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卖野猪肉/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震毅身形高大壮硕,哪怕就是推了个车子也一副轻轻松松的模样,因着我从未下过山,所以,这一路走来,双脚倒是有些受不了,可又害怕耽误了做买卖的时间,勉强忍了下来。

镇上的人一般清早上会赶集,只有那个时候,做买卖才是最好的,况且,野猪肉放的久了也不新鲜,因此,自然越早将它们卖掉了是越好的。

走了近半个时辰的山路,早上的太阳渐渐从东边的山头升了起来,红彤彤的模样就好似红心的鸭蛋般,还将地上的所有景物都渲染成了红色!

“平日里也没工夫好好瞧那初升的太阳,今日仔细一看,倒觉得分外好看啊!”我站在山腰下,擦了擦额头的薄汗,对着萧震毅感叹道。

“若是欢喜,那以后每日的早上我都陪你看!”

萧震毅听着我的话,放下手中的推车,走到我的身边,大手轻轻搁在我的肩膀上,将我揽入他的怀中,柔柔的声音好似承诺一般:

“再以后,等我们也老了,就日日的牵手看日出和日落!”

我听着他的话,心中略有些感动,可一瞧他的动作,便连忙耸了耸肩膀,将他的长手臂撸去,认认真真的嘱咐道:

“在家里如此这般也就算了,在外面你可得注意点儿呢!”

萧震毅原本一张刚毅的脸上浮现出无限的感慨,可在听完我的话后,立马没了踪迹,轻轻叹了一口气,略微有些无奈道:

“锦初,你怎的如此会破坏气氛呢!要知道,如此良辰美景的甜蜜时刻,你就应该先将这些个迂腐的礼教放一边的!”

听着男人这话,我的脸儿微微一红,这男人竟是在怪我煞风景啊!

可若是连我也如同他一般不分场合的搂搂抱抱,那在所有人眼中,我们岂不是都成了异类!

如此一想,我便板起脸,十分严肃道:

“不行!在外面,咱们断不能这样!”

萧震毅见我毫无触动和投降之意,终放弃道:

“好了,好了,我答应你就是了!”

话音才落下,带着薄茧的右手突然捏了捏我的脸颊,语气无奈又宠溺道:

“瞧你刚刚这模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在训斥我呢!”

“我哪有……”当我还想反驳时,萧震毅却笑着打断了我的话:

“你确定咱们要站在这里,继续讨论如此一个毫无任何关系的问题吗?”

一听他这样讲,我倒也不好继续了,只能低下头,轻轻推了他一下,小声道:

“那你赶紧去推车!”

两人就这样,有说有笑的继续往镇上赶路,待到了镇上时,只瞧那牌坊上写着三个字,我是不识字的,自然是不知道那上面写的是什么,不过,身旁的萧震毅见我歪着脑袋瞧那几个字,于是,也抬头看了一眼,轻声道:

“这上面写的是:绿水镇三个字!”

我因着他的话,脸颊微微一红,心中有些不好意思,萧震毅又会打猎又会识字,可我却带着没有爹爹的儿子,而且还什么都不会,一对比,倒是觉得我有些配不上他了,这个想法跳出之后,让我心中隐隐牵扯出了一抹难过情绪。

“锦初?”萧震毅见我呆愣不动,便唤了我好几遍。

“啊?”我恍若初醒般迷惘的望向他:

“怎么了?”

“发什么呆呢?”男人皱眉疑惑道。

“没……”我自然是不会将心中的想法告诉他,反而是转移了个话题,道:

“咱们快些去镇上寻个好点儿的位置,将这肉卖了吧!”

萧震毅仔仔细细的瞧了我好一会儿,再我就被他看的撑不住时,男人点了点头:

“嗯!”

早上的青山镇分外热闹,附近不远处的很多农户都来这里赶集,青苔石板路的两旁都是各种小摊贩,叫卖声不绝于耳,还有阵阵的饭菜香味飘入鼻间,令人垂涎三尺。

我自小到大从未来过这镇上,所以,对这里热热闹闹的一切都感觉到分外的稀奇,只瞧着摊贩卖的东西便已经有些眼花缭乱了。

我与萧震毅来到一处热闹的集市,那里都是些叫卖猪肉和鸡鸭鱼肉的摊,因着来的还算早,所以,倒还有几处空地能让我们占着。

所谓物以稀为贵,因着山里野猪甚是难捕,所以,来买的人倒也有些,我是不会做生意的,所以,只能安静的呆在一角,静静的瞧着萧震毅与那些来买的人论价!

“姑娘,你家男人可真真是能干啊!”一旁蹲在地上卖鸡崽子的大婶再瞧了萧震毅卖出好几块肉后,略带羡慕道。

“嗯!我家相公什么都会干!”听着旁人称赞萧震毅,我的心中也是分外高兴,毫不吝啬的点头夸奖道:

“那野猪也是他从山里猎来的!”

“婶子可真真是羡慕你啊,要我家那口子有你男人一半的勤快,我也就知足咯!”旁边的婶子一边同我说话,一边开始说起她家的一些个事情。

我很少与人接触,如今听着旁人说家常,觉得十分惊奇的同时竟有些高兴,毕竟在村里面,那些个妇人除了对我的厌恶和敌意外,其他就没有了!

我与婶子聊了一会儿后,瞧着咱们摊子上的人是越来越多,于是,就与那婶子说了声抱歉后,就匆匆到萧震毅身旁去帮忙。

“怎的过来了?去那边歇着吧!”萧震毅麻利又迅速拿起砍刀,将人家需要的肉切好,又用秤砣称了称,瞧着似多出了一点点,也不再切去,直接递给了客人。

买肉的客人一瞧不仅没有缺斤少两,反而多给了,一时之间十分开心,就连给钱都爽快些,还说,过几日还要来咱们这里买。

我瞧着萧震毅做买卖如此有一套,心中甚是崇拜,接过客人给的钱塞入袋子里后,道:

“没有想到这野猪肉如此好卖,我来帮你收钱吧!”

萧震毅却在听了我的话后,摇了摇头:

“这里油腻的很,且砍肉时还有些碎渣子溅起,没的将你弄脏了,你去同那婶子聊天去吧,可好久没瞧着你同人说的如此开心了!”

“可你如此忙,我却在旁边同人聊天,这如何说的过去啊!”我听着他的话,略有些过意不去。

“什么过不过的去,不过就是卖些个猪肉,这加加减减的东西还是难不倒我的!”

萧震毅一边同我说,一边询问了另外一位客人的需要后,便又手起刀落,砍了一块肋骨下来:

“快去旁边坐着吧,你站在这里,反倒是分了我的心思,让我没办法计算了!”

这男人都如此说了,我也就不好意思再待下去了,只能再次去了那卖鸡的婶子旁边,有些不放心的瞧着萧震毅。

卖鸡的婶子瞧着我被萧震毅赶了回去,脸上露出暧昧不明的笑容,倒是让我闹了个大红脸。

当赶集快结束时,咱们摊子上的野猪肉也卖的差不多了。

而在收摊时,萧震毅专门用稻草包了一块不大不小的五花肉递给了同我聊了几乎一上午天的婶子:

“谢谢您陪我家娘子说话!”男人将肉递给那婶子时,说道。

“这……这可使不得啊!”

卖鸡的婶子姓张,一瞧萧震毅递过来的肉,满脸惊讶的摇晃着手:

“不过就是说说话而已,这……这肉我可不能接啊!”

“您接着吧,我家娘子已经很久不曾与人如此热络的说过话了,比起她的开心,这肉便十分的不值当了!”

张婶子没有想到,这男人竟然会说出如此一番话来,惊讶的几乎合不上嘴巴,好一会儿才伸手将肉接过手,嘴里却一直说着:

“锦初啊,你这命可真好啊,如此好的男人你是哪里找的啊!”

再后来,我与萧震毅收了摊即将要走时,张婶子拉住了我的手,将一个巴掌大小的竹篓子塞进了我的手里:

“你家男人如此客气,婶子自然也不能吝啬,这小鸡崽子是刚孵出来不久的,你拿回家养着,没几个月便能给你下蛋了!”

一瞧小竹篓子里,果然是两只黄嫩嫩,可爱极了的小鸡,我带着询问瞧了身旁的萧震毅一眼,只见他点了点头,于是,我才开心的将竹篓收入怀中,笑着道:

“谢谢婶子!”

与张婶告辞后,我和萧震毅便出了集市,身旁的男人瞧了瞧日头也不早了,于是,就拉着我往热闹的东市去。

刚刚我们待的地方是西市,专门卖家禽、家畜还有蔬菜瓜果这一类的,而镇上的东市都是些酒楼饭馆子,还有一些个卖布匹首饰的日常用品,我瞧着他带我来这里,心中疑惑道:

“相公,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如今天色不早了,回去吃饭自然是来不及了,所以,带你来饭馆吃饭!”

我一听下馆子,立马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裳,忙道:

“不用了,这下馆子多贵啊,咱们带了干粮,吃干粮就行了!”

“不行!”男人立马拒绝道:

“如今赚了钱,就该好好的带你吃一顿的!”说完,就直接拉着我进了一家馆子。

才刚进入,我略有些局促不安的站在大门口,刚想再说一些什么话时,耳边却传来一阵站熟悉不过的男人声音:

“张兄,别来无恙啊!”

一听这声音,我整个人都僵硬在了当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