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不要脸的女人/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着沈秀梅这一番话,原在田埂上休息的人纷纷走了过来,而一个身着粗布麻衣,身材瘦小,尖嘴猴腮模样的男人手里握着跟扁担就从人群中冲了出来,满脸狰狞的大声喊道:

“媳妇,谁欺负你了!老子他娘的弄死他!”

“相公,你快救救我啊,这姓萧的欺负我~”

沈秀梅一瞧自家男人过来了,眼睛挤出了几滴眼泪,哭哭啼啼的跑到男人面前,恶人先告状。

“沈秀梅,你胡说什么!”

我听着女人这一番无耻的话,又瞧她男人一副要拼命的模样,立马慌了神,声音紧张的对围过来的人解释道:

“大家莫要听这女人瞎说,我相公没有欺负她,反倒是她开黄腔,当着我面儿勾引我相公!”

“你放屁!”沈秀梅的相公姓陈,名唤三斤,好似他出生时只有三斤才得名:

“老子的媳妇冰清玉洁,你他娘的要再诋毁一句,我便撕烂你的嘴儿!”

沈秀梅在村里的名声并不是太好,可她却有哄男人的好本领,这陈三斤就是如此,自娶了这女人后,陈三斤便被沈秀梅似灌了迷汤一般,听不得旁人说他媳妇半句不好的话,不仅如此,还将自己辛苦得来的所有钱财交给沈秀梅买胭脂水粉。

“锦初妹妹,你就莫要再为你男人辩解了!”沈秀梅擦了擦眼角根本不存在的眼泪,做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

“刚刚你也是瞧见你男人是如何对我的,你若再帮着这坏人,那将来苦的就是你自己啊!”

语毕,就转身对着所有人道:

“昨日姓萧的在河里救了我,于是,今日我就煮了鸡蛋来答谢他,可万万没有想到,这男人瞧着我姿容艳丽,竟生出了不该有的念想,当着他媳妇的面儿,就对我动手动脚!”完了,女人又掩面啼哭了起来:

“他见我从衣袖里拿出鸡蛋,便开黄腔说鸡蛋沾了我的体味定是极好吃的,又命令我将鸡蛋剥了壳喂给他,我不从,他就将鸡蛋踩碎在地上!呜呜……”

沈秀梅生的好看,再加上她这梨花带雨般的哭容,惹得好些男人心中升起怜惜之情,望着萧震毅的眼神都带上了仇恨,好似他欺负的就是他们的娘子一般。

“沈秀梅,饭能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如此颠倒黑白,就不怕良心过不去吗?”我见这女人竟说出这一番颠倒黑白的话,又气又急,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脾气暴躁的陈三斤却在听完婆娘的话后,睚呲俱裂,双眸通红,大喝一声后,便举起手中的扁担就朝着萧震毅打去:

“姓萧的,老子跟你拼了!”

我瞧陈三斤这模样,心中急的不行,反而倒是被泼了一身脏水的萧震毅神色淡然,只伸手轻轻将我揽到他的身后,当那扁担下来时,男人伸出似铜墙铁壁般的手臂。

“哐当”一身响,扁担被劈成了两半,陈三斤被这力道震的连连退了三步,“噗通”一声响,就直接踩进了水田里,接着,一屁股坐在那泥水里,黑黄的泥巴溅的他全身都是,十分滑稽可笑。

围观的人有几个忍不住笑了起来,丢了脸面的陈三斤眼瞧着不仅没帮着媳妇报仇,还让自己成了众人眼中的笑话,一时之间,真真是心肝脾肺都要被气炸了,瞬间从水田里爬了起来,身体朝前弓起,那脑袋要去顶萧震毅。

“都不下田干活,在这里做什么!”

而在此时,人群后面响起威严的老人家声音,接着,原本围观的人纷纷自觉的让开一条道,一位花白了胡子,拄着拐杖的老人家走了上来。

“村长!”我瞧清楚来人的面容后,低低唤了一声。

“陈锦初,又是你!”村长沉着脸,将拐杖朝着地上重重砸了几下,朝着发疯似的陈三斤问道:

“陈三斤,你们这是在闹什么!”

原本是要拿头撞人的陈三斤刹住了步子,往萧震毅这边狠狠吐了口唾沫后,才朝着村长咬牙切齿道:

“这姓萧的男人竟青天白日的对我媳妇耍流氓!我若是不替她出头,那便不是个男人了!”说完,陈三斤又瞪了萧震毅一眼,眸中狠戾绝辣。

村长皱了皱眉头,一双眼睛也没去看在那里哭哭啼啼要死要活的沈秀梅,直接对着萧震毅道:

“你可有什么话说!”

村长六十开外的年岁,且是个骨子里迂腐的很,几年前我发生那件事情后,他便对我十分不待见,如今瞧着这村长来主持公道,我的心中一阵惶恐。

萧震毅从始至终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变过,只开口对着村长淡淡回了一句:

“无稽之谈自是无话可说!”

一听萧震毅这说话坦荡荡的模样,村长微微皱了下眉头,继而又对着沈秀梅道:

“陈家的,你既说这男人欺负你,你可有什么证据!”

沈秀梅听着村长这话,抬起梨花带雨的一张脸,委屈万分道:

“回村长的话,他只是摸了摸我的手儿,言语上调戏我,哪有什么证据啊!”说完,便又开始哭闹起来:

“这种事情哪里能讲证据啊,这水田在如此个角角落落里,除了我自己,我上哪儿找那证据啊~老天爷啊,我真真是苦命啊,被人调戏了,竟还讨要不出一个公道啊!”

沈秀梅一边喊,一边眼角得意的望向萧震毅,沈秀梅自觉自己虽不是村里顶漂亮的那一个,可也算得上数一数二的。

以前但凡是她看上的男人,没有勾引不到的,可偏就是这萧震毅,一副油盐不进,只见那身材扁平的女人当成心肝儿,这让她如何咽的下这口气,反正这男人也是不要她了,既如此,那就干脆将这男人滚出芙蓉村去!

村长瞧着沈秀梅这副凄凄惨惨的模样,手中的拐杖敲的震天响,二话不说就朝着萧震毅大声道:

“果然是什么女人配什么男人,陈锦初败坏咱们村里名声,如今你这男人才刚入了村,就干起调戏女人的恶心事情!”

说完,村长便唤了几个村民发话道:

“将这两个淫荡污秽的人赶出芙蓉村去!”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苍白着脸道:

“村长,我相公没有调戏她,是她在说谎啊!”

“说谎?”村长冷冷一笑:

“那你又能拿出什么证据来证明你男人的清白啊?”

“我……”我的眼神一暗,就像沈秀梅说的,这些都是发生在我们三个人中间的,根本没有什么证据,只靠一张嘴来辨而已。

“没有……”最终我轻声道。

“拿不出证据,那陈家的说辞便是真的!”村长面色严厉发令道:

“咱们芙蓉村向来民风淳朴,像你们这种污秽的人是万万不能留的,明天你们就给我搬出芙蓉村,往后不许踏入村子一步!”

听着村长的决定,沈秀梅心情一阵高兴,陈三斤和周围的人也是欢欣雀跃的样子,而我整个人却如遭雷击般。

好不容易在村里买了田地,眼看着就要过上安稳的日子了,我们却要被赶出去,为什么……

“相公……”我泪眼婆娑的抬头望向一直一声不吭的男人,萧震毅瞧着我如此悲伤的样子,抬头安慰道:

“放心,有相公在,不会搬出去的!”

语毕,这个浑身散发着冷气的男人一步一步走到沈秀梅的面前,居高临下道:

“本以为这一村之长也该是个明辨是非的人,却没想到是个睁眼瞎,既如此,那咱们便去公堂上对峙,公道自在人心,你敢不敢与我去!”

萧震毅的声音铿锵有力,听的沈秀梅身体一阵轻颤,芙蓉村里的人大多都是没见过世面的,一辈子老实本分的庄稼户都害怕的就是官。

“不去,既村长都判好了,那这事情就定了,我……我凭什么还要与你去那官家说理!”沈秀梅越说底气就越不足,眼底的心虚尽显。

“去与不去,这可是由不得你了!”萧震毅说完,大手直接抓着沈秀梅的衣领,就将她整个人都拎了起来。

“萧震毅,放了我媳妇!”

陈三斤瞧自家媳妇这模样,立马就要上前去,可这人都还未沾着衣角,就已经被萧震毅直接一脚揣进了水田里。

“今日之事,既没物证也没人证,你就是去了官府也没用的!”沈秀梅被官府二字吓破了胆,可村长到底是经过事的,转头冷声提醒道。

“是吗?”萧震毅冷冷一瞥:

“可难道没听说过严刑拷打吗?”说完,便露出渗人的笑意:

“但凡是上了公堂没说实话的,官老爷便会用刑,打板子还是轻的,用那滚烫的铁烙狠狠在身上烫出几个窟窿,闻着人肉烧焦的味道,到时候看她挺不挺得住!”说完,就抓着沈秀梅要往大路上走。

“不要,我不要见官,我不要进衙门!”

沈秀梅就是个妇道人家,听完萧震毅的话,整个头皮都发麻了,一想到那泛红的贴烙印在自己细嫩的皮肉上,她就害怕的整个人发抖,语无伦次道;

“村长,你别让他带走我啊,他没非礼我,是我说谎的,别让我见官,不要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