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水田里的事情/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日插秧的季节里,村民们总是早出晚归的,这一日,我将山儿带到梨花婶子家让她帮忙看着后,自己就与萧震毅下田去了。

来的时间略有些晚了,田埂上已经到处是人了,瞧着我与萧震毅下田,那些人纷纷多看了好几眼,有些个还聚在一起窃窃私语,不过,因着田里实在是忙,没一会儿,大家便都散去各自忙各自的了。

我与萧震毅先去了梨花婶子那秧田里拔了秧苗,待差不多时,男人才挑着担子回了自家水田,将一捆捆的秧苗甩在田里。

萧震毅过往是个走镖的,自然对着农活并不熟悉,所以刚开始不久,我便将他甩在了后面,以前在家时,只觉得他处处能干,如今见他插秧不如我快,我的心中一阵得意,扭头就朝着他呵呵笑。

萧震毅淡淡的瞧了我一眼,便继续埋头苦干,没多久那手里的动作便飞快起来,紧接着就赶上了我。

我瞧着他插的又快又整齐的秧苗子,从鼻尖轻轻一哼,便继续弯腰追赶他,一个上午,两人就这样你追我赶的在田地里插秧,原本该是枯燥乏味的活儿,如今因着身旁的人儿,倒变得有趣的多了。

清晨过后,火辣辣的太阳就从云堆里钻了出来,高挂在空中,我的额间有着细细密密的汗水顺着发丝流淌下来,有些落在了水田里,有些则消失在衣服上。

萧震毅瞧着我被晒红的脸儿,心疼不已,出声道:

“你去田埂上休息会儿吧,这接下去的活我干就好了!”

我直起反酸的腰,瞧了瞧还有半亩多未插的水田,便摇了摇头:

“不用了,咱们一起干,可以快一些的!”

男人见我执意留下来,于是,淌着水儿走到我的面前,解开了原本挂在脖子上的汗巾子,抖开之后,就将我的脑袋包了起来:

“这日头大的很,你既不愿休息,那就将脸儿包起来吧,这样也可以少晒着点儿!”

“那也是好的!”女人家最爱惜的就是自己的脸蛋,听着萧震毅这么一讲,我自然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了。

男人高大的身体替我挡去了大大的日头,一双大手温柔细致的在我脖子处打了个结扣,这汗巾子本就是萧震毅的,鼻尖隐约萦绕着一股属于他的男人味儿,就好似每晚他搂着我睡觉一般,莫名的让我身体有些发烫。

“好了吗?”我瞧着男人越发灼热的眼神,轻声问道。

“嗯,好了!”

萧震毅低哑着嗓子回答了一句,但是放在脖子处的大手却依旧没有移开,反而用他的大拇指轻轻来回的摩挲着。

“相公,该干活了!”我轻声提醒道。

“好!”

语毕,男人的手儿又流连了好一会儿才松开。

到了正午时分,田埂上的女人陆陆续续开始回家做饭了,萧震毅知道,若他不休息,我也是不会停下来的,于是,这男人弯腰清洗了下原本满是泥巴的水儿后,抬脚往岸上去:

“锦初,上岸休息会儿!”

听着男人的话,我直起泛酸的腰肢轻轻在后背上捶了捶,瞧着田埂上休息的人不少,将手中最后一棵秧苗插入水田,又用手擦了擦额间的汗水后,也就着田里的水洗了手后上岸了。

我才刚一上岸,咕嘟咕嘟喝下半壶水的男人竟破天荒的“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还将口中的水儿都喷了出来。

“怎么了?”我瞧着他这模样,心中疑惑不解:

“莫不是我脸上有东西?”

说完,想起刚刚自己擦汗的动作,明白必是手没洗干净的缘故将泥巴沾脸上了,急急忙忙的伸手就要去擦,却被男人阻止了:

“我帮你!”

萧震毅解开我头上的汗巾子,沾了点儿水壶中的水儿,轻轻擦拭着我的脸蛋,一边擦,一边取笑道:

“瞧这模样,我家的锦初都快成个小花猫了!”

听他如此一说,我的脸儿更红了,索性我们这水田的位置是在角落里,旁人一般也不会往这边瞧,于是,放下心来的我伸了手往他胸口捶了一拳,娇羞道:

“莫要笑人家!”

“不笑,不笑就是了!”男人细致的擦去我脸上的泥巴后,拉着我的手坐在了田埂上:

“喝些水!”

待我一坐下,男人就将一碗温温的茶水递到了我的嘴边,可当我要伸手接过去时,萧震毅却微皱了下眉头,略有些强硬道:

“我喂你喝!”

“这是外面!”我因他的话,小声提醒道。

我与萧震毅本就是这田埂上最为惹人注目的一对儿了,哪怕如今没人瞧,可还是得注意一些的,否则,村里茶余饭后的谈资就又得落到我们头上。

“那又如何?”男人满不在乎道:

“相公心疼娘子,喂她点儿水又碍着谁事情了?”

见他如此执拗,我倒也是无计可施,终只能低了低头,就着他手上的碗喝了些水,心中略有些奇怪,这男人平日里在家中虽举止孟浪了些,可在外头却从未这样过,而接下来出口的声音倒是解了我心中的疑惑:

“哎呦,萧大哥和锦初妹妹真真是恩爱有加啊!”

“沈秀梅?”

我轻皱眉头,再瞧萧震毅毫无变化的面容,心里明白,他定早早的就瞧见这个女人了,也难怪刚刚做如此亲昵的动作来:

“你来做什么?”我的语气中透着厌恶。

“锦初妹妹怎如此态度啊,真真是让姐姐我有些寒心呢!”沈秀梅细细的柳叶眉微蹙,装出一副西子捧心般的模样。

“哼!”

听着她的话,我干脆不去理会了,从食盒中拿出一个早上萧震毅做好的饭团子,将裹在上面的粽叶拨开,递到男人面前:

“相公,咱们吃饭!”

“这干巴巴的饭团有什么好吃的!”

沈秀梅一脸嫌弃的说完后,就从自己的胸前摸出一颗圆润的鸡蛋,敲碎之后,一边剥,一边用狐狸精般的眼神朝着萧震毅抛媚眼:

“萧大哥,来尝尝我煮的鸡蛋吧~,要知道为了防止这鸡蛋凉了不好吃,我可一直都在胸口捂着~不信,你稳稳,还有我身上的体味呢~”

说罢,就弯腰将手中的鸡蛋放到了萧震毅的嘴边。

“沈秀梅,你够了!”

我瞧着这女人如此不要脸的模样,气的浑身发抖,直接伸手就拍掉了她手里的鸡蛋,气愤道:

“如此众目睽睽之下,你也敢做出这种水性杨花的事情,你还要不要脸啊!信不信我告诉你男人去!让他好好收拾你一番!”

沈秀梅听了我的话,只凉凉一笑,瞧着有些个人往我们这边瞧,细细的声音提高了不少:

“陈锦初,我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你就要去同我男人去说!”说完,媚态的脸上竟无耻的露出委屈表情:

“萧大哥救了我的命,我不过是煮了鸡蛋来感谢他罢了,你善妒也不能如此坑害我啊!”

“你!”

听着这女人如此颠倒黑白的话,我气的着实不轻,反倒是萧震毅,原本坐着的身体慢慢站了起来,对着沈秀梅冷冷道:

“沈夫人的情谊萧某心领了,当初救你也不过是看在锦初的面儿上罢了!”

言下之意,若不是我被人推下了河,恐怕她就是被淹死他也不会跳下去救她的。

沈秀梅一听萧震毅这话,脸上露出尴尬的表情,不过,脸上却依旧做出讨好的样子:

“萧大哥真真是客气,反正你既救了秀梅的命,秀梅自然是要好好报答你的!无论你提什么要求,秀梅都会答应的!”

说到这里,女人身体微微前倾,那胀鼓鼓的胸部若有若无的擦过萧震毅的身体,口吐兰香,轻声道:

“哪怕就是你想我以身相许,秀梅也是愿意的!”

萧震毅听着她如此大胆的话,一张本就是淡漠的脸庞直接露出了赤裸裸的厌恶和恶心,声音冷硬道:

“以身相许就免了,只要你答应萧某一个要求便可以了。”

“哦?”沈秀梅一听,含着水波的媚态眼儿立马一亮,兴奋道:

“是什么要求?”

“请你以后离我们夫妻远点儿!”说完,就牵着我的手将我从田埂上拉了起来。

沈秀梅因萧震毅的话,整个身体一怔,十分不甘心道:

“为什么?”

“凡是锦初讨厌的人,我萧震毅都会视他为恶物!”

萧震毅说完,便抬脚重重的踩在了沈秀梅掉落在地上原本要给他吃的鸡蛋上,本是白嫩嫩的鸡蛋立马碎成了一滩黑黄的东西,就如沈秀梅那一张主动贴上来的脸皮般。

“萧震毅,你别给脸不要脸!”

沈秀梅气的发黑的脸庞,没了刚刚的媚态,气急败坏道:

“信不信我今日便让你身败名裂!”

说完,就趁着萧震毅不注意时,狠狠的推了我一把,重心不稳的我直接朝着水田扑去,幸亏身旁的男人眼疾手快的扶住了我,可饶是这样,我身上也是溅了不少的泥巴印子。

“没事吧?”

“相公,我没事!”我摇了摇头,才扶着萧震毅站稳了身体,突然见沈秀梅扒开了自己的衣服,哭天抢地嚷嚷道:

“非礼啊!救命啊!我今儿是不活了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