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落水/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听着身后人的声音,略微有些惊讶的转身,只瞧面前站着一个俏丽女孩儿。

清瘦的身材,不盈一握的细腰,一张似初开花朵儿般娇嫩的脸庞在杏黄色长裙衬托下,显得娇俏可人。

“荷香?”望着来人,我略微有些惊讶:

“你找我?”

陈荷香,陈福贵的二女儿,因着一张美丽的脸庞,被村里人戏称为芙蓉村的村花,早已经到了及笄的年纪,前两年去陈家上门提亲的人几乎要将陈家大门给踏破了。

可偏偏,心高气傲的陈荷香看不上那些个北朝黄土面朝天的泥腿子,到如今,虽依旧是芙蓉村顶漂亮的姑娘,可早已经过了出嫁年纪了。

“你男人凭什么打沈哥哥!”陈荷香一双眼眸瞪的极大,气急败坏道。

“沈哥哥?”

我因着她的话,微微一皱眉,这才反应过来,她口中的沈哥哥怕是沈书青吧,于是,脸色也有了些变化,声音冷冷道:

“他那是该打!”

“你放屁!”陈荷香听我如此讲,二话不说就跑到我的面前,伸手狠狠推了我一把。

“哐当”一声响,手中的木盆子落地,里面的衣裳散落的到处都是。

“陈荷叶,你莫要在这里发疯,沈书青的事情,你爹娘最是清楚,你回去问他们便知道了!”遥记得陈荷叶自小就分外的欢喜同沈书青在一起,后听说我与沈书青互生情愫后,便在家中经常与我使坏,如今瞧着她这副为沈书青报仇般的模样,恐怕她的心中还装着那男人吧。

我并不想同陈荷叶争辩如此无意义的事情,说完那些话后,便弯腰去捡地上的衣裳,可才刚碰触到衣角,一个黑色的阴影已经笼罩了下来,我刚要抬头望去,突然,手背上传来一阵钻心的疼。

但瞧已经走到面前的陈荷叶竟抬脚重重的踩在了我的手背上,弯腰咬牙切齿道:

“你这个狐媚的女人,过去勾引沈哥哥,如今,再嫁了男人也不安分,还将沈哥哥打的如此重,今日,我定要为沈哥哥报仇不可!”说完,脚下的力道便又加重了几分,疼的我直冒冷汗。

“陈荷叶,你在做什么?”

身后梨花婶子气愤的声音响起,待她瞧见我凄白的面容和被压在下面的手指后,略微胖胖的身体二话不说就朝着陈荷叶撞了过去,面前的女人低呼一声,便松开了脚。

“锦初,没事吧?”梨花婶子将我扶起,略带关心的问道。

“无碍的!”我轻轻摇了摇头。

“都肿成这样了,还说没事!”梨花婶子低头瞧了瞧我略微红肿的手,有些生气的转头对陈荷叶道:

“你疯了不成,她好歹也是你表姐!”

“什么表姐,自她背叛了沈哥哥那一日起,我便发誓,不认她这个姐姐了!”陈荷叶厌恶的说完,便朝着我咬着后牙槽道:

“陈锦初,今日有梨花婶子护着便暂且放过你,他日走着瞧!”

“这陈家养出来的都是些什么人啊!”梨花婶子瞧着陈荷叶离开的背影,皱着眉头道。

“婶子,莫要同这些个不相干的人置气,咱们去河边洗衣服吧!”我一边将地上散落的衣服拾起,一边强扯出一丝笑容道。

“可你的手……”婶子有些担忧道。

“没那么娇气,不过就是有些肿罢了,待会儿就消退了!”

芙蓉村坐落在芙蓉山脚下,山上会有不少的溪水流下来,村里很多的女人便会去那里洗衣服,我与梨花婶子到的时候,溪边上已经站了不少人,瞧着我过来,有些个面善的也会同我打招呼。

我与梨花婶子选了一处人少的角落,先用木盆子舀了溪水,再将脏衣服拿出来洗。瞧着我手中的衣裳,旁边一个年轻女子感叹道:

“锦初,你家汉子生的可真壮,瞧这衣服都比别人家的大上好多啊~”

因着她的话,我也低头瞧了瞧手中的粗木麻衣,确确实实要比别家男人的衣服大上些,于是,我轻轻“嗯”了一声。

这话匣子一打开,几个好事的妇人也蹭了过来,纷纷瞧着我手里的衣裳,有个大胆又惯会来事的女人叫沈秀梅,拿着眼睛打量了我一番后,神秘一笑道:

“锦初,你家汉子那模样,你在床上可还受的住啊?”

一听她这话,我的脸儿微微一僵,又瞧周围的女人各个眼神里冒着精光,一副好奇八卦的模样,我干脆低下了头,不与她们说话了。

旁人瞧着我这般模样,便以为我是害羞了,纷纷七嘴八舌的起哄要我说与她们听,可我哪里真会说啊,要知道我与萧震毅根本没有同房过。

沈秀梅斜眼瞧我这般模样,直接嗓子调的老高,阴阳怪气的又追问道:

“论床上功夫,你说,是你家汉子厉害,还是以前你勾搭的野男人强啊?”说完,便捂着嘴巴,一边咯咯笑,一边自问自答道:

“我瞧着肯定是你家汉子裤裆里的东西厉害,否则,轮着你这浪荡样儿,肯定早已经出去找别的男人了!”

听完沈秀梅的话,有些个妇人便识趣的不说话了,还有几个素来瞧不惯她的便指责她说话太过难听。

“难听?”素来脾气差的沈秀梅听着别人那话,脸色一变,又见我含着微怒瞪她,干脆甩了手里的衣服,双手叉腰,指着我鼻子道:

“陈锦初,我说话怎的难听了?”

见我不说话,来了性子的女人便干脆伸手抓着我的胳膊,一把将我提了起来,爆出一双眼珠子道:

“我说陈锦初,你与外面的男人做了多少回的野鸳鸯,如今一副贞洁烈女的模样摆给谁看啊!”

如今众人瞧着我日子过的好了,也尽量的不提往事,可沈秀梅尖酸刻薄的话就如一把锋利的匕首,直接刺破了众人努力营造的美好景象。

“沈秀梅,我与你无冤无仇,你如此作践我干什么!”

我的性子一向是不与人争辩的,往常旁人说我几句,我也默默受着只当没听见,但今天却不一样了,我已经是萧震毅的娘子了,我名声的好坏直接影响着他在旁人眼中的地位,因此,为了往日里如此疼爱我的萧震毅,我也断是不能做缩头乌龟的:

“身正不怕影子斜,你说我与别人有染,那你就将那人的姓名说出来,咱们去对峙!”

溪水边的女人没有想到平日里如绵羊般的我也会说这么一番话,也是有些呆住了,反倒是梨花婶子,护犊子一般的站在我面前,大声道:

“锦初说的没错,咱们没做过不怕!倒是不像有的人,随随便便一说,就通通都是把柄!”“死肥婆,你说谁有把柄啊!”沈秀梅听着梨花婶子的话,立马也不干了,撸了袖子便是一副要干架的模样。

“怎么了,我说的就是你!”梨花婶子素日里在村里也是泼辣的,见沈秀梅这般样子,便大声道:

“你男人一去镇里上工,你便去那后山脚下的桑树地里偷汉子,别以为我不知道!”

“肥梨花,让你胡说,老娘今日就撕了你的嘴!”沈秀梅一听梨花婶子揭了她老底,狰狞着脸就要动手。

好好的洗衣服变成了一群人劝架,而我则被夹杂在其中,挽起的发髻都散乱成了一团,闹哄哄的人群中,我只觉得后背好似被人重重推了一把,接着脚下一滑,天旋地转后,就往河里扑,情急之下,我顺手抓了旁边女人的衣裳,只听“噗通”、“噗通”两声响,我与另一个女人纷纷掉入了河中。

“有人落水了,救命啊!”原本推推搡搡的女人瞧着在河中扑腾的人后,立马惊慌失措的朝着周围尖叫起来。

我是不会水的,掉入河中后,除了努力挣扎着让自己的脑袋钻出河面外,再无其他了,可渐渐的,身体好似越来越重,下面似有人抓着我的脚往下拖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口中、鼻子中,被灌了不少水,视线也开始迷糊起来,四肢的力道越来越小,整个人开始飘荡起来……

就在此时,耳边再次传来落水的声音,没一会儿,自己的身体就一双强而有力的手臂勾住,迅速的往岸上带。

待那人将我抱上岸后,原本在岸边焦急等待的人便通通围了过来,听到了众人的关切声,我想要睁开眼睛,可奈何眼皮子太重,根本抬不起来。

接着,有人开始掐着我的人中,又按我的肚子,没过一会儿,我就吐出了一大口河水:

“咳咳咳……”终于能够顺畅呼吸的我剧烈咳嗽起来,原本迷糊的视线也渐渐清晰,一张湿漉漉的男人脸庞映入眼帘:

“相公?”

“可终于醒了!”萧震毅伸手抹了一把湿漉漉的脸,脸上的紧张因为我的清醒而渐渐散去。

“你……”我的话还未说完,男人已经将我打横抱了起来:

“有什么话回家再说!”

窝在自家男人的怀中,一颗害怕的心也渐渐平静下来,待萧震毅才刚走了两步,身后一个女人娇滴滴的声音响起:

“萧大哥,请留步!”

转身一瞧,竟是前面与我争论的沈秀梅,此刻的她浑身湿透,单薄的布料黏在身上,将她的身体曲线完全勾勒出来。

若寻常女人,只会觉得害羞,可这女人却浑然不知一般,反而由人扶着,婀娜走到萧震毅的面前,对着他福了福身体,声音也不似前面同我说话时的尖酸,反而透着娇羞道:

“秀梅多谢萧大哥救命之恩!”

萧震毅冷眼她这妖妖娇娇的样子,眉心皱了皱,一句话也没说,就抱着我离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