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不是故意/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我不是故意的……”黑暗的屋子内,我的声音怯怯如做错了事情的孩童一般:

“你有没有事情啊?”

语毕,我就扭着身体要从他的怀中站了起来,心中万分懊恼,往常自己也算是个小心翼翼的人啊,怎的在这萧震毅面前,就变得如此毛毛躁躁,就是连上炕这样的小事情,都要惹出一番动静来。

心中越想,便越觉得愧疚,也不知道这男人会怎么想我:

“相公,我往常并不是这样的,今日是脚滑了而已……”房间内响起苍白无力的解释,反倒好似多了份心虚的感觉。

“没关系,莫要放在心上!”

萧震毅很显然是感受到了我的动作,于是,一把伸出他的大手按住了我乱动的整个人,咬着后牙槽又带着隐忍的宽慰声却还是让我吃了一惊,平日里他说话可不是这样的,想来定是我刚刚做下去时,没轻没重将他撞疼了才会如此。

于是,我的心中更加愧疚,忙出声关心道:

“我可是撞疼你了?怎的声音都变了!”

我前面是听见了他的低呼声的,原本以为没事情,可现在又听着他如此反常的嗓音,心中一急,自然也不能够再坐视不管了。

使了力道挣脱萧震毅的钳制,与他面对面,略带担忧道:

“你好似很难受的样子啊!我撞在你哪里了?不若我帮你揉揉吧,以前山儿顽皮,若是哪里磕着碰着了,也是我给他揉揉,他就好了的!”

听着我的话,原本就有些异常的男人虎背一挺,带着厚茧的大手再次覆住了我的手背,声音似乎比之刚刚更加的沙哑:

“不用了!我并不碍事!”

听着他的话,我以为他是在不好意思,于是,忙道:

“没关系的,既是我撞疼了你,定是要帮缓了这疼痛的!”说完这话,我便伸出手去了,可才刚触着他的肌肤,我却吃了一惊,叫道:

“相公……你……你是不是发烧了?”

“什么?”萧震毅似从梦中惊醒一般,好一会儿才缓解过来,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道:

“我并无发烧!”

“若是没有发烧,那……那你……你……怎……的如此烫热啊!”

我说着,便想起他的伤口来,听一些个老人说,这伤口若不好好养着,就会引的全身发热,最终便一命呜呼了!

于是,越想心中就越恐慌,萧震毅的伤我是亲眼瞧见了,若他真的出个意外,那岂不是……于是我忙规劝道:

“相公,若是你觉得身体哪里不舒服,一定是不能硬撑着的,不然,我明日带去你瞧瞧郎中吧?或者,我现在给你去弄些凉水来,让你降降温?”

“锦初……”萧震毅因着我紧张的模样,喉间竟发出了低低的笑声,好一会儿才对我道:

“我真的没有发烧,不过……”这个男人略微思索了一下,低哑的声音有些缓和:

“如今的我,倒是真的需要些凉水来降温!”

“啊?”

我一听他这话,立马整个人直直的站定,面朝着他,语气认真而严肃道:

“那你还说没发烧,你瞧都需要凉水了!”语毕,我便要转身去桌子旁点蜡烛,想着就着微弱的光,去外面给他弄些凉水来。

“好了!我不逗你了!”萧震毅一瞧我认真的模样,连忙伸手拉住了我,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欢喜:

“你真是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如此吗?”

“嗯……”

我在应这句话时,心中总好似有些异样,似乎萧震毅的语气中似带着些许的戏谑和逗弄。

可惜,这个时候的我,一颗心牵挂着他的身体,便压下了所有的疑惑,在黑暗之中重重的点了点头,后又一想,似乎他是看不到的,便连忙又开口重重的应了一声:

“是的!”

“那你将手给我!”萧震毅对我道。

我有些好奇的听他话才伸出手,便被这个男人抓住,只瞧着他微微一使力,我便整个人扑在了他的身上。

“你……你做什么?”我的下巴不便不已搁在萧震毅宽厚的肩膀上,语气中带着疑惑。

“我不过是怕你逃走,所以,才抓着你手罢了!”萧震毅说着,左手箍住我的腰肢,而右手则抓捏住了我的一只手。

感受着他的动作,我有些害怕的想要缩回手,可奈何萧震毅的力道太大了,与之相比,我竟有些蚍蜉撼树之感。

“锦初!你不是想知道我有没有发烧吗?”萧震毅感受着我的举动,声音低沉道:

“我这就给你答案!”

“……”

你道这是哪里吗?”萧震毅问道。

“额……”

“我的傻锦初!”萧震毅见我痴傻模样,用另外一只空着的手,轻轻敲了敲我的脑袋:

“你可真真是单纯的紧!”

听他如此一番话,我便有些不甘心了,如今屋内如此漆黑,就凭着窗外的一点点亮光,我又不是那晚上干活的猫儿,瞧不清楚也是正常的啊。。

待想着,我便负气一抓,一瞬间,我只觉得脑袋中“轰”的一声响,我的身体整个儿都僵硬住了,一张脸儿更是红的到了脖子根。

“这……我……”

好半响都说不出一句话来整个人触碰到了一个烫手山芋一般,弹跳着放开了,整个人若不是萧震毅拉着,恐怕也已经离开这男人。

“如今可算是明白了?”萧震毅感受着我的举动,调笑道。

“你……你可真真是坏啊!”我嘟囔道:

“起先你就发现了,为何不同我说呢!”害的我竟出了如此的洋相,这天一亮,我还如何通过他见面相处啊。

“我原以为你会明白的!”

“……”

这男人此时此刻,竟还如此不要脸的说着冠冕堂皇的话,倒是让我一时之间有些哑口无言。

“好了,不同你开玩笑了,你先好好睡罢,我去外面弄些凉水降降火!”

萧震毅瞧着捉弄的我差不多了,于是,便松开了我,独自一人站了起来往门口走去。

“可这深夜凉意的很,你去弄凉水,会不会着凉了啊!”我低声担忧道。

“着凉了到也比这降不下火来的好些,要知道,今晚上若是不将这火降下来,恐怕我得一夜无眠了!”萧震毅对我说完,便大步向前,朝着门口走去。

“等一下!”就在他即将伸手碰触到门时,我的声音再次想起:

“除了这冷水,就没有别的法子了吗?”

萧震毅一听我这话,哪怕是在黑暗中,我都似能够瞧见他黝黑的眼眸发出了一道亮光,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兴奋:

“有是有其他法子,就是……就是需要你的帮忙!”

“我?”一听他这话,我的身体一惊,一双手儿不断的搅动着,心中纠结万分。

“你放心,并不是如你想的那般!”萧震毅见我不再说话,于是,又继续开口道:

“我前面就说了,若是你不愿意,我是不会强迫你的!”

听着他的话,我犹豫了半天之后,终还是幽幽开口道:

“那……那你说,需要我该怎么做?”

萧震毅听着我这句话,眼睛闪着亮光道:

“锦初,你真愿意帮我吗?”

“嗯……”我轻轻点了点头。

原本已经站在门口的男人大步走回到了土炕前,轻轻抓起我的手……

其实往日里,我在河边洗衣服,听那些成了亲的媳妇也是说过一些羞人事情的,只不过,却是从未听过像萧震毅此刻让我做的事情。

黑暗中,我的手不断颤抖着,一颗心随着缓慢的动作就如海中浮萍一般,也是起起伏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