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有你真好/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听着母亲出口的这一番话,整个人震惊的往后退了一步,心中着实吓的不轻,轻启嘴巴,结结巴巴了好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你,你说什么!”

莫不是我耳朵患了病,我怎的听到母亲在这里说什么沈书青去陈家提亲这样子的鬼话呢?

“沈家小子来陈家提亲了!锦初,你的好日子就要来了!”

母亲见我痴傻般的模样,抓着我手的力道又重重的捏了几下,声音带着旁人一听便能知道的欢喜。

有多久没有看到母亲望着我时,笑的如此灿烂的笑容了,可讽刺的是,她并不是因为我才笑的如此欢喜,恐怕更多的是因为沈书青。

“我已经与萧大哥成亲了,一女不能侍二夫,恐怕让您失望了!”我望着母亲道。

“什么!”果然,母亲一听这话,原本欣喜的脸上立马露出了惊讶: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我怎的不知道啊!”说完这句话,母亲便又开始对我埋怨道:

“锦初,不是娘亲说你,这成亲如此大的事情,你怎能不同我们说一声就办了呢!你如此的作为,岂不是没将你爹和我放在眼中吗?”

听着母亲这话,我的脸色也并不太好看了,就瞧着往日里陈家对我的态度,若是同他们说了,恐怕最终得到的也只是一场羞辱而已。

“上次你们同我娘亲要银两的时候,萧叔叔可是让你们签了断亲书的,所以,我娘亲与谁成亲,都是不用知会你们陈家人的!”

就在这时,原本站在我身旁的山儿,小小的腿儿往前跨了一步,扬起脑袋,对着母亲十分大声的喊道:

“既写了断亲书,自然你们也就不是我娘亲的父母了,如此,便更不需要将你们放在眼里!”

“你……这……”

母亲恐是没有想到,山儿竟会说出如此一番话来,一时之间,被气的胸膛起伏不定,不过,她也是个不大会与人争吵的人儿,所以,一个“你”字说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到了最后只黑着脸,跺着脚道:

“大人说话,哪里轮得到你这小毛孩子来插嘴!”

“母亲息怒!”我松开了被母亲握着的手,然后拉过山儿,对着母亲不悦道:

“山儿说的并没有错!那一纸断亲书是父亲按了手印的,哪怕就是上了公堂也是有用的,因此,将您与爹爹放不放在眼里一说,自然也就不存在的!”

“锦初啊~”母亲瞧着我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一张褶子的脸上满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你知道如今那沈书青做什么的吗?他现可是那青山镇里的师爷啊!你若是嫁给他,那就是师爷夫人了!不仅这辈子都吃穿不愁不说,就是我们陈家也是风光无限啊!”说着,便又开始苦口婆心劝我:

“那个身材七尺的汉子有什么好,你偏放着这好好的师爷夫人不去做,要跟着他吃苦受累!就是你不替自己着想,也得为你弟弟的前途考虑啊,这沈家小子已经答应你爹了,只要你肯嫁给他,他便在镇上的府衙里给你弟弟寻个捕快当当呢!”

娘亲原本一双晦暗无神的眼睛在说起了弟弟的事情后,便显得精神奕奕起来,脸上也是展露出了不同于刚刚的神采:

“你弟弟可是咱陈家的根儿啊,若是往日能在镇上做捕快,那真真时给咱们陈家光宗耀祖了啊!”

听着母亲这一番言论,我的一颗心只觉得一抽一抽的疼,说到底,她还是为了陈家,为了她的儿子!

“你莫要在这里浪费口舌了,哪怕就是说的再多,我也断不会做出抛夫弃子的事情,趁着相公还未回来之前,你赶紧走吧,等他来了,再听着你这一番言论,我也是不能保证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的!”我将母亲的话打断,冷着脸开始赶人。

“那个男人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你怎的就这么糊涂呢!”

母亲一听我提及萧震毅,脸上倒也是露出了一丝慌张,想来,那个男人一刀刺入大伯娘发髻的事情至今对她还是有些威慑力的。

“萧叔叔没有给娘亲灌迷魂汤,因为娘亲看到萧叔叔的好,她才会这般执意的!”山儿听着母亲的话,再次插嘴道。

“好?就这么吃糠咽菜的日子也叫好吗?若真真是为了锦初好,便应该放了手让锦初去过富太太日子!”

母亲的话彻底惹怒了山儿,瞧着小人儿拿起扫把就开始赶着母亲出去,惹得向来不敢大声说话的母亲竟也嗷嗷直叫唤。

我瞧着一大一小在院中追逐的画面,也没有上前阻止,过了一会儿,母亲便受不了山儿的作为,终离开了。

“娘亲,你会抛弃了山儿和萧叔叔,嫁给那个师爷吗?”

山儿将母亲赶走后,扔了手中的扫把,一张小脸儿没了刚刚的气焰,反而小心翼翼的走到我身旁,扬起小脸有些可怜巴巴的问道。

“自然是不会的!”我伸手摸了摸山儿如今开始有些白嫩的脸蛋,笑着温柔道。

自从萧震毅来了之后,每日的变着法子给我们母女俩做好吃的饭食,瞧着山儿原本皮膏骨头的模样也渐渐开始有些显肉了,脸色也不似过去般的蜡黄,这一切自然都是萧震毅的功劳!

“山儿,这件事情你莫要同萧叔叔说,知道吗?”我蹲下身体,对着面前的小人儿道。

“娘亲是不想让萧叔叔担心吧,”山儿听着我的话,思索了一会儿道:

“山儿知道,山儿保证不说!”

傍晚十分,似火的晚霞映的整个山头红彤彤的,我搬了个小矮凳在篱笆院子内坐着,眼巴巴的望着那一条通往山上的小路,盼着萧震毅能够回来,一直到太阳都落了山,家家户户都闭门睡去了,那一条幽静的小路上却还是没有萧震毅的影子。

心中的恐慌越来越大,脑海中闪过一些个曾经听村里人说过的可怕事情,就在我急得无法再等下去,打算去山上瞧瞧时,突然,一个雄躯凛凛的魁梧男人手中扛着弓箭慢慢往这边走来。

我定睛一瞧,正是我家的萧震毅!

“相公!”

我惊喜的大叫完,便完全不够形象的朝着男人扑了过去,待身子贴着身子,感觉到萧震毅身上的温度后,心里的慌张才下去点儿。

“别紧挨着,我身上脏的很,没的将你也弄脏了!”萧震毅瞧我粘着她的模样,强忍着心中的欢喜,伸手将我推开了些。

“你就是再脏,我也不嫌弃!”说完,我就伸出双手紧紧抱牢了他的手臂。

前面因着天黑我又激动,倒也没察觉出男人的异样,可此刻进了屋子,在蜡烛的光亮下,只瞧萧震毅原本该是干净的外衣如今却是红的触目惊心。

“怎的全是血!”我担忧的伸出一双手儿在他的身上胡乱摸着,又惊又怕道:

“是哪里受伤了吗?快脱了衣裳让我瞧瞧!”

“没事,这都是那些猎物身上染的!”萧震毅对于我惊慌失措的模样似乎很受用,原本疲惫不堪的面容露出了一丝笑意:

“今儿收获不错,打了一些小猎物不说,还弄到个大家伙!”

萧震毅一边说着,一边将身上的弓箭放在堂屋的角落里,接着,又转身去了外面,把挂在腰间的猎物扔在了墙角。

“你又抓了野猪吗?”我猜测道。

“不是!”男人摇了摇头,回到堂屋后,瞧着干干净净的桌子,便道:

“有没有吃的,这进山一趟,倒是饿坏了!”

“有有有!”我连忙跑去外面的灶台上,将还用热水温着的饭菜给他端了上来。

萧震毅想来是饿极了,坐下就将米饭吃去了大半碗后,又问道:

“你吃了吗?”

“嗯,我与山儿一同吃的,这些都是给你留着的!”说完,我又怕他吃的太猛噎着,于是,倒了一些温水给他。

吃了饭,萧震毅恢复了一些精神,从里屋拿了干净的衣裳后,便去了外面的河边洗澡,趁着他出去的功夫,我便拿着蜡烛去瞧今日他猎到的东西。

果真是收获颇丰的,血淋淋的一堆东西里,有三只野鸡和两只野兔,而另外一个,我则是瞧了半天才恍然大悟,竟是一只穿山甲!

待我刚要伸手去碰时,洗完澡的萧震毅恰巧回来:

“那些东西血腥的很,明日我弄就行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便也不去碰了,抬头瞧着男人头发上还滴着水,便赶紧拉着他进了里屋,拿出块干净的帕子,帮他擦起了头发。

“洗完了头是要擦干的,否则,容易头疼呢!”我一边擦,一边对着男人道。

安静的房间内,昏暗的烛光将两人的身影重叠在一起,坐在矮凳上的男人十分享受我此刻的服侍,待擦的差不多后,他便伸出手臂将我圈住,一颗脑袋深深的埋在我的胸膛,低沉缓慢的声音在屋内显得格外柔情:

“锦初,有你真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