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做饭修推车/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今开春已久,村里很多人家都已经开始播种了,因着我与萧震毅手中没有田地,自然吃了午饭也就没有事情做,睡个午觉也是不为过旳。

可本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却在我进了屋子见男人上炕后,略微有些局促不安了,依着往常的习惯,我与这男人但凡呆在一处,定是会生出点儿事情的。

“相公,还是你先休息,堂屋放着野猪肉,我有些不放心,去瞧着点儿好!”

萧震毅听完我的话,又瞧着我局促不安的模样,原本已经脱了外衣上炕的男人干脆抓着我的手臂,只轻轻一拉,就被他拉入了怀中。

“你……”我倚靠在男人的胸膛上,一双金亮亮的大眼睛惊慌的望着他。

萧震毅见我这般小兔儿似得慌张样子,不禁笑了下:

“你怎的好似怕我吃了你一般!”说完,另外一只大手便来到我的腰前,干脆利落的将我腰带解开了:

“呀!你做什么!”

我察觉他的动作,立马伸手想要制止,却还是晚了一步,瞧着落地的腰带,心中羞愤难当,撅起小嘴不悦道:

“你将我腰带扯了做什么?”

“谁家上坑睡觉是穿着外衣的!”萧震毅说话时,墨汁般深不见底的眼眸透着晶亮,里面好似有着深意的小火苗跳跃着:

“既这腰带解了,衣服也脱了吧!”

随着男人声音的落下,我的外衣也尽数散在地上。

在这种方面,我从未是萧震毅的对手,迎着近在咫尺的男人的灼灼目光,我只觉得身上有些热,一双眼睛也不敢看男人。

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得萧震毅的目光越发的炽热了,我早已经有了上次的经验,所以,哪怕再是羞涩,也不敢动一下,就怕他会让我做出一些羞人的事情来。

在我以为这一下午就要两人尴尬搂一起度过时,萧震毅低哑的出口道:

“睡觉吧!”

“嗯!”

我听他说这三个字,又见他松开了手臂,就似如蒙大赦一般,连忙从他大腿儿爬到了土炕上,二话不说,就睡在早已经熟睡的山儿旁边,紧闭着眼睛连睁都不敢睁开一下。

瞧我抓着被子浑身挺尸般僵硬的模样,萧震毅无奈的摇了摇头,终又脱去了里衣,只穿着一条松松垮垮的长裤躺在了炕上。

待他脑袋沾了枕头后,伸出大手附在我的腰际,一使力气就将我捞到了他的身边:

“靠的近些,我才睡的踏实!”

我因他的话有些暗羞,早已经在心中不知道腹诽多少遍了,哪里是什么睡的踏实,不过是随了他的心罢了。

我的身体紧挨着萧震毅,尤其他上身还是光着的,鼻尖充斥的全是男人的气味,这哪里能够让我睡得着啊,于是,过了一会儿待萧震毅气息平稳后,我便悄悄的起身,打算下炕!

“去哪里?”我才刚有动作,原本该是熟睡的男人立马睁开眼睛,十分清明的望着我。

“你不是睡着了吗?”我吃惊的望着他道。

“过往习惯了哪怕是睡着,但凡有些个风吹草动也会立即醒来的!”萧震毅解释完,便又开始追问我原本的问题。

“没去哪儿啊,我……我……”撒谎倒也不是我的强项,终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来。

“快些睡吧,你再如此折腾,山儿该被你吵醒了!”萧震毅说完,大手将我拉到他的胸膛。

没有提防,我的侧脸就这么撞上了他硬邦邦的肌肉,刚要挣扎着起来,却瞥见了前些时候男人身上所受的伤口。

如今虽然已经结痂,可到底一刀刀的伤口是锋利之物所砍,因此,触目惊心的疤痕分外清晰可见,于是,也不敢乱动了,只得乖乖的趴着。

“相公,过往你走镖时,也时常受伤吗?”实在是这样的姿势让人无法入睡,于是,我的手小心试探的摸了摸他身上的几处粗糙的疤痕,心疼问道。

萧震毅显然是没有想到我会问这问题,本是闭着的眼睛倏地睁开了,说起往日的生活,一双眼睛显得分外炯炯有神:

“这种职业受伤是难免的,有时候一个月的训练,便会让自己弄的浑身是伤,上次你救我受的伤,比起以前的,真真是算不得什么!”

“这么危险?”我一手摸着那些结痂,轻轻低呼道,心中万分庆幸,自家这男人总算是不做了,否则,那样要人命的工作岂不是让我担心死。

“好了,你若是想听我过往的事情,以后寻个机会我再慢慢说与你听!”萧震毅一边说着,一边将我从他身上拉下来,替我盖上薄被后,继续道:

“如今快些休息吧!”

听他如此说,想必是这男人真的累了,于是,我轻轻“嗯”了一声,便也乖巧的不吵他了,闭着一双眼睛休憩。

待我真正醒来时,屋外晚霞火红火红一片,恐怕已经是黄昏时候了!

再看身旁的男人,早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炕去,不过里面的山儿倒还睡的香甜,于是,替小人儿捏了捏被角,又穿上衣服后,这才出去了。

“醒了?这一觉睡的可好?”院子内的萧震毅听着屋内动静便直了腰肢看了看,待瞧着是我后,刚毅的脸上露出浅浅笑容。

“嗯!”我点了点头:

“你这是在做什么?”

“前面你去借杀猪器具的梨花婶子给我们送了些青菜来,瞧着我们明日要进城卖猪,她便将家里的推车借给了我们!”萧震毅一边解释,一边用手中的石头对着推车敲敲打打:

“我瞧着这推车有些晃荡,所以,给他修修,否则,这百来斤的猪肉放上去,怕坏了!”

“原来如此!”我点了点头,见灶头上还冰冷冷的,便道:

“那你好好修修,我去做晚饭!”

“那也好!辛苦你了!”想来明日进城卖肉如今被这男人看的分外重,所以,萧震毅这次对我做饭倒没有反对,听着他后面那句心疼的话,我脸儿微微泛红道:

“女人家做饭是天经地义的,哪有什么辛苦不辛苦!”

将米淘了放入锅中,又把中午吃剩下的鸡肉放在蒸架上,这才盖上锅盖,往灶台里生火加柴火。

待煮了米饭后,又往另外一个灶台里添了火,往锅内放油,将梨花婶子给的青菜洗净切成段儿,放入锅内炒,又放了些盐巴提味。

待做完这些后,瞧着灶台里的火苗烧的旺旺的,这才放心的走开,去了萧震毅的那边去,蹲在地上,双手拖着下巴道:

“我有啥可帮你的吗?”

“没事,不过是敲敲打打,你做饭累了,去旁边休息会儿吧!”

男人说完,原本蹲着的身体突然站了起来,接着,在我还未反应过来时,修长壮硕的手臂一把抱起蹲地的我。

“啊!”我因着突然腾空,吓得低低轻呼了一声。

“放心,不会掉下来的!”

男人瞧我紧张模样,低笑了一声后,两只手臂牢牢的圈住我蹲着的双腿儿,十分稳重的一步一步将我抱到堂屋门口的门槛上坐着。

“乖乖在这里坐着,如今这推车也修的差不多了,这饭菜的事情便交给我好了!”萧震毅说完,就自顾自的转身去了灶台。

瞧着男人拿起锅铲认真的模样,我的心中暖暖一片,过往我也是怨过老天爷的,为什么世间千千万的女人,却要将那般不幸的遭遇放在我的身上,而今,我却有些感谢他,感谢他给我的安排,把如此好的一个男人送到我身边。

一个将家中所有家务承包的男人,恐怕这全村都找不出第二个了!

待晚饭做好后,我进了里屋将山儿叫醒,三人和和美美的吃了一顿晚饭!

第二天公鸡才打鸣,我与萧震毅便起来了,我将放在堂屋内的野猪肉整理了下,那些个卖相好的放入推车,至于一些个碎骨连肉的就留了下来自己吃。

待做完后,男人也已经将粥煮好了,两人迅速的吃完后就出门去了!

原本说好是萧震毅带着我与山儿一同进城的,可昨晚上睡觉时,瞧着山儿精神头不大好,好似被山里的野猪吓着了还有些余悸,所以,再三商量后,便决定将山儿留下!

我手中挎着个白底蓝花的小布包,里面放着昨晚上赶出来的几个饼子和水袋子,出了院子门口后,对双手推车的男人道:

“待会儿到了村口,你且等我一下,我去同梨花婶子说一下,让她帮忙照看山儿会儿!”

“好!”

因起的早,村子内还未有多少人,偶尔遇到几个下地干活的村民,他们瞧着我与萧震毅的模样,就好似白日里见鬼了一般,我与萧震毅也不搭理他们,两人直直的往前走!

待将山儿托付给梨花婶子后,两人就出了村子,下山去镇上的路是一条蜿蜒陡峭的山路,一来一去都是极其不方便的,也正因为如此,村里的人大都眼界狭隘的同时,愚昧又无知!

我小心翼翼的跟在萧震毅的身后,一颗心因为要去镇上的关系而期待不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