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给你治病/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震毅见我答应了,眼底的笑容更甚了,索性干脆趴在了那池子旁,将宽厚的背部一览无遗的呈现在我面前。

“锦初,快些吧!”月光下,男人凝视着脸颊泛红的我,声音带着诱哄:

“你亲了许就不疼了!”

“好……”

我虽嘴上答应了,可到底如此羞人的事情从来未做过,双脚慢吞吞的朝着萧震毅走去,一双眼儿根本不敢看这男人一眼,可偏偏他那灼灼的目光盯着我瞧,将我看的浑身都泛起了红色。

双手轻轻搭上男人的后背,我刚要埋头下去,却瞧萧震毅依旧转着头儿一瞬不瞬的看着我:

“你快将头转过去,不许瞧!”我害臊的跺了跺在水池中的右脚,水面上荡起丝丝涟漪。

“好,我转过去就是了!”萧震毅说完,便真真的将视线望向了他的前方。

这男人也是知道的,我性子素来怕羞,如今做这样的事情已经是我的极限了,若此刻将我逼的紧了,别说是亲他了,恐怕还会穿了衣服连这池子都不泡了,那岂不是得不偿失了。

见他不再看我,我便鼓起勇气缓缓低下头,心底虽是害羞的,可一想到能将萧震毅的病给治好了,当下就亲了下来。

硬邦邦的后背都是肌肉,十分的结实,亲下去时还有些许的温水在上头,我并不知道他让我亲多久,于是,便顺着那几条红痕如小鸡啄米般的亲着。

细细密密的碎吻如春雨般落在男人的背上,我的脸颊烫的似要烧起来,我告诉自己,我这是在给他治病呢,于是,渐渐的,原本的紧张倒也消退了不少,最后,倒觉得有些个有趣了。

萧震毅的背上有好几道的红痕,其中一条最为醒目,故而我亲的分外认真,心中只盼着,待我亲完了,他的伤口就赶紧好起来吧。

亲着亲着,突然想起男人前面说的话,‘口水是能够治疗伤口的’,我瞬间似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用嘴亲最多不过是稍微沾了点儿口水罢了,对于这样的伤口恐怕是不行的吧。

思索一番,我灵机一动,便微微张开了小嘴儿,伸出舌头添了一下,竟有些咸咸的味道,不过却也并不难以忍受,于是,在我用舌头帮着萧震毅‘治疗伤口’一会儿之后,男人的身体渐渐有了不一样的反应。

“锦初……”

萧震毅慢慢转头,急促的声音中有着意味不明,眼眸比之刚刚更加的灼热了,好似里面有一团火焰在燃烧般。

“怎么了,是我弄疼你了吗?”我抬起头,有些担忧道:

“若是如此,我再轻一些吧!”

说完,就伸出丁香小舌继续去舔他那一道伤口,只觉得原本有些凉意的后背如今滚烫得很,这时,萧震毅一把抓住我的手,水中轻轻一拉,就将我带入了他的身旁。

“治的好好的,怎不要我治了!”

我的话音刚落下,男人已经双手撑在了我身侧的两旁,直接将我围在了池子点儿上:

“除了这后背,我这脖子和胸膛上也是有伤的!”

“啊?”我听完他的话,脸儿一红,声音轻细道:

“那我再亲亲你的胸膛就是了!”

“我的锦初真乖~”萧震毅腾出一只手在我的发顶揉了揉,阳刚脸上的笑容却是怎么看都有些狡黠。

其实,他的胸膛平坦的很,又在这圣池中泡了一会儿,古铜色的肌肤除了些许泛红之外,根本看不出其他。

我在亲的时候,心中是有些疑惑的,可到底想着他因为我而受伤,便将不解吞下了肚,低头慢慢向下,亲过他的脖子,颈部,一路向下,终在他的胸膛上反复亲了一回。

萧震毅被我亲的有些情难自禁,渐渐的,身体中的一股子渴望被唤醒,双手按着我的脑袋,嘶哑的声音响起:

“往下,再往下些……”

终我的唇儿停在了他往日里系腰带的地方,想着接下去便是男人那物什,心中一阵激荡,往下的动作也就不再继续了。

“怎么不亲了?”萧震毅察觉到动作,原本闭着的双眸睁开了,望着眨巴着眼睛的我问道。

“再亲下去,就不是胸膛了!”我低头小声嘀咕道,其实,他前面一直让我往下的地方也不是胸膛的。

“既然如此,那便不亲了!”男人听着我的话,食指轻轻挑起我的下巴,让我一双躲闪的眼眸被迫与他正视。

“做……做什么啊?”我望着男人的脸,问道。

“我的锦初如此卖力,我自然也是要给她点儿奖励的!”萧震毅语毕,就低下头,噙住了我的嘴儿。

“唔……”我被男人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弄的有些惊讶,可还是闭上了眼睛顺从的接受着他给予我的一切。

若是换做往常,男人在亲够了之后便会放开我,可今日却有些不同,他不仅没完没了的亲着我,而且,一双手儿也十分的不规矩。

我与他都是坦诚相见的,如今这么紧贴在一起,我的身体也渐渐有些异样的感觉,一双清凌凌的眼眸渐渐泛起雾气,双手紧紧的勾着他的脖子,如一只小猫儿般在他身上蹭啊蹭的。

“怎么了?”萧震毅察觉到我的动作,依旧叼着我的嘴儿,口齿有些不清道。

“我身体没劲儿!站不住!”说话时,我就如一池中的一汪泉水般,整个身体酥软的靠在萧震毅的身上。

萧震毅轻轻点了点头,松开了我的嘴儿,在我额上亲了亲,语气带着宠溺道:

“没事,我抱着你!”

说完,男人将我抱起,朝着池子的某一处走去。

“这里高些,咱们可以坐着好好泡一泡!”

男人说完,就抱着我坐了下来,我似小孩儿般窝在他的怀中,静谧的环境内,只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如麦芽糖一般的甜腻。

我靠在他的胸膛上,眼睛望着繁星闪烁的夜空,想起了某一日,在自家的篱笆院子里,这男人也是如此的抱着我,还教我看天上的星座。

“在想什么?”萧震毅见我不说话,低头柔声问道。

“没什么!”我摇了摇头,在他怀中寻了个舒服点儿的姿势后,又问道:

“咱们什么时候回去啊?”

“我瞧着你自入了这池子后,精神气儿似比前面好了许多,等再泡个两三天,待你的病再好些了,咱们再回去!”萧震毅道。

“如此久啊!”我抓着萧震毅的大手,一边把玩着他的手指,一边略带担忧道:

“这里什么都没有,咱们如何生存啊?”

一听我这话,男人反手将我的手握住,语气分外轻松道:

“这你无需担忧,山上猎物多的是,你若渴了,我便带去你喝山泉水,若是饿了,我就给你烤个野味来吃吃!”

萧震毅的话让我一扫刚刚的忧虑,转了个身体搂住他的脖子,十分崇拜道:

“相公真真是太厉害了!有你在,锦初就什么都不怕了!”

说完,就扬起小脑袋,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只这么一个动作,我便感觉到身下有什么异样,待想明白过来后,脸颊立马红了起来,轻捶着他的胸膛,娇嗔道:

“如今我是个病人,你想什么呢!”

“哦?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萧震毅一听我的话,挑眉含笑道。

“坏人!”我瞧着他这模样便知道,他定是明白的,只不过装傻充愣罢了,不由的又气又羞,干脆身体一转,不去理会他了。

夏日里的晚风徐徐吹过,池子上方的白烟儿袅袅升起,池中的水儿又是格外的舒服温热,让前一段时间因着生病未曾好眠的我竟有了昏昏欲睡的感觉。

“若是困了,便睡上一会儿,待差不多了我叫你就是!”萧震毅见我睡眼惺忪的模样,低声哄道。

“嗯!”我迷糊的从喉间发出一声后,便靠着他闭上了眼睛,没过一会儿就睡着了过去。

这温泉虽好,可却也不能泡的过久,萧震毅搂着自家娘子歇息了片刻后,就动作轻缓的抱起人儿上岸了。

迷迷糊糊中,我感觉有人在用帕子擦净我的身体,接着,又帮我穿上衣衫,一番折腾之后,被打搅了睡眠的我,眉头微微皱起。

萧震毅瞧着我要醒来的模样,忙将我搂入怀中,又伸手轻轻拍着我的后背,用自己低沉的声音继续哄着我入睡。

这一觉,我似睡的又香又长,待缓缓醒来时,入眼是一个黑黑的山洞,周围寂静一片。

“相公?”我朝着周围低低喊了一声,可除了自己的回音之外,再无其他。

于是,我连忙抓起自己外衣披上后,就往山洞外走,出了那山洞之后,却发现外面别有洞天。

入目是大片的鲜花和野草,红的、绿的、黄的……总之漂亮的就如一个世外仙境一般,不远处则是一个冒着白烟的大池子,想来就是昨晚上自己泡的圣池。

我呆呆的望着眼前这美的不像话的场景,一时之间,竟忘记自己出来要做的事情了,一直到旁边有人搂住我的肩膀,柔声道:

“这里十分的美丽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