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不爱了/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偏就是让你心疼!”

我听着萧震毅的话,一边哭,一边伸手握成拳头,捶了捶男人的胸膛,心中不无责备他,怎来的如此晚,若是再晚一些,恐怕我就要成为别人的女人了!

“好好好,心疼,让我心疼死算了!”萧震毅听着我如小孩子一般的话,胸膛低低发出了笑声。

“咳咳!”待我与萧震毅搂抱着说了好一会儿的话后,突然旁边有人故作咳嗽道:

“那个……萧兄,这沈书青该如何处置啊?”

我听着声音,立马挣脱了男人的怀抱,低垂着通红了的脸颊,忙不迭的擦干净了眼泪后,轻轻睨了萧震毅一眼,嘀咕道:

“怎的有人也不知道早说,竟让人瞧去了我刚刚的丑态,真真是丢死人了。”

萧震毅听着我自言自语的话,大手直接搂住了我的肩膀,嘴唇凑近我的耳边,低声道:

“不丑,在我眼中,你是最美的!”

我一听他这话,抬头刚要说他几句,男人却已经换了一副面容,黑如阎罗的脸上哪里有一点儿刚刚对我的温柔样子,出口的声音亦是让人打颤:

“夺妻之罪,不共戴天!”

说完,已经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才跨两大步便已经来到了沈书青的面前,旁人都还未瞧清楚,重重的拳头已经落在了沈书青的腹部上,犀利的拳风带起男人的衣角:

“这一拳是警告你,别人的女人莫要觊觎!”

萧震毅话音才落,第二拳头便重重袭来,沈书青说到底不过就是个文弱书生,哪里是魁梧雄壮的萧震毅的对手,才两三下,便已经被打趴在地上,连大气都不敢出了。

旁边的李屠夫待瞧着打的差不多后,心中恐萧震毅闹出人命来,于是,忙上前拉住了他,拍着肩膀宽慰道:

“好了,这人已经找到了,索性也没出什么事情,就算了吧!”

听着李屠夫的话,萧震毅这才罢手,转身去了马车旁,伸出双手直接将我抱了下来,待走到摇摇晃晃站起来的沈书青旁时,又朝着他的屁股狠狠踹了一脚,本就重心不稳的男人直接朝着地面扑了下去,真真是跌了个狗吃屎,还啃了一嘴的泥。

我被萧震毅抱在怀中,又因着刚刚大哭了一场,此刻的心情倒是如水般的宁静:

“相公,你放我下来!”我缩在萧震毅的怀中,仰头对他道。

“怎么了?”男人听着我的话,低头温柔道。

“我有些话想同他说!”说话时,我的眼神朝着沈书青方向瞧了瞧。

“你同他有什么好说的?”萧震毅顺着我的眼神一瞧,直接翻了个白眼,语气透着浓浓的厌恶。

“我与他过往的事情,总归还是说清楚了好,让他死心了,日后也就没有这个烦恼了!”我望着已经从地上爬起来的男人,叹了一口气道。

说到底,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自己也是有错的,若上次见面时,便同他断个清清楚楚,也就没有了今日的这一场闹剧。

“那你可不能说的太久了!”萧震毅边说着,边微微弯腰将我放在了地上,细细嘱咐道:

“你已是我的女人了,记得同他说的清楚些,也好让他彻彻底底死了这条心!”

“嗯!”

我点了点头,慢慢走到沈书青的面前,望着此刻揉着肚子,龇牙咧嘴的男人,我面色认真道:

“沈书青,我与你早已缘分断尽了,以后,你莫要再做出这种卑劣的事情了!”

“锦初……我……”

沈书青听着我的话,面色微微发红,有些急切的想要同我解释,可嘴唇张张合合了许久,却还是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凭着我对他过往的了解,若这个男人做了心虚的事情,本该是巧舌如簧的嘴儿也会变的结结巴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瞧着他现如今样子,恐怕这毛病还未改过来!

“我如今有儿子,有相公,日子过的和和美美!”我继续对着沈书青道,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让他死心。

“那你……你还爱我吗?”终了,他也不去解释前面那些个自己做的事情了,只痴痴的望着我,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因着他如此直白的问话,我的心微微一动,眼眸定定的瞧着沈书青一会儿后,又转头望向一直在不远处温柔凝视我的男人。

最终,我的嘴角露出一丝暖暖的笑意,重重的摇了摇头,语气淡漠清浅道:

“不爱了!”

“可你说,你会爱我一辈子的!”

沈书青听着我想也不想,如此迅速回答的话,立马出口道,说话时,还要伸手来握我的手,却被我闪躲开了:

“锦初,你忘了吗?我离开村子那一日,我跟我说,你会一直等我的,你会一直爱我的啊!”

男人急切忧伤的声音唤起了我好久不曾想起的回忆,是啊,那一日,我是一个痴缠的女儿家,面对心爱的男人的离去,我抛弃一切的羞怯,大声的告诉这个男人,哪怕他不要我了,我也会爱他,等他一辈子。

如今想起来,真真是可笑又可悲啊!

我将一颗真心放在这个男人面前,任由他践踏!

可要知道,你抛弃的东西,并一定还会一直在原地等你的!

就如已经遇到了萧震毅的我!

这个男人就好像黑暗中的启明灯,照亮了我前行的路!

“对不起,那句话,我没办法再做到了!”我看着面前的男人,声音干净而无波澜。

“你言而无信!”沈书青一听我这话,整个人激动了起来:

“你说过会等我一辈子的,如今你以为,你一句简简单单的没办法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吗?”

瞧着男人一脸责备我,质问我的模样,原本一颗平静的心也渐渐有了起伏:

“为什么不可以!”我的眼睛如正午的太阳般审视着沈书青,对着他一字一句道:

“当年你许下‘不离不弃’的承诺,最终不也离我而去,如今,你有什么资格来说我言而无信!”

“那是不一样的!”沈书青毫无廉耻的反驳道:

“你做出那么丢人的事情,哪个男人能承受的了,况且,我现在不也回来找你了,只要你不带着那个野种,我还是会娶你的!”

“呵呵!”我听着他的话,一阵冷笑:

“就凭你刚刚这一句话,我这辈子都是不会跟你在一起的!”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这个男人,早已经不是我当初欢喜时候的样子了!

“陈锦初,我告诉你,跟着这种只会用蛮力的粗人,你会后悔的!”沈书青见我如此决然的模样,气愤的朝着我的背影大声喊道。

“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当初瞎了眼睛看上了你!”听着身后的男人编排萧震毅的话,护短的我转身立马吼道。

“……”

说完,我没有再去看沈书青那张气急败坏的脸,走到萧震毅身旁时,第一次主动的伸手勾住了他的手臂,两人互相依偎着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山儿瞧着我完好无损的回来了,真真是高兴坏了,梨花婶子也是重重呼出了一口气,双手紧握,嘴里念念有词:

“老天保佑,老天保佑啊!”

因着时辰不早了,家里又因为我的关系,已经两顿没开灶了,所以,李屠夫和梨花婶子便极力的邀我们在他们这里凑合吃一顿,终盛情难却,我们一家三口便留了下来。

“萧兄,这姓陈的一家人你打算怎么办?”饭桌上,李屠夫夹了一筷子肉放入口中后问道。

“陈家的人就是一群无赖,尤其那个陈金宝,这能不惹,我瞧着还是不要动的好!”梨花婶子给自家男人倒了满满一盅酒后道。

“婶子说的无不道理,我们救回锦初时,是在沈书青的马车上,如今上门去说陈家人掳了锦初,就冲着那些人的泼皮样子,也断是不会承认的,许还会倒打一耙!”萧震毅夹了一块瘦肉进我的碗中,告诫我多吃点儿后才抬头道。

“那就这么算了?”李屠夫性子直,见不得一点儿委屈事情,听萧震毅如此讲,十分不甘心道。

“自然不会!”萧震毅泛起一丝冷意:

“锦初平白遭的这些罪,我会一丝不落的全部还回去!”

“相公,你想做什么啊!”我一听萧震毅这话,忙放下筷子劝道:

“你可莫要做傻事啊!”

见我焦急,男人立马拍了拍我的手背,笑着道:

“放心,你男人也不是个莽撞的人,这件事情,我自会处理!”

“哈哈哈,就是,锦初,你就莫要担心你家男人了!”李屠夫拿起酒盅,欲与萧震毅碰盏:

“不过话说回来,你将那沈书青狠揍一顿,就不怕他回镇里带人来抓你!”

萧震毅举起酒盅,毫不在意:

“放心,我拳头的力道拿捏着,你虽瞧着我打的如此很,可外表那是看不出来什么的,因为拳拳都是最要人命的内伤!”

一听萧震毅的解释,李屠夫眼睛一亮,重重与之碰了一下,仰头一饮而尽:

“萧兄果然让我佩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