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晚上困觉/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是不知道这男人会当着我的面儿说出如此一番羞煞人的露骨话,那一刻,我只觉得整个身体就要被火烧起来了,一颗小小的脑袋都几乎要埋入胸膛里了。

“我说的也是实话,你如此害羞做什么?”萧震毅一边说,一边松开了手臂,紧贴的身体与我保持了寻常距离道:

“要知道,你与我已经是夫妻了,说些个体己情话是会增进夫妻感情的,很多夫妻都是如此,你勿需羞涩!”

“好!”

我听着他的话,微微思索片刻后,倒也觉得他说的有些道理,我虽为人母,可却从未体验过为人妻的感觉,萧震毅这一番话也是提醒了我,作为妻子的女人,在夫妻之间,是要主动些的:

“既然与你做了夫妻,那么以后,我是会学着放开自己的!”

既嫁于他,自然就要好好经营这夫妻感情,男人欢喜什么样儿的女人,就要努力做到什么样,否则,如何抓着他的心呢?

“好了,如此天色也有些晚了,我去河边洗一洗,你也准备一下吧!”萧震毅听完我的话,满意的点了点头,许是怕自己留下来让我更害羞,于是,便借着去河边洗澡的由头离开了。

看着高大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中,羞涩的我心中倒也有些甜蜜,这可真真是个体贴女人的男人啊!

“娘亲,山儿困了!”

待萧震毅走后没多久,一直乖乖呆在堂屋玩耍的山儿颠颠儿的跑了过来,小手揉着自己的双眼,嘟嘟囔囔道。

“好!娘亲给山儿洗了脸和脚后,你就可以去床上困觉了!”我低头看着自家孩子,隐去内心的情绪,带着笑意道。

因着山儿年纪小,且身子骨又不如咱们大人如此的硬朗,因此,为了不着凉,夜晚我是不会让他如我一般脱了衣服洗澡的。

只端了木盆子,放了些河水进去,浸湿了帕子后,让他洗了洗脸和手,又将脚泡了泡后,就摊开了被子,让他钻了进去。

“娘亲,今晚上是不是萧叔叔会同我们一起睡啊?”山儿进了被窝后,露出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有些疑惑道。

一听他的话,我的脸儿不禁红了起来,一时之间倒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白天已经与萧震毅成了亲,那么,今晚上总不会如昨晚上那样,让他再睡冷板凳吧。

“山儿,这是大人的事情,娘亲自有决定,你就先睡去吧!”我思索了一番后,对着已经连着打了好几个哈气的小孩儿耐心道。

“好吧,山儿今日就往里睡进去一些,给萧叔叔留出点儿位置也是好的!”山儿自己说完,又整个身体往里面挪了挪。

瞧着山儿的动作,我不禁想起萧震毅那高大挺拔的身躯,心中倒也一阵庆幸,亏的这土炕比寻常的木床大上一些,不若,他这么大的一个人,恐怕得脚趾头悬在空中了。

等等……好端端的,我怎的就情不自禁的想起他睡觉时候的模样呢……

待我自己意识到脑海中的想法后,我的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羞涩,真真是太过不矜持了。

不过,这男人都是自己以后要过日子的,瞧着他今日所做的一切,也许该是个体贴的人儿,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嫁给了这样一个愿意为我娘俩做饭提水的也该是满足的。

过了好一会儿,萧震毅才过来,当他推开门进来,瞧着身上湿漉漉且赤膊的模样,我虽有些害羞,可更多的是惊讶:

“这山里的温差大,夜晚不若白日那般的热,怎的就将衣服脱了呢,万一着凉了,可怎么办啊!”

萧震毅听着我的话,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

“不碍事的,过往比这冷的天气我都经历过,如今的温度,倒真真是不算什么的!”

见着男人如此态度,我倒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是如小媳妇一般站在旁边,也不知道接下去该做什么了。

萧震毅抬眼看了我一下,便轻声道:

“上炕睡觉吧!”

“啊?哦哦!”我听着萧震毅的话,先是轻呼了一声,接着,便略带尴尬的点了点头:

“那咱们睡吧!”

虽说了睡觉,可我却依旧没有任何的动作,依旧呆呆的站着,倒也并不是我故意如此,而是真真不知道该如何做啊!

这同男人睡觉我还是头一次呢!

萧震毅见我低头垂眉,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干脆就走到了我的身旁,带着粗粝的大手拉过我的手,将我带到了床沿旁,拉着我坐下后,略微沉思后,认真道:

“锦初,我知道你有些不适应!”

“不……不是……我没有……”我听着他的话,连忙摇头,不过,这男人却伸手阻止了我的话,只自己继续道:

“我与你相处这么短就同你成亲,你定是存着疑惑和害怕的,可我跟你保证,我会是个好相公,也会是个好父亲的!”

今晚的夜色似特别的好,明亮的月光透过小小的窗户洒入屋内,将原本昏暗的一切都变得似乎有些朦胧美了,连着萧震毅的话,都好似好听了许多。

“我虽如今一穷二白,也只是寄居在你这里,可你放心,我定是不会让你同山儿过苦日子的,以后我定会让你们过上所有人称羡的生活!”

“不!”我连忙摇头,解释道:

“你别如此说,你能娶我,待山儿视如己出已是很好了,毕竟,我早已经没有了名声,能够嫁给你,日后有个伴,我已很满足了!倒是我,连累了你,平白的让你还要养个别人的孩子!”

萧震毅听着我的话,却笑了笑,一点儿都不在乎道:

“什么连累不连累,咱们都已经是夫妻了,以后相处,你是万不能有这样的想法的,知道吗?在我萧震毅的眼中,你与山儿便是我的妻与孩儿!”

我听他竟还宽慰我,心中的紧张一扫而空,不由的抿唇露出一丝笑意:

“嗯,你是相公,以后都听你的!你不让我说,我便再也不说了!”

“锦初,你刚叫我什么?”

萧震毅因着我的话,突然收敛起了笑容,一双大手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手,脸上满是认真到不行的表情:

“你能不能再叫一声让我听听!”

瞧着他似有些期待,于是,我声音极轻的羞怯道:

“相……相公!”

萧震毅高兴的应了一声后,继续道:

“往后,你便莫要再喊我什么萧大哥了,你就喊我这两个字吧!”

“好!”

我虽心中害羞,不过也是知道,女子出嫁后,就不该换自家汉子名字的,而且,萧大哥这三个字听起来更多的像是兄妹,既然他让我这么喊,我便听他的就是。

“锦初,我知晓在你的过往里面,是有一段不开心的时光的!”萧震毅突然又开口道:

“想来对这男女的事情是有些惧怕和抵触的,所以,在你还不愿意之前,我是不会强要求你做什么的,你且放心好了!”

我刚开始因着他说的这些话,心中有些难过,不过听到最后,却泛起一丝丝的暖意,这个男人真真是个好人儿,竟这方面,也如此的替我着想。

“谢……谢谢你……”我轻如蚊蚁的说道。

“不用谢我,但凡做这种事情,就得讲求个你情我愿,所以,一日你不想,我便一日不会将你如何!”

萧震毅说完这话,便从坑上站了起来,拿起一旁的帕子,将身上还略微带些水珠子的地方擦干净后,就干脆的解开了腰间的带子,将长裤脱去。

“好了,快睡吧!”男人脱去裤子后,大长腿迈了几步,就直接坐在了土炕上,望着我问道:

“你欢喜睡中间还是外面?”

“还……还是中间吧!”

最里面睡着山儿,这小孩子有时候半夜会踢被子,萧震毅到底是个男人,这半夜爬起盖被子的事情恐怕也不会。

“倒是与我想的一样,那你快脱去了外衣,上炕吧!”萧震毅赞同道。

就这样,昏暗的屋子内,我在男人的注视下,伸手慢慢解开了衣服扣子,终一点点的脱去后,这才爬上了炕。

许是因为心中装了事情,所以,动作有些不利索,当光着脚踩着炕往上蹬的时候,突然,一个踉跄,整个人都往地上栽。

说时迟,那时快,萧震毅直接伸出双手,便将我揽入了怀中,因着把控不了自己的力道,待坐在他的腿儿上时,我似乎隐隐听到了他发出的闷哼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