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救出来/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听着开锁的声音,连忙将埋在膝盖中间的脑袋抬起,一双眼睛忐忑不安的望向门口处,只见陈金宝嘴角叼着根稻草,身体晃晃悠悠的走了进来,而在他的身后,还有父亲陈福瑞和大伯陈福贵。

竟是他们!

竟是这三人将我掳了过来!

望着越来越近的人,我一双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声音颤抖的几近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陈金宝……父……你,你们……”

望着他身后的陈福瑞,已经到了嘴边的“父亲”二字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所谓虎毒不食子,试问这世间会有将女儿掳走的父亲有几人!

陈金宝望着我惊恐的模样,脸上倒是开心不已,“呸”的一声,将嘴里的稻草吐在地上后,便走到我的面前蹲下,伸手捏住了我的下巴,阴阳怪气道:

“瞧瞧我姐这脸蛋,也不过就是清秀些罢了,怎的这沈书青偏看上了你呢?”说完,一双滴溜溜的眼睛便在我的身上打量:

“莫不是姐你在伺候男人方面还有‘过人之处’?”

我听着自家弟弟如此混账下流的话,气的脸色通红,抬手便将他捏着我下巴的手打了下来,气的浑身颤抖道:

“陈金宝,我是你姐,你这说的是人话吗?”

“怎么,说说还不行啊!”

陈金宝是陈家的幺儿,从一出生就被陈家上下疼宠着,往日爷爷和奶奶还在世时,总抱着他唤宝贝,而如此蜜糖饯子般的生活也让陈金宝最终成了如此这般游手好闲,目无尊卑的人儿。

“好了,金宝,咱们就别跟这死丫头浪费口舌了!快些想办法将人弄出去吧!”

陈福贵往日里性子也有些痞,可到底掳人的罪名不轻,若被人发现,那是要坐牢的,因此在干了这事情后,脸上就有些惶恐不安,想要催促着陈金宝赶紧将这事情给处理好了。

“我说大伯,你急什么啊!”陈金宝闻言,站起身体走到陈福贵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沈书青的马车可是明天才会到的!”

“明天!”陈福贵一听这话,立马跳了脚,将声音提的老高,大声道:

“那今晚上怎么办?要知道这小贱人的男人可不是个好惹的!”

“大哥,咱们这事情做的如此隐蔽,想来是不会有人怀疑到咱们头上的!”陈福祥心中虽也有些担忧,却还是详装淡定道。

“你知道个屁!”陈福贵一听自家弟弟的话,嘴里忍不住骂出脏话:

“我前面我在回家的路上,可是亲眼瞧着那萧震毅去了咱家,对着你女人狠狠闹了一场,若不是我跑的快,恐怕此刻早已经被那个男人逮住了!”

“被他抓着又怎么样!”陈金宝浑然不在意道:

“陈锦初本就是我们陈家的人,咱们抓自己家的人,关他屁事!”说完,他又转头对陈福祥道:

“爹,今晚上咱们谁也别回去了,就轮流看着这女人,只要明日将她送上沈公子的马车,咱们往后可就吃香的,喝辣的了!”

“哎哎,知道,你爹我心里明白着呢!”陈福瑞听着自家儿子的话,连连点头道。

我站在一旁,呆呆的听着他们商讨明日如何将我卖掉,终实在是忍不住了,冷声道:

“你们的计谋是不会得逞的,我家相公一定会来救我的!”

陈金宝一听我这话,二话不说,便甩手给了我一巴掌,那力道怕是用了十成,直接将我打倒在地上,指着我的鼻子大骂道:

“陈锦初,别以为你早我几年从娘胎里爬出来便能在我面前大声嚷嚷,这事情若是成不了,我便将你卖进窑子里伺候一辈子的男人!”

“你……”

我听着他的话,气愤的不行,陈福贵知道自己侄子下手是没个轻重的,且惹毛了他那是会照死了打的,害怕惹出性命来,于是,便好言劝我:

“锦初啊,这沈公子自小就同你一起长大,你过往不是非他不嫁嘛,如今老天爷给你机会,你可要珍惜啊!咱们也是为你好。”

我冷眼听着大伯这一套冠冕堂皇的话,只觉得分外讽刺,若真真是为了我好,便不会将我掳了逼着我嫁人。

“我不会嫁给沈书青的,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我从地上站起来,沉着脸,咬着后牙槽,一字一句道:

“你们若是将我逼急了,我便一头撞死在这里,看看那沈书青愿不愿意娶个死人!”

泥捏的人儿还有三分性子,陈金宝这一群人如此的逼迫我,倒是将我少有的硬气给逼了出来,“你他娘的再说一句试试!”陈金宝因着我的话,额头上青筋突爆:

“你若是再说一句,我便揍死你!”

“来啊,若是有本事,便来揍啊!”我冷冷道:

“你除了揍人,还有什么本事!”

“好,嘴皮子是你溜,我却也说不过你!”陈金宝原还想打我,却被陈福瑞和陈福贵阻拦了,终没有对我动手,只怒吼着声音对我一通的警告后,命令这两人将我捆绑起来。

我的脸颊被陈金宝打的红肿发麻,双手和双脚又被父亲和大伯用手指粗的麻绳紧紧捆绑住:

“既将你绑了起来,且看你还如何撞墙!”说完,大伯又撕扯下我外衫的一角,直接塞入我的嘴巴。

“呜呜呜……”我朝着离开的三人背影,从喉间不断发出声音,可终换来的是“咔擦”落锁的声音。

陈金宝和陈福瑞三人离开后,因着害怕萧震毅去陈家寻他们麻烦,所以,这一晚上根本没有回陈家,反而在外面生了一堆火,抓了只野鸡果腹后便在外头睡了一夜。

第二天一大早上,一夜未眠的我被陈金宝套上麻袋便扛在肩膀上出去了,本就是又饿又困的身体,如今又这么倒过来颠簸着,真真是让我头疼欲裂,难受极了。

眼前乌黑一片时,耳朵便显得越发的灵敏,隐约之中,我好似听到了马蹄声,想来是沈书青派的马车到了。

“嘭”的重重一声响,我就如一件货品般被人扔到了马车内,后脑勺撞击在硬硬的木板上,疼的我龇牙咧嘴。

“沈公子,那个人给您了,这银子还有我那捕快的工作,啥时候……”外面响起陈金宝笑呵呵的谄媚声,却与刚刚对我的凶狠完全不一样。

“急什么,该给你的,自然是不会少的!”沈书青略显不耐烦的声音徐徐而来:

“待我与锦初选了良辰吉日成亲后,你便是我小舅子了,还怕少了好处不成!”

“呵呵,那是,那是!”陈金宝忙道:

“那姐夫,您就赶紧带着我姐回去吧,待成亲之日,可一定要通知我们啊!”

“嗯!”沈书青说了一声后,便上了马车,扬起马鞭就开始架着马车往外面去。

马车滴滴答答往前跑,我的一颗心也渐渐凉了下去,到底萧震毅还是没有寻到我。

凄凉的我我斜斜的靠在马车内,颠簸的车身更是让我身体极为不舒服,不知过了多久,原本疾驶的马车突然停了下来,接着是“砰”的一下,重物落地的声音。

莫不是已经到地方了?

我的心一下子警觉了起来,嘴唇咬的发白,奋力挣扎着让自己挺直身体,并且安慰自己,不要慌张,不能害怕,可未来的迷惘还是让我惊慌,瘦弱的身体却因为委屈而颤抖不已。

突然,马车的门帘被掀开,似有一双手朝着我伸过来,我惊慌的朝里缩了缩,却在此时,原本蒙住了脑袋的麻袋突然被扯落。

眼睛因为突如其来的刺眼阳光而有些不适,当再次睁开眼睛时,再熟悉不过的脸庞跳入我的眼帘。

在我惊讶的张大嘴巴还未反应过来时,面前的男人已经迫不及待的伸出双臂,重重揽住我的腰肢,狠狠的抱入了怀中。

“锦初!媳妇!我的媳妇!”男人的呼吸十分急促,声音透着浓浓的心疼,而他的手臂强壮有力,那样的力道,似要将我揉入他的骨血之中。

“相公?”我不敢相信的呼唤了一声:

“真的是你吗?”

“对!是我!”萧震毅听着我嘶哑的话,连连点头,声音充满了哽咽道:

“不怕,我绝不允许别人夺走你的!”

萧震毅!

真的是他!

他来了!

他来救我了!

头顶的声音是那样的真切,被紧紧抱着的胸膛是那样温暖,入了最亲的人的怀抱后,我终忍耐不住,轻轻的啜泣起来,慢慢的,声音越来越大,最终,便放开了声音大哭起来,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将我这一日来的恐慌宣泄出来:

“相公,我……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听着我的哭声,男人带着粗粝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我的后背,语气温柔的如羽毛般:

“不哭,不哭了!”

一边说着,一边将我从他的怀中拉了出来,男人的脸颊靠近我,他薄凉的嘴唇慢慢印上我的湿漉漉的脸颊,亲吻去咸咸得泪水,口齿有些不清楚道:

“好锦初,你若再哭下去,该让我心疼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