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那个男人/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循着声音望去,只见距离我不远处的一张桌子旁,一个身穿白色绸缎长袍的男子背对我而站,正朝刚刚进来的同样书生模样的男人谈笑说话。

哪怕只是瞧着男人的背影,我也是一眼就认出了他,手情不自禁的抚上左心房,竟发现它还是不由自主的开始剧烈跳动。

“沈书青……”我嘴角喃喃,下意识脱口而出道。

有多久没有唤过这个名字了,自从我没了名声后,他也离开了芙蓉村,听村里人说,他进京赶考得了功名,还被一位京城大官的女儿看中了,要招他为婿!

可如今,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锦初?”

正当我望着背影出神时,已经找好桌子的萧震毅走到了我的身旁,见我这般痴傻的盯着别人瞧,男人微微皱眉,询问道:

“那人你认识?”

“啊?”我回过神来,见他也同样望向沈书青,我忙往前一步,挡住了萧震毅的视线,心虚又紧张道:

“没,不……不认识的!”

萧震毅见我如此,倒也没有再继续追问,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沈书青后,便牵着我的手,走到了另外一边靠窗户的地方,这酒馆的分为上下两层,一楼吃饭的地方并不太大,哪怕我与沈书青是一南一北两个方向,可若是他有心往这边瞧,那便一眼就能看见我的。

“相公,我们还是不要在这里吃了吧!”我忐忑不安的望向萧震毅,思索了好一会之后,终还是开口道。

因为与沈书青同地吃饭,我是真真的难受。

“是不是因为刚刚你望着的那桌人?”萧震毅听着我的话,简单明了道。

“……”

虽然我并没有回答,但是,此时此刻我所表现出来的一切,却已经完全的证明了。

萧震毅见我低垂着脑袋,不愿意说一句话的模样,终还是叹了口气,声音带着妥协道:

“既你不想说,那便不说吧!”说完,高大的身材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我的身旁伸出手道:

“走吧!”

一听他这话,我的脸上立马露出了笑容,重重的点了点头,便将自己的手放在了他的大手里,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客官,您还未点菜呢!”刚端了茶壶和茶杯的店小二一瞧我与萧震毅的模样,立马拦住道:

“是咱们招呼不周吗?怎好端端的就要走呢?”

绿水镇上酒馆多,竞争也是极大的,因此每个馆子都是能留住一个客人就留一个的,如今瞧着好不容易进店的客人要走,店小二哪里能够就这么白白的让我们走了,脸上堆着笑容,站在我们的面前,一边笑着,一边继续道:

“咱们这里什么酒菜都有,您快坐下,喝杯茶水,慢慢点!”

瞧着这肩膀挂着汗巾子的店小二如此热情模样,我的心中倒有些过意不去,只见身旁的萧震毅刀削般硬朗的脸上露出歉意笑容,接着,双手握成拳头,对着店小二行礼道:

“实在是抱歉!我家娘子身体有些不适,改日再来这里用餐!”说完,便再次抓过我的手,带着我朝门口走去。

店小二一瞧我与萧震毅是打定了主意不在他们这饭馆子吃饭了,原本还堆笑的脸庞立马犹如翻书一般的变了,站在我们的身后,声音分外响亮的吆喝:

“切!没钱就没钱,也莫要寻什么身体不适的借口,瞧你们这穷酸的穿着,怕是吃不起咱这里的饭菜吧!”

店小二的声音又高又亮,在这不大不小的饭馆子内显得特别突兀,让原本在场或互相攀谈,或低头吃饭的人通通抬了起来,用分外异样的眼神瞧着已经快要走到门口的我们。

就在我与萧震毅即将跨出饭馆门口时,突然一道我最为不想听的声音在我身后仓促响起:

“锦初!”

身后的声音又惊又喜,而我下意识的松开了萧震毅原本握着我的手,身体带着无法把控的颤抖,缓缓转过身,当双眸与面前的男人对上时,我轻轻唤了一声:

“沈书青!别来无恙!”

面前的男子比起那一日他走时候倒是成熟了不少,不仅如此,原本瘦弱的身体也强壮了不少,想来,该是京城的饭菜养人!

沈书青一听我叫他的名字,依旧俊秀的脸上立马露出震惊的表情,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激动不已的对我道:

“锦初!真真是你啊!”

“恩!”我轻轻应了一声后,便再也没有话了。

而在这时,那嫌贫爱富的店小二瞧着我们还未走,便满脸嫌弃的跑了过来,十分厌恶的用手驱赶我们:

“怎的还不走!赖在这里做什么!赶紧饿离开,休要站在门口挡着咱们客人的道儿!”

语毕,又去拉沈书青:

“沈公子,您莫要同这些个连饭菜都付不起的穷乡巴佬说话了!”

我听着那店小二的话,一张脸儿红的犹如苹果儿一般,若是知道终会成这样子,刚刚倒不如安安分分的坐着吃饭了。

沈书青听着那店小二的话后,便直接拉过我的手,将我往他们刚刚吃饭的那一桌去:

“锦初,来我这桌吧!”

当沈书青的手碰触到我的手背时,我的心儿再次重重一跳,而下一刻就如烫了手儿一般,连忙甩开了:

“沈公子,请自重!”

说完,便小心翼翼的看了萧震毅一眼,连忙解释道:

“相公,这是我儿时的伙伴,已经好久不见了!”

沈书青听我这么一说,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在我的身旁竟还有这么个男人,他呆呆的看了萧震毅好一会儿,有些不可置信道:

“锦初,你……你不是……”

我自然知道他想说什么,当年沈书青之所以会如此早的就上京去,一半的原因也是因为我在芙蓉山里发生的那件事情。

“沈公子,锦初前不久成亲了!”我望着沈书青缓缓道。

“成亲……”

沈书青口中反复的咀嚼着这两个字,最后掩去了刚刚见到我时的高兴,露出一抹苦涩笑容,语气牵强而尴尬道:

“既然如此,那便更要请你与……你家相公吃一顿了!也好祝贺祝贺!”

“不……不用了……”我的话才刚说完,一旁的萧震毅却突然伸出了手,拦住了我即将继续要说的话,刚毅的脸上露出一抹让我觉得有些发冷的笑容,声音缓缓道:

“锦初,既然这位沈公子盛情难却,那咱们便应了吧!”

“啊?”我一听他这话,整个人都呆住了:

“应……应了?”

沈书青一听萧震毅的话,脸上一笑,干脆做了个请的姿势,最终,我被萧震毅拉着去了沈书青原本吃饭的那一桌。

沈书青对面的书生怕也是没有想到他会带两个农家人过来,先是一愣,随即又客气的作揖行礼。

那店小二一瞧我们与沈书青竟坐了同一桌,立马又换了一张脸,我瞧着他笑呵呵如弥勒佛的模样,心中倒也是十分的不舒服了。

这镇上的人可真真是比乡里的会做人啊,这一前一后的变脸反差,简直比翻书还快!

既多加了两个人,沈书青便又多点了三个菜,我听着他对那店小二说出的菜名字,就犹如听天书一般,心中嘀咕,这名字说的如此雅致,可最终不也是吞了进肚子的吗?

“敢问兄台姓名?是在哪里当差的?”沈书青拿起茶壶给萧震毅倒茶时,问道。

“萧震毅!闲散人一个!”

在外人面前,萧震毅向来是不太会说很多话的,一张脸也永远都是黑黑的板着,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

沈书青一听萧震毅的话,抬头瞧了他一眼,脸上的讥讽一闪而过,接着便若无其事道:

“那岂不是连家中亲人都养不活?”说完,便又缓缓道:

“一个男人可是家中的顶梁柱,成日闲散度日,岂不是虚度光阴,遭人嘲笑!”

“不是的!”我一听沈书青的话,连忙着急的解释道:

“我家相公并不是无所事事,他很能干的,昨日他还从山里猎了只野猪回来,今早卖了不少钱呢!”

听着我的话,沈书青的脸色比之刚才似更不好看了些,而萧震毅薄凉的嘴角却露出了浅浅的笑容,搁在桌子上的手直接覆上了我的手背:

“你也听到我家娘子的话了,遭人嘲笑又如何,我家娘子说我能干便行了!”

听着萧震毅的话,我的脸儿微微一红,伸手就要从他的掌心将自己的手抽出,可奈何这男人的力道太大,我根本没有办法。

“沈公子说我闲散度日,那请问您又是如何不虚度光阴的呢?”这下次倒是轮到萧震毅反驳面前的沈书青了:

“像你们这样,手中握着迂腐古书,整日摇头晃脑一番,谈诗论画就不是虚度光阴了?”

“你!”

听着萧震毅这样一番话,沈书青一张脸都被气的通红,待还要再说些什么时,却被萧震毅再次抢白道:

“朝中就是有你们这样一群整日纸上谈兵的人,才会被那外邦人抢了城池而无计可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