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梅花鹿/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日天才刚亮,我就醒来了,瞧着土炕上的一大一小还闭着眼睛睡的深沉,我便轻手轻脚的穿了衣服下炕。

先将昨晚上剩下的米饭倒入锅内,又添了些水儿,便开始生起了火做起了早饭,待将米粥熬的软糯喷香后,这才进屋去瞧了瞧。

只见原本酣睡的一大一小正坐在炕上穿衣服,瞧着我进来,山儿露出大大的笑容,十分兴奋道:

“娘亲,萧叔叔说,待会儿带我去瞧梅花鹿!”

“梅花鹿?”我听着山儿的话,略微有些不解的望向萧震毅,只瞧这男人露出浅浅的笑容,经历了一晚上的睡眠后,神清气爽道:

“昨日在山上猎了头鹿,因着太大便没有拿回来,待我起来后,就去拿!”

“我已经做了早饭,待吃了再去吧!”我望着男人道。

“不用了,早上进山的人多,若是被发现就不好了!”萧震毅说完,便从坑上下来,披了外衣就出去了。

趁着他出去的时间,我让山儿先去洗漱了一番,自己则将灶头上的米粥盛了出来,如今天气越发的热了,这刚出锅的粥滚烫的很,自然是要凉一会儿的。

待粥凉的差不多时,萧震毅也拖着鹿回来了,瞧着那鹿的身体,想必是已经死透了的,我瞧着那鹿极大,于是,赶紧上前帮忙,却被萧震毅拦住了:

“今早上是答应了山儿给他看梅花鹿的,你将他叫出来吧!”

其实,他哪里是真的要让我去叫山儿啊,无非怕累着我而已,不过,我倒也不拆穿他这小小的心思,只听话的去了堂屋将山儿叫了出去。

“梅花鹿!梅花鹿!”山儿听着萧震毅将梅花鹿带了回来,立马嚷嚷着,边拍手拍兴奋的跑了出来:

“萧叔叔,你可真真是厉害啊!”

山儿蹲在一旁,瞧着已经毫无生气的鹿,对着萧震毅露出崇拜的目光。

“这猪寻常人家倒也杀过,可这鹿该如何弄啊?”我歪着脑袋,疑惑道。

萧震毅笑着瞧了我一眼,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后,缓缓道:

“不需要我们动手,这鹿比那野猪要金贵的,就是鹿血都是值钱的,因此,咱们勿需斩杀,只将这一整头儿的鹿送进镇上就好了!”

我听他一说,只觉得十分有道理,抿唇笑了笑后,玩笑道:

“竟没想到,你一个走镖的,也懂的如此多!”

“正因为平日里走南闯北,所以,瞧着多了,自然阅历也就深了!”听着萧震毅这话,我十分赞同的点了点头:

“你说的极对,若是可以,我倒也想出去走走!瞧瞧大山外面的事情!”

萧震毅瞧着我面露向往之色,于是,伸手拉住了我的手,语气突然变得十分认真道:

“你若是欢喜,等日子银子攒的多了,我便带着你云游四海如何?”

“真的吗?”我欣喜的望向他,可待说完之后,却又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若是我们走了,那山儿怎么办?”

“到了那时,山儿早已经成了亲,自有他的娘子来照顾,何须我们!”一听萧震毅这话,我倒也觉得有道理,而就在这时,身旁一直听着我们说话的山儿,突然跑了过来,抱住我的大腿道:

“山儿也要云游四海,山儿不要成亲,山儿要永远跟娘亲和萧叔叔在一起!”

听着山儿这人小鬼大的话,我同萧震毅互相对视了一眼,便同时呵呵笑了起来。

经历了这么个小插曲后,三人高高兴兴的进了堂屋。

待吃过早饭后,我就去收拾了个小包袱,萧震毅则再次从梨花婶子那一处借了个推车,只留下了一只野鸡,其他的都装上了推车打算进镇上卖掉,而这次去,顺便也将山儿带上,三人就这么欢欢喜喜的往镇上赶去。

一路上,从未进过镇的山儿兴奋不已,叽叽喳喳的问我这个,问我那个,而进了青山镇后,看着与村里完全不一样的繁荣景象,小人儿一双眼睛瞪的极大,一会儿瞧瞧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好似一双眼睛用不过来似得。

这一次萧震毅并不如往常一般的去那西市买,反而直接推着推车往东市的饭馆子去,瞧着他这模样,我心中虽有疑惑,可却也没有问出口,因为这男人做买卖一块,女人家是不要多过问的好。

萧震毅在一家饭馆的附近捡了一块空地方,然后,将推车停下,又嘱咐我与山儿好好看着车上的东西后,便自己径直去了饭馆的后厨。

“娘亲,山儿平日听村里人说,镇上的大户人家都是不自己做饭,下馆子吃的,这就是大户人家下馆子的地方吗?”山儿好奇的踮起脚尖看馆子里的人,待瞧着那一盘盘好看的似雕刻之物般的菜端上桌时,情不自禁吞咽了下口水。

我瞧着他如此模样,心疼不已,想着若是萧震毅能将车上的东西都卖去了,我便狠一狠心,带着山儿也下一次馆子。

“这不是萧夫人吗?”我正想着萧震毅何时回来时,耳边突然响起一个略有些熟悉的声音,转头一瞧,竟是上一次同沈书青在一起的书生。

“什么夫人,您叫我锦初就行了!”听着那人唤我“夫人”,倒着实吓我一跳,要知道,我不过就是个小农妇,可真真是担不起夫人二字。

“这是……”书生瞧着我身旁的小孩儿,疑惑的问道。

“他是我儿子,名唤山儿!”我的话音才落下,那书生便道:

“儿子……竟如此大了!”

瞧着如此异常的反应,我与山儿都略显疑惑的瞧了他一眼,书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尴尬一笑道:

“既以名字相称,那你也叫我楚进便好了!”说完,又便指了指车中的东西,问道:

“锦初,你今日是来镇上卖这些野味的?”

“嗯!”我点了点头,语气中略带骄傲道:

“这些都是我相公昨日一下午从山上打来的!瞧着天气不错,便想来镇上换些钱!”

“萧兄呢?”

“他进了这饭馆的后厨!”我指了指面前的酒馆。

楚进一听我的话,立马就反应过来了,笑着道:

“这饭馆的掌柜与我倒有几分交情,待我帮你们去说说,让他将这一车子的东西买下好了!”那人说完,就手中晃着扇子,大摇大摆的进去了。

接着,没过一会儿,萧震毅就出来了,身后还跟着两个伙计:

“锦初,这些东西他们都要了!”

我一听他这话,很是惊喜:

“真的吗?”

“嗯!”萧震毅点了点头继续道:

“掌柜的说了,往后若是打了什么野味儿,便往他这里送,但凡不差的,他都要!”

听着面前男人的话,我心中略有些知道,想必是刚刚那进去的楚进公子帮忙,待两个伙计将车上的东西全部搬走后,我又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萧震毅瞧着我这模样,疑惑道:

“怎么了?”

于是,我便将刚刚遇着楚进的事情通通的说了出来,萧震毅听完之后,只淡淡的点了点头,让山儿上了推车,便拉着我走了。

“可是……”我的话还未说完,萧震毅已经打断道:

“那楚公子一瞧就是个有钱的公子,他与那饭馆的掌柜说一声只不过是动动嘴的事情罢了,况且,我这猎的野味都是一箭穿心,外表干净的很,哪怕没有那公子,掌柜的也是要的!”

听着萧震毅这一番解释,我倒也释怀了些,又担心这男人因着楚进是沈书青的关系会生气,可细细一大量后,并没有瞧见他有任何不悦之处,这才放下了心,跟着萧震毅和山儿,欢欢喜喜的逛起了东市。

这一次,萧震毅似是做了采买东西的准备,不仅带着我与山儿去了布庄买布匹,而且,还去了杂货铺,买了不少的家用东西,这也就算了,又宠着山儿,却街边的摊上,买了不少好玩的物件,最后,若不是我拦着,他竟还要去那首饰店里给我买头上的簪子。

“相公,虽然这次咱们赚了不少钱,可你也不需如此浪费钱啊!”我看着手里大包小包的东西,心中万分不舍道。

“锦初,这钱赚了就是该花的,况且,给你们娘俩买东西,我是最乐意的!”萧震毅听着我的抱怨,也不管这大街上都是人,伸手便宠溺的捏了捏我的鼻子。

我瞧着他这动作,又见山儿捂着嘴巴偷偷笑,羞的整张脸都红了,亏的街上人多,咱们又不在不显眼处,否则,被人瞧见了,真真是没脸见人了!

待买完了东西后,萧震毅又带着我与山儿去了一间较小的饭馆吃饭,想着刚刚山儿往那饭馆瞧的模样,这次我倒也不拦着,直接点头答应了。

等吃完饭,瞧着时辰也不早了,于是,三人便离开了小镇往山里的家赶去,可才刚到家门口,瞧着有些杂乱的院子,萧震毅与我脸色大变,等我们俩人进了堂屋一瞧,竟是被翻动的一片狼藉,我大声道:

“相公,不好啦!家里遭贼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