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吃鸡杀猪/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震毅听着我的话,突然一把将我抱了起来,在空中转了好几个圈儿,那模样,真真是让我又意外又害羞。

“好了,快将我放下来吧!”我用手轻轻捶了捶男人的胸膛,软软的声音透着娇羞:

“若被人瞧见了,真真是太不成样子了!”

要知道,这村里的男人就是再疼宠自家的媳妇,也断是不会光天化日之下做如此亲密事情的!如今我与萧震毅这般搂抱样子,若被有心人看了去,再加上我过往的名声,也不知道他们会编排出多少故事来!

“哪里不成样子,这相公抱自家媳妇,那是再正常不过的!”萧震毅嘴上虽不同意我的话,不过,手还是乖乖的将我放了下来。

因着刚刚两人戏耍的时间,这灶台上的鸡也煮的差不多了,待萧震毅将锅盖子掀开后,一阵扑鼻的香味从里面发散出来。

“好香啊!”

我站在男人旁边,重重的闻了两下,心中一阵感叹,这男人烧菜可真真是有一手啊!

“既觉得香,待会儿就多吃一些!”

萧震毅说完,便将里面的鸡肉盛了出来,待瞧见了碗中的东西后,我才发现,男人在这道菜里面,还加了刚刚在山里采摘的黑骨朵。

“你怎的将这些东西都加进去了啊?”我吃惊万分道。

“放心,我晓得你担心什么,这黑木耳我尝过,是无毒的!”萧震毅说完,就端了冒着热气的菜进了堂屋。

见他如此信誓旦旦的模样,我倒也不好说什么,只得想开了锅子,从里面盛了三碗米饭出来。

待我觉得一切都好了之后,便去了里屋将此刻正躺在炕上睡觉的山儿叫了起来,因前面这小人儿受了惊吓,因此,我也不敢太过大声,只轻轻的在他耳旁唤着,因此,所花的时间,倒是有些久。

索性山儿是个乖巧的孩子,睁开眼睛瞧见我后,缓了一会儿的神,就自己主动掀开被子,穿了衣裳下炕去了。

“娘亲,山儿饿了!”我才刚将他的鞋袜穿好,山儿便主动牵起我的手,一边朝外面走,一边道。

“萧叔叔已经做好了午饭,马上就可以吃了!”说完这话,我又在后面加了一句:

“可是你最欢喜吃的鸡肉呢!”

山儿一听这话,一扫前面受了惊吓的安静模样,迈着小短腿就跑出了堂屋,正巧看见萧震毅手中端着一个盘子进来:

“萧叔叔,我要吃鸡肉!”山儿迫不及待走到萧震毅面前,仰着小脑袋,声音软软道。

“好!”

萧震毅笑着点了点头,待将手中的盘子放下后,便转身来抱山儿上桌,又用筷子给他夹了一个鸡腿儿进碗:

“山儿尝尝萧叔叔的手艺如何?”

我与山儿平素里日子过的艰苦,自小人儿出生到如今,这吃肉的次数五个手指头都能数的过来,如今瞧着如此黄澄澄、肥油油的大鸡腿儿,山儿的一双眼睛都直了,刚要伸手拿起来吃,却好似想起了什么,小心翼翼的望了我一眼,问道:

“娘亲,山儿可以吃了吗?”

“嗯!”见山儿如此渴望的模样,我哪里有不同意的道理。

得到了我的允许后,坐在凳子上的孩子立马张大嘴巴,重重的咬了鸡腿一大口,满嘴油亮亮道:

“萧叔叔,这鸡腿真好吃!”

瞧着山儿吃的开心,萧震毅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拉着我的手一同坐下后,又将另外一个鸡腿夹到了我的碗里:

“这另外一只是你的!”

“今日你出的力气最多,自然鸡腿该是你吃的!”我说着就要将鸡腿放入他的碗中,却被男人一把拦住了:

“我不大爱吃这塞牙的腿儿!倒是骨头骨脑的东西和我胃口些!”萧震毅说完,伸手就夹了一块鸡脖子放入自己的碗中。

我哪里不知道,这男人是为了给我们吃才说出这样一番话的,可见他如此坚决,我也不好再拒绝了,轻轻咬了一口鸡肉,只觉得味道分外鲜美,又夹了一块黑骨朵吃,爽滑的口感混了鸡肉的鲜味,简直好吃的不得了。

“你再尝尝这个!”萧震毅说着,就用筷子从盘子中夹了一块黑骨朵给我。

我好奇的放入口中,凉凉脆脆的黑骨朵嚼起来分外清脆,不仅如此,里面似还放了些辣椒和蒜,十分开胃适口。

“没想到,这黑骨朵竟如此好吃!”我惊喜道。

“这黑木耳不仅好吃,而且,对身体也是十分有好处的!”萧震毅一边说,一边夹了一块给山儿。

“既是如此,那为何村里有人吃了就险些丧命呢?”我好奇的问道。

“一来,他们不会识别;二来,他们的做法许也是错的!”萧震毅说着,便放下筷子,十分认真对我道:

“锦初,你说,若是我们将这些黑木耳拿去城里卖如何?”

“啊?”我听着萧震毅的话,略微吃惊道:

“卖黑骨朵?”

我不过是一介女流,做买卖的事情根本是从未想过的,因此,听着萧震毅的问话,自然也无从回答。

“如今咱们最紧要的问题便是赚钱!”萧震毅似看出我的疑惑和惊讶,从而耐心对我道:

“院子内的野猪靠咱们三人定是吃不完的,且,天气越发的热起来,存放的时间也就越发的短了,与其等着它变味,不如去拉去城里卖了如何?”

我一听他这想法,心中倒也觉得不错,往日里的生活告诉我,钱是顶顶重要的东西,若真能用这些东西赚钱,那真真是再好不过的。

“相公,我听你的!”我望着萧震毅道。

“好!既然如此,那明日咱们就进城去!”男人说完,又问道:

“你可知道,这村子里谁家有杀猪刀?”

“村口梨花婶子的男人是屠夫,想来东西应该是齐全的!”我思索了一下后道:

“你若是想要,我待会儿就去帮你借!”

“你可以吗?”萧震毅略带不放心道。

我听着他的声音,自然是知道这男人担心的是什么,便点了点头,刚要说话,原本吃的喷香的山儿一手拿着鸡腿儿,口齿不清道:

“萧叔叔,梨花婶子是村里唯一对娘亲好的人儿!”

听着山儿这话,萧震毅缓缓点了点头:

“那待会儿你便帮我去借一下!”

“嗯!”我点了点头。

春困冬乏,午饭过后的村子分外安静,也正因如此,我去梨花婶子家的一路上倒也顺顺担当的。

许是怕我们母子俩瞧着这血腥的场面,所以,我将杀猪该有的器具全部都借来了后,萧震毅就嘱咐我与山儿进屋,一直等他杀好了猪后,我们才出来。

萧震毅将那些器具清洗干净后,就让我还了回去,因着是借人家的东西,所以,惯会做人的萧震毅用稻草捆了一块肋条让我一同提着去。

等我再次回来时,男人已经将院子收拾的干干净净,野猪肉已经一块块的放进了堂屋,反倒是那些黑骨朵,萧震毅全部的拿了出来,放在阳光底下晒。

“山儿呢?”我瞧了瞧空荡荡的院子,疑惑道。

“去里屋睡觉去了!”萧震毅笑着答道:

“小孩子正是爱睡觉的年纪,让他多睡一会儿也好!”

我点了点头,又瞧了瞧面前一整日都忙忙碌碌的男人,便也劝道:

“如今猪杀了,你也无事情了,不若也去里屋躺一会儿吧!”

“那也好!”萧震毅点了点头,搂着我的腰肢就往屋内去:

“你做什么?我是让你去睡一会儿!”

“没有你在身旁,我睡的不安稳!咱们一同睡,这才好!”男人说完,就强将我带进了里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