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中了他的圈套/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叶以深思来想去都觉得如果不是赵峰中了他的圈套,自己是不可能让他这么顺利的!

想到这里刚刚下去的怒气,叶以深又鄙视起来身边的赵峰,对着他就是一脚:“你也想想自己要怎么办,能做什么,难道还真准备靠着劳丽从新白手起家?”

“我在国内已经安排了,不过在国外,我是真的帮不上什么忙。”

赵峰叹了口气幽幽的说道:“没想到有一天……我也会出卖色相。”

“也只有劳丽会买。”

叶以深说着听到后背有脚步声,回头就看到刚刚和劳丽说话的男人,他脸上恭恭敬敬的,一边向前走,一边用英文对叶以深说道:“叶先生,劳丽小姐请您过去。”

“你也别吹风了,病了我绝对不会管你,会直接把你丢下去。”

“拜托,我哪有那么娇弱?”赵峰心情也很不好,就像在这里自己独自冷静一下,对叶以深挥了挥手,并没有回去的打算。

叶以深也没有多担心他,他又不是夏晴天,迈着步子就离开了。

叶以深走开之后,那个男人却没走,而是继续走近赵峰,却也不说话。赵峰觉得有些不对劲,就看着他问:“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还有一点事情想和赵先生谈一下。”他说:“赵先生的英文很好,我们沟通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是劳丽让你找我的吗?”

赵峰还以为是劳丽看到自己没在门口看着,所以就叫人来叫自己,忍不住嘟囔了一句:“叫我过去,只能在门口看的,我就不是他的保镖。”不过用的是中文,所以对方都没有听懂。

也没想搞明白他到底在说什么,就继续走近他:“我想知道您和劳丽小姐到底是什么关系呢?我看他对你很上心。”

“她叫你来问的?”赵峰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而且总感觉来者不善。

下意识的踉跄了一下,忘记了,后面有栏杆,差点不小心失足掉进海里。多亏了那个男人眼明手快,一把抓住的他的手腕,才让他有些摇晃的身子稳住……

“您可要注意安全,不然万一出事儿了,劳丽小姐也不会放过我的。”他说话的时候并没有松开赵峰的手腕,而是继续凑近他:“但是我刚刚的问题,你方便回答我一下吗?”

赵峰觉得这个男人绝对就是劳丽派来刺探他的!

万一回答的不够好,没准就会直接被丢进海里!

沉思了一会儿,说到:“目前来说应该算是男女朋友关系,但是我觉得这段关系还算是太稳定!”

做完这个回答之后,赵峰其实自己是很满意的!觉得既回答了和她的关系,又否认了和她的关系,有些沾沾自喜。随即,还没反应过来感觉到身子失重,被直直的推了下去。

这个男人在把他推下海!

如果是观赏海掉下去他兴许还有很大的希望能上岸,但是在这个连荒岛都几乎没有的地方,就算他水性再好也是枉然。

想到这点,赵峰奋力挣扎,顺便还奋力喊救命!

“一个男人遇到这种问题竟然喊救命,难道你不觉得丢人吗?”

那个男人可能也没想到自己会失手,也没想到赵峰会直接就大喊,所以一边继续推他一边质问。

都这个时候了,还关心丢不丢脸?

命才是最重要的吧!

只是现在也没有时间跟他理论这个,毕竟现在赵峰才是处于下风发那个,随时都有可能命丧大海。有力气和说他那么多有的没的,不如把时间省下来去求救。

想着,就有喊了一声:“救命啊,叶以深!”

这边叶以深直接就听到了,因为他在里面,并没有找到劳丽,地方空空荡荡的。就想着回去问清楚到底在哪里,没想到却听到了赵峰的呼救!

立刻就意识到事情可能不太对,加紧脚步跑过去!

到了之后就看到赵峰被直接推下去,轻飘飘的就落在了海里,连水花都没有溅起多少:“赵峰!”

叶以深看到挂着的救生圈,从过去想丢下去,赵峰的水性他是知道的,虽然很好,但也碍不住是在海里……并且船还在不紧不慢的往前开,如果再僵持下去,可能最后连赵峰的尸体都捞不到。

“叶先生!”那个男人却直接拿出了枪,对着叶以深:“我也是奉命办事,您不要为难我。等下我会和劳丽小姐解释清楚。”

“奉谁的命?”

叶以深说着继续向前走,那个男人看自己的事情这么不顺利,也有些无奈:“无可奉告,但是我是真的会开枪!所以我劝您别……啊!”

他话还没说完,直接被叶以深一个飞踢在手腕啊,就连耳朵都能听到他骨骼撕裂的声音!

叶以深的速度很快,一边摘下救生圈丢向赵峰,一边又是一个飞踢,把那个男人踹倒在地,膝盖下坠抵在他的后背,叶以深手腕一勾就勒在了他的脖子上:“如果你身上现在还有抢的话,最好不要妄图拿出来,不然后果自负。”

虽然这个男人把赵峰推下去,但是毕竟也是劳丽的人,没搞清楚之前不能下死手。

“怎么了?”劳丽这个时候也急匆匆的走了过来,她现在在开紧急的会议,不是有太大声响是根本不会出来的,一过来就看到眼前这一幕,也吃了一惊!

“叶先生……”

“你自己问他好了。”既然劳丽已经来了,叶以深就松开了那个男人,转而去看赵峰的情况。

即便叶以深已经松开了他,因为疼痛他现在还是不能动弹,只是说地上抽搐。

赵峰抓住了叶以深丢下来的救生圈,挥舞着胳膊,喊道:“拉我一把!”虽然今天太阳很大,但是也是真的很冷,才泡了这一会儿,他就已经开始牙齿打颤了。

叶以深看他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就悠哉悠哉的看着他折腾,丝毫没有救他上来的意思!

赵峰以为他看上一会儿也就该够了,没想到看够了之后叶以深直接转身就走了!最后还是劳丽派人把他拉了上来。

裹着毛毯喝着热茶,赵峰还在哆哆嗦嗦的:“叶以深,你还有人性吗?”

此时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叶以深就漫不经心的把玩着差茶杯,说道:“怎么不说是你自己太弱?”

之前赵峰也是很能打的,如今竟然打不过一个外强中干的外国佬,叶以深对他很失望。

“我那是被突然袭击!话说为什么?不会的劳丽看我不顺眼,想故意整我吧?”

“你想多了。”

叶以深刚刚说完,就有一个女声响起和他说了一模一样的话,是劳丽。

人在屋檐下,不管劳丽说的话他相不相信,都还是点起了头。他可不想再被丢到海里一次!

见状,劳丽直接走近他,脸色也不是很好看:“这的我的失误,我会全权负责,并且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的。”

“全权负责……阿嚏!”赵峰觉得劳丽现在也是自身难保的状态,十分大度的没有要她负责,只是关心道:“那个人不会是卧底吧?沈元进挺喜欢来安插卧底这一套的。”说着,赵峰吸了吸鼻子。

“不是。”

劳丽显然不想多说,对两人说道:“马上就到地方如果赵峰不舒服,就休息好了。”

“我要去见沈元进!”

倒霉了这么久,罪魁祸首就是那个男人!

他就要去!

“那就准备一下下船吧。”劳丽说着就要走,却被赵峰叫住,一回头,就看到他在傻笑。

“那个,我真的没事!”

“看出来了。”

他的话让劳丽一顿,随即就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叶以深一挑眉,似笑非笑:“小心惹火上身。”

“我现在冷的瑟瑟发抖,来一把火也好。”没听懂叶以深话里有话,赵峰又打了一个喷嚏。

随着船靠岸,他换上一身不怎么合身的衣服,就下了船。

幸亏这里不是在过冬!

劳丽刚刚走下来立刻就有人来接应她,托福叶以深和赵峰也做上了高级房车疾驰而去。

“我们现在直接去见沈元进吗?”赵峰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上的拖鞋:“我觉得我需要一身合适的衣服。”

“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这样的事情上。”劳丽递给了他和叶以深一人一份资料:“这是我整理出来的情况分析,你们看一下。”

“其实我不明白,你这次和沈元进见面到底是为了谈判,还是为了把他……”赵峰说着,用手在脖子上来回动了一下。

“理论上来说应该是前者,但是如果不能顺利,就是后者。”劳丽可不是吃素的,吃了亏还要忍气吞声。

不过沈元进答应和她见面,也不会毫无准备,起码这个地方劳丽的势力就波及不多,主要的他的发展地盘。

一直没能参与到讨论中的赵峰终于有机会了解情况,就喋喋不休想追问了下去。

“万一没成功,他们把我们都杀了怎么办?”只要有机会,沈元进绝对会这样做的!

“不会。”

没等劳丽开口,叶以深就给出了确切的答案。

“为什么?”

“我的直觉。”叶以深觉得沈元进不会是一个会直接杀掉猎物的人,而是会选择一点点的逼近,享受把其他人都玩弄于鼓掌之中的快感!

游戏还没有结束,他不会失去乐趣。

闻言,赵峰一撇嘴,好吧,像叶以深他们这种人的世界他的确是不太理解。

车子疾驰,一杯香槟还没喝完就平稳的停了下来,司机说了些什么,劳丽点了点头,示意他们下车。

赵峰放下杯子,随意的问道:“刚刚你们说的是什么语言?”像是某个小语种。

“西语。”

“你还会西语?”

“中文我都可以学会,其他语言当然也可以。”

劳丽说完这话之后,赵峰倒是有种迷之……优越,好像真的是自己女人那么优秀一样。

叶以深就跟在他们后面漫不经心的扫了一圈,他说听得懂刚刚那个司机在说什么的。

这里已经被劳丽的人包围了。

看起来一切都在顺利的进行着,但是沈元进永远不会让人把他置于困境。

叶以深忽然有些期待,他还能耍出什么花样。

“都来了?”

未见其人,沈元进的声音就冒了出来,他继续说道:“我可不想和你们这么多人见面谈判,既然主要人物是劳丽,叶少和赵少就等一等,我捎回再来和你们见面。”

“不可以,我要跟着她一起!”

虽然不知道沈元进的声音到底的哪里冒出来的,但是赵峰笃定这里肯定有监控,就挥了挥拳头。其实他就是想见沈元进,找的一个借口,他身边的劳丽忍不住别开了头。

“呵,原来是找到了新的靠山。”

沈元进的语气有些轻蔑,赵峰顿时语塞,这个男人气人的本事倒是跟叶以深如出一辙。

“你们先过去吧。”虽然要孤身一人等着,叶以深却没有丝毫的慌张。

看沈元进还能耍出什么花样。

像是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局面一样,叶以深在的地方空留一张椅子,他却没有坐,只是扫视了一周之后确定了监控的位置,从袖口里滑出藏的手枪,对着就是一枪!

此时的赵峰和劳丽在一起,赵峰一直走在劳丽前面,美其名曰,遇到什么危险还可以保护她!

不过只换了劳丽一个白眼。

不知道走了多久,一直都没能见到沈元进,劳丽忽然停下了步子:“我觉得我们还是折回去找叶以深比较好。”

赵峰还没回答,沈元进阴魂不散的声音就又冒出来:“别着急,继续往前走,有点耐心。”

“走吧。”

已经走了这么远,现在折回去,赵峰总归是有点不甘心的!

如果他知道此时叶以深面前站着的是谁的话,肯定会后悔为什么没有听劳丽的建议!

叶以深看着面前的沈元进,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意外,淡淡的坐在椅子上。

“原本还想神秘一下,没想到叶少直接就把我的摄像头打坏了。”

沈元进来的时候自带了一把椅子,放在叶以深面前泰然自若的,大有一副要和他促膝长谈的架势。

叶以深扫了他一眼:“把他们都支开也见到我了,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叶少,我只是希望你明白,这件事的主角是你和我,我的对手自始至终也都只有你一个。”

沈元进面带微笑,眼中的神情却有些冷漠,叶以深对他连笑都懒得笑,就泰然自若的和他对视着:“那你的意思是?”

“之前我做那么多,只是为了让游戏更加有趣而已,而现在手中的任何东西以及每一个人,都是我和你的筹码。只要游戏顺利,你完全有可能赢走的全部的筹码!”

“那我这边,你想要什么?”沈元进没有家人,亡命之徒这么多年,好像也没什么放在心上的东西。

叶以深不明白,自己手中拿着什么他中意的筹码!

“你就是我最想要的筹码,你的命。”沈元进哪怕是丧心病狂的样子也带着满满的纨绔,丝毫看不出变态的样子。

他是想要自己的命?

叶以深自认为自己和沈元进的相处并不算多,甚至可以说是几乎为零。看在他是赵峰朋友的面子上,也买过几分薄面,他从一开始的处心积虑到现在的坦诚不公,为的就是自己的命……心中好奇叶以深也不会问他为什么,扬起下巴,平平淡淡的说道。

“所以现在你是要和我讲规则吗?”

“对。”

“你觉得最终的结局怎么样你才满意?”

“哦,我差点都要你忘记了,一开始我目的地是找叶家藏了那么多年的宝藏。只是现在我也有地图,你那边忠心耿耿的金馆长也已经驾鹤西去,看样子难度对于你我来说是差不多的。那就看谁先找到好了。”

他打了一个响指,继续说道:“找到之前,我们各凭本事,看谁先撑不下去要向对方低头,怎么样?”

“那到底怎么样才算输呢?”

叶以深觉得沈元进这样的脑子不管做什么都会有一番作为,竟然有种遇故知的感觉。

闻言,沈元进说道:“我觉得在找到之前就会有一个结果的,叶少的牵挂可是比我多的多。”

“……”

对,自从有了夏晴天之后,他的牵挂就多了起来。

虽然沈元进说话有些颠三倒四的让叶以深听不懂,不过叶以深丝毫没有表现出半分的露怯。

嘴角的弧度明显上扬了一下,说道:“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是为什么,但是你说的没错,游戏才刚刚开始,输赢谁都不能定论。”

“叶少该不会是以为我不知道外面被劳丽的人包围起来,想趁机致我于死地吧?”沈元进啧啧了两声:“我以为只有赵峰才会这么蠢,劳丽和他的人不过就是我和你之间的筹码罢了,难道一颗棋子会影响到最后的结局吗?”

“我只是想问一下,上次被我打中那一枪的伤口,长好了吗?”

听到叶以深这样问,沈元进的脸色一变。

上次他逃脱之后立刻就去把子弹取了出来,但是伤口却不断的在恶化,用了很多方法都没有能遏制下去!

就像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点点的腐朽下去,却束手无策一样!

纵然沈元进一直以来的表现都是生死看淡的态度,但是毕竟只是表现而已。

“很好,叶少现在手中的筹码已经从0变成1了。”

说着,他的手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现在还包裹着纱布的伤口,似笑非笑:“那我们就来谈一谈吧。”

……

此时夏晴天这边也并不太平。

才刚刚回来就发现家里一个人都没有人,空空荡荡的。

开始她还以为是王管家和韩老带着小深晴、小星辰出门去了,没想到却凭空冒出来了许多人!

好在有方毅和劳丽在,夏晴天不至于束手无策,只要躲着不被抓到就好。

在等的时候情急之下夏晴天只能报了警!

方毅虽然有伤在身,但是依旧很能打,只是耐不住对方人多。好在他们看起来只是想带走他们,并没有妄图要了他们的性命。

最让夏晴天诧异的还是希茜!

即便希茜之前透露过她是职业是杀手,但是没想到没有枪的她伸身手那么利落。

一个飞踢就将壮汉踹到在地,漂亮的动作行云流水一般,如果不是看到她身边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像是被收割机路过的麦子一样,简直会让人认为只是一些花拳绣腿。

根本来不及感叹,夏晴天就开始了继续逃命!

他们人很多,纵然方毅和希茜分去了大半的危险,还是有人直奔夏晴天而来,也兴许她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

情急之下,夏晴天想跑到二楼,只是在上楼的时候,又有一群男人从上面跟了下来。

此时再向后退也已经没有了退路,顿时,她就被夹在了中间。

双手下意识的举起来,夏晴天就开始估算,从这里跳下去,会不会直接被摔死!

这个时候,方毅发现了夏晴天的危险,一个肘击撞开身后想偷袭自己的人,对希茜喊道:“你还好吗?”

“啊?”

就在希茜诧异方毅关心自己的时候,被一脚踹在了小腹,算得上女人最柔弱的地方。

她的手放在上面,后退了一步,一边闪身还不忘和方毅保平安:“很好!”

而方毅因为刚刚看她被打,一失神就别打在了地上,翻滚躲避的时候也顾不上希茜怎么样,满脑子都是怎么去帮夏晴天脱困。

眼看两边的人都毕逼急自己,夏晴天觉得自己额头上汗都要流出来!

“住手,警察!”

就在这个时候,刚刚进来根本没有关上的门打开,冲进来了几个拿着枪的警察。

看到有枪,那些人都纷纷拿出了刚刚在身上的枪支。

他们都有枪?

夏晴天还以为他们没有这样大杀伤力的武器,有些不明白既然有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

不光是枪,他们那群人都是外国人,在中国犯事原本就很棘手,而且现在的情况,顷刻就陷入了焦灼之中。

“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而且现在并不是在你们的国家,你们不要紧张,放下你们的手枪!”

警察最先开口,还是流利的英文。

“我们只是在开玩笑。”站在夏晴天身边的男人走向夏晴天,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我觉得你们没有理由带走我们!”

说着,他压低了声音:“夏小姐是吗?我们刚刚可是从这里带走了两位老人和两个孩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