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生个孩子/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吃过午饭,我便帮着梨花婶子收拾碗筷,井水旁,梨花婶子一边洗碗,一边使眼色瞧了瞧屋内相谈盛欢的两个男人后,瞧瞧挨近我道:

“锦初,你可没瞧见你家男人昨日找你时候的紧张样子!”

听着婶子的话,我的脸颊微微泛红,也抬眼望向了屋内坐着的萧震毅,好似心有灵犀一般,那男人也同时望了过来,略带惊讶的我连忙低下了头,自然我也没有看到男人嘴角露出的笑意。

“锦初,别怪婶子话多啊!”梨花婶子说话时,突然凑近我,声音压的极低道:

“你有没有想过,什么时候给你男人生个孩子啊?”

“孩子?”洗碗的手微微一顿,梨花婶子瞧我这副疑惑不解的样子,叹了口气道:

“怎的?你是没想过,还是没做好准备啊?”问完,也不等我回答,就语重心长道:

“要知道,这山儿毕竟不姓萧,如今虽瞧着他对山儿十分的好,可难保你男人心里不介意啊~”

“他会介意吗?”我听着婶子的话,喃喃道。

“那可说不定,所以你听婶子的,赶紧的给他生个娃娃将他心给拴住了,如此一来,你俩这日子也就踏实了!”

“可……可我们到如今还未圆房……”我害羞的低下头,手里抓着筷子来回的搓着。

“什么!”梨花婶子一听我这话,惊的差点儿将碗扔出去:

“你俩成亲可有段时间了,怎么会……”说着,便往屋内瞧了一眼萧震毅,带着疑惑道:

“莫不是他那里不行?”说完,又连连摇头:

“那模样也不像啊……”

终了,梨花婶子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只抓着我的手连连嘱咐一定要同萧震毅把房给圆了!

待帮着婶子将碗筷都放入厨房后,萧震毅也带着我与山儿起身告辞,望着一家三口越走越远的身影,素来在镇上会看人的李屠夫对着自家婆娘自言自语道:

“这姓萧的以后断不是个一般人啊!”

午后的日头十分大,萧震毅在我旁边一直同山儿说话,可我却完全听不进去,脑海中一直回荡着梨花婶子的话。

给他生个孩子,给萧震毅生个孩子……

“锦初?”萧震毅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身旁的山儿则仰起头,略带疑惑道:

“娘亲,都到家门口了,您怎的还走啊?”

“啊?”我回过神来一瞧,可不是已经在自家的篱笆院子门口了嘛!

“在想什么?”男人瞧我魂不守舍的样子,皱着眉头问道。

“没……没什么……”我摇了摇头后,便率先走了进去,瞧着身后一大一小并没有进来,于是,转头道:

“怎么了?快进来啊!”

萧震毅与山儿互相对望了一眼,终也没有再说什么,便跨步走了进来。

因着心里藏了事情,这做起别的事情来自然有些心不在焉,傍晚萧震毅坐在灶台前烧火时,我正拿着菜刀切着肉块,可谁知一走神,那锋利的刀口直接划在了我的手指上。

“啊!”我低呼一声,松了菜刀低头一瞧,鲜血已经从指间涓涓的流了出来。

“怎么了?”

萧震毅听着声音急忙放下柴火站起来瞧,只见我呆呆的站在一旁,右手捂着左手,还有鲜血不断往外冒,这个男人着实吓了一跳,略带慌张的一把握住了我的手腕,紧张道:

“切着手了?”

“嗯!”我小声的回答道:

“不碍事的,用清水冲冲便好了!”

听着我的话,男人眉头皱的更紧,直接掰开了我抓着手指的手,一双眼眸细细的检查了一下,但瞧手指上的那道口子真真是不小,往里还能瞧着鲜嫩嫩的肉了。

“呆着别动!”

萧震毅冷声命令完,就进了堂屋,出来时,手里握着一瓢清水还有一些我根本叫不出名字的碧绿叶子和一根白布条。

当清水缓缓流淌过手指的伤口将冒出的血水冲去时,我只觉得又辣又疼,可不一会儿,待那碧绿绿的叶子敷上来时,反觉得有些凉意,最终,萧震毅又用白布条帮我将伤口包扎好。

抬头望着身旁微微蹙眉,屏着呼吸,认真包扎伤口的男人,我的心中涌起一丝暖意,能嫁给这么个知冷知热的男人,自己这辈子也是满足了。

“以后但凡那些个锋利的东西,你就不要再碰了!”萧震毅边在手指上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边抬起头对我嘱咐道。

结果,这一抬头,两人的视线便撞在了一起,瞧着我痴痴傻傻不说话的模样,男人的脸上露出一丝心疼:

“怎么,手还疼吗?”

语毕,就捧起我受伤的左手,放在自己的嘴边,轻轻吹了几口气:

“如此可还觉得疼吗?”

“不……不疼了!”

瞧着他这般哄孩子的模样,我忙从他手中抽回了自己的手,失去了男人呵护的温度,心中竟有些怅然若失。

“这几天,你也尽量的莫要沾水,万一感染了伤口,可就麻烦了!”萧震毅听着我的话,严肃的面容有些缓和。

经过这一件事情后,有些后怕的萧震毅干脆让我远离了灶头,并叮嘱我,碰都不许碰一下那些个刀具,后又有些不放心,干脆叫了在屋内玩耍的山儿出来,让他看着我。

吃晚饭时,山儿瞧着我因手受伤而吃饭有些笨拙的模样,一边津津有味的吃着菜,一边小大人一般人:

“娘亲,以后做事情可一定要当心些啊,今日不过是流了血而已,万一那一日将手指头切下来可就麻烦了!”

听着山儿这训人的话,我干脆拿起筷子敲了一下他的小脑袋瓜:

“小鬼头,什么时候连娘亲也敢教训了!”

“哎呀,莫要打我头,都快被你打笨了!”山儿抱头抱怨道,瞧着小家伙嘟嘴的可爱模样,我与萧震毅都笑了。

晚饭过后,萧震毅去河边拎了两桶水回来,等到我与山儿都洗漱完毕后,他才独自去了院子里,就着剩下的水洗了起来。

我将山儿哄睡着了后,因听着院子外哗啦啦的水声,于是,轻轻推开了里屋的门,走到了院子内。

只见莹白的月光下,高大健硕的男人赤膊着上身,下面也仅穿了一条裤衩罢了,正弯腰提起木桶,将凉水往身上浇。

泛着晶光的水珠子顺着古铜色的肌肤缓缓而下,胸前一鼓一鼓的肌肉看的让人脸红心跳,我站在院子内,怔怔的看着萧震毅的背影。

“锦初?”男人的灵敏度是常人的好几倍,我根本没有发出声音,他便已经出口叫出了我名字。

“嗯……”

我轻声应答后,慢慢朝着男人走了过去,手指划过硬邦邦的肌肤,耳边响起白日里梨花婶子对我说的一通话,我轻咬了一下嘴唇,便从身后张开双臂抱住了男人的窄腰。

“相公……”

身后的我轻唤了一声,因着刚洗澡的关系,萧震毅本该是火热的胸膛此刻透着微微凉意,还未擦干的水珠子将我的衣裳也染湿了。

“怎么了?”男人心中略有些疑惑的问完,便将我环住他的纤细手臂掰开了,转身同我面对面。

“可是伤口疼了?”萧震毅抬手轻轻的捏着我的下巴,见我欲言又止的模样道:

“锦初,心里有什么话,便跟我说!”

浑厚有力的声音带着让人安心的感觉,我轻启朱唇,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道:

“我想给夫君生个孩子!”

“孩子?”

萧震毅很显然没有料到我会说这一番话,若有所思的看了我半响,原本拧着的眉头才慢慢松动,之后带着笑意低声道:

“今日你同梨花婶子在井边说的就是这件事情?”

“啊?”

我讶异的抬头望了男人一眼,真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他,不过,这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最终点了点头:

“她说,给你生了孩子,咱俩的日子就能过踏实了!”我凝视着男人有些湿意的脸颊,慢慢踮起脚尖,将唇瓣凑了过去:

“我是真心想给你生一个!”语毕,便将吻印了上去。

我知道,成亲之后的两人应该要做什么,可我与萧震毅成亲也是有一段时间了,

感受着我的主动,萧震毅整个身体一震,待我想要离开是,原本垂在一旁的大手突然搂住了我的腰肢,带着霸道和占有的吻铺天盖地的袭来。

好一会儿之后,男人才慢慢放开了我,粗粝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我略微红肿的唇瓣,声音低哑而好听:

“若你真的想要,那咱们就生一个吧!”男人说完便将我一把打横抱起:

“啊!”我低呼一声,双手下意识的抱住了他的脖子:

“好好的,你做什么?”

“不是你说要同我生个孩子吗?”男人刚毅的脸上舒展开笑容,原本硬朗的线条都温柔了许多:

“现在我们就去做生孩子的事情!”说完,便抱着我大跨步朝里屋走去。

听着萧震毅这一番话,我带着羞怯将红红的脸儿埋在萧震毅的胸膛,听着他“咚咚咚”的心跳声,自己也莫名的紧张起来。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