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圣池/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震毅说完那句话,便头也不回的带着我走了,他的脚步非常快,原本眼前的茅草屋很快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山林。

夏日里的暖风徐徐吹来,吹在我的身上,却忍不住激起一阵的战栗。

“冷吗?”萧震毅察觉到我发抖,原本飞快的脚步微微放缓了些,语气有些懊恼道:

“刚刚走的实在是急,应该让婶子给你那些衣服的!”

“没关系的!”听着他的话,我虚弱的开口道:

“这天气热的很,我一点都不觉得冷!”

听着我的话,萧震毅搂着我的手臂紧了紧,他的胸膛贴上我的身体,滚烫的温度立马传了过来,倒是驱散了不少我身体上的冷意。

“放心,很快就到了!你且先忍忍!”萧震毅说完,便又开始加快速度,抱着我迅速往芙蓉山里面去。

如今是夏季,天气本就闷热的很,而进了芙蓉山后,越是往里面去,温度好似越好,里面的空气除了闷热,还十分潮湿,给我一种要窒息的感觉,再加上时不时有细细密密的蜘蛛网落在我的脸上,使得我身体越来越难受,终在萧震毅怀中的忍不住蜷缩成了一团。

可不知过了多久,那一股子的闷热难受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冰冰凉凉的感觉,一直似猎豹般奔跑的萧震毅因为没有任何的休息,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

想必是跑的太累的关系,要知道,就凭着他抱着我,又飞快走了这么久的路程,恐怕世间都没几个人能办到。

“相公,你休息会儿吧!”我心疼道。

“无碍!”萧震毅喘着粗气摇头。

见他执意不愿意停下来,我便伸出自己的手儿,就着干净的袖口给他擦了擦额头上冒出的汗水,心中又是甜蜜又是不忍心。

又奔波了好一会儿,萧震毅原本飞驰电掣般的步伐终于缓缓减慢了下来,最终,在一处寂静的地方停了下来。

我察觉没了动静,便将一颗毛茸茸的脑袋缓缓从他怀中探了出来,待环顾了周围后,发现此刻身处的地方幽静雅致,似还有一丝丝的暖意缓缓从周围包围过来。

“这是何处啊?”强撑着身体让萧震毅将我放下来。

“这里便是圣池了!”待将我放下来之后,男人伸手扶住我的腰肢,露出喜悦之情道。

“圣池?”我略微一吃惊,梨花婶子说的圣池,竟然是真的存在的吗?

“嗯,你瞧你身后!”

听着萧震毅的话,我转身一瞧,只见前方氤氲的升起一片白雾,耳边还有潺潺流水的声音,待走进一瞧,竟是个巨大的池子,里面的水儿不似清凌凌的,反而是白白的,就如那熬的浓郁的大骨汤一般。

“这就是圣池?”我从未见过这样的池子,故而说完之后,惊讶的都忘记闭上嘴了。

“我扶你过去吧!”

待来到那池子旁,热气更甚了,可这股热气并没有似前面芙蓉山里面的那般让我难受,反倒是觉得分外舒服,好似身体原本紧闭的毛孔都因着这热气打开了。

我缓缓蹲下身体,伸出一只手儿进去碰了碰那水温,竟不冷不热刚刚好。

“婶子说过,进这圣池里面泡上一泡,你这病就好了!”萧震毅说完,也蹲下了身体,不过,他并不是去弄那温水,而是帮着我脱去了鞋袜。

圣池的周围是一圈鹅卵石,待我脱了鞋袜后,踩在那温润如玉的石子上只觉得分外舒服:

“要泡这圣池,衣服也是要脱尽的。”

萧震毅话音一落,一双大手就伸到了我的腰上,羞涩的我忙覆住了他的大手,声音有些发颤道:

“没事,我……我自己来好了……”

“如今你生着病,这种事情自然是该我这做相公的来做!”

萧震毅说完,便将我的手从他手背上拿开,抓着我腰际细细的带子轻轻一抽,身下的罗裙瞬间散落在地上,夏季本就衣服穿着的,一双修长雪白的腿儿就这么暴露在了空气中。

当身上所有的衣裳尽数脱了后,萧震毅望着因为我大病了一场而瘦成皮包骨头的身体,脸上、眸中都是心疼。

“快下去泡一会儿!”男人见我瑟瑟发抖,于是,催促道。

温温的水儿一点点没过我的身体,那种舒畅的感觉让我情不自禁的叹了一声,原本身上的疼痛也随着那温水的没入渐渐消失了,整个身体是从未有过的轻松。

这池子中的水并不深,只堪堪没到腰部而已,所以,完全是可以坐下的。

泡了一会儿后,只觉得原本昏昏沉沉的脑袋都清灵了一些,这时,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待我睁开眼睛转身去瞧时,只见夜光下,萧震毅脱去了衣裳,正一丝不挂的迈步朝着我走来。

他的身体高大健美,古铜色的肌肤在行走时浑身充满了力量,莹白的月光照耀下,这个男人就好似从天上而来的战神一般。

我着迷的望着由远及近的男人,一直到他也入了这温泉之后,我才反应过来,转身就背对着这男人要走,还才刚跨出步子,就被萧震毅直接抓了手臂,微微一用力,带入了他的怀中。

因着这力道,暖暖的水儿飞溅开来,我一时红了脸,低垂着脑袋,语气娇羞道:

“相公,快放开我吧!”

萧震毅的手环住我的腰肢,而另外一只手则搭在我的腿弯处,一边摩挲着我的肌肤,一边将唇瓣送到我的耳边,声音暗哑低沉道:

“锦初,莫要忘记,咱们已经做了夫妻了!”

男人说话时,灼热的呼吸喷洒在我的脸上,使得我浑身发热,原本站在水中的双腿都有些软了。

“可你也不能不穿衣服啊~”我轻声嘀咕道:

“我是生病了要泡澡才如此模样,你又没生病,作何脱的那样干净也来这池子啊!”

萧震毅见我有些不情愿的模样,声音略带失落道:

“如今这夏日,但凡稍稍一活动,身上就汗津津的,为了寻这池子,我都三天没洗澡了,且身上还吃了那老虎一爪子!”

萧震毅说着,就将自己的脑袋搁在我的肩膀上,继续叹气道:

“原本是想寻着了这天池,也将我身上的伤治一治的,可如今瞧着锦初你好似不大愿意的样子,那我还是算了吧!”

我一听他这样说,立马就急了,忙转身在他的身上胡乱摸着,急切万分道:

“你被那老虎伤着哪里了?严不严重,疼不疼啊?快让我看看!”

萧震毅见我心急,嘴角带笑安慰道:

“不用担心,就是些皮外伤罢了!”

我本就因为他寻找这圣池而牵挂的不得了,如今又听说他还被老虎抓伤,立马心疼的掉下了眼泪,哽咽着要去看那道伤。

萧震毅本是为了寻个借口好与我一起泡这圣池,见我竟听完他的话后落起了金豆子,顿时有些后悔,可既话都已经说出口了,便只能自圆其说了:

“其实那老虎爪子也没怎么抓伤我,又过去一天了,伤口早已经看不出来了。”

可我却是不相信的,以为他是为了让我安心才如此说的。

“相公,你就让我看看那伤口吧!”我眼角还挂着泪珠子,声音祈求道。

“好吧,那你就瞧瞧吧!”萧震毅无奈之下,只能将转身将宽厚的背部给我看,果然这背后尽是一道道红红的痕迹,有些还似流过血。

“一定很疼吧?”我的手指轻轻滑过男人的后背,眼泪珠子再次吧嗒吧嗒的掉落下来。

“没有,早不疼了!”

其实,这些个痕迹都是他穿梭在芙蓉山时被树枝挂到的,萧震毅瞧着我噼里啪啦掉金豆子的模样,心中十分懊悔,早知道,便不开这玩笑了,平白惹得我又哭了。

萧震毅刚想对我说实话,可话到了嘴边,突然眼珠子一转,一道狡黠的亮光一闪而过,轻咳嗽了一声道:

“锦初,你若是怕我疼,那便亲亲我吧!”

“啊?”我一听他的话,脸颊绯红,原本摸着他背后红痕的手也慢慢缩了回来,嘟着嘴儿埋怨道:

“如今我都伤心成这样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说完,我就要上岸去。

“并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萧震毅一把抓着我的手腕,语气分外认真道:

“我听以前老人们常说,这人的口水是可以治伤口的,所以,我想着我这伤口是老虎爪子挠的,那你帮我亲亲,想必也就能好的快些!”

“哪有亲亲就能将伤口治好的啊!”

我听着他这一番话,满脸狐疑道。萧震毅瞧我歪着脑袋思索饿模样,忍着笑意,做出严肃的模样继续道:

“往常切了手指含在嘴里便能好的快些,我说的就同这个是一样的道理!”

“真的吗?”我依旧有些不相信。

“你若是不相信我,就算了!”男人面露失望之色,边叹息边抬脚要上岸。

我最是见不得他不高兴的样子,且细细一想,又觉得他说的好似挺有道理的,于是,赶紧拉住他的手,害羞道:

“你别走,我亲就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