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硬邦邦的树皮/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情不自禁的从喉间发出一声嘤咛,如初啼黄莺般的声音让那勾着我舌头的东西浑然一僵,接下来的动作似不若刚刚那般的温柔了,狂野的让我有些招架不住。

渐渐的……脑海中混沌的意识开始恢复清明,长长如羽毛般的睫毛轻轻颤抖着,当我完全睁开眼睛时,只看萧震毅高大的身躯逆着阳光站在窗户旁。

“醒了?”男人的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声音温柔道。

“嗯……你……”

我抬起头,望着面前的男人,许是因为午后阳光的关系,只觉得这男人浑身散发着金灿灿的光芒,分外的夺人眼球。

愣愣的盯着面前男人好一会儿后才反应过来,忙站起身体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又将要说话时,只觉得唇瓣似有些湿润,于是,又伸手擦了擦嘴角。

待这事情做完,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刚刚睡梦中的场景,便有些不好意思道:

“相公,你……刚刚一直在这里吗?”

萧震毅听着我的话,神色一顿,粗大的手掌握成拳头,放在嘴边有些不太自然的咳嗽了一声,这才缓缓道:

“没有,我也是刚才过来!”

“这样啊……”我略微失望道。

“怎么了?可曾觉得发生什么事情了?”萧震毅瞧我如此面色,语气之中倒是带了些许让我有些说不明的情绪。

“没……许是我刚刚做了一个不一般的梦罢了!”我摇了摇头。

“哦?”男人一听,倒是来了兴趣,原本略显尴尬的面容露出一丝戏谑,兴致勃勃问道:

“瞧你刚刚脸儿通红的模样,是不是梦里面你做了什么事情?”

“额……”

被他一说,原本已经恢复正常的表情再次露出羞怯,原是不想讲这丢人事情的,可架不住萧震毅的哄骗,终还是慢吞吞将我刚刚梦中的事情说了出来:

“相公,我好似梦到有人……”

“有人对你如何?”萧震毅一双幽黑不见底的眼眸冒着亮晶晶的光芒,带着我看不懂的兴致问道。

“有……有人喂我吃了一片猪舌头……”

说完这句话,我的脑袋都羞的近乎垂的到了胸前,见面前的男人似毫无反应,于是,便悄悄抬了抬眼皮子,心中略带忐忑,小心翼翼的看了萧震毅一眼,真真是羞死人了,竟会做如此的梦!

只瞧着原本该是兴致勃勃的男人,此刻却毫无表情了,不仅如此,萧震毅出口的声音僵硬而不悦,一字一句的问道:

“你说,你刚刚觉得是在吃猪舌头?”

“对……对啊……”我轻轻点了点头,心中不太明白为什么这男人会表现出如此的表情,倒好似我说错了话一般。

“那猪舌头软乎乎,滑溜溜的,似比小时候吃到的还要好些!”我一边对他说,一边思索着为什么会做如此奇怪的梦。

待眼角刚好瞥见萧震毅身后不远处的野猪后,突然就恍然大悟道:

“原是因为你抓了野猪,所以,我才做了如此一个梦啊!”

“……”

萧震毅听着我这说辞,略有些无语的瞧了我一眼,终不说一句话的转身离开了。

瞧着这男人的背影,我有些不知所以,怎的好端端的,就这般模样了呢?用手撑着脑袋好一会儿,脑海中突然灵光一现,终茅塞顿开了。

“许是他觉得我贪嘴,所以才如此不悦的!”我心中暗暗道。

这寻常的女人家,哪个不是既勤快又能干的,哪里像我,这烧饭做菜的活不干也就罢了,还如此贪嘴,连做梦都是吃猪舌头!

这么想通之后,我便觉得羞涩难当,连忙放下窗户,提着裙摆就从卧房内跑了出去,走到院子中时,就见萧震毅手中挥舞着锅铲,站在灶头前,将鸡肉爆炒的滋滋作响。

“相公……”

我看着萧震毅的后背,纠结了半天才慢吞吞的走到他的身旁,口中思索了很久的话还未说完,这个挥动锅铲的男人便直接对我道:

“去桶里舀些水来!”一听他这话,我将话语全部咽下,屁颠颠的抓起瓢葫芦,就给他舀了满满一瓢的水。

萧震毅瞧着我双手奉上的水,抬眼瞧了我一下,我便忙露出笑容给他看,可惜,这男人似毫无反应,将水倒入锅中,盖上锅盖后,又开始去打理他那头猪了。

见他似有些躲着我,于是,我连忙又跟着他跑到了野猪旁,瞧他蹲下,我也蹲下,总之,我就如狗皮膏药一般粘着他,终让这男人有些受不了了,于是,叹了一口气,略带不悦道:

“你想说什么,便说吧!”

听他这么一说,我连忙露出灿烂笑容,急急的解释道:

“其实,我是不大爱吃猪舌头的!前面梦里进我嘴的也不是什么猪舌头,不过是一根硬邦邦的树皮子而已!”

我之所以说出这番话,是因为不想萧震毅误会我贪嘴,欢喜吃肉,否则,他若以为我不好养活可怎么办!

因此,思前想后的,若是说吃的是树皮,那想来他也不会再生气了吧!

“硬邦邦?”萧震毅听完这话,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脸色似比刚刚还要来的不好看了:

“就真的这么没有技术含量,让你觉得硬邦邦如树皮?”

“……”

男人毫无头绪的这句话让我眨了眨湿漉漉的大眼睛,心中有些犯嘀咕,怎的这萧震毅的话我好似听不懂呢?

“相……相公……你,你怎么了?”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是不是觉得我贪嘴,所以,生气了?我,我不是说了吗?刚刚梦里的是树皮子而已,不是那猪……”

我的话还未说完,面前的男人突然伸出又长又壮的手臂,按住我的后脑勺后,他的整张脸便凑了过来。

“唔~”

当萧震毅冰冷的唇瓣碰到我的嘴唇时,我倏地瞪大了眼睛,胃上方的心脏“扑通扑通”跳的就如打鼓一般。

他在亲吻我!

因着我太过惊慌,所以,对男人的动作毫无任何反应,萧震毅见此,带着不悦的情绪用牙齿咬了一下我的唇瓣,略微吃痛的我,就如梦中一般张了嘴,而接下去发生的一切,便与我刚刚做的那一个梦重叠了……

原来……原来如此……

我呆呆的望着放大了几乎十倍的这张男人脸,浑身僵硬的犹如刚刚口中所说的硬邦邦的树皮般。

亲吻后的萧震毅见我呆傻如孩童,便松开了我的唇儿,然后十分用力的将我搂入他的怀中,说话的声音略带咬牙切齿的味道:

“还是硬邦邦的树皮感觉吗?”

我早已经被这男人的举动弄的不知所措了,现听着他的话,也是茫茫然不知道该如何应答,萧震毅见我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失望,终抓着我的双臂,慢慢将我扶了起来:

“对不起,吓到你了!”说完之后,又好似想起什么,继续对我解释道:

“我不过是刚刚听了你那一番话,心中有些不悦,所以冲动之下才对你这样的……”

“……”

我依旧傻傻的望着他,轻启唇瓣,想要说些什么,可却不知为什么,喉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萧震毅见此,脸上的表情十分受伤,松开了抓着我的手臂,语气低沉道:

“我知道了,以后若是你不欢喜,我定是不会碰你的!”

说完,这个男人便缓缓的转身要离开,而就在此时,我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了他从空中划过的衣角。

男人察觉到我的动作后,有些疑惑的转身看着我,在萧震毅不解的眼神中,我终鼓起勇气,缓缓说道:

“不,你误会了,我是欢……欢喜的……”

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轻如蚊蚁,就比那春风都好似轻飘,可是,面前的男人却还是听到了,只瞧他一副喜出望外的表情,伸手立马抓着我的手臂,不敢置信道:

“你刚说什么?”

我听着他的话,却再也没有勇气说一遍了,要知道,这样不知羞的话,让我说一句,已经很是为难了,若再让我说一遍,我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了。

这边我已经羞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可奈何这男人却是高兴的好似得了个大奖一般,非得缠着我让我再说一遍。

“你就再说一遍!”萧震毅此刻就如个不要脸的泼皮无赖一般,紧紧的缠着我逗着我说那羞臊的话。

“不要!”我十分坚定道。

男人见此,似实在是无计可施了,于是,一双又长又壮的手臂直接缠绕在我的腰际,将我紧紧的搂在怀中。

春日里的衣服穿的不多,这身体贴着身体,我略带微凉的身体甚至能够感受到他十分滚烫的体温,而且,咱们俩又是在这篱笆的院子里,虽然说这里是村尾,是不大会有人来的,可却还是让我分外不舒服。

“别闹了!若是被人瞧见了,该要说闲话了!”我一边推拒着这男人,一边十分不赞同道。

我一边说话,一边还得小心翼翼的往四周看,保不齐真真是有些碎嘴和八卦的人,往这里瞧呢。

“谁敢说闲话,我便缝了他的嘴!”

男人听着我的话,立马不悦道,而在瞧着我时,却又变成了一副乞儿般的模样,声音都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好锦初,再将刚刚那一席话说一遍与我听罢!”

“你,你这人……”我瞧着他变脸比翻书还快的样子,忍不住数落道:

“好不知羞!”

“要知道,羞这个字,早在遇到了你以后,就扔你家后面那河里去了!”听着男人这话,我实在是有些无语,终迫不得已,只能再次开口道:

“好了,我并不讨厌你刚刚那行为,而且,还是欢喜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