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睡过头了/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一说完这句话,心中便懊恼不已,真真是嘴太快了,什么叫‘你同我睡’,真真是太引人遐想了!

待我刚想要再解释一下时,萧震毅低沉的话语缓缓响起:

“你想让我同你一起睡?”

“额?”我一听他这话,直接羞的红了脸,连忙晃着手焦急解释道:

“没……没有的……我……我是想……”

可越是着急,这话便说的越不利索,当屋外的第二道闪电亮起时,分明看清楚了近在咫尺的男人脸上的戏谑后,我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他定是知道我这话里的意思,不过此刻是抓着歧义逗逗我。

“你……你真是太坏了!”原本摇晃的手儿握成了拳头,语毕之后,我便朝着他的胸膛并不用力的捶了几下:

“逗我很好玩吗?”

“倒也不是好玩,只不过你既说如此的话,我自然是要问个明白的,倘若你真是存了那样的意思邀请我,那我若是辜负了,岂不是平白惹得你尴尬了!”萧震毅说话时,刚毅的嘴角露出一丝别有深意的笑容。

他本是同我开玩笑罢了,可我在听完他的话后,身体一僵,脸上的红晕瞬间散去了,取而代之的则是略带苍白的强颜欢笑,语气有些凄凉道:

“你是不是在听了村里人和我父母的话后,也觉得我是个水性杨花的随便女人?”

否则,一般的寻常男人,又岂会与一个女人说出如此孟浪的话语,刚刚萧震毅的这一番话,完全就是带着羞辱之意,什么叫存了那样的心思,什么叫邀请他……只有那些个举止浪荡的女人才会那样做的!

原来,他早已经认定了我是那样一个人……我的心竟然莫名的在这黑夜中,有了一丝丝的疼痛。

“你,你怎么了,这是?”察觉到我突然改变的态度,这个雄躯凛凛,七尺男人竟露出了慌张情绪,忙解释道:

“我怎么可能会认为你是随便的女人呢?就算所有人都这么说你,我也定是相信你的!”语毕,似想起了刚刚自己的那番言论,又匆匆道:

“前面我是在同你开玩笑罢了!你是不知道的,在我们那里,一个男人若是对女人说出这些话,那仅仅是表示男人对这个女人有意思,想要逗逗她而已!”

沉浸在自卑与伤心中的我是万万没有像想到,这个男人竟会说出这样一番话,脸上的表情一变再变,终尴尬又不相信道:

“这是哪个地方的风俗,莫不是你为了安慰我,瞎编的吧?”

“自然是真的!我家乡离这里很是遥远,民风也开放很多,男女之间的玩笑有时候比我刚说的还要厉害的!”萧震毅的话让我心中牵起了疑惑:

“那既然如此远,你又如何来我们这里呢?”

“这说来就话长了……待我日后再同你慢慢讲!”男人显然并不是很想提这件事情,只瞧他转头看向了窗户外,见春雨不止,换了个话题道:

“雨水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了,如今时辰又晚,我们还是赶紧的收拾一下,早早的睡去吧!”

“嗯!你这话说的很对!”

我见他不愿意说,自然也不去提了,可身体一动,腰间滚烫的大手便也动了动,这才发现,我竟同他说的太过投入,都已经忘记了此刻我俩的姿势有多暧昧。

“你,你快放开我吧!”我脑袋轻轻往旁边偏了偏,努力与萧震毅的脸拉开些距离。

“好!”萧震毅说完,就松开了手,没了他贴服,我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昏暗的灯光下,我瞧着他另外一只手拿着棉被,于是,就将两张长凳并在一起,今晚上让他这么将就睡一觉算了。

小小的卧房内因为有了个男人而显得有些异样,我安静的躺在床上,身旁不远处的长凳上,萧震毅似已经睡去了,望着黑黑的屋顶,我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回想起今夜做的事情,我只觉得有些不敢置信,我竟让一个陌生男人与我睡在了同一间房间内,伴随着这种惊讶,终慢慢的睡去了。

因着晚上睡的晚了,所以,早上醒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了,下意识的伸手想要去摸摸身旁的山儿,结果却发现,小人儿早已经不在床上了。

“山儿?”

我连忙睁开了眼睛,从床上坐起来后环顾四周,却发现,干净而简陋的屋内,只剩下我一个人,原本昨晚上睡在长凳上的男人也早已经不见了。

随手抓起放在旁边的外衣披上,又穿上鞋子后便急急走了出去,山儿虽自小懂事,可到底只有四岁,一大早上没有看见他,我还是有些担心的。

推开房门,昨晚上漏了一夜雨,原本应该凌乱不堪的堂屋竟如同没下雨以前似得干净,除了地上依旧有些潮气外,竟完全看不出了,想来是那萧震毅一大早上起来打扫的。

“娘亲,你起来啦?”刚要走进堂屋的山儿瞧着我,小小的脸儿露出灿烂的笑容,迈着小短腿跑了过来。

“山儿,你怎的就自己起来呢?”我瞧着穿戴整齐的小人儿,语气略有些不悦:

“娘亲不是同你交代过,早上起床,是要同娘亲说的!”

“萧叔叔说,娘亲昨晚上很晚才睡的,让我不要打扰您,所以,山儿才没将您叫醒……”山儿听着我略带指责的话,小脑袋微微低垂了下来,有些委屈道。

瞧着小人儿这可怜兮兮的样子,我自然是不再忍心说他了,于是,一双眼睛环顾四周,问道:

“萧叔叔人呢?”

“在外面做饭呢!”山儿一提及这件事情,小脸儿立马露出了兴奋的表情,语气带着满满的崇拜道:

“娘亲,你都不知道萧叔叔有多厉害,他竟从河边抓了一条鱼回来呢!此刻正在给我们煮鱼粥喝!”

“鱼?”我一听山儿的话,同样也是有些吃惊,这一大清早的,萧震毅去哪里抓的鱼啊。

出了堂屋便是篱笆院子,院内有一个用茅草搭起来的小矮窝棚,棚子下面有一个用黄土和石头草草堆起来的灶台,那是我平日里做饭的地方。

只见灶洞里烧着木头,而上面的大锅子里冒着浓浓的热气,隐隐鼻尖还能闻到一丝丝的香味。“萧叔叔,我娘亲起来了!”山儿冲着在灶台旁忙忙碌碌的男人高兴的喊道。

萧震毅高大的身躯因着棚子低便有些弯腰,在听完山儿的话后就走出了棚子,对着我露出一丝笑意:

“已经给你打好水了,你去井边洗漱一下,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不,不用,你是客人,哪有让客人来做饭的!”我听着他的话,连忙摇了摇头,脸上有些火辣辣的烫。

虽是我救了萧震毅,可毕竟过门就是客,这一大早上的,我这个主人在里面贪睡,反而让一个受了伤的客人来给我做饭,这若是传出去了,那我真真是没脸见人了。

“不碍事,我平日里早做饭习惯了!”

萧震毅见我上前要来帮忙,宽大的手掌立马阻止了我的举动,又认真的瞧了我几眼后,略带笑意道:

“我给你从河边打了些水过来,你先去洗漱一番吧,待你梳洗完了,正好来吃饭!”

听完他说的话,我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打扮,又伸手摸了摸自己凌乱的头发,脸上立马烫的如虾子一般。

刚刚着急出来找山儿,都忘记梳洗打扮了,顶着这么一头乱蓬蓬的头发,真是让萧震毅看笑话了!

去了里间穿好衣服,又用萧震毅打来的水梳洗了一番这才有些羞赧的出了堂屋,而此时,萧震毅早已经将早饭端上了桌子,并帮我盛好了粥。

“娘亲,你快来喝粥啦!”听着山儿的话,看着这一大一小等我吃早饭的画面,我的内心涌起了一股暖暖的感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