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成亲这件事/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鱼是哪里来的?”待我在桌子旁坐下后,望着散发诱人香味的鱼片粥,略有些疑惑道。

“是萧叔叔在河里抓的!”山儿在一旁兴奋道。

“今早我闲来无事,瞧着不远处有一条河,便去那边看了看,见河中有鱼,就削尖了竹竿,捕了两条上来!”

萧震毅一边说,一边将勺子递给我,继续道:

“山儿说家中已没有大米,我便用其中一条鱼与农户换了些米回来,你快尝尝这鱼粥味道如何!”

“好!”

软糯清甜的大米混着嫩滑鲜美的鱼肉,真真是鲜的让人恨不得将舌头都吞下来。

“娘亲,是不是很好吃?”山儿晃着手中的碗,小小的脸儿十分兴奋:

“你看山儿都已经吃第二碗了呢!”

“恩,山儿真乖!”说完,我又望着萧震毅道:

“这鱼粥你煮的十分好吃!”

听完我的话,萧震毅一张刚毅的脸上竟露出淡淡的笑容,声音缓慢道:

“既好吃,那便多吃点儿!你这身子真真是太瘦了!”

“嗯!”我因着他关心的话,脸上有些发烫,心脏竟也隐隐跳跃的厉害了些。

因着鱼片粥的关系,我与山儿都比往常吃的多些,待吃过早饭后没多久,陈家便来人了,这一次,大伯娘倒是没有来,只父亲和母亲两人罢了,想来是父亲怕大伯娘待瞧见了银两后,打这钱的主意。

“这断亲的文书我可给你拿来了,你这钱准备好没?”父亲进了堂屋后,直接开门见山道。

“钱你是不用担心的,不过,你手中的文书我是先要看上一看的!”萧震毅冷冷的望着父亲,声音不带一丝感情道。

“想看便拿去!”父亲因着他的话,干脆将文书递了过去,待萧震毅拿到手后,便见着他仔仔细细的瞧了起来。

“陈锦初,竟没想到,你找的汉子竟还是个识字的!”父亲冷冷瞥了一眼低头看文书的萧震毅,脸上略带不屑道:

“既是个读过书的,竟也能同你干出如此不入流的事情,真真是将那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父亲的话让我为这个男人有些抱不平,再看一旁的男人,只见他极认真的看着那几个字,就连脸上的表情都不曾有过一丝异样,待看完之后,便点了点头道:

“不错,文书写的是详细,不过……”

“不过什么?”父亲听他的话,略皱眉头道。

“这既是你与锦初的断亲文书,那是要写上你与锦初的名字方才成立!”萧震毅的话让父亲直接哈哈笑了起来,口气比之刚才,更加的恶劣:

“我说你这汉子,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咱们这村子统共识字的也就村长和孙秀才两人,如今你让我写字,倒还不如让那母猪爬树来的容易些!”

萧震毅因着他的话,原本放在文书上的眼眸抬了起来,待瞧了父亲一眼后,声音冰冷无情道:

“既不会写字,那按个手印总会吧!”

“按手印?”父亲一听,一双眼睛就开始环顾堂屋四周,语气充满鄙夷道:

“我倒是想按,可你这穷屋子里有印泥吗?”

“没有印泥,别的也是可以的!”语毕,就见萧震毅将断情文书搁在了桌子上,然后,上前两步,在抓住了父亲的右手后,另外一只手竟掏出了一把匕首。

看着刀尖儿冒着寒光的匕首,父亲脸色立马大变,整个身体也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说话有些结巴道:

“你……你想做什么?我告诉你,你若是伤我一根汗毛,我定是不会饶了你的!”

“我不过是让你按手印罢了,你放如何狠话做什么?”萧震毅原本毫无情绪的脸,在听完父亲的话之后,倒显露出了一丝的轻蔑:

“既没有印泥,那便用血来代替吧!”

话音才刚落下,只见锋利的匕首在瞬间划过父亲的大拇指:

“啊!”一声凄惨的叫声瞬间响彻堂屋。

“真真是个没用的男人!”萧震毅强行将父亲涓涓往外冒血的手指按在了文书上后,便将我唤了过来:

“锦初,你也按上手印吧!”

“那我是不是也要划破手指?”听完他的话,我安静的伸出自己的手道。

“自然是不用了!”

萧震毅说着,再次抓起父亲划破的大拇指,用力一挤压,便瞧着鲜血又流了出来,男人将那鲜血沾在了我的手指上:

“如此便行了!”

“陈锦初,你他娘的赶紧让他放了你老子,否则,你看我如何收拾了你!”

父亲虽有些瘦,但是个头在村子里还是较高的,所以,平日里也没有人敢欺负他,可如今在萧震毅的面前,他却犹如软如鼻涕的虾子,除了一张嘴外,其他的四肢完全没有任何发挥的作用。

看着我将手印按在了断亲文书上后,萧震毅便放开了父亲,因着他的力道,父亲往后狠狠退了好几步,差点儿就要摔出堂屋。

“什么老子?如今你已不是锦初的父亲,从此,你与他桥归桥,路归路,若是你陈家人再来这里寻麻烦,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萧震毅警告的话说完,就从怀中掏出了十两银子,也不双手递给父亲,只十分不屑的砸在父亲的身上。

“咕嘟”一声,银子就这么掉在了地上,父亲一瞧那白花花的银子,二话不说,就连忙弯腰从地上捡拾了起来,捧在手心后,紧张的用袖子擦了好几遍,似又怕是假的,便用牙齿咬了好几次,待确定是真的后,便揣在怀中,欢喜的出去了。

“萧大哥,今日的事情,谢谢你了!”我见父亲远去后,十分感激的对着为我出头的男人道。

“你与我不用客气!”萧震毅脸上的戾气褪去,对我认真说完前一句话后,又略微思索了一番问道:

“锦初,你往后做什么打算?”

我没有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问出如此一句话,一下子倒是有些顿住了,一会儿之后,才略带悲凉道:

“能有什么打算呢,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便是好好的将山儿带大就好了!”说话时,我抬起手,轻轻的将旁边的小人儿揽入怀中。

“难道你就没有想过,再找个男人嫁了吗?”萧震毅瞧着我们母子俩,声音竟有着说不出的轻柔:

“毕竟一个家中,没有男人做顶梁柱,是要被人欺负的!”

“再嫁?”因着他的话,我的嘴角露出凄楚的笑容,声音戚戚道:

“像我这样一个不洁的人,是不会有人再要我的!”

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我的脑海中突然映出一张儒雅的男子脸庞,心中有着无限哀切,原本我与他已到了说亲的地步,若是没有去那山上,没有发生那样的事情,恐怕此刻,我早已经同他成亲了,可惜现在……

罢了,这就是命啊!

甩去脑海中不该出现的那个男人,原本迷茫的眼神也渐渐清明,我望着萧震毅,缓缓道:

“萧大哥,咱们不要谈这个话题了,如今我瞧着你的伤好似也不是很严重,你是不是要……”

我的话还未说完,面前的男人突然面色认真,语气严肃道:

“你若是不嫌弃,我愿意娶你!”

“啊?”

面前男人的话让我惊愕的张大了嘴巴,一双眼睛在看着他时,瞪的如铜铃一般,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声音尴尬道:

“萧大哥,你就别开玩笑了!”

“如此事情,我怎会同你说笑!”萧震毅说话时,伸手握住了我的肩膀,与我对视道:

“我愿意成为你的相公,我会好好的照顾你与山儿,绝对不会让别人欺负你们一点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