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猎了头野猪/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乍一听萧震毅的话,山儿略微有些不解道:

“萧叔叔,你怎么了?”

不仅是山儿,我的脸上也是有些疑惑不解,这男人好端端的,怎的对山儿的口气变的如此差,而且,那表情,就如遇到了什么夺人性命的大危险一般。

“相公,你……”我的话还未说完,萧震毅立马就伸出手指放在了嘴唇间,对着我轻轻比了个动作。

我定睛瞧了瞧山儿身后,这不看倒也不知道,待仔细的看清楚后,吓得脸色大变,但瞧小人儿的身后,竟有一双冒着绿光,犹如怪物一般的眼睛。

“那……那是……”我整个人抖的犹如筛子一般,声音带着剧烈的颤抖,好半天都没有再说出一个完整的字来。

“是野猪!”萧震毅低沉着声音,严肃道。

“野……野猪……那,那如何是好啊!”我焦急的不行,额间的汗水不断顺着脸颊滴落在衣领上,最终消失不见。

瞧着这距离,野猪只要稍稍再往前跨一步,恐怕就能够直接将山儿扑到了,如此危险的情形,我害怕的连话都不会说了。

一旁的男人见我如此,低声安慰道:

“莫怕!有我!”

语毕,只瞧他伸手缓缓从竹篓里拔出两支锋利的长箭,慢慢拉开工,原本两根直线被男人用力拉成了半月,弦上发出吱吱的声音。

待要开弓那一刻,萧震毅朝着山儿大喊道:

“趴下!”

乖巧的小人儿立马朝着地面扑了下去,而就在此时,身后的野猪瞧着山儿的动作,就如猛兽一般,扑了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在野猪扑上来的那一刻,萧震毅立马拉开弓箭,泛着冷光的利箭直接朝着野猪射了出去。

一支射入野猪的身体,而另外一支则在他的脖子处插入,这箭的力道恐是十分巨大的,竟活生生将如此一只巨大的野猪给震的弹了出去。

最终,本该是扑倒山儿的野猪竟后背落地,“嘭”的一声,地动山摇,还在顽强挣扎的野猪只能从鼻中发出哼哼的声音,最终躺在地上哀嚎一会儿后,就没了气息。

山儿到底是个小孩子,瞧着被这如此吓人的一幕,一张小脸煞白煞白,不仅如此,整个身体都在哆嗦。

“山儿!”惊魂未定的我大吼着朝着山儿跑了过去。

待将小人儿从地上扶了起来后,便一把揽入怀中,紧紧的抱着再也不撒手了:

“山儿!你可真真是吓死娘亲了!吓死娘亲了!”

“呜呜呜……”山儿躲在我的怀中,不断的流淌着眼泪,声音好似噎住了一般,除了哭声,再无其他。

“怎么样?身体可有受伤?”

这时,萧震毅也走了过来,瞧着我们娘俩哭的犹如泪人儿一般,同样蹲下身,宽厚的大掌摸着山儿小小的身体,一寸一寸的检查着。

待发现除了受到惊吓之外,似乎并没有其他伤口,不仅是他,我一颗提着的心,也是落下了不少。

山儿受了惊吓,自然是无法再继续往山里去了,我与萧震毅将山儿竹篓里散落出来的黑木耳拾了拾后,便抱着山儿下山去了。

“锦初,如今已经出了林子,你便先带着山儿回家,我再折回山里一趟,将那野猪背出来!”萧震毅送我与山儿出了大山后,站在进山口对我道。

想起前面山儿遇到的危险,我的一颗心扑通扑通还是跳的厉害,虽并不想让萧震毅再去那危险地方,可到底是一头野猪,若真真是弃了也可惜,最终,千叮咛,万嘱咐才放着萧震毅回山里去。

回到了家后,我将山儿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又轻声细语的好生的安慰了一番,待哄着小人儿脸上挂着泪珠子睡着后,这才轻手轻脚的出了堂屋,出灶台边儿开始生火。

这山里忙活了一上午,早上吃的米粥都已经消化完了,我是如此,更别提萧震毅了,于是,抓了一把男人用鱼换来的米,又洗干净几个番薯一起蒸上后,这才蹲在灶台下面添柴火,瞧着越烧越旺的大火,我的心只求着快快将饭煮好,这样,待萧震毅回来的时候,就有热乎乎的米饭可以吃了。

可惜,我的心愿到底还是落空了!

这男人向来办事利索,米饭才刚煮到一半,萧震毅强壮的身体便背着一头足有他人高的大野猪回来了,而且,他的手里还抓着一个竹篓,下面放着被绑了稻草的野鸡,上面则放满了黑木耳。

瞧着他这模样,我连忙放下手中即将塞进去的柴火,小跑着到萧震毅的面前,伸手就要去接那竹篓子。

“这篓子重,我来就好了,你莫要动了!”萧震毅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将野猪“哗啦”一声扔在了地上。

这院子是泥地皮,野猪这么一落地,倒是激起了不小的尘土,而此刻一身轻松的男人则拿着篓子进了堂屋。

将里面的黑骨朵全部倒在地上后,这才拎起里面的野鸡朝着院子里走去

“锦初,去烧一锅子的热水来!”萧震毅对我道。

“哎!”

我点了点头,心中明白,这男人烧开水,怕是为了杀鸡,于是,左边的锅里烧着米饭,右边的锅里煮了一锅子热水,待两个都煮好时,萧震毅已经将鸡血都放好了。

用热水褪去鸡毛,又去了内脏,待将鸡洗干净后,男人又用菜刀,“哐哐哐”的几下,原本完整的鸡就被大卸八块,而且,每一块肉都好似差不多大小。

“今日你进山里打猎累了吧,这接下来的活计我来干吧!”

我望着男人撸起袖子,似打算做菜的模样,连忙将他拦住了,这平日里我起的晚,总让他做早饭,如今,好不容易有了机会,自然是不会让他碰这灶头的。

“不碍事!做饭的事情,往日里我一个人也是做习惯了!”萧震毅瞧着我模样,冰凉的脸上露出一丝浅浅笑容:

“倒是你,恐怕是第一次随着我进山,且前面发生那样的事情吓着了吧,还是进里屋好好同山儿一起睡一会儿,待会儿饭做好了,我来叫你们母子俩就好!”

“这哪里行啊!”我连忙摇头,十分不赞同道:

“哪个家里是男人做菜,女人睡觉的,若是被人传出去了,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谁爱笑,便谁笑去!”萧震毅听完我这话,脸上倒也没有了任何的笑意,反而极为认真道:

“我只知道,在我们这个家里,你只要负责快快乐乐的生活,至于其他的活计我都会做的!”语毕,男人便开始催促我道:

“好了,这晌午都快过去了,你若是再站在这里耽搁时间,恐怕咱们这顿饭便要吃到下午了!”

见萧震毅十分坚持的模样,没的办法,心中又暖又甜的我只能妥协,慢悠悠的走进了卧房,透过里屋的窗外,只瞧着灶台旁的男人极为认真的做着菜。

那模样,真真是在我瞧过的所有男人中,最是好看的!

就这样,我趴在窗户口,一边身体沐浴着春日里的阳光,一边双眸瞧着萧震毅做菜,只觉得这日子分外的温暖。

时间一点点流逝,暖暖的阳光将整个人照的缓和和的,不知不觉得间,我便打起了墩儿,迷迷糊糊间,似乎有什么东西慢慢覆上了我额头。

那是一个软软的,暖暖的东西,顺着我的额头慢慢往下,鼻子、脸颊……最后到了唇儿上,动作十分轻缓,倒也是挺舒服的。

突然,这东西好似咬了我一下,微微的疼痛感让我轻启朱唇,刚想要开口说出不满,那东西就灵巧的钻入了我口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