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同我睡吧/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可以!”

我被父亲的话气的浑身发抖,要知道,山儿是我拼了命才生下来的,我怎能允许别人卖了他。

“若是不想卖儿子,那就将十两银子交出来!”

听着父亲无情无义的话,我眼眶中的泪水簌簌落下,哽咽着声音,几近咆哮道:

“你都拿不出十两银子,我又何来这么多钱,你们如此行为,是不是打算将我逼死才满意!”

“死?”父亲一听这个字,不带一丝感情的脸上露出后悔和憎恶,几近咬牙切齿道:

“若当初便知道你如此淫荡不堪,我就早早的将你丢入河中淹死了,如今你倒说我要逼死你,那你倒是去死啊,死了也干净了,省的连累你弟弟娶不到媳妇!”

父亲冰冷充满厌恶的话语就如一双锋利的细爪,生生撕开了我的皮肉,疼的我血肉模糊,原来这五年来,他就是这样看我的,枉费我还日日惦记着他们,可笑,真真是可笑啊!

“就是,像你这种不洁之人,就应该死了算了!”大伯娘在吃了五个饼子,一大碗疙瘩汤后,舒服的边打着饱嗝儿,边在一旁说着风凉话。

“你个老太婆,你才应该去死!”平日里山儿就万分讨厌大伯娘,如今听着她这么说,立马回嘴道。

“嘿!你个小兔崽子敢咒老娘!”大伯娘一听山儿这话,哐当一声就从凳子上站了起来道:

“他二叔,我看这小贱妇也拿不出十两银子,还是早早的将这野种卖了算了,我早看这小畜生不顺眼了!”

说罢,就要伸手去掐山儿,可还未触及衣角,就被萧震毅拦住了:

“白日里对你的警告当成耳旁风了,是与不是!”

男人壮硕的身体站在山儿前面,声音虽毫无波澜,可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却寒似刀刃,浑身透着一股让人不容反驳的气势。

大伯娘一瞧这男人,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回想起白日里的事情,心下不由的犯怂,原本伸出的手也瑟瑟缩了回来。

“怎么着!是想动粗啊!”

大伯娘领教过萧震毅的手段,可父亲却是不知的,只瞧他瘦高的身体横在大伯娘与萧震毅中间,黑黑的大手撸起长袖,黄黄的脸上故作凶狠模样。

萧震毅见此,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只冷冷道:

“你要的十两银子,我出!”

“真的?”父亲以为这男人是被自己装出的凶悍吓到了,眼睛放光的同时,脸上是好不得意模样。

“但我有个要求!”萧震毅突然道。

“什么要求?”父亲皱眉道。

“将陈家与陈锦初断绝来往的事情白纸黑字写清楚!”萧震毅低沉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

“若是没有这断亲文书,一文钱你都休想拿到!”

“好!”

父亲原还以为是什么厉害条件,原来就是一纸文书罢了,忙不迭的点头答应:

“明日一早我就将文书送过来,可你这银子可也得给老子准备好咯!”

“一言为定!”

我站在一旁,看着萧震毅竟面不改色的同意拿出十两银子来,心中焦急万分,刚想要出声阻止,却被他拦住了:

“放心,我自有办法!”男人在我耳旁轻声道。

很奇怪,这个男人我才今日相见,可是他的话却让我无条件的相信了。

父亲只觉得这里是污秽之地,在得到了他想要的满意答案后,便唤母亲要走,可却发现,母亲在趁我不注意时,正将桌子上的番薯饼一个个往自己的袖里藏,待被我瞧见之后,尴尬的露着笑容道:

“锦初啊,这疙瘩汤娘就不拿了,娘就拿几个番薯饼回家给你弟弟尝尝味儿,想来你不会反对的吧?”

“你同她商量什么,咱陈家养了她多少年,如今别说这几个饼子,就是将她家的粮食拿个干净那也是不为过的!”父亲听着母亲喏喏的话,立马生气道。

瞧着这三人消失在黑暗中,我暗自嘲讽,呵呵,这就是所谓的亲情啊!

“娘亲,你莫要伤心~”山儿站在我的身旁,轻轻拉扯了一下我的手,担忧道。

软软的手儿从我的手心渐渐温暖了我原本冰冷的身体,低头望着小小的人儿,我露出淡淡笑容,幸好我还有山儿,他就是支持我活下去的动力。

“十两银子,你说的办法是什么?”收起心思,待我将门关上后,望着堂屋内的男人道。

萧震毅听完我的话,也不说什么便转身进了卧房,再次出来时,他将手中的一锭银子递给了我,低沉的声音故作轻松道:

“索性刚刚好,若再多,我也是拿不出了!”

“这……”我瞧着手中沉甸甸的银子,吃惊万分,忙推拒道:

“不行,这钱我是万万不能要的!”这男人与我非亲非故,我怎能收下他的钱财。

“无碍,先前还不知该如何感谢你的搭救,如今倒也不用愁了!”

“可……”

我还想说什么,这男人却已经走到了桌子上,指着剩下的疙瘩汤道:

“此刻倒是饿极了,我能吃吗?”

一听他这话,我忙点头道:

“自然可以!本就是做给你吃的!”说着,望向另一个空荡荡的盆子道:

“可惜,番薯饼没了!”

“不碍,受了伤,喝点儿清淡的汤水反而好!况且晚上吃多了容易积食,如今这样刚刚好!”谁不知道受了伤的人更是需要补补的,所以,我自然晓得萧震毅这话是安慰人的。

我与山儿胃口小,合吃了一小碗,而剩下的全由萧震毅一个人呼噜噜的吃完了。

晚饭过后瞧着卧房内仅有的一张床,我的脸上露出了些许尴尬。

我本就是个不洁之人,素日里茅草屋内也是不会来人的,自然也就只准备了一张床,可现在凭白的多了个男人,总不能三人挤一张吧!

“你身上还受着伤,今晚你与山儿就睡那床吧!”我思前想后一番,从箱子内翻出另外一床棉被,抱着站在堂屋内与萧震毅道。

“那你睡哪里?”

“我就在这堂屋打个地铺好了!”

待我的话音才落下,面前的男人粗粗的眉毛一皱,立马就伸手拿过了我的手中的被褥,略带不悦道:

“我一个大男人,岂有让女人打地铺的!”

“可是你的伤……”

“都是些皮肉伤,于我而言,根本就是小伤!”萧震毅说完,就利索的在地上铺开被子,和衣躺下了。

我因他的话有些咋舌,这男人可真真是厉害,都流了这么多血,竟还说是小伤,不过,他愿意睡堂屋,我倒也轻松些。

进了卧房,哄着山儿睡着后,我便吹灭了蜡烛,闭着眼睛睡去了,可才进入梦乡没多久,倏地,一道雷鸣将我惊醒。

瞧着外面响起瓢泼大雨的声音,我略微镇定了些,如今开了春,雨水便多了起来,这夜晚偶尔下大雨也是再正常不过的,刚要躺下睡去,却倏地想起了堂屋内的男人,我低呼道:

“坏了!”

要知道外面的堂屋常年未修葺,每逢下雨便漏的厉害,如今萧震毅正睡在里头,那岂不是……

我忙披上外衣下床,推开门一看,果然堂屋的顶上滴滴答答就如下着小雨一般,难为那萧震毅,抱着棉被,还一脸淡定的站在没有雨水落下的角落里。

“这屋子漏雨的厉害,你快进里屋来吧!”我站在门口,对他喊道。

萧震毅倒也不忸怩,用被子盖着头顶就走了过来,待他进了屋后,我便将门关上,才一转身,却发现他直直的站在我身后,而我的唇儿竟轻轻擦过他略带冰凉的嘴唇,那一刻,我吓的屏住了呼吸。

倏地,一道闪电亮起,将原本黑漆漆的屋子照的如白日般亮堂,我狠狠吓了一跳,后背即将撞上门板时,萧震毅突然伸手搂住了我的腰。

男人滚烫胸膛贴上我的身体,灼热的呼吸喷洒在我的脸上,不知为何,我竟感觉到一丝熟悉和喜悦,待反应过来后,我忙甩去这思想,心中怨道:锦初,你是不是缺男人了……

尴尬在屋内蔓延,为了缓和气氛,我轻轻开口道:

“堂屋漏雨是不能睡了,今晚你就同我睡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