天的心却担起来,总觉得看到两个孩子才安心。

“我估计车也已经快到了!”

方毅对待夏晴天十分的狗腿子,而希茜对待他的态度更好,立刻就体恤的说道:“你受伤了不能行动太多,我下去看!”

“不了,还是我……”

‘去’字还没说出口,希茜就直接跑了下去,主动热切的模样,根本看不出刚刚和劳丽说话时候的一样。

“啧啧。”她跑出去之后,夏晴天立刻就开启了八卦调侃模式,就连叶以深的事情都忘记询问了:“我真的觉得希茜对你是真爱,你一没钱二没权的,她也不能贪图你什么啊!”

“我的人就是无价之宝!少奶奶,难道主子没和您说吗?我和她不可能的,所以您也就不要问了。”

“那你告诉我,叶以深到底是去做什么了?”

“其实不是主子的事情,是劳丽。”

刚刚方毅也是顾及到希茜在才没有说的。

“劳丽小姐,你有什么打算呢?”

这个时候在飞机上的叶以深和劳丽面对面坐着,优雅的问道。

劳丽的脸色没有什么波动,语气里都是冷漠:“难道他真的以为可以撼动我吗?”

“沈元进这个人你可能不了解,他几乎是不会做没有打算的事情的,也就是说,他现在对你动手,只能说明他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所以我建议劳丽小姐还是想清楚对策比较好。”

叶以深和劳丽说话就是局内人,而赵峰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局外人就竖起了耳朵,想听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叶先生是有什么意见吗?”劳丽不是一个喜欢想别人伸出手要帮助的人。

只是现在,她忽然得到消息,沈元进对她动了手。不仅导致她手下所有的资金账户被冻结,原本一直稳定运行的运输链也被强迫中断!这些东西不能按照约定的时间送过去,就不仅仅是钱的事情了!

毕竟她不是卖小玩意的,迟到一分钟,兴许就会影响一件大事。

说来可笑,刚刚还在和叶以深商讨怎么对付沈元进,如今这个男人就开始满世界的找自己了。

劳丽也只能先依附一下叶以深的力量,但是架子却依旧高高端着,不等叶以深开口,就说出了自己能给的条件:“叶先生放心,这件事上顺利度过去之后,我不会亏待你的,而一直想要处理到的沈元进,我也会把你处理的干干净净。”

“不要说帮我,他做这样的事情,难道没有冒犯到你吗?还有,事情能不能顺利过去不是我能说的算的,劳丽小姐还是做好心理准备吧。”

“你!”

叶以深不帮忙出谋划策就算了,如今竟然还让自己做好心理准备?

劳丽直接就开始质疑,叶以深倒是靠不靠谱了。

这个时候赵峰也听出来了一个大概,一边自顾自的点头,一边说道:“又是他啊……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不得不承认,沈元进这个人做事情一直都很周密,很少有纰漏的。而且他做事情一环接一环的,稍不留神就可以调到他的陷阱里去了!”

赵蕊就是一个例子!

“那又怎么样?”劳丽还是很执拗的,和赵峰说话更加的不留情面:“你能帮到我什么吗?还是说作用就只是在这边说风凉话。”

“……”

如果是别人赵峰可能早就爆粗口了,但是眼前的人劳丽,是他的假女友,他忍!原本想说的话也混着脾气忍了下去,抿着嘴说道:“你的中文还真是好,风凉话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具体的想法和策划我不能信口开河。”

叶以深说着就身子往后一靠,闭上了眼:“而且劳丽小姐也不是一个我说什么就是什么的人,还是自己想一想要怎么办比较好。”

“哼。”

劳丽没有否认叶以深说的话,傲娇的冷哼了一声。

她站在这个位置已经很久了,很少有人敢这样和她说话!

随着飞机急速的向前行驶,很快就过了国际线,原本已经暗下去的天色也跟着亮了起来,等到着陆的时候,完全已经大亮了。

站在蓬松的沙粒上,叶以深看了看四周都是空荡荡的大海,第一个想法就是想带夏晴天一起来看一看!

这是一个空荡荡的小岛,明显有被开发过的痕迹,却极大的保留了原始的气息。

不否认和美,但是叶以深却不是来看风景的:“这是?”

劳丽不是应该把他们带到她的基地吗?

“这是我秘密的藏身处,我已经和我的人取得了联系并且得到了全部的情况资料。”劳丽说着就开始往前走:“沈元进的确是有备而来,不管是资金还是运作,都没有办法立刻恢复!如果周期长的话我完全可以自己把他解决掉。”

“so?”

叶以深一挑眉,他还真不觉得劳丽可以把沈元进解决掉。

真是越斗,沈元进这个对手给他的惊喜就越多!

“但是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和他去耗!”劳丽的大脑里已经盘算出了很多方案,但是最佳方案只有一条:“速战速决,杀了他!”

“如果可以的话在招惹到我的那一天,他就没有机会对你做这样的事情了。”

叶以深笃定,现在沈元进肯定藏的比古墓还难找。

闻言,劳丽直接反问道:“那请问我叫叶先生你过来又有什么用呢?”在她看来赵峰已经算是一个没有任何意义的装饰品了。

劳丽现在遇到这样的事情戾气这么重也是可以理解的,叶以深没有和她一样把暴躁呈现出来,而是打量了她一眼说道:“我是有计划,只是需要做一个交易。”

“什么交易?”

劳丽有种还没有从一个坑里出来,就又一脚踩进了另一个坑的感觉……

叶以深微微弯腰,靠近她身侧的耳朵说道:“他现在肯定也很想你……”

方毅在一旁什么都听不到,顿时就郁闷起来!

他就纳闷了,既然他什么都做不了,也什么都不让他做,为什么就不能让他安安静静的在家里躺着呢?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叶以深总算是抬起了身子,脸上带着一抹难以琢磨的笑。

希茜沉吟了一下,然后当机立断的说道:“我现在就去安排。”

小岛上是有一个地下入口的,下面各种东西应有尽有,就算是真的被困,也至少可以靠这些物资活上一年。

赵峰跟在叶以深身后,连声询问:“你说了什么?能让她直接就去安排!”

“说了一个可行的事情。”叶以深心情不错,直接把手臂搭在了赵峰的肩膀,继续对他说道:“如果成功的话,以后沈元进以后也就不用再来烦了。”

“是什么?”赵峰有些怀疑,这么厉害的吗?

“想知道?”

虽然赵峰脸上都写满了求答案,而且头也不断的在点,但是叶以深还是没有告诉他,而是轻声说了句:“想着吧。”然后抬起自己的手臂,十分大踏步的去找了劳丽。

“卧槽?”

赵峰忍不住终于还是爆了粗!

叶以深这是在逗他吗……

赵峰觉得自己被气的枪口都是疼的!

不过能让劳丽这么听话,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平白的有些羡慕。

……

即便叶以深不说,赵峰也是要知道下一步计划的,是:劳丽约了沈元进见面。

沈元进出乎赵峰意料的答应了下来,即便是做生意的,赵峰也搞不明白,为什么沈元进会答应见面。

真的不怕被砍吗?

一边等着走,赵峰就一边开始询问第无数次心中的困惑:“为什么,为什么他会答应?”

叶以深恨不得把他的嘴堵上:“以为人的**是填不满的,这个答案足够让你闭嘴了吗?”

“那也不合理,他难道不要命了吗?”

“他要不要命和你有什么关系?”

之前赵峰不是这个样子的,叶以深也很困惑,他现在怎么这么的蠢?还是一直如此,只是自己没有发现!

被叶以深堵的说不上话,赵峰忽然有些心疼他自己,他眼巴巴的跟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劳丽是一个很独立的人,在岛上自己忙忙碌碌,根本没有开口要叶以深或者是赵峰帮忙,不过赵峰还是贴心的帮了她不少。

“不用太感谢,我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赵峰笑嘻嘻的,劳丽一句话把他的笑脸打了回去:“没有准备感谢你。”

赵峰觉得自己在这里格格不入!

好在等了没多久,就有游艇过来,也是在这个时候,劳丽展现出了一个领导者应有的气度。

即便遇到现在的情况,面对手下她也不慌不忙,只是淡淡地询问事情发展到哪一步。

“沈元进他……”

“我不想听他!”劳丽直接就打断了他:“稳住客户了吗?”

“一些老客户已经沟通完成,但是新客户那边不太好交代。”

买卖这样的东西原本风险性就很大,对方第一次合作不信任也是意料之中的。

劳丽迅速将最近自己过目过的单子回想了一下:“先把量小的单子处理掉,量大的我会亲自联系。”

鸡蛋不能放在一个框子里,她有很多储蓄点。

“是!”

她的人在面对她到时候头一直是低着的:“那现在您是继续观望,还是?”

“观望?再观望下去死都不知道怎么死掉的。”劳丽冷哼了一声,想到了身边的叶以深,回头对他说道:“现在动身?”

“越快越好。”

叶以深不是一个喜欢拖沓的人。

原本以为他们那些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的对话就要结束了,没想到那个人却说道:“派先生他一直在找您……”

“走吧。”

劳丽像是根本没听到他这番话,下巴仰着,就走到了外面。

这句话她不在意,赵峰却留意了一下,这个派先生,难道是劳丽发追求者?那自己岂不是就可以解脱了!

只是现在的情况……还是不要多问这种闲事的好。

劳丽之所以到了这里之后再联系人接自己,最主要的是担心行踪暴露。哪怕是要和沈元进见面,也绝对不能提前暴露自己的行踪,危险是一方面,也是为了告诉对方,自己不是任凭他玩弄在手掌之中的角色。

劳丽要去安排吩咐事宜,叶以深就靠在船上,看着海面起起伏伏。都说大海是想通的,那他在这里想念夏晴天的时候她能感觉到吗?

拿出手机看了看,信号很微弱,虽然他的手机是改装版的,但是飞了大半个地球,并且还是在不知道那个区域的海域上,有一丝信号已经是很难得了。打消了给夏晴天打电话的想法,录制了一段十几秒的视频,在后面加上了一句:我在想你。

“这么肉麻吗?”

赵峰忽然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瞬间凑近,差点把他的手机打在海里……

叶以深对于赵峰现在态度可以用恶劣来形容,把手机收好之后,一脸的冷漠:“劳丽不是要你不能离他超过十步远吗?”

“喂,你能不说她了吗?”

“你自己招惹到的事情,难道还能埋怨我吗。”

“好好好,是我自己不好,我承认当初我是失了智,我自己种下的恶果,自己也已经吞下去了!”赵峰说着伸出了手腕:“你是我现在唯一,也是最后的朋友了。我连家人都没有了。”

听到他这样说,叶以深深呼吸了一下,慢慢的海风灌进了鼻腔内,解压了许多愁绪。

手臂故作随意的也伸出去和他撞了一下:“现在的局面难熬,今后的局面才会更好。没有人会一直倒霉下去的。”

“也没有人会一直幸运下去,也许就是我前半段的人生太顺利了,抽烟吗?”

“你有吗?”叶以深说着眼神就又落在了起伏不断的海面上。

“没有,就是问一下。”

说着,他也靠近栏杆出,和叶以深并排站着。波光晃到他的眼睛,不由自主的眯起眼说道:“是真的,我现在都还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就算他不够了解劳丽的势力,也能感觉到沈元进逆袭的可能性的微小。突然就这样把劳丽禁锢,虽然是对手,不现在应该说是仇人,赵峰还是忍不住想赞叹一番,那个男人的确很厉害!

“怎么说你也是一起长大的,你这么就没有他一半的脑子?”虽然叶以深也是最近才刚刚发现,沈元进是一个藏的那么深的强劲对手。

叶以深现在已经有一个大概的想法,估计从一开始他就是盘算好的,包括他动手和让赵峰动手,为的就是眼前这一步。

老谋深算。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