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沈秀梅/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震毅抱着我用脚踢开了篱笆院子的门,原本正在院内玩耍的山儿听着如此大的响动抬起头,待瞧见我竟浑身湿漉漉的模样后,忙扔了手里的石子儿,小短腿跑到了面前,紧张道:

“萧叔叔,娘亲这是怎么了?”

“放心,无碍的!”萧震毅一边疾步往里走,一边安慰山儿道:

“你娘亲洗衣服时不慎跌落了河中!”

听着萧震毅的话,山儿倒也没在说什么,只是赶紧的跟进了里屋,没过一会儿,梨花婶子手里端着我原本弃在岸边的木盆子也跑了过来,瞧着萧震毅正帮我脱去外面湿漉漉的衣裳,便十分识趣的拉着山儿往外走:

“山儿,走,跟婆婆去灶头上给你娘亲煮些生姜茶水喝,祛祛体内的凉气!”

因为前面在水中挣扎的太久,我早已经疲惫不堪,如今坐在坑上,整个身体软绵绵的靠在萧震毅的宽阔胸前,任由他帮我褪了衣服后,拿着汗巾子在身上擦:

“别!”当男人的大手缓缓向下时,到底害羞的我伸手抓住了他的手,湿漉漉的眼儿望着他摇了摇头。

“不是说要同我生娃娃吗?”萧震毅一边说,一边拨开了附在他手背上的手:

“若连那儿都不让我碰,以后如何生呢?”

听着他的话,我终没在抗拒,只闭着眼睛任由他去了。

当他拿着帕子缓缓往下擦拭时,身体情不自禁的轻颤起来,男人似有些许察觉,手下的力道便更轻了,温柔的就如羽毛划过般。

渐渐的,紧张的感觉被一丝异样所取代,而男人原本擦拭的动作也好似变了味道,当我睁开眼睛时,只见面前的萧震毅正低着头,一瞬不瞬的盯着我瞧。

“相公,别看了……”

我羞的不知所措,忙伸手推了推萧震毅的肩膀,心中好不气恼,我都落水了,他还趁着这功夫欺负我。

“怎了?”萧震毅抬起头,嘴角露出邪魅的笑容,搂着我的手微微用力,将我的脸颊靠近他的唇边:

“让相公瞧一瞧,那是再正常不过的!”

语毕,就朝着我的额头亲了亲,声音透着一丝魅惑:

“况且,又不是第一次!这一回生嘛,第二回也该熟了!”

“你……你可真不害臊!”

因着他的话,我的脸儿腾的一下变得绯红,心里也是砰砰直跳,一双眼儿忍不住往门口瞧,小声提醒道:

“梨花婶子还在呢!”

萧震毅的余光也往门口瞧了瞧,又细细听了听外面的动静后,淡淡一笑:

“没事,婶子离得远,听不着!”

说罢,瞧着我羞赧清丽的容貌,又低下头来叼住了我的嘴儿,片刻之后,方才停了下来。

当梨花婶子端着生姜熬成的水儿进来时,萧震毅已经帮着我穿戴完毕了,不过害羞的我深怕自己微肿的嘴儿被婶子瞧见了,所以,便一直低垂着眉眼。

梨花婶子是个过来人,瞧着我脸上遮掩不住的红晕心下便已经知晓前面在屋内发生的事情了。

婶子虽面色如常,不过心里倒是惊叹,萧震毅平日里瞧着冷冰冰的模样,没想到遇着自家的小娇娘了,却也是这般的把持不住啊,惊讶的同时,却也为我俩的恩爱而欢喜。

待我喝了生姜茶,又瞧着快到午饭时候了,梨花婶子便告辞家去给自家男人做饭去了,我虽落了水儿,不过一碗姜茶落了肚子,浑身的凉气被驱散,整个身体倒是舒畅许多。

于是,吃过午饭,我便端着木盆子要往外面去洗衣服,却被萧震毅直接拦了下来,语气略带训斥道:

“我这刚从河里将你捞上来,你怎的还要去那儿!”

“我不去河边,你不是打了水吗?我就在院子里洗!”瞧着他这紧张模样,我的心中很是受用。

“不用,你进屋陪着山儿睡会儿午觉,这衣服我会洗的!”萧震毅说完,就将我手中的木盆子拿了过去。

“这怎么成啊!”我立马反对道:

“家里都你烧饭做菜了,这衣服再让你洗,那村里人就该说我是个懒婆娘了!”

“谁敢说一句试试!”萧震毅将手中的木盆子放在地上后,便拉着我的手往里屋去:

“我萧震毅的媳妇娶回来时用来疼的,可不是让她帮着我做这些粗杂事情的!”

“可……”我被他按在土炕上,嘴里的话还未说完,就被他打断了:

“你就好好歇着,家里的活儿我自会收拾的干干净净,让你挑不出理儿!”

见他如此执拗,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缓缓躺了下去,待萧震毅帮我盖上被子后,便闭了眼睛与山儿一同睡去了。

也不知是不是前面落水受了惊的关系,这一觉睡的分为不踏实,隐隐总感觉耳边似有什么人在说话,终受不了便睁开了眼睛。

待回过神来仔细一听,屋外确实有着说话声,而且还是个女人,轻轻掀开被子下床,帮着熟睡中的山儿捏了捏被角,穿了鞋袜就去了院子。

“萧大哥,你一个大男人洗什么衣服啊,我来帮你吧!”

站在大门口,只瞧一身崭新水红色束腰长裙的沈秀梅一边撸起袖子,特地露出白嫩嫩的手臂上的肉,一边白葱段儿般的手指若有若无的划过萧震毅的手背,整个身体也跟没了骨头一般饿往萧震毅身上蹭:

“哎呦,萧大哥的身体可真结实!瞧这肉硬的,平日里没少干活吧!”说完,便捂着嘴巴娇羞的咯咯笑了起来:

“我就欢喜你这种浑身有着使不完力气的男人,可不像我家那口子,白日里只稍干了点儿活,晚上便跟猪一般的倒头就睡,就是想同他欢好一番,胯间那物也是软塔塔的如鼻涕一般……”

过往我是不大与人接触的,故而也不知道那沈秀梅是个什么样儿的女人,只听的梨花婶子说她是个看面向就是个待不住的人儿,原我还不相信,如今瞧着这女人青天白日的就来勾搭我男人,那是完全的信了。

“不知萧大哥的……”沈秀梅说着,原本搭在男人手背上的手就不规矩起来。

“沈秀梅,你不要脸!”

我的声音同时响起,萧震毅也已经面色冰冷的握住了女人的手,接着微微一用力,便将靠的几近的女人推离了好几步:

“请注意分寸!”男人厌恶的警告道。

“萧大哥,你弄疼人家了~”

沈秀梅听着萧震毅的话,非但没有任何的改变,反而用眼眸似风情万种般的睨了他一眼,声音酥的简直能让男人软了骨头。

见她一副根本没将我放在眼里的模样,我气的头一次失了理智,抓起靠在墙边的扫把就往女人身上打去:

“你个淫妇,白日里就来我家勾引我男人,真当我是死的吗?”

“陈锦初,你个泼妇,住手,快住手!”

沈秀梅双手捂住自己的脸蛋哇哇直叫,原本梳的油亮亮的发髻也乱成了一团,倒是有些滑稽可笑。

“沈秀梅,萧震毅是我的男人,以后不许你对他动歪心思!”待将女人扫地除了院子后,我双手叉腰,学着梨花婶子的模样,对着逃跑的女人气呼呼道。

“陈锦初,你给我等着!”沈秀梅一边跑,一边大声道。

待瞧着她的身影不见了,我这才扔了扫把,转身对着萧震毅生气道:

“她都那样对你了,你怎也不知道躲着点儿,你是不是也欢喜她那样子啊!”

沈秀梅的年纪比我大,风流韵事更是不在少数,而且我平日里吃的不好,所以,个头儿没她那么高,身材也没她丰腴,再加上那女人惯会打扮自己,我与她站一起,男人们只会觉得我是个年幼娇弱的女孩,而她才该是风情万种的女人。

萧震毅见我嘟着嘴巴,一副生气模样,阳刚气的脸上竟一改刚刚的冷漠样子,嘴角反而露出笑意,最终竟仰头大笑起来。

男人低沉似钟鼓般绵绵不绝的笑声在篱笆院子上空悠悠飘荡,将一群刚刚飞过的鸟儿吓得扑翅散开了。

“你……你笑什么啊?”

此情此景,我心中的火气更甚了,刚刚他是瞧着我发火的,现如今不安慰也就算了,还这般笑话我,终我跺了跺脚,就往屋里去:

“男人果然就是欢喜那种大胸大屁股的,萧震毅你真真是太讨厌了!”比夏日里那些个癞蛤蟆还要让人讨厌,当然最后一句我是不大敢在他面前说的。

萧震毅见我恼羞成怒的样子,便停了笑声,又粗又长的手臂才一伸,便勾住了我的腰肢,直接把我带入了他的怀中,嘴唇贴着我的耳际道:

“那些个大胸大屁股的谁爱谁要去,如今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听着他的话,原本挣扎的我顿时僵住了,待犹豫了一会儿后,又面红耳赤道:

“真的吗?”

“自然是真的,像你这样一手握着刚好的,才是最让人疼惜的!”

说完,双手就往我跟前凑,弄得我又羞又慌,早将刚刚院子里发生的事情抛到了九霄云外。

原本以为经过那件事情后,沈秀梅便会消停了,可哪曾想到,第二日我与萧震毅去田里插秧时,这女人却再次出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