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被掳走了/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我昏厥之后,那些人趁着四下无人,便利索的抬走了,小路上,除了一篮子掉落的黑骨朵之外,再无其他。

梨花婶子生的些许微胖,家就在村头,原本老远的她就在自家院子口瞧见我挎着篮子过来,可才大了点儿井水的功夫,我却没了身影,原梨花婶子只当我并不是去她家的,倒也没在意,可待将水桶拎去了厨房后,越想越不对劲儿。

要知道我在这村子,除了她家之外,再无与其他人交好了,而且,这哪怕是走的再快,也是不可能眨眨眼的功夫就没了。

这么想着,梨花婶子便打开了院门往路上四处张望了一下,待瞧见散落一地的黑骨朵和那被踩坏的竹篮子时,她的眼皮子一跳。

“坏了!”梨花婶子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儿大叫了一声后,便连忙往村尾跑去。

才刚到我家门口,正好瞧着萧震毅从地窖里爬出来,此刻也顾不得他是否光着膀子了,梨花婶子便冲到他的面前,满脸焦急道:

“锦初她男人,锦初她……”

萧震毅知道我是去给梨花婶子家送黑骨朵儿的,如今一眼就见我没有回来,反而是梨花婶子这焦躁不安的模样,心里一沉,声音寒似严冬:

“婶子,出什么事了?锦初呢?”

梨花婶子一听他这话,心知道这件事情不宜外扬,于是,拿着眼睛看了看四周没人,这才有些不利索道:

“锦初好似……好似被人掳走了!”

“什么!”

男人听闻大骇,手中的铲子“哐当”一声掉落在地上,伸出手紧紧抓着梨花婶子的双臂,咬着牙齿不敢置信道:

“婶子你再说一遍!”

萧震毅的力道极其大,梨花婶子被他捏的好似骨头都要碎了,再瞧男人那双火光噼啪的眼睛,声音哆嗦道:

“那……那个我前在院子的时候,瞧着锦初在路上走,可才一晃的功夫,这人就不见了,我出去一瞧,就地上掉落着这些东西……”

梨花婶子一边说着,一边将手里的东西递过来,待萧震毅瞧见后,身体一晃,差点儿没有站稳:

“这是锦初的东西!”前面他是亲眼瞧着锦初拿上这篮子的。

“萧叔叔,我娘怎么了?”就在两人都焦急不已时,站在堂屋门口的山儿亦是脸上惊慌失措的表情,大叫道:

“梨花婆婆,你敢说,说我娘被人掳走了!”

“哎呦,我的小祖宗,你可轻声一点儿!”

梨花婶子听着山儿的话,赶紧跑过去捂住了他的嘴,这锦初到底是不是被人掳走还不好下定论,况且,这种事情总归是要小心些的,若被村里个有心人听了,又不知道编排什么话了。

“婶子,带我去锦初不见的地方瞧瞧!”

萧震毅已经从原本饿震惊中缓过神来了,灵活的脑子开始运转,为今之计,就是赶紧找到自家女人,否则,时间拖下去,后果只会更糟糕。

“哎,好好!”梨花婶子一听,连忙带着萧震毅去了。

待萧震毅赶到那一地,又将四周围自己瞧了个遍后,只望着不远处陈家的院子皱起了眉头。

“今日村里可有外人进来?”萧震毅问道。

“不曾看见,今日路上的人少,但凡有外人从村口进来,定是会瞧见的!”梨花婶子思索了一番后道。

萧震毅听完,心中便排出了沈书青派外人来掳的情况,那么,眼下就只剩下一家最有嫌疑,那就是陈家!

要知道,这村子里的人都是不待见锦初的,且也不愿意与锦初有来往,深怕惹了自己一身晦气,可陈家不同,就凭前几日陈金宝为了捕快之位,能将自家亲爹的命放弃的模样,掳人这种事情那也干的出来的。

萧震毅一番思索,便有了结论:

“婶子,待锦初还未寻回来之前,就劳烦您看着山儿了!”

“放心,山儿这边婶子会帮你照看好的!为今是赶紧的将锦初寻回来!”

梨花婶子说罢,瞧着萧震毅远去的背影,眼泪哗啦一下就下来了,心中埋怨老天爷,这可怜的姑娘好不容易有了个好归宿,怎的就又出这档子事情呢!

这村子唯一想打锦初主意的除了陈家之外,萧震毅也想不出其他了,况且,距离锦初出事的地方如此近,很难不让人怀疑掳了锦初的人就是陈家人。

萧震毅很快就到了陈家,开门的是罗氏,一瞧站在自己眼前雄躯凛凛的男人,罗氏狠狠吓了一跳:

“你……你来做什么?”

萧震毅瞧着罗氏好似做贼心虚一般的模样,二话不说便往里面闯。

“你要做什么?出去,快出去啊!”

罗氏一见这男人竟如此蛮横的在自家院子里随意走动,而且,还去打开了每一个房间查看,妇人急的不轻:

“你若是再这样下去,我便要去告官了!”

“人呢!”男人脚下动作一顿,黑着脸一把拽过身后的罗氏,直接咬着后牙槽一字一字道:

“你们将人藏哪里去了?”

“什……什么人啊!”身材干瘦的罗氏被萧震毅吓的面色苍白,连动都不敢动:

“你,你说的话我听不懂!”

“莫要装蒜,除了你们陈家,还有谁会掳走锦初!”

此刻找不到人的萧震毅就如一头发了疯的狮子一般,咆哮的声音简直要将面前人的耳朵震聋了。

“不是我们!”待萧震毅的话才说完,罗氏便火急火燎的开口:

“你……你没有证据,凭什么说是我们掳走的!”

瞧着面前女人冥顽不灵的样子,萧震毅也是懒的与她废话,干脆松开了她,自己一间屋子一间屋子的找,可找了一大圈后,却没有发现锦初的任何影子。

“屋子你也是找遍了的,如今总该是相信了吧!”罗氏瞧着颓败站在院中的男人,大着胆子道:

“你快走吧,今日的事情我当没有发生过,若是等我男人他们几兄弟回来瞧着你,又要惹出是非来了!”

没有寻到人的萧震毅眯着眼睛望着怯弱的罗氏,好一会儿之后,瞧着罗氏几乎皲裂的脸庞,男人突然一甩手,便一声不吭的出了院子。

见这男人出去了,罗氏重重的呼出一口气,拍着自己胸膛,自言自语道:

“幸好幸好啊……”

待萧震毅回到梨花婶子家时,天色有些暗下来了,焦急等待的梨花婶子见到萧震毅后,立马往跟前一凑,问道:

“如何,锦初找到了吗?”

“虽未在陈家瞧见锦初,可就凭着刚刚罗氏心虚的模样,想来这事情就是陈家干的!”萧震毅凭借过往的经验,说话时几乎是百分百的肯定。

“这个陈家,怎连这种畜生不如的事情都干的出来啊!”梨花婶子说完,从镇上回来的李屠夫也回来了,瞧着比自己还要威猛的男人,眼神中略微有些诧异。

梨花婶子便将今日发生的事情讲了出来,在听完自家女人的话之后,李屠户狠狠拍了一下桌子道:

“这陈福瑞,真真是越活越过去了,如今连女儿都掳!”语毕,便对萧震毅道:

“萧兄弟,你放心,你的女人李某一定帮你找回来!”

“谢谢李兄!”

萧震毅这会儿子已经完全镇定下来,心里倒也没有了前面的惊慌,陈家的人抓走锦初,无非就是因为沈书青,况且,要从村里将一个活人运到镇上动静是不可能小的,如此一想,锦初这人定还是在村里的。

“待会儿我去陈家附近守着,只要人是他们掳的,就总有一个人会去碰头!”

听着萧震毅的话,李屠夫点了点头:

“萧兄弟这话不错,我与你一同去守着,也好有个照应!”

话分两头,萧震毅这边苦心寻人,而我此刻却才恢复意识。

原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我轻颤了下眼皮子,接着,缓缓睁开眼睛,入目是一见昏暗、破败的房间,小小的房内只有一扇小窗户,微弱的亮光透进来,将屋内简陋的一切都看的明明白白。

抚着旁边染了厚厚灰尘的椅子,我缓缓从地上爬起来,晃了晃昏沉的脑袋,竟一时想不起来我为何我在此处。

可待稍微冷静了一会儿后,昏迷前发生的事情如一根根银针,暴雨般刺入我的脑海中。

脚步声,帕子,人……

待将所有的事情都联系起来后,我的脸色渐渐惨白成一片,我竟是被人绑架了!

待意识到严重性后,我连忙跑到紧闭的大门口,伸手重重的拍了几次,却发现这门是从外面被锁住的。

实在没办法,我又去了窗户口,朝着外面呼喊道:

“有没有人啊~救命啊!”

一直到我的嗓子嚎叫到嘶哑,除了从缝隙中吹出的呜呜风声外,再无其他。

寂静的氛围伴随着森冷在这间昏暗恐怖的房间内蔓延开来,我的身体忍不住发抖,一股无依无靠的感觉就如从地底下钻出来的藤蔓,由下而上将我紧紧缠绕着,无助的我后背靠着墙壁,缓缓跌坐在地方。

双手紧紧抱着膝盖,脑袋也埋入其中,一滴滴晶莹的眼泪由脸颊滑落,在灰尘的地面上溅起点点晶光:

“相公,你在哪里啊?快来救我!”

就在这时,只听的“哐铛”一声响,门外似传来了开锁的声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