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他的过去/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在芙蓉村呆了十几年,竟没有想到,这山上还有如此胜似仙境的地方!”我的身体微微往后仰,靠在男人的身上感叹道。

“这芙蓉山海拔高的很,每往上走个几百米,你就会发现不一样的东西!”萧震毅听着我的话,嘴角带着笑意解释道。

“那咱们如今在山的哪里?这山顶上又是何种模样啊?”抬头望着萧震毅,满脸好奇的问道。

“咱们如今不过才在半山腰处罢了!男人一边说,一边拉着我的手往洞内走:

“好了,关于这芙蓉山啊,以后有时间我再慢慢同你说!”

待走到山洞内,萧震毅从身上取出了个火折子,将昨晚上燃过的木柴再次点燃,然后,似变戏法一般的拿出了一只已经清理完毕的野鸡,将其串在了一根木棍子上后,便开始用火烧烤。

“这鸡是你今早上猎的吗?”我惊奇的问道。

“嗯,这山上什么都缺,却唯独这野味是吃不完的!”萧震毅一边旋转着木棍子,一边上下打量了我一番:

“瞧你这气色,病似好了很多啊!”

经他一说才发现,今早起来,不仅没有头晕,而且整个人还神清气爽了不少。

“那还得多亏了这圣池的作用!”我欢喜道。

“其实,这温泉虽对你的病起了作用,可说到底,它也不过是起了辅佐作用罢了!”萧震毅说完,见我一双带着疑惑的眼睛眨巴眨巴看着他,原本停了下来的声音继续:

“那郎中说过,你是体内积郁而发不出所致,往日里你一味的将药吃下去,可却因体质寒凉而无法将东西排除体内,故而才会病了这么久都不见起效,昨晚上我带你来这温泉池里一泡,倒是驱散了你体内的凉气,而且还将那抑郁之气也随着舒张的毛孔排了出来!”

听着萧震毅娓娓道来的解说,我有些似懂非懂,只双手撑着下巴,十分崇拜道:

“相公,你真是厉害,什么都懂!”

“这也没什么,左不不过就是平日里看的书多了,就知道的多一些!”萧震毅听着我的话,微微一笑道。

见萧震毅一副并不以为然的表情,我的心中更加好奇了,芙蓉村里能够读书写字的人本来就是不多的,而我面前的男人,不仅会写字,还看过这么多的书,我对他的身世倒开始有些好奇了。

“相公,你家是哪里的啊?”

我望着男人缓缓道,一个能让自己的孩儿读书写字的家庭,想来,也是不会差到哪里去的。

“家?”萧震毅闻言,微微一愣,刚毅的脸上露出了些许看不懂的表情:

“来了这里,我便没有家了!”男人说话时,声音不复刚刚的轻松,反而似带着一股化不开的惆怅和和悲伤。

我见他如此,便知道定是我刚刚的话惹到他的伤心处了,心中有些暗恼,上次相公就说过,他是无父无母之人,如今我还如此不合时宜的提及,真真是太过鲁莽了。

“相公,你若是不想说,那便不要说了。”我瞧着萧震毅,连忙道。

与萧震毅这般接触下来,对于他的性子我也早已经了解了七八分,若是这男人不想说的事情,哪怕就是撬开了他的嘴儿,也是听不到一个字的,所以,倒不如等日子长了,他想自己说的时候,自然而然就会告诉我了。

“其实,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若是想知道,我便告诉你好了!”

他就这么独自一人坐在那里,星星的火光照在男人的脸庞上,衬他越发的孤寂和落寞:

“我的父母在我幼年时便去世了,我由爷爷抚养长大,参加工作后却因其特殊性,一年只能回去几次,原是存了申请退伍的打算,却没有想到,还未与爷爷见上一面,便遭了暗算,直接……”

萧震毅后面的话并没有说出口,瞳孔深处尽是自责和伤心:

“也不知道如今爷爷过的如何……”

我虽不懂“退伍”是什么意思,可将他前后的话联系起来,想必定是辞了工作的意思,又瞧着他如此懊恼的样子,心疼的伸手覆在男人的手背上,低低开口道:

“相公,一切都过去了,你若是想回去看爷爷,那我就陪你回去看看他!”

“回去?”萧震毅望着我满脸关切的模样,嘴角露出一抹牵强的笑容,终低声开口道:

“这辈子也不知道能不能回去!”

“为什么不能回去?”我问道;

“相公的家在很远的地方吗?”

“恩!”萧震毅淡淡的点了点头,想起自己生活的那一个世界,苦涩道:

“非常远,远的走一辈子都到不了!”

“啊?那是什么地方啊?怎会如此的远?”

我满脸懵懂,对于自小在芙蓉村长大的我来说,最远的地方也就是青山镇罢了,我很难想象,走一辈子都走不到的地方,那该是怎么样的。

“是一个你不认识的世界!”

萧震毅嘴角浮现出一丝苦笑,缓缓吐出这几个字后,便伸手抚了抚我的脸颊,打断了我即将出口的话语:

“好了,自起来后,你便滴水未进,如今渴不渴,那边的竹筒里有山泉水,快去喝一些罢,这鸡很快就烤好了!”

经他这么一说,我倒也觉得口干舌燥,于是点了点头,只将刚刚的事情抛在了脑后,去那角落里捧起竹筒喝起了甘甜的山泉水。

待喝完之后,望着独自坐在火堆旁的男人,我缓缓走到他的背后,伸出双手从后面搂住了萧震毅的腰部,脸颊靠着男人宽厚的背部,声音异常坚定道:

“相公,没关系的,往后我们好好过日子,我与山儿都是你的亲人,有我们的地方就是家!”

听着我的话,萧震毅心头一震,就好似有人在他的心头撒了一把蜜糖,甜津津的化不开,终低沉着声音说了一个字:

“好!”

火上的烤鸡发出滋滋的声音,还有那油水一滴滴的往下掉,扑鼻而来的肉香馋的我直流口水,萧震毅见此,便用随身携带的匕首切了一块下来让我解馋。

脆脆的外皮加上嫩嫩的肉质,入口便是一种享受:

“相公,好好吃!”

“真的吗?”萧震毅瞧我吃的嘴儿油油的模样,满脸宠溺的问道。

“自然是真的,相公烤的野鸡,是最好吃的!”

语毕,我便将手中剩下的塞入口中,可才咀嚼了两下,本坐在一旁的男人突然揽住了我的脖子,接着,带着微凉的唇瓣就这么亲了上来。

“呜呜……”

我伸手捶了捶男人的肩膀,轻启朱唇想要说话,哪知这男人却突然将自己的舌头伸了进来,轻轻一勾,我口中的鸡肉就这么入了他的嘴。

“相公……你……”待萧震毅放开我之后,我的脸儿羞的如晚霞一般,睨了他一眼抱怨道:

“你做什么抢我肉吃啊!而且,那肉……”那肉我都嚼了两下了,都沾着我的口水了,当然,后面的那句话因为太过羞怯,所以没有说出口。

“娘子说好吃,为夫自然也是要尝一尝的!”萧震毅淡淡一笑。

“你手上还有一只鸡呢,何必抢我那一块肉啊!”

“因为经了娘子嘴的肉,才是最好吃的!”

听着萧震毅如此不害臊的话,我气的伸出拳头狠狠打了他两下。

一顿饱餐之后,闲来无事,萧震毅便带着我四处走了走,权当做消食了。

夏日的大山里,花团锦簇,草地碧绿,还有大大的太阳照射中,萧震毅拉着我在池子旁的芳草地上坐下,那里正好有一颗参天的大树,倒是帮我们遮挡了不少的太阳。

“相公,这里真美,若是一辈子都能呆在这里该多好啊!”

我闭着眼睛,与萧震毅背靠背,鼻尖嗅着青草和花朵的芬芳,耳边是远处传来的潺潺流水声,天空中偶尔几只蝴蝶翩翩起舞,若不是亲眼所见,恐怕这样的场景一辈子都只会出现在我的梦中。

“那有何不可,你若是愿意,咱们就将那茅草屋搬到这里来!”男人缓缓转了个身,拉着我一同躺在草地上,笑着看着我道。

“那自然是不行的!”我将身体往他身旁挪了挪,一只手搭在萧震毅的腰上道:

“若来了这里,那山儿该怎么办?”既提到了山儿,我便如一个会持家的女人般,唠叨起来:

“山儿也该是到启蒙的年纪了,以后我还得供他读书,让他去考个秀才回来,再大一些,还得给他娶房媳妇……”

萧震毅侧着身体,用手掌支撑着自己的下巴,打断了我的话:

“不是你,是我们一起!山儿也是我的孩子!”

听着萧震毅这话,我的眼睛一亮,重重的点了点头:

“对,是我们!山儿是我们的孩子!”

“真真是个小傻瓜!”萧震毅见我笑的眼儿弯弯的模样,忍不住伸手捏了捏我的鼻子。

“哎呀,不要捏了,待会儿该被你捏扁了!”我拱了拱自己的鼻子,拍去男人的手,嘟着嘴巴抱怨道。

男人见我嘟着小嘴分外可爱,心下一动,便直接一个翻身,巨大的阴影朝我压下来,待反应过来,萧震毅已经压在了我的身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